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她糾結的表情盡顯臉上,季宛宛一眼就看出來了。

「你說那麼多,結果全是炫耀啊。」付夏一臉嫌棄,聽了這麼一大段的話的結果就是就是她一個人吃狗糧。片刻鐘前。

張家祖地,山頂之巔,一片水竹林后,一座竹屋前,一塊大青石左右,三道身影突然而至,竟未驚到林中飛鳥。

劍首竹林。

竹屋立於山巔之上,可俯視整個張家祖地,這等的殊榮只有張家劍首可以,就算是張家子弟要踏入這片林子,也要先傳音三聲,有音答「可」,方才進入,不然貿然進這片竹林者,必然會被萬劍穿心而過。

所謂的這片普通的竹林,實際是道強大的劍陣。

剎那前,秦天和劍首還在比拼御空之術,剎那后,兩人便坐在大青石……

《萬古一人宗》第一卷龍困淺灘第153章蜀山清蒸 相葉千穗揉揉小腦袋,又深深低頭,不敢看他。

一副十分堅定的模樣。

椎名伊織愣了下,有些頭疼的揉揉腦袋:「安心吧,我和相葉桑做的可是一樣的工作。」

「真的交了女友,恐怕就沒辦法繼續做下去了。」

相葉千穗聞言,若有所思的點頭。

好像確實是這麼回事。

她猶豫着,又低下頭開始打字。

【椎名君把我送回家之後,也不會做什麼奇怪的事?】

相葉千穗雙手舉着手機,一副有點小警惕的模樣。

「能做什麼奇怪的事?」

「我又不是什麼壞人。」

椎名伊織說着話,自己都忍不住笑出聲,順手推了下金絲眼鏡。

「嗯……」

相葉千穗沉吟良久,感覺好像確實是這麼回事。

但看到椎名伊織推眼鏡的動作,心裏又莫名的升起一股不妙感。

椎名君,有點像大反派。

相葉千穗用力搖搖頭,像是要把這種念頭從腦袋裏甩出去。

說着話的功夫,大將親自端著幾個片好肉的大盤過來。

看上去用量很足。

「今天的牛肉可是從名古屋那邊運來的,小千穗你們可是有口福了!」

大將豪爽的笑着,手裏利落的把盤子放下。

椎名伊織的廚藝技能並不僅限於廚藝技術,同樣也在於眼力、肉菜分辨知識。

面前這幾盤牛肉的紋理分佈確實不錯,看上去軟嫩多汁。

「嗯嗯!」

相葉千穗有點饞的盯着盤子,但又很快反應過來,抿著嘴,有些不好意思的低頭,主動伸手,想去拿夾子烤肉。

她似乎很容易害羞。

椎名伊織則在她之前拿到夾子,隨手舉了舉:「我來吧。」

【可以嗎?】

相葉千穗有點小心的舉起手機。

「沒關係,相葉桑只管吃就行。」椎名伊織無所謂的笑笑,「我在家裏已經習慣了。」

與相葉千穗這種有些古典式的少女相比,家裏的那兩小隻就像是靜若處子動若瘋兔的哈士奇,瘋起來一個比一個厲害。

吃飯的時候,要不是她耳提面命,別說是幫他烤肉,根本連洗碗都不管。

尤其是結衣那傢伙!

