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如果王叔說話真的好使的話,那怎麼會連個住處都沒有,天天在這輛跟自己年紀差不多大的裝甲車上睡覺?

對於王叔和自己岳父好面子的小心思,他從來都沒有戳破過,因為他也是父親,他也清楚,每一個父親都想給自己的孩子撐起一片天的……

「……那成,王叔,以後我爸和戶口就多麻煩你了,我先去報道,今兒晚上您來家裡,咱爺倆好好喝一杯!」

看出了劉培強的不信,王學斌也沒有在意,自從特種救援隊任務保密制度確立之後。

無論是韓子昂、他、又或者林北,再也沒有在孩子們面前提起過他們以前執行任務時的情形。

再加上這些年的災害有所緩和,導致尋常特種救援隊的任務難度大幅下降。

一切的一切,讓劉培強對他的父輩產生了如此的誤會,認為幾個無數次能跟死神掰腕子的父輩們普普通通……

對於這一切,王學斌也沒有解釋的意思,好容易逮著一個扮豬吃老虎的機會,不好好耍耍怎麼對得起這份因緣呢?

反正算算時間,再過個幾年的功夫,他一身的法力便可以動用了,再加上整合了全部的潛意識,威能更是不可思議。

到時候再給他們一個驚喜唄……

「行了,去吧,晚上我再帶點好東西,就當給你們哥倆送行了!

這些天你也別往我這兒跑了,等培訓完多陪陪朵朵和老韓。

老韓人外粗內細,朵朵這事兒他肯定難受的不行,又得顧著你和戶口,連哭都沒地兒哭,你多陪陪他們吧……」

聽到王學斌的話,劉培強默默的點了點頭,攥著手裡的牛奶,站起身來,莊嚴的敬了一禮。

他不是軍人,但他跟自己的后爸林北學習過這個莊嚴的姿勢,他清楚,這個姿勢所表達的,是最崇高的敬意,起碼對於王叔來說是這樣的……

劉培強的對面,王學斌也緩緩起身,整理了一下著裝,莊嚴的回了禮,就好像……面對當年的劉峰一般……

『……報告……CN001-01小隊現任副隊長劉峰……請求執行任務……』

「……批准!」

。 然而,此時已經晚了。狀態極好的藍星魂右手電筒射而出,一下子抓住了月靈還未完全縮回去的右手,然後,用力一拉,便身受重傷,沒有多少反抗能力的月靈一把扯到了自己的懷裡,雙臂緊緊地箍住她。

「我的好老婆!我想你想得好久了!」藍星魂把頭埋在月靈的頸間,貪,婪地嗅著月靈秀髮所散發出的淡淡幽香。

月靈完全沒有想到藍星魂竟然會做出這種事,她一邊拚命地掙扎著,一邊儘力地勸說著,「藍星魂!你不能這麼做!我們還沒有結婚,你快點放開我!」

「為什麼不行!」藍星魂有些惱怒地說道,「你父魔好像也沒有跟你母后結婚,你母后不是一樣把你和日靈生出來了?為什麼我們不能!」

聞言,月靈為之一滯,一時不知該如何反駁。

「藍星魂!你這麼對我,不怕日靈把你逐出修羅界嗎?」急切之下,月靈搬出了姐姐日靈,希望可以憑藉日靈的名頭,嚇退藍星魂。

「日靈!」聽到日靈的名字,藍星魂不驚反笑,語氣中充滿了不屑和鄙夷,「就憑她做的那些事,也配管我!她做的事情,比我現在要做的,還要噁心!她憑什麼來管我!」

「你胡說什麼!你怎麼能污衊我姐姐呢!」月靈驚怒不已,斥責道。

藍星魂不以為意,低下頭,在月靈的耳邊悄悄說了些什麼。隨即,月靈正在掙扎的身軀一僵,眼睛陡然睜大,充滿了難以置信的目光。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月靈竭力地反駁著。

