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她這好不容易把顧珊珊帶進來,更何況他在這裡一直表現的都不錯,離職未免也太過於誇張了吧。

顧珊珊被她這麼一說二說,心中只覺得煩躁不已,真正離職的原因,自然不是因為經理,可是又怎麼可能會告訴他她呢?

糾結了片刻之後,這才又深深吸了口氣,坦言說道,”喬姐,實不相瞞。我和梁右已經分手了,我沒有辦法繼續待在這裡,而且我這個人做事本來就不怎麼樣,我願意接受任何的行為。」

此言一出,猶如晴天霹靂,直接打個喬語措手不及。

「分手了?什麼時候的事?為什麼?」

裡面是看著郎才女貌,可是如今卻突然之間的一席話,實在讓她有些不能接受。

一連串的問題,問得顧珊珊更是頭疼不已。

顧珊珊小作糾結了片刻,低頭不語,只是喃喃說道,”這件事情我現在也兩語也解釋不清楚,你還是自己去問他吧。」

她也不知道這件事該同學說起,又是誰對誰錯。

隨即,這才繼續忙活自己的離職單,卻被面前的喬語突然一把搶了過來,撕成兩半,”你先不要意氣用事,我回去替你討個公道!」

說著,轉角便直接離開。 臨走的時候,那兩杯冒著熱氣的咖啡,也直接落到了顧珊珊的桌子上。

顧珊珊只覺得心情一片複雜,”呵呵,你們這一家子人還真是有趣而仗義啊。」

想著又止不住的自我嘲諷了幾句,這才又去人事部。

而另一邊,喬語聽說今天的梁右也沒有上班,一路火急火燎,直接趕回了家裡面。

「梁右,你個臭小子給我滾出來!」

這方才才進了家門,一陣震耳欲聾的聲音,差點沒能穿破別人的耳膜。

梁右微微一愣,連帶著他身邊的白霜,此刻都覺得震驚不已,惶恐的看了他一眼,”這是什麼人?為什麼這麼凶啊?」

看著迎面走來的小雨,面色紅潤,膚若凝脂,精緻的五官更是將整個人襯托的氣質非凡。

只是唯有面前這一抹怒色,看著實在不太賞心悅目。

「這是我媽。”梁右簡單的解釋了一下,看著對方慍怒的神色,一時間也覺得有些疑惑。

隨即,這才跨著步子慢慢迎了上去,”媽,您這是怎麼了?」

「怎麼了?你跟珊珊究竟是怎麼回事?怎麼好端端的就分手了,今天要不是她突然離職的話,我都還不知道這件事呢,你個臭小子!」

喬語這雙手叉腰,便是氣不打一出來的樣子。

如果面前的人不是自己的兒子的話,恐怕早就上去給他一巴掌了。

聽著,梁右陷入了一陣小小的沉默,微微低垂著腦袋,糾結的蠕動的嘴唇,可是就是沒有蹦出一個字。

反而是旁邊的白霜,倒是有幾分差異,若非是這一聲”媽”,恐怕她都要以為,這又是姜皖的那個前女友,此刻過來找他算賬!

不過既然是媽媽,那她就放心了,微微鬆了口氣之後白霜這才保持了一個得體的微笑,十分甜美的說道:「阿姨您好,我叫白霜,是梁右的女朋友。」

……

要不是這個屋子裡真真切切,就只有他們三個人現在在這裡,喬語甚至都會懷疑是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

仔細的打量一下面前的白霜,自上而下,沒有一處地方釋放過的。

穿著稍微有些暴露多了,幾分性感成熟,濃濃的妝容,更兼添了幾分女人的成熟感。

不過與那個甜美的顧珊珊來相比較的話,她就有些過於多了幾分社會氣息,不像顧珊珊那種小家碧玉,討人那麼喜歡。

隨即,喬語皺了皺眉頭,”女朋友?我的兒子現在是有女朋友的人,這位小姐,您這話說的就有些開玩笑了吧?」

喬語在心中,早就已經有了認定的兒媳婦人選,此刻突然冒出個白霜。

儘管對方看起來比較客氣,也算得上是落落大方,可是這喬語心裡,卻總是歡喜不起來。

隨即,又沒有忍住瞪了一眼旁邊沉默著的梁右,”你在那一言不發算什麼意思?這個事情,你要是不跟我說清楚,今天就沒完了!」

白霜就這麼直接被無視,顯得有些尷尬,只能夠微微的抽動嘴角,盡量的掩飾自己心中的那抹不悅之色。

梁右突然之間被點名,身軀伴隨著緊張微微一陣,這才說道:「媽,我們兩個已經分手了,這是事實,白霜也的確是我的女朋友,不管您接不接受,現在我很喜歡她,希望你能支持我們在一起。」

