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如果幾個門派對近戰之術誰有發言權的話,那無疑就是古武門了,可是連他們都搞不懂究竟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

在他們看來,靳天完全是在毫無反抗的情況下被陸楓一膝蓋直接頂飛出去的。

可問題就在他為什麼不反抗呢,因為陸楓已經在練武場邊緣了,他只要稍微一用力,哪怕是推對方一下,那陸楓也離開了練武場了。

然而靳天什麼都沒有干,直接被陸楓一膝蓋給頂飛了,這實在是太奇怪了。

「門主,你知道是什麼原因嗎?」夜厲這時候靠近古武門門主,而他的眼中也全是疑惑之色。

「夜厲,將你的手臂伸直,然後朝我一拳打來。」歐陽奇看著同樣露著疑惑之色的夜厲,他出聲道。

「哦!」

聽到這話,夜厲自然乖乖照著做了,而就當他的手臂剛剛伸直時,歐陽奇的手直接扣住了夜厲的手腕,然後猛的一折后,他同樣用膝蓋將夜厲給頂了出去。

「噔噔噔!」

當夜厲強行將自己的身影穩住時,他這才明白了一切。

不是靳天不反抗,而是手腕被扣並且反折了過來,導致他的身體瞬間失去了協調性。

身體失去協調,那自然無法再做出反擊,因為整個身體這時候都會因為右手被折而本能的往回退。

「原來如此,想不到這陸楓的近戰實力遠遠超出了我的想象。」明白過來的夜厲被陸楓的近戰實力徹底折服了。

因為要不是歐陽奇親自告知的話,恐怕夜厲怎麼也想不到有人竟然能夠這樣利用人的身體本能反應用在戰鬥之中。

不管怎麼說,每個人的本能反應是有區別的,所以陸楓用這一招其實也是有一定風險的。

當然,陸楓能夠使用這一招,那顯然他對這一招有著絕對的自信,因為就算剛剛那一招沒有奏效的話,那他還有后招呢。

「好厲害!」

當靳天強行穩住身影后,他甩了甩差點就被折斷的手臂和被頂的生疼的肚子。

靳天知道陸楓的近戰實力很強,可是對方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將自己直接擊退,這個他是萬萬沒有想到的。

當然,也正因為如此,靳天對陸楓是越來越好奇了起來。

「唰!」

沒有多想,靳天再次身法展開朝陸楓沖了過去,與此同時,他雙手呈爪,眼睛死死的盯著陸楓,就好像是盯著獵物一般。

「三爪殺!」

當靳天靠近陸楓時,他的雙手迅速變化了起來。

接著靈力的幫助,靳天的雙手變化莫測,速度之快肉眼幾乎無法看清楚。

「想不到靳天已經將三爪殺修鍊到這個地步了,難得,難得!」廖躍陽看著變化莫測,速度奇快的靳天時,他露出了滿意的神情。

三爪殺之所以叫這個名字,那是因為只需要三爪就可以取人性命,威力相當厲害。

「靈技是不錯,只可惜將全部的注意力都擊中在了雙手上,卻忽視了下半身的防禦。」看著變化莫測的雙手,陸楓的眼中露出了可惜之色。

因為就算再好的靈技,如果使用者忽視了自身的其他防禦的話,那他的敵人完全可以偷襲他的其他地方,根本就沒必要和他硬碰硬。

而如今既然是切磋比武,那陸楓自然不會客氣什麼,畢竟在這裡指出對方的不足,那總比對方遇到真正殺手的時候因為這個漏洞而被殺要好吧。

也就是這樣,只見陸楓向前兩步,然而就當眾人以為陸楓會正面和靳天交手時,突然間他整個人直接放低身體在地面上滑行了起來。

「砰砰!」

隨著陸楓兩記猛鏟后,靳天的上半身頓時失去了平衡。

這時候的靳天順勢朝前撲去,而就在這時,陸楓側身一腳直接將已經和地面呈四十五度角的他再次踹飛了出去。

「啊!」

這一腳,陸楓毫無保留,雖然為了避免傷人沒有動用世界之力,可是為了力量達到要求,他還是將不滅金身運轉到了極致。

所以,在一道慘叫響起后,只見靳天直接從練武場里飛了出去。

寂靜,當靳天的慘叫聲落下后,整個練武場一片寂靜,尤其是天武門這邊,那更是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還保持者側踢動作的陸楓。