「不可能?」藍星魂冷笑一聲,恨恨地說道,「月靈!你想想,我第一次被逐出修羅界是因為什麼!若不是我發現了她的秘密,她後來也絕不會讓我重返修羅界的!」

「不可能……不可能……」月靈有些失魂落魄地重複著。

看到月靈的樣子,藍星魂明白,她已經知道自己說的是事實,只是她不願接受罷了。

「老婆!好老婆!你就從了我吧!所謂肥水不流外人田嘛!」趁著月靈失神的功夫,藍星魂趁機,一邊用他那特有的磁性嗓音蠱惑著,一邊上下其手,竟開始解起月靈的衣衫。

女性本能的警覺,讓月靈一下子清醒過來。她的拚命掙扎,讓忙著解其衣衫的藍星魂猝不及防,被她掙脫出來。

脫身之後,月靈顧不得左臂上惡化的傷口,和極度虛弱的身體,心一橫,猛然躲進了月光之中,消失不見。

看到月靈逃走,藍星魂沒有去追,他望著月靈消失的方向,嘿嘿一笑,「我的好老婆!你能跑多遠呢?」

身受重傷的月靈,的確跑不遠,在月光中帶了幾秒鐘,左臂上的傷口就急劇惡化,讓她不得不從月光中,出來。

「好老婆!這下你可跑不掉了吧!」剛一出來,月靈就看到了藍星魂笑眯眯地站在她的身前,手持十拳劍封住了所有出路。

見無路可逃,月靈悲憤之下急欲尋死,忽然,天空中傳來的一陣拍打翅膀的聲音,讓她看到了一絲希望。忽然她心生一計,找到了脫身的辦法。

「藍星魂,你快點帶著魔櫃離開!我來斷後!」月靈大叫一聲,將手中的包裹投入到了藍星魂的懷中。

隨後,月靈拚命聚集起所有的力量,身形一晃,遁入月光之中,消失不見。

藍星魂手捧著寶盒,還沒弄明白是怎麼回事,就看到天上一隊大鵬精朝他蜂擁而來。

距離天南市五十多公里遠的地方,是一片連綿的山脈。這片山區沒有什麼大山,海拔不高,可以說都是一些較大的土山包而已,只是這些土山包上的樹林卻是極為茂盛繁密,還有有幾個不小的水潭,再加上幾個小小的瀑布,倒也顯得幽靜迷人,算得上是一個風景怡人的地方。

幽深靜謐的深林卻也是個打家劫舍、殺人越貨的好地方,只是沒什麼人來這裡罷了。

不過,如今卻是有一個人出現在這片密林之中,看身材,還是一名嬌小玲瓏、身材傲人的女子。

這名女子正是月靈。

在將那個得自魔櫃中的寶盒扔給藍星魂,利用那些大鵬精去牽制他之後,月靈便從廢墟之下的一個排污通道,逃入了天南市郊的密林之中。拚命逃亡的月靈,慌不擇路,只知道一個勁兒地往深林之中去,不知不覺,便到了眼前這片幽深的密林山區。

一口氣跑了這麼遠,沒有停歇,即便是修羅,月靈也感到有些吃不消,尤其是她還身負重傷。

疲憊不堪的月靈在看到一條小溪之後,實在撐不下去了,尋了一塊較大的石塊,倚著坐了下來,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停歇下來之後,回過身來的月靈,這才感覺到左肩上傳來的如火燒一般的陣陣劇烈疼痛。她轉過頭,看了看,傷勢比之前又嚴重了,那道紫得發黑的傷口又向前蔓延了一截,雖然很短,卻令她感到了威脅,對生命的威脅。

雖說修羅界的每一位修羅受到無法挽救的傷害時,只要靈魂不壞,都可以放棄原來的修羅之體,重新凝聚一個,但是凝聚修羅之體的過程卻是十分漫長而危險的,因為這個時候的阿修羅是最危險的,阿修羅那失去保護的純粹靈魂,對於那些妖魔鬼怪甚至其他的阿修羅來說,就像脫,光了衣服的美女一般,充滿了無與倫,比的誘,惑,是最好的食物和靈藥,它們會像發瘋了一般不顧一切地蜂擁而來。故而,每一個需要重新凝聚修羅之體的阿修羅都會事先做好一切準備,不但要防止妖魔鬼怪的進攻,更要小心那些在一旁窺伺的其他阿修羅。

不到萬不得已,沒有阿修羅會冒險凝聚修羅之體。如今身處險地的月靈自然更不會,至少在沒有做好一切準備之前,她是不會重新凝聚修羅之體的。不過,左肩上的傷勢如果繼續惡化下去,遲早會讓她失去整個身體,到時,她可能會更危險。

看了看周圍的壞境,月靈猶豫不決,她可不認為在這裡凝聚修羅之體,是一個很好的選擇。傳說,華夏幾乎所有的深山之中,都有妖魔鬼怪存在。尤其是現在物慾橫流的人界,妖魔鬼怪的數量恐怕不在少數,而且有許多魔界的生靈都因為無法忍受人界的誘惑,而墮落了。她一旦開始凝聚修羅之體,勢必會引來無數妖魔鬼怪還有那些墮落邪靈的覬覦,可是,凝聚修羅之體又是勢在必行。

