未分類

如此一來,今晚宮宴上最受歡迎的人物,卻從鳳玲瓏變成了蘇綰。

不過鳳玲瓏看着衆人喜歡疼愛自個的女兒,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濃烈,說不出的高興,尤其是她沒有想到女兒竟然不怪她。

這讓她很慚愧,深深的自我反省,對於容楓背叛自己的事情,終於釋然了。

沒有容楓,只有女兒也不錯。

鳳玲瓏一整晚都面帶微笑的看着身遭的一切,重新醒過來,恍然如一夢。

看到身邊的親人都在,她由衷的慶幸,她們都還在,沒有讓她後悔,以後她再也不會讓父母還有女兒擔心了。

鳳玲瓏端了一杯果酒站起來,尊重的舉高酒杯敬向自個的父母和弟弟還有蘇綰。

“我不是一個稱職的女兒,不是一個稱職的阿姐,不是一個稱職的母親,但是以後我不會再叫我的親人爲我難過了。”

她說完先喝了一杯果酒。

其她人全都陪着她喝了一杯,不過一杯酒過後,皇后娘娘便不讓她碰酒杯了。

“瓏兒,你身子不大好,我們知道你的心意便成了,你一連睡了十年,現在快下去休息吧。”

皇后娘娘一說,蘇綰也開口了:“孃親,你去休息吧,不要硬撐着了,你快點把身體養好,到時候我們再好好的喝。”

皇后和蘇綰都開口了,鳳玲瓏也不硬撐着了,她睡了十年,剛醒過來,身子確實撐不住,所以沒有拒絕,白沁扶着她自去寢宮休息。

蘇綰回頭看着自個的孃親,那通身的氣派,確實不是蓋的,優雅大氣,那一種與生俱來的尊貴之氣,散發出來,真正是讓人無法忽視。

蘇綰想不透,這樣美好的孃親,怎麼就有男人捨得傷害她呢。

如若讓她知道這個渣男,她定然不會放過她的。

蘇綰正想着,身側的皇后娘娘已溫柔的開口:“綰兒,跟外祖母說,你喜歡什麼,回頭外祖母讓人送去你的寢宮。”

皇后一臉期待的望着蘇綰,滿心滿意就想着送些什麼東西給這個小外孫女兒。

可是蘇綰並沒有特別想要的東西,只是看着皇后一臉她若不要,她會很傷心的樣子,蘇綰認真的想着,然後說道:“外祖母我想要個姐姐?”

皇后娘娘愣了一下,沒想到綰兒竟然想要個姐姐,這叫她到哪兒去給她找啊。

蘇綰已經伸手拉過一側的慕芊芊,笑眯眯的和皇后說道:“這是我認的姐姐。”

皇后娘娘一下子明白了,綰兒這是提醒她不冷落了這位慕姑娘。

皇后立刻點頭了:“好,本宮今兒個就認這麼一個外孫女兒了。”

她說完立刻朝着身後的女官命令:“碧珠,去把本宮先前收着的碧玉翠雲給取了過來。”

“是,皇后娘娘。”

碧珠是皇后娘娘的貼身侍奉女官,領命轉身自去取碧玉翠雲,這是一對用上等翡翠製成的玉鐲,一看就是上好東西,皇后娘娘把這兩個玉鐲給了蘇綰和慕芊芊兩個人,一人一個親自替她們戴在手上。

皇后娘娘望着慕芊芊溫聲說道:“以後你就是綰兒的姐姐了,希望你們兩個相親相愛,永不生嫌隙。”

慕芊芊的眼神有些霧氣,柔柔的開口:“謝皇后娘娘。”

“傻孩子,你既然是綰兒的姐姐,以後就喚我外祖母吧。”

“是,外祖母。”

慕芊芊溫柔的輕喚,好像眼面前的人就是她親身的外祖母一般。

皇后哈哈笑起來:“乖孩子,快坐下來,今晚本宮心情好,陪孩子們吃點酒。”

皇后今晚的情緒很高,除了熱情的招呼着蘇綰和慕芊芊外,還十分熱情的招呼起了寧王蕭燁和端王君黎,那熱情的樣子,讓皇帝都有些吃味了,懷疑自己是不是老了,不受待見了。

要不然皇后爲何一看到他就苦着臉,看到桌上的這些年輕人便如此開心呢。

皇帝暗暗的生着悶氣,當然,桌上的人誰也沒有發現。

只除了鳳離夜,鳳離夜看到自家父皇那吃悶的樣子,暗暗的好笑,只假裝不知道一般。

一頓晚宴,吃得賓主盡歡,最後臨天皇把皇后娘娘帶走了,鳳離夜把寧王蕭燁和端王君黎帶走了,大殿內只剩下蘇綰和慕芊芊兩個人。

慕芊芊伸手拉着蘇綰,深吸一口氣,然後低低的說道:“綰兒,我想和你說一件事?希望你能原諒我。”

蘇綰掉頭望着她:“芊芊,怎麼了,你說?”

