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如果是一般的靈獸他們也不吃驚,最讓他們吃驚的就是秦寧竟然把那種無論是防禦還是攻擊力都很強的箭獸磨死了。

親自看到秦寧用符陣消耗了箭獸的力量,然後一刀斬斷了箭獸的頭顱,大家都有一種脖子發涼的感覺。

「各位,不得不說這小子是一個人才!」

一個長得兇悍的中年人讚嘆不已。

「是啊。我也沒想到他竟然採用這樣的辦法就把那箭獸幹掉了!」


「各位,面對著箭獸,我等有多大的希望?」

有人就問出了這麼一句。

是啊,面對著箭獸,他們這些人並沒有完勝的信心。

幾個人都沉默了起來。

本來想到借這獸潮來幹掉秦寧。就算是獸潮沒幹掉,他們出去之後也能夠輕鬆幹掉,可是,現在問題來了,他們根本就沒有信心在戰力上超過箭獸。

箭獸都打不下來,怎麼與那小子一戰?

「各位。我看了一下,那小子最厲害的就是符,如果失去了符,我相信我們幾個都是能夠輕鬆幹掉他的,我感覺他一定擁有著一種制符的手段,他這種制符的手段肯定就是一種能夠快速把符制出來的法訣。各位,如果我們擁有了這樣的手段,你們說會是什麼情況?」

一個長得清瘦的中年人雙眼放光。

「不錯,制符術並不是那麼容易制出一張符的,可是,你們看到沒有,這小子祭出來的符太多了。多得讓人心驚,如果說他本人沒有快速制符的手段,說了我們都不信,肯定他有這種手段!」


一想到秦寧擁有著這種制符的手段,大家的雙眼都充滿了貪慾之光,就算是風險再大,只要拿下了那小子就一切都不是問題了。

「平分怎麼樣?」

「對,制符術得到之後我們平分!」

「怎麼打?他如果用對付箭獸的方式對付我們,我們怎麼辦?」

在確認了大家平分秦寧的所有之後,大家又想到了一個更加關鍵的問題。那就是秦寧用符困住打擊的情況。

大家都是看到秦寧那收拾箭獸的過程的人,對於那種大量存在的符陣心中就有些不安。

「我認為他就算是有太多的符,這次與那箭獸一戰中早已消耗一空,應該沒有多少了。」

「萬一還有很多呢?」

有人就提出了不同的意見。

幾個人才於秦寧的符陣也是有些戒心,就在這裡爭執了一陣。

不過。大家都有一個共同的想法,秦寧在那下面拼了那麼長時間,就算是擁有著符很多,現在也應該不會有太多了,畢竟只是一個築基層的人祭煉的符,威力強大的應該不多。

既然威力強大的不多,又大量用來對付了那箭獸,現在秦寧是否還能夠祭出一些符陣都存在問題。

想到這裡,大家對於幹掉秦寧的信心也更足了一些,也許這次真的是能夠取得大的收穫。

「各位,其實我有一個建議,可以先由一人出現,他如果有著大量的符的話,肯定就會用來困住去的人,到時再出現幾個人,一舉把他的那符陣破掉,這樣一來,我們一擁而上對他展開圍攻,必定能夠把他當場擒拿!」

大家並沒有立即殺死秦寧的想法,想的就是抓住秦寧之後用搜魂術搜出秦寧的那些手段。

他這個建議立即得到了大家的認可。

「不錯,有人前去,他就算有符也會用來困住去的人,根本想不到我們會分批前往,在外面的就專門去對付那小子,逼得他兩頭應對,再多的符也不夠用。」

「說得了,這打法穩妥!」

大家越說越有信心,彷彿秦寧已經能夠拿下。

「誰第一個出去?」

有一人就提出了這問題。

對啊!

誰第一個出去呢?

大家互相望去,看到的都是有著一種心虛的感覺。

秦寧的符陣給大家的震懾力量有些大了,大家都明白,置身在那陣法中很是危險,那種毒霧,各種的攻擊。

想想箭獸那麼強大都最終倒下,他們自問還沒有箭獸的防禦那麼強悍。

都是自私的人,誰願把自己置於危險之下?

大家互相望去時,每一個人都沒有說話,都不想成為試探者。

「要不。我們各自貢獻一套防禦物品?」有人看到這情況,再想到秦寧身上肯定有著好東西時,經不住貪慾,就提出了借出自己的寶貝支持第一個試探的人。

「不錯,只要充當第一個出現的人。我們把我們的防禦物品都貢獻一種出來。」

這事立即得到了大家的認可。

「我出一枚石符,這石符是元嬰煉器師煉製,足以擋住元嬰攻擊數擊。」

「我貢獻一枚精鐵符,同樣能夠擋住元嬰攻擊數擊。」

……

大家就在這裡拿出了自己珍藏的一些防禦物品。

看到那麼一些防禦物品,大家的心思也靈活了,這些東西帶著。就算是到了那符陣裡面應該也能夠擁有自保之力,到也不擔心會被秦寧的符陣幹掉。

都是精明人,早就觀察過了秦寧那些符陣的威力情況,知道有了這樣的一些寶貝在身,到了那陣法中反而很可能是最安全的一個人。

這樣一來,大家充當第一個試探的想法也有了。

「各位。有了這些物品,在那陣法中只需要堅持一盞茶時間,我們足以擒住那小子,只要他被擒住,失去了操縱,那符陣就會自然散去。」

「抽籤吧!」

「行!」

幾個人已是在那裡抽籤起來。

他們並不知道的是他們的這種猶豫行為給了秦寧大量的時間。

如果他們第一時間就衝上前去與秦寧一戰,搞不好秦寧的皮符還真是有些缺乏。現在卻是不同了。

融化!

皮紙成!

符成!

