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如果那個針刺蔓藤沒有聽取陸塵的命令,繼續的吸取下去的話,待吸收完陸塵丹田裡的氣息之後,接下來吸取的就是他的血肉了。

可以說在修行的路途之中,一刻都大意不得。

好在沒有發生最糟糕的事情,而且總體的來說他完成了書中所說的蔓藤培養的種種前置條件。

剩下的就是餵食好他左手寄生的針刺蔓藤就好了,然後等待時間的流逝,就會慢慢的成長的,所能帶來的戰鬥力也會越發的強大。

修鍊成功,讓陸塵的心情非常好。

不過他看著天色已晚了,便是修鍊起《快速引導法》了,來恢復和增加自己丹田裡的氣息。

倒是陸塵在修鍊的時候,左手的針刺蔓藤又是吸取了陸塵修鍊得來的氣息,弄得陸塵修鍊到天亮的時候,自己丹田裡的氣息只是恢復了八成左右。

其實丹田裡的氣息,在學院里也是有著一個專門的術語,叫做源力!

像陸塵丹田裡木屬性的氣息,一般都是稱作木源力的。

此外還有著金源力、水源力、土源力、火源力構成超凡界的最基本的五行源力。

不過現在說起來就有些複雜了,以後在慢慢的述說。

陸塵看到到了早上,便是停止了修鍊。

他停止修鍊之後,就是運作了《鍛體法》的那十八個動作。

不出陸塵意外的,在運行之後,他的身體便是開始自發性的吸收外界的能量來強化自身了,他的心裡也沒有什麼波動,對這樣的情況已經習慣了。

不過陸塵卻是發現,《鍛體法》在引導外界能量強化自身的時候,還好像一起的強化了寄生在陸塵左手之中的針刺蔓藤。

陸塵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那針刺蔓藤寄生的範圍從自己左手手掌處,蔓延到了小手臂之處。而且陸塵還感受到自己左手被針刺蔓藤寄生的地方,遍布它細小的根莖。

不過這些的根莖卻是沒有給陸塵帶來任何的壞處,反而是好像加固了經脈的強度,和表面的皮膚的防禦力。

陸塵沒想到竟然出現了這樣的變化,要知道那本《蔓藤培養秘術》的書中,可是沒有說有著這樣的效果的。

那這樣的說來,這也可能是運行《鍛體法》那十八個的動作,所帶來的變化。

這樣的變化,令陸塵對《鍛體法》更加的看重了。這一定是一門非常珍貴的功法,說起來他能夠得到這樣的功法,也是運氣。

經過這樣的事情,那針刺蔓藤好像也是從中吸取到了足夠的源力了,也是沒有繼續的吸取陸塵丹田裡的源力了。

好像是提前進入了下一階段。 不過這只是陸塵的錯覺。

在晚上陸塵修鍊《快速引導法》的時候,那個針刺蔓藤又是和陸塵爭奪源力了。

而且在進行那《鍛體法》的十八個動作之後,他左手裡寄生的針刺蔓藤也會隨著被強化!所以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六七天之後,那針刺蔓藤寄生的範圍擴大了許多,已經寄生了整條的手臂。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遇到了什麼阻礙還是怎麼回事,那針刺蔓藤只是寄生到這個手臂肩膀的位置,就不往外寄生了。

陸塵之前還以為它會繼續的下去,直至把他的整個身體都寄生了呢。

說是寄生,但其實是沒有對陸塵產生任何的傷害的!反而是有著不小的益處。

至少陸塵覺得自己的左手的防禦能力比自己身體其它的位置更加的強大,力量也更加的巨大。而且不知是不是陸塵的錯覺,他覺得自己丹田裡的源力在那裡傳動的更加的迅速。

不過經過這麼多天的餵食針刺蔓藤源力,又是經過這麼多天的《鍛體法》強化,針刺蔓藤也好像是提前的進入了成熟期!