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姜皖也不知道自己心中究竟是個怎樣的感覺。

只不過,既然自己做錯了事情,那就必須要負起這個男人該有的責任。

隨即,話音剛落,這才突然牽起了白霜,用目光深情的看了她一眼。

儘管,白霜看起來多了幾分不自在。

喬語看到他們兩個這個樣子堂而皇之的秀恩愛,心裡別提有多難受了,”你知不知道,珊珊和你分手之後有多傷心,她甚至連公司都不願意帶了,你這麼做怎麼對得起他?你們兩個究竟為什麼分手,不會是因為她的插足吧?」

喬語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會突然變起來這傳說中的惡婆婆。

可是,她實在是無法忍耐,好端端的兩個人本來應該是天作之合,此刻卻突然分開,這跟誰也接受不了啊!

白霜聽到她這麼一說,心中卻多了幾分不是滋味,”阿姨,我們兩個的確是真心相愛,我沒有勾引他,我們是順其自然在一起的,您這麼說,未免也太過分了。」

說著,白霜飛人的就甩開了,拉著自己的梁右,隨即便提著腳步,直接踩著高跟鞋就離開了這裡。

隨著門砰的一聲脆響,喬語心中多了幾分錯愕,”我剛才是不是的確說的有些過分了?」

畢竟,這好好的一個姑娘家,被自己說成插足的消息,估計放在誰那裡,都不是特別樂意吧?

此刻,梁右看著白霜離開,忙不停跨著步子就想要追出去,卻被面前的喬語直接攔住,”想要跟她解釋可以,但是你必須把你和顧珊珊的事情解釋清楚,否則的話,哪裡都不想去!」

喬語這態度決然,顯然是一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樣子。

聽著,梁右小朱糾結之後,這才有狠狠的一咬牙,突然抬頭直接將目光對上了喬語的眼睛,”事到如今,我就跟你說實話吧,白霜是我在酒吧里偶然認識的一個女人。當時我就對她一見鍾情,所以辜負了珊珊,這件事情是我對不起她,所以我和她提出分手,也算是對他的負責。」

這一字一句,幾乎是咬著牙說出來的。

不然的話,他除了能夠抹黑自己以外,難道還真的說,顧珊珊和別的男人劈了腿,他和白霜上了床,所以才會有了這突然戲劇化的一幕嗎?

儘管顧珊珊對他無情,可是奈何梁右是一個有義人。

如果真的說她和別的男人劈了腿,喬語固然是會理解他。

可是到時候,顧珊珊卻成了人人喊打的小三,什麼亂七八糟的名諱都往她頭上裝。

他聽著心中也不是滋味,又何嘗捨得?

可是誰知話音剛落,卻突然之間,只見面前喬語高揚手掌,狠狠的一巴掌,直接落到了他的右臉之上。

「你個混蛋東西,你爹這麼專情的一個男人,怎麼就生出你這樣的傢伙!移情別戀,梁右你可真的是刷新我的三觀呀!」

喬語此刻雙手叉腰,簡直就是氣不打一出來。

攻略極品 可是這一隻手一巴掌落下去,都感覺疼痛無比,卻依舊覺得,這巴掌下的還是有點輕了!

