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她豁然省悟過來,狠狠的瞪了戎凱旋一眼,這個小傢伙,滿口胡言,在糊弄自己呢。

戎凱旋卻是心中苦笑,他又何嘗想要欺騙族老們。只是,他的這門治癒術其實是在噬心神魔的逼迫下激發出來的。

如果族老們一定要刨根究底,問個明白的話,他也會相當頭痛。

戎傑軒啞然失笑,道:「凱旋,不要胡鬧。」他輕咳一聲,道:「古兄弟,你覺得如何了?可否要凱旋幫你醫治一下。」

戎凱旋眼眉微挑,心中暗道,自己怎麼也不會給他醫治的。

古天河站直了身軀,微笑著道:「傑軒族老客氣了,在下還沒有虛弱到這等地步。」他頓了頓,轉頭看向孟岩,道:「孟兄弟,早有傳言說你的**天賦之高,是我們東華郡數百年來首屈一指,無人能及。古某一直心中不服,但今日一戰,呵呵,方知傳言果不欺我。」

他只顧與孟岩說話,而其餘人在他的眼中,似乎並不存在。

黑道總裁的十六歲乖乖妻 ,戎傑森等人雖然面色不善,卻都是明顯有所忌憚,不敢與他相對。

這固然是因為古家的緣故,但更多的,卻是因為古天河適才所表現出來的實力。

心力,他既然領悟了心靈的力量,那麼日後成就無可限量,包括戎傑軒在內,再也沒有人敢把他當做普通的先天強者了。

孟岩微微一笑,道:「古兄客氣了,如果不是你把我逼得走投無路,小弟也無法有所領悟了。」

古天河緩緩的點頭,道:「絕境之中,方能爆發出最強大的潛力,這個道理雖然誰都知道,但是真正能夠從絕望中昂首挺胸走出來的,又能有幾人。」他輕嘆一聲,道:「孟兄弟,你應該自立門戶,否則就太可惜了。」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有意無意的瞥了眼戎凱旋。

雖然戎凱旋是一位聚靈者,並且還擁有治癒天賦,但是在古天河的眼中,卻依舊不配讓孟岩追隨。

孟岩哈哈一笑,他突地在手中戒指上一點。

頓時,一道光影從中激射了出來。

這是一具靈體,它一旦出現在眾人面前,頓時挺直了身軀,一張略顯精緻的面容仔細的打量著四周,在它的眼眸內,竟然閃動著一絲靈活的色彩。

古天河先是一怔,隨後臉色一變,驚呼道:「這,莫非是特殊靈體?」

他當然知道特殊靈體,而且,比其他人更加清楚特殊靈體的可怕和那無以倫比的潛力。

因為,在古家最神秘,也是最神聖的殿堂之內,還奉供著一位並不為外人所知的宗師級特殊靈體。

這,是家族中最大的機密之一,如果他不是第三順位繼承人的話,根本就不可能知曉此事。

所以,在見到,並且確認了特殊靈體的身份之後,他才會如此的驚訝。


孟岩緩緩點頭,道:「不錯,古兄好眼力。」他呵呵的笑著,道:「古兄可否知道,小弟的這具特殊靈體究竟是從何而來?」

古天河心念一轉,目光落到了戎凱旋的身上,緩緩的道:「他的運氣真好,竟然在士階之時,就召喚出特殊靈體了。哎,這等鴻運,真是……」


若是早知道戎凱旋的身上有此鴻運加身,那麼他也未必會同意出手對付此子了。

只是,如今說什麼都已經晚了。

孟岩重重的一點頭,道:「古兄說的不錯,這具特殊靈體就是凱旋兄弟召喚出來的,呵呵,他與我一見如故,硬要將這具靈體送給我。」他拍著胸膛,與戎凱旋並肩而立,兩張年輕的臉龐上閃爍著一種專屬於年輕人的蓬勃朝氣。

「古兄,你現在覺得,我做為凱旋兄弟的追隨者,還是一件吃虧的事情么?」

古天河的目光在他們身上掃視了一圈,終於是搖了一下頭,轉身與戎弋夜相偕離去。

只是,雖然他的腳步略微有些蹣跚,但是他的背脊卻始終都是如同標槍一般的挺直著。

戎凱旋望著他離去的方向,雙拳再度拽緊。

古天河,日後相逢,你的對手,就是我了……(未完待續。) 孟岩輕輕的吐著氣,道:「這古天河雖然是非不分,但還算是一條漢子,值得我們敬重。」

戎傑軒等人互望一眼,不由地面露苦笑,這句話也唯有孟岩才有資格說得出來。而他們雖然也是先天級強者,但是在見識過那蘊含著心靈力量的刀劍爭輝之後,底氣就不免弱了幾分。

戎傑森搖了搖頭,羨慕的道:「孟兄弟,你這一次竟然領悟了心靈力量,真是可喜可賀啊。」

「不錯,恭喜孟兄弟了。」戎傑翔和戎傑函的臉上亦是堆滿了笑容,而且,在他們的眼眸深處還隱隱的帶著一絲敬畏和妒忌之色。

戎凱旋心中詫異,戎傑森他們可不是端木木這些師級強者可以比擬的。

他們都是堂堂的先天級族老啊。

雖說孟岩在晉陞先天之後,已經足以與他們分庭抗禮了。但是,這些人此前卻絕對沒有如此殷勤。

心念一轉,戎凱旋立即明白,這肯定是因為孟岩適才所展現出來的那種詭異的,甚至於能夠影響眾人精神的神秘力量有關。

正是因為見到了這種力量,所以,他們才會態度大變。不僅僅是口中謙遜著,就連心中對孟岩的評價和看法,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