這樣也是代表著陸塵終於是有著戰鬥力了。

「嚯!」這天,陸塵心念一動,便是聯繫到了自己左手的針刺蔓藤。

只見一根綠色的蔓藤就是從他的掌心中出現,只見那蔓藤上面有著許多的針刺,然後按照陸塵的命令迅速纏繞住了桌子上的一個瓷質的水杯。

陸塵又是心念一動,只見那水杯「咔!」的一聲就是碎掉了,其中碎掉的瓷片還有著許多的孔洞。

說起來麻煩,但其實這只是一瞬間的發生的事情。

而陸塵就是感覺自己將那針刺蔓藤如臂如使,這樣的感覺令陸塵頗有著幾分的怪異。

就是感覺自己好像是多了一條手臂一樣。

陸塵像是得到好玩玩具的孩子,在後面的時間裡就是指揮著針刺蔓藤在自己房間里四處的搞破壞。

所以,如果你看到陸塵這個房間里的牆壁之上有著十幾個的孔洞,又是比如看到了斷腿的椅子,又或許看到其它的破損的物體,不要感到奇怪,這一切都是陸塵的傑作。

待陸塵回過神來的時候,就是發現自己的這個房間已經飽受肆虐了!房間里充斥著被自己操控針刺蔓藤破壞掉的東西。

就是不知道損壞了房間里的東西,需不需要賠償!?

而陸塵能夠停下來,也是因為操控針刺蔓藤已經消耗完了了他丹田裡的源力了。

如果不是這樣,恐怕現在陸塵也還沒有停止下來。

陸塵這才是發現自己僅僅能夠維持操控針刺蔓藤五分鐘左右的時間,在這之後,他丹田裡的源力就會因此而消耗殆盡了。

不過陸塵也是發現了針刺蔓藤還是有著攻擊的範圍的,大概是在以陸塵為中心,方圓十米的樣子。

神偷世子妃 其主要的技能就是將人或物束縛住,然後利用其中的針刺,來使人受到傷害流血致死。

本來如果沒有《鍛體法》的強化,陸塵覺得這個針刺蔓藤至少要在一個多月才能夠進入成熟期。哪會這六七天就完成了。

能夠這麼快的為他帶來戰鬥力。

可以想象《鍛體法》的神奇了。

到了這個的時候,可以說,陸塵算是修成了《蔓藤培養秘術》了!

陸塵隨後就是修鍊起了《快速引導法》,來回復自己體內的源力。

一個多小時之後,陸塵感覺自己丹田裡回復滿了源力,便是停止了修鍊。

陸塵忽然的想到,自己這算不算是掌握了超凡力量了呢!?要是讓陸老頭看到自己現在能夠隨手的就是招出一條蔓藤為自己戰鬥,不知道會不會驚掉他的眼睛。

而且還有那個老王雜貨鋪的老王,現在出現在他的眼前,恐怕都不敢認自己就是以前那個黑乎乎的陸塵吧。

不由的,陸塵還真是有著幾分的想念自己在貧民窟的那個家。

「或許,也該回去一趟了!陸老頭的靈牌還在那裡,是時候把他帶到學院里來了。」想到了這裡,陸塵便是收拾了下自己的東西,拿上了錢袋,和自己在學院的標牌,便是向著學院的大門而去了。

陸塵所在的那個地方是處於學院東部比較偏僻的位置,平時陸塵都是三點一線的生活,除了偶爾見到的那幾個同門之外,就很少的能見到其它系的學徒了。

這也是陸塵所在的那個生物系是剛剛成立的緣故!學院里可是有著很多的人都是不知道還有著生物系這一學科的。

其實學院里除了武技系,和元素系這兩個還能夠拿得出手的兩個系之外,其它的學科都是有名無實的,屬於野雞學科!

其實看到陸塵在生物系那裡的待遇就可以知道了,他的導師只是丟給他一本的引導法,再指導幾下,就是不再理會了,完全是放養的政策。

而武技系和元素系每天最少都有著一些的修鍊資源發放的!

當然陸塵對這樣的事情也是不知情的,還以為他這樣的情況是普遍的情況呢。

在出去外面的道路之上,陸塵也是見到了許多的學徒,大部分都是和他一樣,穿著灰色的長袍。

陸塵在其中也是沒有引起任何人的主意,就是這樣的出到了學院大門的外面。

在出去的時候,學院是不檢查,很鬆散的!不過在回來的時候,就是要檢查身份標牌了,這個時候陸塵身上的標牌就是要派上用場了。

陸塵出到巨石學院的外面的時候,很快的就是來到了貧民窟之中。

陸塵聞著貧民窟里渾濁的空氣,還時不時的聞到一些的臭味,莫名的感到有著幾分的緬懷!好像是他已經離開這裡很久了,但其實只是過了區區兩個多月的時間而已。

畢竟是陸塵從小就生長的地方,有著留戀也是正常的情況。

陸塵邁動腳步來到了自己在貧民窟的那個小家。

不過待陸塵來到自己的那個從小就生活到大的那個家的時候,就是發現,這個屋子已經被鳩佔鵲巢了。裡面已經住著三個不知道從哪裡來的乞丐。 對於上杉千晶,李學浩並沒有好感,對方找上門來,他也隱隱地猜到了一些原因。之前坐同一趟列車回來,和她隨行的還有三個陰陽師,其中一個被他廢了。

眼下上杉千晶找上門來,顯然是另外兩個陰陽師給她提供的意見。

「小鬼,你什麼時候認識的千晶?」水橋涼子大喇喇地坐在千葉小百合的沙發上,像個女主人一樣。

李學浩特意看她一眼,聽這熟絡的語氣,她似乎認識上杉千晶?

