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她看着走進來的顧知鳶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冷聲說道:「什麼風把王妃給吹來了。」

「把秋水交出來。」顧知鳶的眼中含着一抹冷光,不帶絲毫感情的看着常陽郡主,常陽郡主一聽冷笑了一聲,詫異地問道:「什麼東西?」

「把秋水交出來。」顧知鳶提高了音量說道:「就算她只是一個丫鬟那也是本宮的丫鬟,亂對一個丫鬟動手,你也難逃其咎。」

「說什麼呢?」聽到顧知鳶的話,常陽郡主冷笑了一聲說道:「我可沒有見過什麼丫鬟,王妃,你與本郡主向來不對付,但是你想要這樣輕而易舉的冤枉死本郡主的話,本郡主告訴你,那不能夠。」

聽到她的話,顧知鳶冷笑了一聲說道:「府中婆子親眼看見你將人給帶走了,難道你還不承認么?」

「這王府之中的人都聽王妃的話,王妃說什麼就是什麼了,王妃找不到丫鬟就在我這裏來撒潑打滾,難道我這裏就有了么?王妃,做事情講究真憑實據,您有么?」常陽郡主冷笑了一聲,看她那個樣子就知道秋水一定在這裏,她是故意報復顧知鳶的。

顧知鳶輕聲說道:「若是你執意不聽勸,就不要怪本宮不客氣了,銀塵帶人給我搜。」

聽到顧知鳶的話,當下常陽郡主急眼了,冷聲說道:「憑什麼,你說搜就搜啊?」

顧知鳶抄手,冷聲說道:「本宮是昭王妃,是這王府裏面的女主人,如今也就是看你回宮沒有地方住,才暫時讓你住在這裏的,怎麼住了幾天你就變成女主人了么?」

「來人,給我搜。」銀塵大喊了一聲。

頓時一大群人沖了進來,準備搜秋水。

常陽郡主一下就站了起來,手中的鞭子猛地一揮,冷聲說道:「我看誰敢過來,只要你們敢過來,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頓時,下人們都愣住了,這常陽郡主是太后的心頭肉,顧知鳶是王妃自然是不怕,他們不過是一群奴婢,惹急了保不齊會拿他們下手,到時候,就麻煩了。

所以一群人站在原地不敢動作。

顧知鳶的心中擔憂,自己晚一點時間進去,秋水就危險幾分:「銀塵。」

「是。」銀塵一聽,準備硬闖。 第601章禁區赤霄山

赤霄山,金蛇!

這件事兒,李庶現在必須得暫時放下。

倘若能碰巧遇上植物類別的「至臻神物」,是最好的結局。

不過,如果「至臻神物」真的是金蛇腹中的精元。

實話說,就以目前的李庶心性修為來說,實在是下不去那個手。

「我先去赤霄山探探情況,你也不要急於下結論。」

侯子方倒是比李庶直白多了。

目前雖然進度遇上了阻礙,不過去一趟赤霄山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既然赤霄山裡面發現了金蛇的蛻皮,金蛇無疑就在赤霄山內。