孟岩哈哈一笑,他畢竟還算年輕,臉上難免有著一絲自得之色。

「啪……」

豁然,戎傑軒一巴掌抽了下去,道:「看你小子,得意成什麼摸樣。哼,這裡都是你的族中長輩,怎麼,難道你想要騎在我們的頭上拉屎不成。」

孟岩頓時變成了一張苦瓜臉,他陪著笑臉道:「外公,有您在這兒,我哪裡敢啊。」

眾人盡皆莞爾,只是看著適才威風八面的孟岩突然變得如此模樣,不由地深深羨慕了起來。

戎傑軒,這老兒真是生了一個好孫兒啊。

戎弋惑雖然並非先天強者,但他乃是如今族長,身份自然非同小可。

此時,他的臉上帶著毫不掩飾的笑意,神情更是放鬆之極。

戎傑伊和古天河一直以來都是他的心腹大患,這兩位聯手之下,在家族中竟然獲得了足以與他們這一脈平分秋色的話語權。

如果長此以往下去,他這個族長的位置未必就能夠坐得牢靠了。

可是,今日一戰,戎傑伊大丟臉面,就連他的靠山古天河也在孟岩的手下吃了點虧。

可以說,一直以來讓他擔憂不已的某些局面,已經被今日一戰化解於無形了。

他眼眸一轉,突地凝視在戎凱旋的身上,道:「凱旋,你適才與凱捷一戰精彩無比,特別是那最後一劍,更是威力絕倫。」他停頓了一下,道:「不過,那一劍之威只怕並不是士階武者能夠釋放的吧。」

看著他炯炯的雙目,戎凱旋苦笑一聲,道:「族長大人神目如電,小侄的武道修為已然晉陞師級了。」

眾人都是驚呼了一聲,面上表情迥然不同。

他們這才想到,因為孟岩和古天河那驚天動地的一戰,所以讓他們忽略了戎凱旋。

而事實上,戎凱旋在生死擂台上的表現,同樣的驚才絕艷。

師級,這可是一個極為重要的門檻。

雖然區區師級遠無法與孟岩這位先天相提並論,但是戎凱旋卻在士階之時,就展現出了不遜色於師級強者的武力。而且,在戎凱捷的靈器威能壓迫之下,他更是直接衝破了師級關隘,

這樣的戰績,如果不是有著更加耀眼奪目的孟岩,絕對會讓無數人為之津津樂道。

戎傑軒的臉色突地一變,他緩聲道:「凱旋,如果老夫沒有記錯,你最初進入主宅開始**,到如今僅有一年吧。」

戎凱旋點頭,道:「差不多是一年了吧。」

幾人倒抽了一口冷氣,就連孟岩都是為之側目。

一年.

他們這才想起,戎凱旋只用了區區一年的時間,就已經從一介初期武士晉陞到了師級強者。

家族中的師級強者數量並不少,但那些人卻使用了十倍、二十倍的時間才走完了這個過程。哪怕是以天才之名著稱的孟岩,昔日也是一年一個台階,用了足足五年的時間,才成功晉陞師級強者的。

如戎凱旋這般,僅用了一年時間便獲得晉陞……

隱隱的,眾人看向他的目光就都帶著幾分怪異之色了。

七朵朵撅起了小嘴,心中做出決定。

哥哥如此強悍,我也要努力了,不能被哥哥拉下太遠啊。

戎傑軒的目光在兩個後輩身上流轉,隨後笑道:「凱旋,孟岩,你們一戰幸苦了,這就回去休息吧。多多休養,專心**,不可辜負了這大好天賦啊。」

「是。」

戎凱旋和孟岩同時躬身應是,隨後向眾位前輩施禮告辭而去。

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幾位先天族老都是心中歡喜。

孟岩的成就他們都看在眼中,日後能夠達到何等高度,就連他們本身都難以估量。

而戎凱旋就更不可思議了,雖說在真正的晉陞先天之前,無論他表現出多麼誇張的**天賦,都不可能把他當做真正的先天級強者來對待。而且,就算他的天賦再高,順利進階先天,但是能否領悟那最神秘莫測的心靈力量也是兩說之事。