或許是看出了他的疑惑,水橋涼子淡淡地解釋道:「千晶的父親,是我父親的後輩。」

後輩!

李學浩神色微微一凝,一般的前後輩並不代表著彼此的關係就很好,但能讓水橋涼子單獨拿出來解釋,顯然不是一般的前後輩,兩家的關係可能很親近。

他倒沒想到,水橋涼子和上杉千晶居然還有這樣的關係。

「真中浩二,我說過我們會再見面的。」上杉千晶沒有絲毫作為客人的拘謹,從間島由貴的沙發上站起身來,面無表情地看著他,「你居然認識涼子姐姐。」

後面一句話聽上去很驚訝,但其實她的臉色沒有任何變化,一如既往的機器人表情。

李學浩可以看出來,她的驚訝並不是假的,也就是說,她上門拜訪之前真的不知道水橋涼子在和他「同居」,至於她是怎麼知道他家在哪裡的,這種事就更輕鬆了。

「上杉小姐,說出你來的目的吧。」對於這個毒舌又冷血的少女,李學浩也不用拐彎抹角。

「我沒有目的。」上杉千晶僵硬地說了一句,接著又朝在座的水橋涼子鞠了一躬,「涼子姐姐,我告辭了。」

「我送你。」水橋涼子也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兩人旁若無人地走出了客廳。

李學浩被晾在一邊,心裡覺得奇怪,上杉千晶居然不是他想的那樣來找他幫忙的,這麼痛快就走了嗎?

之前在列車上偷聽過她和三個陰陽師的對話,知道是他父親遇到了什麼麻煩,他剛剛以為對方就是沖著這個來的,但現在人都走了,顯然是他猜錯了。

送人出去之後,水橋涼子沒多久就回來了。

「香智子呢?」看著「孤家寡人」的水橋涼子,李學浩疑惑問道。中午見她把水橋香智子帶來的,總不能已經送回去了吧。

「今天她幫忙搬東西,已經累得睡著了。」說到自己的侄女,水橋涼子臉上又是溺愛又是心疼。

睡了嗎?

李學浩不動聲色地將六識稍稍展開,果然聽到了房子里還有一個細微的呼吸聲,是在樓上為她們準備的那個客房裡。

邪惡總裁寵翻天 「千晶的家裡很複雜。」見他沉默不語,水橋涼子忽然說了一句聽上去有些莫名其妙的話。

「嗯?」李學浩愣了一愣,這是什麼意思,暗示自己要遠離上杉家嗎?

