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她能看的出來,燕田愚之所以能溝通天地,正是因為這虛影,就好像燕田愚沒有達到靈海境,但是這老者虛影卻達到了。

而燕田愚,正是憑藉著老者的虛影,強行溝通天地,雖然也擁有著幾乎與靈海境般的氣息,但是絕對不是靈海境。

「這股氣息,看來燕田愚修鍊的功法絕非等閑。」

看著那老者,吳瓊目光閃爍了兩下,若有所思的樣子。

「你沒有達到靈海境,卻擁有了靈海境的氣息,看來你的功法非同小可,應該是靈級上品吧?」

吳昊好像也看出了燕田愚的虛實,眸中神芒一閃,開口道。

「哈哈,就知道你得到了老祖宗的傳承,這一手段絕對瞞不過你。」燕田愚哈哈大笑,絲毫不因為吳昊看穿自己的虛實而惱怒。

大笑之後,他猛地朝前踏出一步,彷彿縮地成寸一般,眨眼便來到了吳昊的面前,同時聲音如雷,也響徹四方。

「你領悟了劍意,鋒芒畢露,撕天裂地,摧毀一切,我雖然修為境界比你高,卻也不一定能奈何的了你,我是師兄,你不要說我以大欺小。」

砰!

隨著聲音落下,一道紫竹帶著強橫的氣焰光芒,狠狠地朝著吳昊砸了下來,彷彿一桿粗大的長槍一般。

「呵呵,既然是挑戰比斗,自然是全力以赴,你若留手,我反倒瞧不起你。」吳昊也坦蕩無比,哈哈大笑之間,赤火劍迎了上去。

赤芒一閃,彷彿一道虹光衝天而起,鋒芒無敵,迎向了那紫氣滔天的一棍。

鐺!

也不知道那千歲紫竹是何物,與赤火劍相交,竟然爆發出了金鐵交鳴之聲,吳昊的劍氣與棍影相繼湮滅。

砰!砰!

強烈而兇猛的氣息,自千歲紫竹與赤火劍之間擴散了出去,撕拉之間,大地都裂開了一條巨大的溝壑,四周岩石土層,化為齏粉。

「好一柄靈劍,居然能與我的千歲紫竹不相上下,在你這領悟了劍意的劍道天才少中,真是如虎添翼啊!」

燕田愚目光爆射紫芒,落在了赤火劍上,哈哈大笑,但是臉色卻異常的凝重肅穆,沒有絲毫的大意。

正如他所說,就算是他全力出手,也不一定能奈何的了擁有劍意的吳昊,如今吳昊更是有赤火劍這種靈劍在手,更是強橫無邊。

撕拉!

在他說話之間,一道凌厲的劍氣劃破虛空,直接朝著他的脖頸斬了過去。

雖然距離脖頸還有三尺距離,但是卻給他一種隱隱生疼,肌體欲裂的感覺,脖頸上一顆顆的雞皮疙瘩都浮現而出,心中升起無窮寒氣。

剎那間,他就知道自己被吳昊的可怕劍意鎖定了。

這股鋒芒,這股氣息,這股毀滅的意境,哪怕是他修鍊到了靈光境六重,心靈早已古井不波,也不由得一陣駭然變色。

這一劍,他不敢接,也不能接。

!! 砰!

當下,燕田愚腳下一動,身如幻影,迅速的飛逝了出去,但是他手上的千歲紫竹卻爆發出了強橫的光芒,紫氣衝天,棍影重重,朝著滔天劍氣壓了下來。

轟轟轟轟轟……

劇烈的爆鳴之聲響起,劍氣與棍影混成一片,相繼爆裂,湮滅,恐怖的氣息傳了出去。

轟隆隆!

數道棍影砸在了大地之上,只見大地轟鳴,塵土飛揚,一陣地動山搖的樣子,可見這棍影中蘊含的力量。

大地震動,強烈的氣息擴散了出去。

「好強大的力量!」

吳昊持赤火劍,撕裂了眼前的棍影,但也被棍影中蘊含的力量震的雙手發麻,氣血翻湧,心中駭然。

頓時他就知道,燕田愚的力量在自己之上。

「只有發揮出劍意的威力,才能險中取勝,這燕田愚不愧是內門第一人,力量沉渾,速度又快,除了劍意,我沒有任何地方比他強,反而被壓得死死的。」

一瞬間,吳昊就知道了自己與燕田愚之間的差距,心中也有了決斷。

轟!