還是再等等吧!或許不用冒險!實在不行,也要找一個相對安全點的地方。

再次看了一眼左肩的傷口,渾身疲憊的月靈強忍著傷口處傳來的陣陣疼痛,艱難地站了起來,沿著小溪向上遊走去。小溪的流量不小,她判斷,上游應該有一個水潭存在。藉助水潭,她可以將月光的殺傷力發揮到最大,到時凝聚修羅之體,也會多一份把握。

小溪並不長,沿著溪邊走了一會兒,月靈就聽到陣陣響亮的水流聲,前面似乎有一個小瀑布。

臉色一喜,腳步不由加快了幾分。

很快,一個足有籃球場大小的大水潭出現在月靈的視線中,一個四五米高的小瀑布從上方,像條銀鏈一般落下,濺起大片的浪花。

看到水潭,月靈興奮不已,急忙跑了過去。

剛將手放進水裡,水潭之中忽然浪花翻滾,像滾水一般沸騰起來,一個矮小的身影從翻騰的水浪中冒了出來。

矮小身影身高不足五尺,綠豆眼、八字鬍,一張小口皺得像是菊門,頭戴一頂墨綠色官帽,穿著一身墨綠色的古代丞相官服,看上去頗為滑稽可笑。不過,矮小身影背上背著的那個大大的龜殼,顯示出他是一個龜妖。

「哪個烏龜王八蛋的,大清早擾人春夢!」龜妖甫一出現,就破口大罵。

見身背龜殼的龜妖如此漫罵,月靈眼神古怪地看了一眼,忍不住笑了起來,笑聲清脆動聽。

聽到笑聲,龜妖怔了怔,急忙擠了擠綠豆眼,眼角擠出了一大堆眼屎。

「哪裡來的小娘皮!竟敢如此嘲笑你家龜公!唔!不對,是龜爺爺!」看到是一個長得挺清純可人的女性修羅,龜妖先是一驚,轉瞬看到月靈左肩上的傷口,和有些破爛的衣衫,龜妖綠豆眼滴溜溜一轉,頓時挺胸抬頭,傲然大喝。

這一次,月靈沒有笑,神色反而有些凝重,眼前這個長得挺滑稽的龜妖,和東海龍宮的龜丞相十分相像,卻較之少了一份泰然與和氣,活像一個潑皮。關鍵的是,這個龜妖的道行十分深厚,連她也看不出深淺。

面對這麼一個潑皮般的老妖怪,眼下身受重創的月靈自然不敢招惹,連忙沖著龜妖拱了拱手,「在下只是路過寶地,無意之中打擾了閣下,還請見諒!在下這就離開!」說著,月靈就欲轉身離去。

「慢著!」看到月靈急欲離開,龜妖綠豆眼中閃過一絲喜色。

。 他堂堂一個時空獵人,在小世界裏可以說是呼風喚雨,神一般的存在。

結果到了這個地盤,大部分能力都被壓制,連最合適的寄居體,都是一隻大鵝,而且是馬上要被下鍋的大鵝。

而池魚問得這個,大鵝沒急着回答,而是急忙說道:「先帶我走,你想被人發現,我們兩個都很怪異嗎?」

池魚一想,確實如此。

別人看見她跟一隻鵝說話,大佬的臉不得丟盡了。

而大鵝一直「嘎嘎嘎」的出聲,遲早會把那兩個人招回來。

但池魚不想那麼直接帶它走了,畢竟她也是來找吃的。再說了,以她的身份,正大光明帶走不好嗎?