隨著秦寧把最後一條道紋刻寫完成,一道箭符已是制出。

皮紙已是製成了很多,秦寧已進入制符的最後一環。

不夠!

秦寧沒有停留,也沒有去試驗,手訣展動,就一道道的引靈道紋刻寫在了一疊皮紙上面。

這是一種激發出箭獸天賦的道紋,到時可以在祭出之後出現不少的箭獸!

這是以防萬一的皮符。

秦寧更多的精力卻是放在製作擁有疊加攻擊力的箭符和防禦符之上。

箭符就別說了,這種加入了箭獸天賦的箭符比起原來的單純箭符就擁有了更加強大的攻擊力,殺傷力也是成片的情況。

盾符同樣厲害。

秦寧這次加入了箭獸的那種變態的防禦力量之後,全新的盾符把他本身的防禦就提高了無法的層級。

越來越多的皮符刻寫完成。

秦寧那緊張的心情也逐漸的鬆懈下來。

秦寧知道。有了這樣的一些皮符,自己至少比起原來的那些自保力就增強了許多。

看到箭符和防禦符差不多了,秦寧又開始重新煉製起毒霧符,這次是在毒霧中加入了箭獸的天賦。

同樣是全新的毒霧符出現了,這次的毒霧符在攻擊時就會擁有箭矢的攻擊。

奇怪了!

把那箭獸的整個頭顱的獸皮全部製成了皮符之後。竟然還沒有看到有人到來。

難道是自己猜測錯誤了?

秦寧在那裡就感覺到了極度的不解了。

在秦寧的想法中,對方應該很快到來,可是,那麼長時間了也沒有出現,這事就透著奇怪了。

秦寧並不知道的是對方那幾個元嬰高手都是小心之人,他們對於秦寧表現出來的符陣就有著太多的戒心,這時正在抽籤決定由誰第一個攻擊。

看看那成堆的皮符,秦寧也不想過多的祭煉,外面還有著太多的靈獸皮,秦寧擔心自己不出去的話,會被一些靈獸吃掉。

祭了一層層的冰盾,又在自己的身外擬了一層圓光術,秦寧這才散去了陣法從山洞中走了出去。 放眼四處,秦寧的雙眼發亮,這滿地都是死去的靈獸,雖然有不少只剩下半截的身子,但是,這些靈獸皮去了秦寧極欲得到的東西。

秦寧的那戒指空間非常大,到也不擔心裝不下。

閃動著身形,不停的收取著這些靈獸屍體。

雖然戒指裝入物品只需要揮手之間就能做到,但是,這巨大的荒原之上,倒下的靈獸太多了,秦寧也還是花了一些功夫才把這些屍體收入到了戒指中。

這下子好了,血隱蚊的食物沒有了問題,自己的靈獸皮也有了來源,更的不少的靈獸估計還能夠出售,也能賣些錢!

一直以來,秦寧最擔心的就是血隱蚊的繁殖能力很強,在那飼物戒中生成的極快,照這樣下去,他還真是害怕餵養供不上,現在有了那麼多的靈獸血肉,餵食起來就沒有問題了。

秦寧並不知道的是這血隱蚊也就是在他這裡出現了繁殖快速的情況,在天界人來說,血隱蚊的繁殖其實是一個非常困難的事情。

反正不知道情況,秦寧現在想的就是血隱蚊太多,是到了淘汰一批的時候。

秦寧站在這裡正在感慨之時,心神一動,目光就投到了前方。

「不錯,不錯,東西都收好了,到也省了我不少的事情。」

秦寧的前方已是閃現出一個中年人。

秦寧心中明白,自己的猜測是對的,果然有高手暗藏在背後操縱。

「你是軍方之人?」

一眼看去,秦寧就看到這人一身的軍裝在身,那軍裝應該是一套防禦力量很強的煉器產品。

同樣的一把軍刀在手。


向那把軍刀看去時,秦寧看出來了,對方的軍刀也是二級的軍刀,應該是升級過的武器。

看得出來,這人全神戒備著的樣子。

一看到這人的情況。秦寧心中更加明白,自己與那箭獸一戰的情況對方應該看到了,對自己有著戒備之心。

到底來了多少人呢?

秦寧不相信到來的人只有這樣的一個人,肯定還有著其他的人埋伏在背後。

對方應該是元嬰期的人!

在一翻觀察之後。秦寧已經能夠確定這人的修為情況。

「小子,我是什麼人你不必管,今天你死定了,呵呵。」

有了各種的裝備在手,這中年人到也並不擔心自己有任何的危險,反而有些希望秦寧能夠把那些皮符祭出。

「去!」


秦寧並沒有符的祭出,反而向著這人一指。

這個中年人也是精明人,一看秦寧這動作,閃動間,各種的防禦物件就祭了出來。

可是。讓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的是秦寧並沒有祭出符陣。

隨著秦寧的一指,只見那滿天的血隱蚊已是朝著這人而去。

不好!

這元嬰高手沒想到秦寧不用符陣,反而是派出了這樣的一些蚊子。

太多了,漫天血隱蚊飛舞,全都是向著這人包圍過去。


這還不是中年人害怕的。他最怕的卻是明顯看到了那天空中正在生成著濃郁的劫雲。

我靠!

中年人明白了,人家秦寧根本就是要用血隱蚊的度劫來把他陷入劫雲。

這太多的血隱蚊竟然都已達到了度劫的邊緣了。

「殺!」




lixiangguo

所有人顧不得眼睛尚在昏花,急忙望去。光影散去后的令狐絕還挺立不動,手中的黑龍槍微微垂直的觸著地面,唇角上那抹凝重依舊。科說實話,他現在也不好受,侵入體內的電弧,要不是有思思的凈化,他的表現不會比雪秋好多少。

Previous article

刷……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