與此同時,燕田愚背後虛影一顫,虛空震動,一股強橫霸道的氣息狠狠地朝著吳昊壓了下來,彷彿天地崩塌一般。

剎那間,天地都好像黑暗昏沉了下來。

當然,這並不是天地真的黑暗昏沉了,而是燕田愚感應虛空,揮灑靈氣,滾滾如潮,朝他席捲而來。

這其中,還有一種靈覺間的比拼。

到了靈光境,識海開闢,靈覺誕生,靈魂也漸漸顯露而出,可以說是武者的另一種層面的力量。

按理說,靈光境武者靈覺只是剛剛誕生,沒有多少力量,就算與虛空交融,也極為有限,難以對人造成威脅。

但是燕田愚不同,他修鍊的功法神妙無比,本身就能溝通靈氣,壯大靈覺,再加上體內也有一股傳承之力,能夠爆發出靈海境的氣息,自然也能夠以靈覺造成攻擊。

只是他的靈覺攻擊之力,比起真正的靈海境強者,差距依舊太遠,不過對付吳昊這種級別的存在,卻也足夠了。

畢竟吳昊所表現出來的修為,還沒有達到靈光境,甚至沒有開闢領海,誕生靈覺的,根本無法與其抗衡。


撕拉!

然而事實情況,卻讓燕田愚大吃一驚,吳昊渾身一陣之間,彷彿有一股尖銳無邊的劍意撕裂了虛空,將他的靈覺也撕成了兩半。

這股劍意,凌厲霸道,帶有毀滅的氣息,一瞬間,便讓他的靈覺遭受重創,凝重的臉色也變得煞白了起來。

「你……你竟然開闢了識海?」

燕田愚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他沒想到吳昊還沒有突破靈光境,卻開闢出了識海,打破了修鍊定律。

「我進入過陣法大殿。」

面對燕田愚的駭然驚疑,吳昊神色平靜打的回答了一句,眸光爆射之間,再次有兩道劍意激射而出。

這兩道劍意也是在靈覺得催動下才爆發出來的,氣息之強橫恐怖,只是一出現,便讓燕田愚的靈覺感覺到了恐怖與顫抖。

一個激靈,燕田愚頓時明白,自己以靈覺硬拼吳昊的劍意,是多麼的不明智,簡直就是以己之短,攻敵之長。

而這個時候,他也顧不上後悔了,猛地將靈覺收回識海,體內靈氣一吐,手中千歲紫竹揮動,朝著吳昊砸了過去。

轟!

見燕田愚收回了靈覺,吳昊知道再拼靈覺之力不可能了,連忙揮劍斬向了千歲紫竹,劍意勃發,凌厲霸道。

劍意這種東西,玄之又玄,如真似幻,既能撕裂靈覺,又能融入劍招氣勢之中,十分的霸道強橫。

吳昊之所以能與燕田愚爭鬥,便是因為身具劍意,其他的手段,對於燕田愚來說,都不算什麼了。

撕拉!

彷彿綿薄被撕裂的聲音,劍氣劃破虛空,直接斬裂了燕田愚渾身的氣息靈光,殺到了他的面前,嚇了他一跳。

砰!

燕田愚沒有半點遲疑,渾身靈光浩蕩,驀然足下一點,身如幻影,躲過了這殺氣凌厲的一擊。

砰!

劍氣落在地上,再次將大地撕裂,草木絞碎,化為齏粉,一條巨大的劍氣鴻溝出現在了二人的不遠處。

吳昊的劍氣,蘊含劍意,幾乎是無物能擋,實在是太可怕了。

至於燕田愚的力量氣勢,也是如山似岳,強橫無比,每一棍落下,都能撼動虛空,震蕩大地,彷彿山崩地裂一般。

看著吳昊與燕田愚你來我往,爭鬥的無比激烈,吳菲雪、吳瓊、水若寒都屏氣凝神,看的無比認真,深怕錯過了一個細節。

她們緊張的,就好像是自己在與燕田愚爭鬥一般。

「嗯?」

在爭鬥的不遠處,一個人影悄然出現,目光幻滅之間,看到了這邊的爭鬥,頓時腳下一頓,停了下來。

「竟然是吳昊和燕田愚,怎麼可能,他怎麼會有如此強大的實力?」

來人氣息威嚴,渾身散發著如帝王般的氣勢,但是看到吳昊和燕田愚之後,頓時臉色一變,浮現出一抹錯愕。


此人,正是敗於吳瓊之手的雲天洛。

「我本以為,以我現在的實力戰勝吳昊不成問題,現在看來,簡直是不可能。為什麼,那個神秘的吳瓊比我強,就連吳昊也遠勝於我,為什麼?」

雲天洛看著與燕田愚爭鬥,幾乎不落下風的吳昊,臉色一陣扭曲,目眥欲裂,神色難看到了極點。

他,身為雲天國皇子,自從出生以來,便是貴不可言,天之驕子,修鍊武道,進境神速,突飛猛進,被譽為天才。


就算是進入火雲宗,也一直驕傲無比,認為同輩之中,無人是自己的對手,這次內門大比是自己一鳴驚人的機會。

只是讓他沒想到的是,內門大比上,吳昊比他表現的還要出彩,成為了最大的黑馬,壓下了他的風頭。

本來,他認為這是吳昊的運氣,沒有遇到自己。

但眼前,吳昊竟然能與內門第一人的燕田愚爭鬥不落下風,這股氣息與實力,絕非他能夠對抗和抵擋的。


他不明白,為什麼吳昊會比自己強大那麼多?