聞言,梁右不做斑反駁的話,只是低著頭說道,”我知道這件事情歸根究底都是我的錯,我也不奢求她的原諒,只不過白說和我是真心相愛,我希望你能夠理解我們。」

他已經對不起一個女人,也不希望再因此而傷害白霜,畢竟她是一個不錯的好女人。

喬語聽到他這番話之後,心中也不知道該氣還是該怎麼樣,隨即,突然一隻手指向門口,”現在就給我滾出去,馬上去找珊珊道歉。如果她肯原諒你的話,那我就不反對你們的事情!」

這話說的實在果斷決然,不帶半分讓人反駁的意思。

梁右看著她手鐵錚錚的指著的方向,微微嘆了口氣之後,這才又點了點頭,果然邁著步子,一路直接走了出去。

又是一陣清脆的碰門聲,喬語聽的卻是心煩意亂,只覺得有什麼火,又不知道該往哪裡發泄。

此刻,梁右這一出門,望著街道兩邊昏黃的燈光,還隱隱的有飛蛾,不斷的盤旋在上空,心中只覺得一陣空寂。

照顧珊珊去道歉,那怎麼可能?明明錯的也不全是他。

要不是她先找男人的話,他又怎麼會誤打誤撞,做了這麼糊塗的事情?

想著,梁右深深的吸了口氣,這才拿出手機直接撥打了白雙的話號碼。

然而,這一連串的電話撥通出去,卻始終只有一個答案,”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

來來回回,那個機器人的聲音,聽的實在讓人心煩意亂。

梁右憤然的一跺腳,直接將手機煩躁的揣回了兜里,動作顯得有些粗魯。

漫無目的的遊走在大街上,如今白霜肯定還在氣頭上,不肯理他,那他又沒有別的地方可以去。

想著,不知不覺間居然一路就晃到了公園,裡面來來往往的人群已經不多,畢竟現在已經是深更半夜。

「可惡!我究竟該怎麼做?」

梁右也覺得心煩意亂,明明錯的不是他,可是為什麼,所有的後果都壓在了他的身上?

想著,目光就無意間瞥見了身旁的販賣機。

二話不說,一陣操作,也過了半個多時間,裡面的那些易拉罐啤酒,直接被他買了個通。

提著易拉罐,直接霸佔了一條公園長椅,一罐又一罐。

「你們看看這個人可真沒素質呀,喝了酒的罐子,居然隨處亂扔!」

路過的人,紛紛的嘲諷之態。

畢竟,現在在這張長椅的周圍,已經堆滿了各種啤酒罐,看起來有些慘不忍睹。

聞言,梁右卻冷冷一笑,”剛才那個罐子,不也是在地上嗎?你們怎麼不說他?為什麼我丟幾個,你們就來說我,是不是所有人都跟我過不去!」

隨即,直接憤然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手中捏著一罐啤酒,朝著那些隻言片語的人吼了過去。 夏熏溪有些委屈,自己又沒有說錯,她就不相信夏熏染不會這樣想,恐怕她這樣想的時候,更希望自己不是高月而是夏熏溪!不過無所謂了,是誰都一樣!

「那個……」夏熏溪有些小心翼翼的看著夏熏染詢問到:「小姐,我想先回去休息,行嗎?」

夏熏染有些不耐煩的揮了揮手,她第一時間排除的就是蕭閻雲,她相信他不會那麼狠毒,可是另外的人又是誰?

以前只有那麼幾個人的時候就好排查,可是現在利益點一出來之後,她還真的沒有頭緒!看樣子是的好好查查背後有多少人在窺探那東西!

想清楚的夏熏染剛一抬頭就看到自己身邊已經空下來的位置,不由的怒到:「她人呢?」

一旁的保鏢有些好奇的看著夏熏染提醒到:「剛才小姐叫她回去了!」

「我什麼時候叫她回去了!我還有事呢!」

你以為我今天過來是專程來關心她有沒有受傷嗎?真是可笑,一個替身值得自己擔心嗎?就算是真的又怎麼樣,死了最好!

見身邊的人一點反應都沒有,忍不住怒斥到:「愣著幹什麼!還將人給叫回來!」

剛準備上車的夏熏溪看著快速的衝到自己面前的保鏢驚呼到:「小姐叫你過來的?還有什麼事要吩咐嗎?」

那人黑了臉,有些不滿夏熏溪的突然離開,就算是要走,難道不能等到小姐說完再走嘛,還要害得自己再跑一趟!