三爪殺可是天武門內一部相當厲害的靈技,可是在陸楓的面前,這靈技似乎根本就沒有發揮它威力的餘地。

「這個世界上什麼時候出了這麼一尊妖孽。」廖躍陽看著獨自站在練武場上的陸楓,他眉頭緊皺道。

自己的弟子在陸楓的手中輸的這麼徹底,雖然輸是在意料之中的,可直接被人踹飛出練武場,這樣的畫面實在是太丟臉了。 「這一局比賽,玄武門陸楓獲勝。」

雖然感覺很丟人,但是靳天並無大礙,這個比起太武門的兩名弟子不知道要好多少倍了。

所以,廖躍陽心中還是挺感謝陸楓的,所以收拾了一下心情后,他就宣布了比賽結果。

「陸楓,如今天色漸晚,如果你想休息的話,接下來的這場決賽明天比也行。」廖躍陽看了看天對陸楓說道。

不管怎麼說,風武門的弟子的確是比較難纏的,不是因為實力不夠,而是速度不夠追不上人家。

「不用了,風武門的師兄,你上來吧,爭取在天黑之前將比賽結束掉。」陸楓對廖躍陽說了一聲,然後轉身朝風武門這邊招了招手。

「陸師弟,你確定不用休息嗎,我可不想贏了被人說是因為佔了你的便宜。」風武門的這名弟子輕笑著走上了練武場問道。

「放心吧,如果你能贏了我,那算是有真本事。」陸楓笑了笑道。

說著話,陸楓微微後退幾步將不滅金身再次運轉到了極致。

第七重的不滅金身,那將它運轉到極致后,陸楓的力量可以振幅不少呢。

「好吧,那我恭敬不如從命了。」

看到陸楓已經做好了準備時,風武門的這名弟子也點了點頭。

「唰!」

下一秒,隨著一道破風聲響起,只見這名風武門的弟子立即展開他的身法在練武場上奔跑了起來。

可是這時候,陸楓卻站在練武場中心一動不動,就好像他知道自己追不上對方,因此乾脆就不浪費自身的靈力,導致和古武門的弟子一樣因為靈力不足而不得不認輸。

「陸師弟,你這不追我的話,那怎麼打敗我呢?」簫迪看到陸楓站在原地不動時,他也停了下來。

陸楓不動,他卻在四處跑的話,那他的靈力就會有所消耗,所以他並不傻。

至於靠近陸楓,這個簫迪知道自己是不可以靠近的,否則以對方強悍的近戰能力,那絕對能夠在頃刻間將自己制服的。

如果這樣的話,那還真應了陸楓那句話,在天黑之前結束了這場比賽。

所以,當時間過去五分鐘后,陸楓和簫迪還是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

「這是要幹什麼呢?兩人誰都不動,這樣比到明天早上恐怕也分不出勝負的。」新弟子們看到練武場上的兩人誰都沒動一下時,他們頓時露出了不解之色。

然而不止他們不懂,就連簫迪自己也不明白陸楓為什麼一動不動。

因為不知道陸楓的目的是什麼,所以簫迪自然在保持距離的同時,也靜靜的等待著保存體力。

「就是這樣。」

然而又過了一分鐘后,陸楓的眼睛突然一亮,然後他的神情微微變化了起來。

「嗯?」

簫迪看著突然變化的陸楓,他的眉頭微微一皺,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師兄,天快黑了哦,我可是說過要在天黑前結束比賽的,所以你可要小心了。」恢復正常的陸楓對著簫迪輕輕一笑,緊接著下一秒他動了。

「唰!」

簫迪看到陸楓終於朝自己衝來時,他一個閃身連忙動用自己的身法逃跑了起來。

對於簫迪來說,速度就是他的絕對優勢,所以他自然得用這個優勢來一點點的讓自己佔據上風。

對於陸楓的實力,簫迪心中很清楚,論近戰實力的話,自己肯定不如對方,所以想要贏這場比賽,恐怕還得靠拖延。

只有當陸楓體內的靈力耗盡時,簫迪知道自己才有反擊之力,而那時候勝負也基本上就確定了。

「唰唰!」

在簫迪迅速逃跑的時候,陸楓動用自身的陰陽之力不斷的追趕著。

可就算陸楓全力以赴,那和簫迪之間還是差了不少距離,而想要拉近這個距離,那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看這陸楓也沒什麼好辦法,之前還跟我賣關子,我還以為他真有什麼好對策呢。」之前敗給簫迪的古武門弟子看到這個情況后,他無奈的搖了搖頭。