慕芊芊慚愧的說道:“事實上之前我那麼囂張跋扈的罵你舅舅,是因爲我心裏有那麼一些嫉妒,嫉妒你有那麼好的一個舅舅,而我什麼都沒有,所以我纔會故意挑事的,我是想吸引他注意,好讓他分擔我一點眼光,我希望我也有這麼好一個舅舅。”

她說完不敢看蘇綰,生怕看到蘇綰眼裏的嫌棄,和不高

綰眼裏的嫌棄,和不高興。

事實上她很喜歡綰兒,不想失去這個好朋友。

尤其是先前綰兒和皇后娘娘說,希望有她這麼一個姐姐時,她真的是慚愧得想找個洞鑽進去。

綰兒一心當她是姐姐,可是她呢,卻因爲她有個好舅舅而嫉妒,還故意找碴子生事,想引起鳳離夜的注意力。

事實上她心底一直渴望有鳳離夜這樣一個疼她愛她的舅舅,可惜她的舅舅卻是害她父親的仇人。

如若她的舅舅是鳳離夜這樣的,那麼她父母此刻還好好的活着呢。

慕芊芊一邊想一邊等着蘇綰的責備,蘇綰卻伸手拉住了她,笑着說道:“芊芊,其實我都知道的,我知道你羨慕嫉妒我有一個好舅舅,我想就算我和你位置對調,只怕我也會羨慕你的,而且你能和我說出來,我很高興。”

慕芊芊擡頭飛快的望着蘇綰,看到她嬌俏的小臉上滿是淡粉的光澤,眉眼說不出的溫和。

慕芊芊一下子放下了心,感動的伸手緊握住蘇綰的手。

“綰兒,以後不會了,我再也不會嫉妒你了,因爲我知道你是真的拿我當姐姐的,謝謝你。”

這一刻慕芊芊是全然的接納了蘇綰,拿她當自己親妹妹來看待了。

蘇綰笑了起來,兩個女孩子因爲晚上喝了不少的果酒,所以心情奔放起來,摟在一起,一路出桐花宮的大殿,回自己住的地方去了。

那守在門外的蕭煌,看着這一切,心裏既惱火慕芊芊對蘇綰動手動腳的,又欣慰綰兒的身邊有人陪。

接下來的日子,一直很愉快。

護國公主鳳玲瓏的身子慢慢的復原了,太子鳳離夜下旨讓刑部尚書重懲了寒王和肅王,罰他們前往鳳家皇陵守皇陵三年,沒有旨意不準出皇家陵園一步。

寒王和肅王差點沒有哭死,一向金尊玉貴的王爺,淪落到守皇陵的人了,而且皇陵是什麼地方,他們進去三年,再出來就跟活死人差不了多少了。

可是即便太子下了這樣的旨意,他們也不敢再反抗,若是反抗,太子完全有理由治他們死罪。

說不定他正等着他們反抗呢,所以兩位王爺乖乖的領旨前去鳳家的皇家陵園去守墓去了。

而隨着這件事情的落幕,另外一件事情也提上了日程。

鳳離夜身爲青霄國的太子,今年二十有四,身邊卻一直沒有納妃,不要說太子妃,連一個女人也沒有。

而青霄國的皇室自來便有一條規定,不成親的太子沒辦法登基,所以皇帝即便有心把青霄國交到鳳離夜的手裏,也因爲他沒有娶太子妃而沒辦法登位。

臨天皇早有意把皇位交到兒子的手上,自己陪着皇后四處走走。

所以眼看着寒王和肅王的事情落幕之後,便把太子的婚事拿到了朝堂上議一議。

這一議,便議出一個決策來,替太子選妃,就不相信這青霄國舉國上下的女子,沒有太子看中的對象,相信他們一定會替太子選出一個滿意的對象來。

最後臨天皇下旨,凡青霄國朝臣之女,皆可進宮參選,若得太子喜愛,便可正式冊立爲太子妃。

此旨一出,舉國歡慶,整個青霄國都沸騰了起來。

太子鳳離夜的龍章鳳翔之姿,早就傳遍了整個青霄國,舉國上下的女子沒有不愛慕太子殿下的,此番太子選妃,個個怦然心動。

大街小巷上一片熱鬧的景像。

不但民間熱鬧,就是宮中也熱鬧無比。

不但是皇后娘娘關心鳳離夜的婚事,就是鳳玲瓏也關心太子的婚事,最後連蘇綰和慕芊芊兩個人也摻合了進去。

人家說三個女人一臺戲,何況是四個女人湊到一起。

禮部已經把朝中造冊的閨秀女子花名冊送進了宮,同時進宮的還有很多畫像。

桐花宮的大殿內,四個長相出色的女子正湊在一起議論着,每個人手裏都拿着一迭的畫像,在挑選着,看何人適合當鳳離夜的太子妃。

可是選來選去的,最後並沒有多少合適的對象。

皇后娘娘手裏拿了一迭畫像,一臉憂心的說道。

“這個小姐臉太長了,一看就是個不討喜的,夜兒肯定不會喜歡她的。”