重點批評。

椎名伊織烤著肉,動作很細緻的翻面控火。

牛肉上滋滋的冒油汁。

日本的牛肉並不一定都是和牛,但因為日本人大多偏愛雪花紋、口感軟嫩的肉質,所以各地養殖的肉類大多也偏往這個方向。

「相葉桑家教應該很嚴格吧?還是自己的喜好?」

椎名伊織一邊烤肉,一邊看向面前的相葉千穗。

無論是古樸的姬髮式,還是那長度及腰,卻依舊被打理得乾乾淨淨的頭髮,以及無論何時都始終保持脊背離開靠背,雙手內向平放在大腿上的坐姿,都讓人感覺這個女孩很有氣質。

「唔嗯?」

相葉千穗疑惑的從烤盤上抬起頭看他一眼,似乎不明白為什麼會這麼問。

她點着下巴想了想,搖搖頭。

【沒什麼家教哦。】

思索著,似乎是覺得椎名伊織可以信任,又在屏幕上補了一句。

【我家父母很早之前就離婚了。】

椎名伊織一愣。

烤盤上火候剛剛好的牛肉發出滋滋的響。

他聽到聲音,又立刻反應過來,將烤盤上的牛肉夾起來,放到相葉千穗面前的盤子裏。

又幫她灑了點鹽:「抱歉,我不知道你……」

【沒關係(?′?`?)~】

相葉千穗微笑着發了個顏文字出來,小臉上帶着平淡的笑。

【都是好久之前的事情了】

【不喜歡我的人,我才不會在意!】

【說起來,我的病也跟他們有關係呢,可惡。】

「是嗎。」

椎名伊織張張嘴,沒接話。

她說的病,應該是那個『雙相性質腦功能語言障礙』吧?

椎名伊織上次回家之後查過,是一種心理疾病,不過也和遺傳、環境有較大聯繫。

因病導致的發聲障礙、行為障礙、甚至是思維障礙,在世界各地都有發現,幾乎都是以終身為周期反覆發作。

似乎是敏銳的察覺到了椎名伊織對這個話題的避諱,相葉千穗反倒一副無所謂的模樣擺擺手。

【椎名君別擔心啊~】

【像平常一樣就好,沒什麼不能說的,只是生了病而已】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在剛剛的回家話題里暴露了本性,相葉千穗和椎名伊織說話時,明顯放開了一些,沒有在會議室里時那麼拘謹。

一邊單手打字,她還一邊嗦溜嗦溜的吃着肉,被燙到也要堅持咽下去。

【椎名君烤的肉很好吃呢!】

【(???)?!】

椎名伊織也發現自己的避諱太過明顯,手底下一邊烤著肉,一邊試探著問道:「相葉桑的病,是從小時候就開始了么?」

【沒,中三吧?快升學的時候。】

相葉千穗在吃過椎名伊織烤的肉之後,就不再繼續碰夾子,一手筷子一手打字的操作著。

【那時爸媽準備離婚,因為分家產吵架,讓人很心煩。然後我偷偷把家裏的事情和朋友說了】

【結果不到一周的功夫,全班人都知道了這件事】

【我就和朋友絕交了】

【後來,因為想從家裏逃出去,就拿着零花錢和存摺,趁著暑假在網吧里住了一個月】

【一直在看漫畫和電影。】

【沒有和其他人說話,也不想說】

【等到再開學的時候,忽然發現自己聽不懂別人的話了,嘴裏發出來的也全是怪音】

【治療之後才好一點】

相葉千穗打字的時候,小嘴裏鼓鼓囊囊的塞著一坨肉,啊嗚啊嗚的大口嚼著。

全然看不出是在說一件令人傷心的事,似乎確實已經不在意了。

但是椎名伊織卻好像能透過這平淡的文字,看到一個因為父母吵架而從家裏逃出去的女孩,忽然間發現自己聽不懂自己說了十幾年的語言時,那種如被世界禁閉般孤立無援的絕望。

令人窒息。

相葉千穗卻自在的吃着肉。

只是這一次,筷子夾到一半時,她有些疑惑的抬頭看椎名。

【椎名君?】

椎名伊織一怔,這才反應過來。

烤盤裏沒肉了。

等到再重新烤上,才見相葉千穗又笑吟吟的模樣。

「跟我說這些,沒關係嗎?」

椎名伊織不解的問她。

【沒事沒事。】

相葉千穗擺手,又繼續打字。

【春日野小姐說了,要有傾訴欲,才有可能重新學會說話的!】

lixiangguo

幫王進扶老夫人下車。

Previous article

慕玦寒冷哼一聲,「要是沒有,我怎麼會讓他送你來呢,你聽聽這是什麼?」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