可是,僅用區區一年時間就走完了晉陞師級的道路,這等速度不敢說後無來者,但絕對是前無古人了。

家族中出了這樣的兩位人物,他們又豈能無動於衷。

「傑軒族老,您與孟岩兄弟商議一下吧。」戎弋惑笑容滿面的道:「我希望他能夠儘快成為族老一員,不知您意下如何?」

戎傑函等三人都是連連點頭,讓這位前途無量的小夥子加入家族,那可是頭等大事啊。

戎傑軒沉吟了一下,道:「好,老夫明日就與孟岩商議,讓他加入族老會。」


眾人相視一眼,都是欣然而笑。

※※※※

輕輕的,將房門掩上,戎凱旋長吁了一口氣,來到椅子上坐下。

適才回到府上,與父母相見又是一場感慨。戎弋陽夫婦自然知道兒子登上生死擂的事情,他們心中的擔憂遠比其他人更甚。

可是,他們知道自己不修武道,若是去了,只怕會讓兒子分心,所以只好在家中苦候消息。

幸好的是,最終消息傳來,戎凱旋大獲全勝,擂台上擊殺對手。

戎弋陽夫婦自然是欣喜若狂,至於孟岩更加出彩的表現,卻被他們兩人自動的忽略了。

在見到兒子之後,他們兩人感情流露,方秀麗更是痛哭一場,讓戎凱旋心中愧疚。

不過也正是如此,反而堅定了他想要繼續變強的決心。

唯有他本人強大到天下無敵,再也沒有人敢在他面前興起圖謀之心的時候,父母才不會為他擔憂。

最後,在戎傑林的呵斥之下,戎凱旋告辭父母,進入房間運功調息。

他在擂台上突破,直接跨過了師級障礙,晉陞為初期武師。

不過,這個境界尚未完全穩固,必須小心**,以求最大程度的穩定下來。

戎傑林如此的不近人情,讓他此時進屋**,自然也是因為這個道理了。

陌上花開 ,戎凱旋體內真氣緩緩流轉。

師級真氣與以前果然是有著巨大的不同了,如果是士階之時,他體內的真氣就是一團薄薄的霧氣,那麼當他進階師級,真氣就高度壓縮,將那淡薄的霧氣壓縮為一條涓流不息的小溪。

這是本質上的差距,他的實力提升何止數倍。

心念微動,體內真氣立即狂涌而出,沿著經脈來到了他的拳頭上。

下一刻,他的拳頭上頓時綻放出了一絲淡淡的光澤。

真罡之拳,這是他在十階之時就已經掌握的一門技巧。可是,此時他在運用真罡之拳的時候,卻有著另一種完全不同的感覺。

輕輕的揮舞了一下手腕,那真罡之拳頓時瀰漫擴散,沿著他的手腕向上蔓延了過去。

若是有哪位師級強者在此看到這一幕,肯定會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真罡之氣外放,是師級強者才開始研習的一門技巧。

一般而言,初期師級武者能夠運轉真氣,凝聚出真罡之拳就已經是合格的武師了。

隨著他們的修為日深,才有可能對真罡之氣掌控的更多,更加熟練。直至有一日,他們能夠將真罡之氣遍布全身,凡是意念所至,真罡之氣無所不在之時,才是師級巔峰。

而戎凱旋此時做的事情,就是調遣真罡之氣,向著身體擴散。

對於一個剛剛進階師級,尚且威能將境界徹底穩固下來的**者而言,這就像是讓一個三歲小孩子舞動石鎖練功,只要稍有不慎,就是傷及自身的結果。

只是,一個三歲孩童,竟然能夠舉起數十斤的石鎖飛舞練功,這一點就已經是令人難以置信的奇迹了。

戎凱旋的雙眉一挑,在他的**控之下,真罡之氣就如同最聽話的孩子般,按照他的心意瀰漫而上。

他想要測試一下自己的極限,這一點對他日後的**極為重要。

而且,因為他擁有治癒術的關係,所以他並不怕意外的受傷。

那些對普通**者而言,難以痊癒的傷勢,對他只不過是毛毛雨一般的小兒科罷了。

然而, 守護青春的諾言 ,他慘哼一聲,雙腳跪倒在地,手臂上的真罡之氣轟然消散,另一隻手死死的按住胸腹之間,臉上泛起了極為痛苦之色。

在這裡,似乎有著一物蠢蠢欲動,讓他痛不欲生。

Ps:今天早上白鶴做為護苗隊的成員之一,早早起床去學校站崗。

看著好多小孩子進入學校,讓白鶴很是羨慕,如果能夠返老還童就好了^_^

此外,白鶴還是懇求月票。

謝謝。(未完待續。) 一陣陣撕心裂肺般的劇痛從胸腹間瀰漫而上,這股痛苦就像是有人拿著一把刀子,在他的胸腹間攪動,讓他的五臟六腑都**了起來。

戎凱旋心中大駭,他齜牙咧嘴,想要呼喊出來。但是,無論他如何用力,都無法從口中呼叫出聲。


lixiangguo

在口號的煽動下,蓋倫心中燃起熊熊鬥志,彷彿上天賜予他一份力量一般。蓋倫突然明白——是絕招,他可以召喚“德瑪西亞之力”,使出自己的絕招“德瑪西亞正義”了。

Previous article

「諒,談到了五百萬,要是你認為合適的話,我就跟路心妍簽合同了……」司雅靜找了個借口走出房間,到走廊盡頭的無人處給溫諒打了電話。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