“這個太胖了,一笑露出一嘴的白牙,有點傻的感覺,不行不行,太子妃怎麼能看着這麼傻呢。”

“這個有點吊梢眼的樣子,看着就是個兇的,若是娶進太子府,會不會欺負我們家夜兒啊。”

皇后娘娘評價完一個,扔掉一個,再評價完一個,再扔掉一個,最後手裏的畫像全都扔完了,也沒有挑選出一個合適的對象出來。

皇后娘娘挑完了,鳳玲瓏開始挑選。

“這個小姐看着有些刻薄,一看就是個冷清的,身爲太子妃太冷清了,不好。”

“這個倒是可以,一臉的喜氣,可是太胖了,配我們家離兒,實在是不配,離兒長得那麼出色,怎麼也該配一個國色天香的大美女啊。”

“這個看着倒是國色天香的,可是有點故作姿態,裝模做樣的女人最可惡了。”

鳳玲瓏也如皇后娘娘一般,挑一張扔一張,最後手裏的畫像全都扔掉了,也沒有挑選出了一張好的。

她掉頭望向自個的寶貝女兒蘇綰。

“綰兒,你看看手裏有沒有配得上舅舅的小姐?”

蘇綰打開手裏

綰打開手裏的畫像,認真的看起來,然後也如皇后娘娘和自個孃親一般,總能從手中的畫像上挑出毛病來。

“這個女人長得倒是蠻美的,大眼俏鼻子櫻桃小嘴,分開看哪一樣都美,可爲什麼合起來怪怪的呢。”

蘇綰晃了晃手中的畫像,皇后娘娘和鳳玲瓏齊齊的湊過去,然後一人一句的點評。

“眉間太寬了,看着不協助。”

“眼雖然大,無神,鼻雖然挺,朝天鼻,嘴雖然小,可是太豐滿了,像肉腸,總體而言,這是一個失敗之作。”

蘇綰聽得一頭汗,外祖母這點評,太辛辣了。

蘇綰一邊想一邊把手中畫像扔掉,又換了一張:“這小姐倒是挺秀美的,有一種娉婷風流之感。”

蘇綰剛說完,鳳玲瓏和皇后娘娘湊過來點評。

“太瘦了,不好生養。”

“一看就不大氣,沒有太子妃的那份雍擁氣度,這種貨色,適合當小妾,沒事哄哄男人就行。”

蘇綰一頭汗,趕緊的扔掉,同時在心裏嘆氣。

怪只怪舅舅太優秀了,所以這些女人才會配不上他,她們要到哪兒去給舅舅挑選一個絕世無雙,又才貌雙全的太子妃呢。

衆人正爲鳳離夜的事情忙碌着。

大殿外面,皇后娘娘身邊的貼身女官碧珠走了進來,急急的稟報道:“皇后娘娘,太子殿下離宮出走了?”

“什麼?”

皇后臉色難看了,滿臉的難以置信。

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 “你們各處都找過了嗎,確認他離宮出走了。”

碧珠點頭:“太子府的大總管來稟報的,他把太子府裏裏外外的找遍了,然後找到了太子留下來的一封信,信裏說,他有事要去做,暫時不選妃。”

碧珠不敢看皇后娘娘的臉,別看皇后娘娘一臉慈愛好說話的樣子,那是面對公主和昭華郡主的時候,如若面對朝臣和太子,那可就不客氣了。

皇后看完了信,把信遞到鳳玲瓏的手上,鳳玲瓏又打開看了一遍,信上果然說他有事出青霄國一趟。

皇后來火了,生氣的冷喝:“他是故意的,絕對是故意的,明明知道我們在給他挑選太子妃,他竟然膽敢給我開溜,這爛灘子誰去給他處理,還有身爲太子,他都二十四了,難道還不娶太子妃嗎?他不娶妃就沒有辦法登上帝位,難道這青霄國的皇帝之位,要讓他父皇一直坐着嗎。”

皇后娘娘越想越傷心,小沒良心的,不帶這樣乾的。

鳳玲瓏趕緊的摸出繡帕說道:“母后,離兒不是說他有事要辦嗎?我覺得他沒有說謊,他一定辦事去了,至於太子妃人選,等他回來再選也行。”

“我真不知道造了什麼孽,爲什麼他就是不願意娶太子妃呢,哪家男人像他這麼大歲數還不娶妻的,像話嗎?朝臣們早就提議讓他娶太子妃,然後登位,執掌朝政,他倒好,一直拖着不娶太子妃。”

皇后感覺自己快要被氣死了,氣着氣着,她擔心了起來,望向一側的鳳玲瓏說道。

“瓏兒,你弟弟他不會,不會是那啥吧?”