他不服。

「我才是這一屆最大的黑馬,最天才的存在,什麼吳瓊,吳昊,燕田愚,通通都該死!」雲天洛眸中凶戾的光芒爆射。

「吼!」

就在這時,忽然一聲凶獸咆哮聲響起,彷彿從身後傳來,頓時將他驚醒,嚇得臉色一變,急忙轉頭看了過去。

在他身後,一個高大無比,宛如小山一般的巨熊顯現了出來,猩紅的眸子,猙獰的獠牙,恐怖的氣勢,壓的他喘不過氣來。

嘶嘶嘶……

除了這巨熊以外,不遠處還有一條大蟒,盤踞在粗大的樹木上,吞吐著猩紅如火的信子,冰冷的豎瞳彷彿能凍裂人的靈魂。

這兩大凶獸,不知道何時來到了他的身邊,氣息磅礴浩大,陰冷森寒,讓他只是看了一眼,便頭皮發麻了起來。

這個時候,他再也沒有嫉妒吳昊和吳瓊的心思了,只是暗想著,自己怎麼才能逃離這裡,躲過這兩大凶獸。

只是,這兩大凶獸的目光氣息,壓的他渾身沉重,如墜冰窟,就好像面對著兩個恐怖的靈海境強者一般。

!! 「三級的凶獸,至少是三級的凶獸,怎麼可能,這火雲島上怎麼會有這麼強大的存在,而且還一出現就是兩個?」

雲天洛心中打鼓,臉色有些發白,腳步緩緩的後退。

「吼!」

突然,眼前的巨熊猛烈的咆哮了一聲,氣勢如山,晃動龐大的身軀,一掌便朝他拍了過來。

轟隆!

這一掌,彷彿打破了虛空,恐怖的力量宣洩而出,如同一股凜冽徹骨的寒風吹到了自己面前,雲天洛渾身都顫抖了起來。

「走,逃,立刻逃走!」

幾乎本能一般,沒有絲毫的遲疑,雲天洛身形一晃,轉身就走,生怕走慢了一點,會被這巨熊和大蟒吞吃了一般。

砰!

巨熊沒有拍中雲天洛,但是卻將其藏身窺伺吳昊等人的那可粗大樹木拍的粉碎,木塊如利箭一般飈射了出去,穿透了四周十多棵樹。

「好險!」


雲天洛不敢回頭,雖然躲過了巨熊的一擊,但是他卻感覺到了渾身都流淌出了冷汗,整個人好像從水裡撈出來的一樣。

心中的恐懼,深入到了骨髓。

就算是被吳瓊擊敗,他都沒有這麼恐懼過。

畢竟吳瓊是同門,而凶獸卻不是,凶獸可不會講人情,只會將你打殺,然後毫不客氣的吞吃掉。

「嘶嘶……」

見雲天洛竟然躲過了巨熊的一擊,巨蟒冰冷的豎瞳一動,身軀纏繞大樹,陡然之間如弓弦震蕩一般,激射了出去。

雖然身形也極為龐大綿長,但是它的速度卻比巨熊快得多,好似飛掠一般,眨眼便來到了雲天洛的身後。

「救我。」

雲天洛感覺到了背後傳來的腥風煞氣,只覺得渾身都發汗了起來,剛冒出的冷汗都被凍成了冰晶,急忙大喊了起來。

在他前方數百丈外,水若寒、吳菲雪、吳瓊三人在聽到求救之後,立刻就扭頭看了過來,神色驚疑。

顏少V587:調教小逃妻 居然是這兩個畜生來了!」

水若寒看到了巨熊和大蟒,臉色頓時一變,凝重到了極點。

「大師姐,這兩頭凶獸好可怕的氣息,幾乎可以媲美樹奴了,難道是三級的凶獸不成?」吳菲雪美眸一閃,問道。

「應該是三級的凶獸。」




lixiangguo

淡淡的兩個字,無痕右手長劍一揚,深深的看著李青:「你,可會用劍?!」

Previous article

當時龐大的身軀里如同流淌著岩漿,不釋放力量的下場很可能被融化。而就是這樣一個願望,卻他陷入了萬劫不復的境地。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