隨後,池魚大喊:「來人!」

「你幹嘛?你有毛病啊!喊人來幹嘛,帶我走啊,你這女人是不是蠢!」大鵝氣急敗壞道。

池魚立即白了它一眼,根本不搭理它。還因為它的脖子伸得老長,想要用扁嘴來啄她,因此池魚還退後了好幾步,離它遠點。

廚房裏的兩人,聽到動靜后急匆匆的跑出來,一看是她,兩人着急忙慌的擦了擦手,忐忑行禮的問到:「參見郡主。」

「郡主您怎麼來了?」

「郡主您有什麼吩咐?」

兩個士兵同時恭敬的問到。

池魚微微抬手,示意他們起身說話。

然後她開始問:「本郡主處理公務到現在,肚子有些餓了,又不想動靜鬧得太大,所以自己來廚房看看,有沒有什麼剩菜剩飯,墊墊肚子便可。

大晚上的,你們沒休息,這是在做什麼?」

池魚指了指大鵝。

其中一人站出來解釋說:「啟稟郡主,屬下們知道,軍中過了晚飯點,就不得再開火了。可今天暫時住軍營里的立夏郡主,晚飯時胃口不佳,說什麼也不吃飯。

現在過飯點了,發脾氣鬧着要吃東西了。屬下們這才沒法子,又去請示過了陸軍師后,陸軍師才允許我們開火的。而且……而且這鵝,是立夏郡主要吃的。」

「荒唐!大半夜燉鵝,得燉到什麼時候去,她到底是餓,還是不餓?」池魚皺眉呵斥道。

「郡主請恕罪!」兩個士兵慌亂得立即請罪。

池魚擺了一下手:「本郡主不是在責怪你們,我的意思是,軍中有軍中的規矩,飯點過後不開火這是規矩!

如果立夏郡主實在餓,讓她堅持堅持,要麼就簡單吃點!告訴她,這是本郡主說的!你們兩人,給我兩個冷饅頭就行,也早點休息。」

「喏。」兩個士兵頓時感動應到。

「嘎嘎嘎……」一旁的大鵝,突然又撲騰起來

池魚陡然間想起它,然後指着它說:「這大鵝長得挺俊的,殺了太可惜了。」

兩個士兵驚訝了一下,面面相覷后,其中剛剛膽子大、回她話的士兵,猶豫的說道:「郡主,這大鵝渾身雪白,肥瘦適宜,長得確實挺周正的,要不您帶回去養著玩兒?」

池魚一臉欣賞的看向他:「很好,很聰明。」

隨後,士兵忐忑的拿出兩個冷饅頭,向池魚問道:「郡主,你看這…」

池魚接過用油紙包着的,兩個硬邦邦的冷饅頭:「沒事,本郡主身為總兵,同樣得以身作則。這點東西都矯情的話,以後還怎麼帶你們,領兵打勝仗?」

冷饅頭都是好的了,前世她在深山老林里出任務,啥都沒得吃,不能生火,還只得吃動物的生肉。

而兩個士兵,佩服又崇拜的看她。

之後,池魚帶着一隻大鵝,和兩個冷饅頭回了主營帳。

另一邊。

聞人立風和聞人立夏等了不多時,就等到了宵夜。

尤其是聞人立夏,期待的等著揭開碗蓋。

但士兵揭開蓋子后,她立即垮下臉,用力一摔筷子:「這是這什麼?我要的湯呢!」

士兵這次有了池魚的發話,面不改色的回答道:「我們郡主說了,在軍營過了飯點,就不能開火做飯,這是規矩,連她都不能例外。

所以我們郡主說,您要麼忍幾個小時,要麼將就吃點墊肚子,明早再做好吃的,給您賠罪。」

「放肆!」

「啪!」

聞人立夏氣憤得一拍桌子:「她居然敢這麼對我們!」

此刻兄妹倆,也已經知道了池魚的身份。對於池魚進軍營,又掌管着鎮北軍,一時間震驚不已。

而聞人立夏卻覺得,這種女子,簡直就是不潔了。

「妹妹!」聞人立風皺了下眉,然後阻止她繼續再鬧,「這是所有軍營里的規矩,咋們洲的軍營里,也有這樣的規矩。乖乖聽哥的話,你別再鬧了!」

聞人立夏有了壓制住她的人,之後就沒再為難士兵了。

士兵忍着心中的不爽:「世子、郡主,屬下得回去了,不然明天趕不上給將士們做早飯了,屬下告退。」

說完,然後聞人立風正準備客氣一翻,結果士兵看都看他,直接轉身就走出了營帳。

「他,他們…」聞人立夏氣得指著營帳外。

聞人立風安撫道:「算了,畢竟不是在洲,別跟下人一般見識。時間不早了,你趕緊吃點,然後快休息吧。」

「不是,哥!」聞人立夏着急起來,她突然想起來一件事:「哥,今天雖說他們救了我們,但他們也看到了我被人…被人…

lixiangguo

風嘯天安靜的躺在沙發上,閉上了眼睛,等待著拔罐結束。

Previous article

也在這輕微的晃動下,整個疊疊高塔樓開始向一側傾斜。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