不怪皇后這樣想,實在是鳳離夜這麼多年一點表現沒有,所以她擔心啊。

鳳玲瓏先是沒懂皇后話裏的那個是什麼,直到蘇綰小聲的提醒自個的母親:“外祖母的意思是說舅舅有龍陽之好。”

鳳玲瓏立馬笑了起來,不滿的說道:“母后,你想多了,離兒不會喜歡男人的,他喜歡的一定是女人,他只是沒有遇到那個讓他怦然心動的女人罷了,我和離兒從小看到父皇和母后堅貞的愛,所以骨子裏都想找到這樣的一份愛。”

鳳玲瓏說到這個,想到了自己所遇非人的事情,心一痛,竟然說不出話來。

蘇綰立刻伸手握着她的手。

鳳玲瓏醒神,忽地輕笑起來,心裏不那麼痛了,她能得這麼一個女兒,此生足矣了。

“離兒他一定會遇到一個真心喜愛的女子的,母后你不要擔心了。”

“可是就算他不願意選妃,也不應該逃跑啊,只要和我們說清楚就行了,你看我們替他忙碌,他竟然躲了,太過份了。”

皇后娘娘依舊很生氣,明明先前說選妃的事情,他沒有反對,現在竟然偷溜。

這一次蘇綰開了口:“舅舅不是說他去有事了嗎,他既然說有事去做,一定是真的有事去做。”

鳳玲瓏也是相信自個弟弟的,不過離兒有什麼事要去做,卻瞞着她們呢。

“他倒底去做什麼事了,還要偷偷摸摸的?”

鳳玲瓏正低喃,身側的白沁似乎想到什麼似的輕聲開口:“奴婢不知道太子殿下所做的事情,會不會和公主有關。”

“和我有關?什麼事?”

鳳玲瓏立刻掉頭望着白沁。

白沁飛快的跪下:“先前太子殿下去了西楚國,找到了奴婢,問了奴婢公主之前曾遇到的事情,奴婢便把公主的事情告訴太子殿下了。”

白沁話一落,鳳玲瓏的臉色微微的白了。

很顯然的,她也想到這個可能了,離兒他很可能真的去了東海,找容楓算帳去了。

那他豈不是很危險,現在的容楓可不是從前的容楓了。

鳳玲瓏有些着急起來,一側的皇后娘娘望着鳳玲瓏,關心的問道:“瓏兒,你怎麼了?”

“還有當年你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事?”

皇后娘娘一直想問,可是又怕觸動鳳玲瓏,所以一直忍着沒問,現在纔敢小心的問一下。

鳳玲瓏掃視了身側的人一眼,最後淡然的輕笑:“其實也沒什麼,就是我當年所遇非人,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男人,後來發現了真相,自己承受不了這樣的結果罷了。”

當年她和容楓在西楚國相遇,兩個人由最初的相殺到後來的相愛,後來容楓回東海國去有事,她則繼續在西楚國打理拜月山莊,有一天,她發現自己懷孕了,心裏很高興,便帶着丫鬟前往東海國去尋他。

之前她就知道他是東海皇室的皇子,可是她沒想到待到她趕到東海的時候,見到的卻是容楓的登基大典。

當然這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就在這一日,他下旨賜封了另外一個女人爲皇后,據說那個女人從前是他的救命恩人,後來還懷了她的孩子,他登基大典之日,便下旨賜封她爲皇后。

這件事爲他引來了無數的光環,人人都說東海皇是個仁慈大度的明君。

可是她呢,她的肚子裏卻懷了他的孩子。

後來在一個下雨的日子裏,她從山上滾了下去,孩子沒有流掉,卻失去了記憶。

待到她再次清醒過來後,已經是五年後了,即便失憶了五年,她仍然痛恨自己,覺得那樣驕傲的自己,竟然被人拋棄了,這讓她無法接受,最後選擇安排好一切,回青霄國自殺,只是她沒有死成,被弟弟放在冰玉寒池裏,整整十年。

lixiangguo

樑水西是雨中的戰事,弓弦弩弦盡數爲獸膠所制,沾水即裂。不過若平時保養得當,雨後休整幾日便能恢復如初。可自樑水西的戰事之後,他們便展開對高句麗軍的追擊,戰鬥一直沒有停過。

Previous article

劉冰冰一直在觀察著林不凡,卻感覺始終無法完全看透這個色狼。不過不急,等到了警局一定要讓他吐露真相。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