「小姐說她有事找你,叫你回去一趟!」

「有事?什麼事呀?剛才我不是跟小姐報備說我想要回去了嗎?」

夏熏溪有些無語的看著那保鏢哀求到:「我今天真有點不舒服,我能先回去休息嗎?你知道的,我一個孕婦經歷了今天這樣的場面,我真的……」

「小姐叫你回去一趟,話我也已經帶到了,至於要不要回去就看你自己的了!」

保鏢酷酷的留下這樣的一句話就轉身離開了,留下有些幽怨的夏熏溪獨自懊惱的幾分鐘之後無奈的跟上!

「小姐,你找我什麼事呀!啊……」

夏熏溪猛不丁的被夏熏染扇了一耳光,有些惶恐的看著夏熏染,心中泛起陣陣冷意!又一次,又一次!夏熏染,你記著,早晚我會還回來的!

夏熏染像是沒有發現夏熏溪身上不妥的情緒一樣,冷冷的說到:「跟我走!」

御蝶傾城 「去哪裡?」

「有你選擇的餘地嗎?」

夏熏溪沉默了,這種事情只能選擇沒有了!唉,演戲果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高月要頂替自己的位置原來也不是那麼幸福的一件事,難怪最後她會選擇離開!這丫頭脾氣有點火爆啊!

夏熏溪深深的感慨了一句,跟著夏熏染上車。看著她坐在前面的副駕駛一言不發的樣子,自己也選擇了沉默!

只是時間久了難免有點打瞌睡,畢竟是孕婦嘛!有些生理上的原因是控制不了的!

等到旁邊傳來一個好聽的女聲的時候,夏熏溪還雲里霧裡的醒了過來,有些迷茫的看了一眼四周陌生的環境,不解的看著身邊的小姐姐!

挺可愛的,嬌俏可人,最主要是站起來甜蜜蜜的,看著就讓人心裡覺得舒暢的那種!

夏熏溪忍不住對著她露出一個甜甜的微笑,淡淡的問到:「這裡是?」

「這裡是趙府!」

「趙府?」難不成自己穿越了?電視劇上演到自己身上了!只是因為自己睡了一覺還是因為在自己睡覺的路上其實出什麼事了?

夏熏溪頗為激動的抓住那小姐姐的手追問到:「夏熏染呢?夏熏染也來了嗎?」

如果她也穿越過來了,那麼我們還是姐妹嗎?還是說,其實只有自己一個人穿越了過來,那我在那邊的身體呢?難不成真的要找一個替身!

夏熏溪有些驚恐的看著那小姐姐露出一絲甜甜的微笑,說到:「少夫人當然也回來了!」

「什麼!」

我穿越了,跟夏熏染一起穿越了,而自己穿越成為了小姐,她成為了夫人。原本一對姐妹最後變成母女,我的天呀,有比這個更離譜的嗎?難道我這一輩子都要栽到她的手上了!

夏熏溪有些傷心。有些不想接受這樣的現實!即便是穿越成姐妹也好呀,怎麼就能是母女呢?

「夏小姐先進去吧,老夫人跟少爺他們等你很久了!」

那小侍女忍不住多看了有些大驚小怪的夏熏溪一眼,明明都是夏家出來的人,怎麼感覺差距這麼大呢?這個大小姐看上去傻乎乎的!

夏熏溪正要站起來的時候,被車頂撞了一下頭,不由的驚呼了一聲,疑惑的看看自己所處的環境,再看看外面這些人的打扮,在其他人鄙視的目光下,不做的尷尬的抽了抽嘴角!

最近真是演戲過頭了,這樣的事情也能想到,真是的,這個世界上怎麼可能會有穿越這件事情嘛!明顯就是自己傻!唉!被別人看笑話了!

這邊夏熏溪正在犯傻的時候,那邊趙老夫人看著獨自進家門的夏熏染,忍不住皺起了眉頭,有些不滿的看著她!

偏偏夏熏染的一雙眼睛在進門的時候就已經落在了自己許久沒有見的老公身上,雖然不能說多愛,可是這個男人畢竟是自己選的,各種條件都非常的優秀,當然是心中還是有幾分欣喜的!