「好了,我去看看香智子醒了沒有。」水橋涼子卻沒有多做解釋,轉而走上樓去了。

李學浩看了看她的背影,倒沒有追著去問,返身進入了廚房,先去看了看冰箱,裡面還有一多半新鮮的食材,那就不用去便利店「血拚」了。

想到今天是水橋涼子第一天入住,還有純凈之體的水橋香智子,李學浩準備親自動手做晚餐,給新「房客」一個好的印象。

將冰箱里的新鮮食材拿了出來,開始處理起來。

沒一會,聽到外面有鑰匙開門的聲音,估計是千葉小百合等人回來。

果然,聽到腳步聲傳來的李學浩回頭看了一眼,只見間島由貴和瓜生麻衣兩人走進了客廳里。

兩人穿著一樣的校服,深藍色的西裝和短裙,一個束著馬尾,一個長發披肩,同樣的青春美麗。

短裙下是兩雙修長的腿,尤其是間島由貴,因為身材的關係,她雙腿長度驚人,加之經常鍛煉,顯得圓潤結實。

還有相同的一點,就是兩人的胸前都非常豐滿,徹底解脫了束縛的間島由貴更是幾乎秒殺所有女人。李學浩見到的唯一比她豐滿一點的,就只有鈴木家的大小姐鈴木菲亞娜了。

但鈴木大小姐那絕對是百年難得一出的,加上業已成年,有那麼大也不奇怪。

「膩醬,今天你做晚餐嗎?」瓜生麻衣將書包甩在沙發上,走進了廚房裡,好奇地問道。

「嗯。」李學浩一邊忙著處理食材,一邊應道。

「小百合姐還沒有回來嗎?」間島由貴將書包放在沙發上,也走進了廚房裡,她站在瓜生麻衣的身後,看著他處理手上的食材。

「可能要過一會。」李學浩隨口應著,接著說道,「對了,水橋老師已經搬進來了,現在就在樓上。」

「這麼快嗎?」瓜生麻衣其實並不是吃驚,畢竟昨天晚上客房就已經整理好了,有些失落地說道,「以後家裡有個大學老師在,很多事都不能做了。」

「麻衣姐,其實不用那麼擔心,和以前一樣,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李學浩知道一個老師住在家裡的威力,身為學生,天然地對老師有著一種敬畏感,不過對他來說,這種敬畏感顯然是沒有的。

「真的嗎?」聽了他的安慰,瓜生麻衣眼睛一亮,然後湊近了身體,以極度曖昧的語氣說道,「那麼晚上我可以去夜襲你嗎?」

「不行!」李學浩處理食材的動作就是一僵,瓜生麻衣的人來瘋他已經習慣了,剛剛就不應該去安慰她的,有些無奈道,「麻衣姐,我指的是正經的事情。」

「夜襲也是正經的事情!」瓜生麻衣一臉認真嚴肅地看著他,又瞄了一眼旁邊因為聽到「夜襲」而臉上稍稍有些不自然的間島由貴,眼珠子一轉道,「由貴,晚上我們一起去夜襲怎麼樣?」

「啊?啊?」間島由貴沒想到事情會扯到自己身上,本來就已經聽得臉紅了,現在更是害羞地說不出話來。

「我當你答應了哦,由貴。」瓜生麻衣嘻嘻一笑,不等間島由貴反應過來,邁著輕快的步伐出了廚房,抓起自己亂丟在沙發上的書包,跑上樓去了。 只見那幾個乞丐身衫藍縷,身上充滿著污跡,頭髮更是打結,不知道多少天都沒有洗了。

屋子卻已經被大火燒毀了,屋頂已經坍塌了下來,隨處可見火焰灼燒黑色痕迹!更是別說裡面的東西了,都是被燒毀的一乾二淨!特別是書架上面的書籍更是只剩下黑色框架,房間里那最值錢的晶能燈了,也早就被燒成殘骸了!

陸塵看著這樣的情況,雙眼一瞪,心裡大怒,回家愉快的心情一下子不好了起來,冷著喝道:「你們這幾個,告訴我,是誰把這裡弄成這樣的!」

那幾個的乞丐本還想說著什麼的,但是他們混跡多年,也是挺會看人臉色的,現在他們在陸塵的身上感受到了冰冷的氣息,其中更是有著巨大的壓迫力,不敢有著什麼的動作,忙是回答道:「大哥,我們也是剛來幾天!這個屋子在我們來的時候就是這個樣子了!本來我們看這裡沒有人住,便是在這裡住了下來。您別生氣,我們馬上就走。」

陸塵臉色陰沉的思考了片刻,便是給了他們每個人肚子一拳,力道不輕不重,應該能讓他們疼上幾天的了。這也算是給他們一個教訓,讓他們知道,有些房子就算是毀掉也不能隨便住的。

那幾個乞丐在嘴裡發出聲慘叫之後,也不敢說什麼,就是連滾帶爬的離開了這裡。

他們的心裡也是一陣的驚恐,好在他們見勢不對沒有選擇動手,不然他們怎麼死都不知道呢!他們可是感受到了陸塵擊向他們的拳頭中的巨大的力量。

如果他們選擇動手,那些現在就不僅僅是只受了一拳那麼的簡單了。

陸塵看到那幾個乞丐連滾帶爬的離開了這裡,眉頭卻是更加的皺了起來,他也是看出來他的家被燒毀了不是那幾個乞丐弄的,但如果不是他們,那麼燒毀自己家的人到底是誰呢!他最近好像也沒有得罪什麼人!他回家愉快的心情就這樣的被破壞了。

lixiangguo

隨後對著面前的貓兒少女露出了友善的微笑,少女看到蘇醒的馬大財,臉上露出了略微吃驚的神色。

Previous article

還好,效果非常顯著,但是,後遺症也是很明顯的。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