面對這樣無賴的打法,那的確是沒什麼辦法可行的,除非就是能夠追上對方,否則連打都打不到。

就這樣,隨著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天也一點點暗了下來,而恐怕用不了半個時辰,這天就要徹底黑下來了。

陸楓可是說過要在天徹底黑之前結束比賽的,但是看現在這個情況倒是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陸楓力竭而宣布認輸。

這樣的話,比賽也就結束了,但是陸楓卻輸了。

「嗯?」

就當眾人因為這比賽的無聊而準備離開時,突然間歐陽奇的眼神微微一凝。

「天才,果然是天才,他竟然能夠想到這個辦法來拉近兩人之間的距離,而且還是不動神色的,真是太天才了。」看著練武場上不斷追趕簫迪的陸楓,歐陽奇的眼中露出了讚許之色。

要知道這個練武場是長方形的,而簫迪的速度很快,所以他只能在這個練武場上不斷呈橢圓形飛行。

但是追在他身後的陸楓可不會按照他的飛行路線追趕的,只見他每一圈都往練武場中心靠近一些。

這樣一來的話,陸楓所繞的橢圓形周長就要小於簫迪繞的。

而因為是一點點縮小的,所以就算是簫迪也沒有發現其實陸楓正在一點點的和他縮短距離。

當然,這個方法只能縮短距離,想要徹底追上的話,這個辦法還是遠遠不夠的。

至於後面陸楓要怎麼做,現在的歐陽奇還看不出名堂,但是他相信對方肯定有辦法的,否則絕對不可能如此耐心的追著簫迪。

就這樣,轉眼間小半個時辰又過去了,而這時候陸楓和簫迪的位置差已經很明顯了,同時兩人之間的距離竟然也縮小了一大半。

「怎麼回事?」

當簫迪發現陸楓竟然不知不覺中追了上來時,他的心中是無比的驚訝。

可仔細看陸楓的速度,對方的確比起自己要慢一些的。

「這個距離應該差不多了。」

陸楓看了看昏暗下來的天,再比較了一下他和簫迪之間的距離,然後嘴裡默默的嘀咕了一聲。

下一秒,只見陸楓的背後隱隱出現了一道虛影,與此同時他的右手散發著耀眼的光芒。

「這是…靈技!」

當眾人看到陸楓的右手時,每個人心中微微一驚,因為之前幾場戰鬥下來,陸楓都是憑藉驚人的近戰之術獲得了勝利,所以這是他第一次動用靈技。

「神相寂滅掌!」

隨著陸楓準備就緒時,之前他一掌猛的朝簫迪的前方打了出去。

因為陸楓和簫迪已經有了一個位置差,所以他是可以斜著打到對方的前面的。

而且再加上傾斜角度的關係,所以簫迪根本就沒辦法朝一旁閃躲。

至於另外一旁的話,那是練武場的邊緣,只要他一個不小心的話,那就會離開練武場。

但是如果繼續前進的話,簫迪發現自己正好被陸楓的這一掌給打中。

所以,現在他唯一能夠躲過這一掌的機會就是將速度降下來。

可速度一降的話,陸楓就緊追在身後,一旦速度一降,對方如果能讓自己的速度瞬間提升兩倍的話,那自己就被追上了。

「高,實在是高。」

簫迪對於陸楓的整個布局震驚不已,而因為毫無選擇的餘地,所以他只能選擇降低速度。

簫迪在賭,賭陸楓沒有能夠讓他的速度瞬間提升兩倍的。

可是簫迪忘了,之前陸楓好像就展現過他那驚人的速度,所以當他的速度按照陸楓的設想降下來時,後者的身影在瞬間提升了三倍。

沒錯,在這個時候,陸楓自然是動用了世界之力振幅,而有了世界之力的幫助,陸楓的速度一下子提升了整整三倍。

「砰!」

所以,當簫迪準備再次加速時,一個拳頭直接轟在了他的背後上。

要知道簫迪原本就想加速,而如今再加上這一拳的力量,只見一瞬間簫迪整個人失去方向而直徑飛出了練武場。

「結束!」

陸楓看著簫迪衝出了練武場時,他整個人頓時停在了練武場的邊緣。

「嘩!」

而當陸楓的身影停下時,一時間新弟子區瞬間響起了一片嘩然聲,因為這一個結果是他們完全沒有想到的。

原本他們以為這一場比賽還要無聊的持續很久,可是就在剛剛一瞬間,這場比賽就結束了。

lixiangguo

人族、獨角族、獨眼族等等族群修士紛紛插手其中,重寶在前,自然無人退縮,一時間局面徹火爆起來。

Previous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