只見到她正要走上前去跟自己的老公來一個親密的擁抱的時候,趙夫人便有些不滿意的咳嗽了一聲,冷冷的提醒到:「我叫你帶回來的人呢?」

夏熏染腳步一頓,看了一眼正在低頭跟旁邊的管家吩咐著什麼事情的趙青雲,暗暗的咬了咬牙,故作柔弱的看著趙夫人呼喚到:「媽!」

趙夫人根本不想領情,只是冷冷的追問到:「我問你人呢?不是說過了,她不來。你也不用回來了嗎?怎麼了?是不是現在這個家裡,我說話已經不算數了呀!如果真是這樣,那我以後絕對不插手你們的事情!讓你們年輕人自己去搞去!我馬上離開你們的視線!」 趙青雲剛跟管家吩咐完事情就聽到自己母親說出這樣一句痛心的話,不由的驚了一跳,看了一旁的夏熏染一眼,轉頭看著趙夫人安慰道:「媽說的這是什麼話呢!這個家有誰敢不聽你的嗎?」

夏熏染有些幽怨的看了自己的老公一眼,他明明什麼事情都不知道,可是一轉頭就知道向著他的老媽,難道你就不能先問問什麼事情再下決定嗎?

就算是你只是假裝的詢問一句,我心裡也會覺得好受一點,可是你偏偏什麼都不說,只是一味的護著她!

是不是不生孩子對你來說就那麼重要,明明你以前對我不是這樣的,就算是不能為了我頂撞你的母親,但是你至少會保持沉默!什麼時候開始,你也學會了偏頗了!

夏熏染平靜了自己的心情,告訴自己沒有必要為一個自己不愛的人生氣,只是看著趙夫人不滿的說到:「母親演戲也是一流的,感覺好像我欺負了您老人家一樣,這我可是冤枉死了啊,再說了我什麼時候說過不帶她過來了,這不是人已經再外面了嗎?馬上就進來了!」

說著,小侍女帶著夏熏溪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看著出現的夏熏溪,夏熏染臉上的得意之色更加明顯,有些不滿的看著趙夫人,好像是對她剛才的表演無情的鄙視一樣!

夏熏溪看看那兩母子,再看看身邊的夏熏染,想了想,在夏熏染的身後站定,有些不安的問到:「小……小姐,為什麼要來見老夫人!」

聽高月說過,夏熏染剛帶她回來說是要代替自己的時候,可是帶到這老女人的面前過了過眼的,聽說那一次,這個老太婆可是沒少數落高月,將她逼問到最後甚至自己都產生懷疑,自己是不是活在這個世界上真的就一無是處呀!

這可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呀!

現場的氣氛有些奇怪!好像是針對夏熏染的,可是自己畢竟是她帶來的,實際上算是她的人,這種時候只能選擇跟她站在一起!

夏熏染直接側開了一步,讓『高月』大大方方的站在眾人的面前,不耐煩的說到:「母親讓我帶她回來,可是又不說原因!不知道現在可以說為什麼了嗎?」

趙青雲有些不滿的看了夏熏染一眼,忍不住怒斥了一句:「染兒,怎麼跟母親說話的!」

夏熏溪看著倔強的轉過頭的夏熏染,再看著那偷偷使眼色的趙青雲,不由的眼前一亮,原來夏熏染一家人的相處方式是這樣的呀!他們一家是老夫人當家呢!

聽說趙青雲是老夫人獨自之人拉扯大的,她的丈夫在早期的時候出任務不小心犧牲了,從那以後她憑著自己的本事跟她丈夫手下的支持坐上了當時他丈夫的位置!

一個女人不僅要在政界打滾,還要帶著一個孩子,並且將這個孩子好好的扶養成人,這可不是一般女人能夠做到的!

lixiangguo

「我聽父親說,禹東學宮就在禹東山頂。禹東學宮每年開宮門一次,每次擇生徒三百。每年這個時候,禹東山都會擁堵幾天,馬車塞得密密麻麻的像螞蟻。以往我只當父親話語誇張,今日上了禹東山,才知道形容貼切。」走在後面的少年說道。

Previous article

藍濃華沒料到最後是這樣的結果,很不服氣,「我也可以比她擅長的。」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