連「神化」級別的生物都有。

赤霄山,說不定就是一座盛產至少「傳說」級別以上藥材的聖山。

甚至有可能,金蛇還僅僅只是裡面最普通的生物也說不定。

「卧槽!」在聽完了侯子方的話后,李庶當場愣住了,「你也太樂觀了吧!」

「不跟你扯了,赤霄山一定非常好玩兒!」

不管赤霄山是一座什麼樣的山,侯子方此刻是興奮的不得了。

「小心一點,赤霄山地勢陡峭,時常發生有人進去之後就失蹤的事件。」

在沈西,一共有兩大禁區。

這其中之一便是赤霄山,因為話說裡面有一股詭異的力量。

人一旦進去之後,就會迷失本性,從而喪失理智。

最終,人便會在裡面永遠走不出來。

就連飛機在路過這一片區域的時候,導航系統都會短暫失靈。

「放心!我侯子方,豈會被一座山給打敗?」

不過,這些東西對於「御氣上階」巔峰的侯子方來說,不算什麼。

最為主要的是,侯子方徹底解放了紫宮穴,擁有超越人體極限的嗅覺。

倘若真的遇上什麼凶獸,侯子方在實力上不及。

但是,也可以通過嗅覺提前感知。

「還是要小心一點為好!」

即便如此,李庶還是再一次叮囑道。

「放心!」侯子方自信一笑后,隨即趕赴了赤霄山。

因為相距超過四十公里,所以侯子方必須全速奔跑。

當下,時間已經來到中午十一點,李庶也必須儘早返回家中。

很快,李庶回到老宅子后,田紅英立馬招呼李庶換一套乾淨衣服。

畢竟是去張家吃飯,這排面不說搞的多麼高大上。

但是,至少也得工整乾淨。

李庶點了點頭,很快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

隨後,母子二人一同走進了張家別院。

「英姐,小庶,你們來了!」

張本斌與妻子羅娟一見二人來了,立馬上前招呼二人就坐。

畢竟是認識多年的老鄰居了,李庶與田紅英也沒有客氣,直接上座。

很快,飯桌上擺滿了十道家常菜。

當然是比不上酒店內的菜品,不過貴在真誠。

「羅成,應該快放學回來了吧!」

踏踏踏!

李庶剛一說完,羅成便背著書包從外面跑了進來。

一陣急促的腳踏聲也立馬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力。

「快快快,這一次你可得好好的感謝一番你的李庶大哥!」

飯桌前,張本斌與羅娟二人火速起身。

在看去羅成的同時,指向了一臉歡笑的李庶。

「李庶大哥,我復學了,這一次真的很謝謝你啊!」

唐志才果然遵守了諾言,讓校長撤回了羅成的學籍凍結。

羅成這才重新回到了學校內。

這一刻,羅成欣喜若狂,直接舉起一酒杯對向了李庶。

「這杯酒,是我敬李庶大哥的。」

雖然羅成才十七歲,不過敬酒為禮這種事兒,他可是駕輕就熟的很。

說完,直接舉杯仰頭全飲。

「好小子,以後給我卯足勁兒的學習,爭取考上牧東大學。」

在廣省內,牧東大學就是最好的大學。

這也表明了,李庶對於羅成的確是給予了厚望。

不過,羅成在聽到「牧東大學」后,面色一下子尷尬了起來。

因為,他的學習成績只能說是一般。

考個沈西大學還算勉強能行,但要考上牧東大學,幾乎是不可能。

「我……我會努力的!」

不過,在李庶面前,羅成可不願讓其看見自己認輸的一面。

自然是挺直了腰板,向李庶承諾道。

「不錯!只要努力,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李庶對羅層很是看好,隨即又端起了一杯酒。

兩兄弟再一次碰杯對飲。

現場的氣氛,也一下子變得十分和諧,一片歡聲笑語。

「嗯?」

不過很快,李庶便發現自己的可愛馨妹妹,卻是不見了蹤跡。

「張叔,馨兒呢?」

今天可是兩家的大喜日子,難得李庶與田紅英會繼續待在沈西。

再加上李庶幫助羅成成功解封學籍。

這兩件事兒,隨便拿出來一件事兒都得讓兩家人坐在一起喝一杯。

而現在,兩件事兒都聚攏在了一起,就更應該慶祝一下。

可是,李庶卻沒有看見張馨的身影,便不解的問了起來。

「我也覺得很奇怪,馨兒一般這個時候,應該早就回到家裡了啊!」

張本斌看了一眼時間,現在已經是中午十二點二十。

張馨在本地一家公司內上班,十五分鐘就足夠她回到家裡的。

可是現在,足足過去了二十分鐘,也不見她的身影。

這一刻,就連張本斌跟羅娟都覺得很奇怪。

「我打個電話過去。」

李庶急忙拿出手機,撥通了張馨的電話。

不過,電話是打通了,然而張馨卻一直都沒有接聽。

李庶沒有放棄,又撥打了一次。

很快,電話再一次打通了,可張馨依舊一直沒有接聽。

「馨兒,你快接電話啊!」

這種情況,李庶在牧東可是遇上過好幾次了。

所以,一股不祥的預感,開始在李庶的身邊蔓延開來。

「我來打!」

張本斌見李庶遲遲沒能打通,自己便拿出了手機。

「等一下!」李庶急忙叫住張本斌,「電話,好像通了!」

李庶的手機,的確傳來了電話被接通的聲音。

不過,手機內並沒有聽到馨兒的聲音。

「這聲音是……」

李庶特意做了一個「噓」的動作,讓在場的人都不要說話。

隨後自己仔仔細細的聽了起來。

發現,馨兒的手機內傳來了一陣嘈雜的聲音。

「應該是宴會現場!」

通過判定,李庶鎖定了馨兒現在應該是在某個宴會現場。

「李庶哥哥,快……快過來救救我!」

終於,電話的另外一頭,傳來了馨兒的聲音。

「馨兒,你在什麼地方?」

可這話一出,李庶瞬間緊張了起來。

lixiangguo

我們又去想要推開被逼進來的堵住入口的岩壁,結果一試少說也有上萬斤,別說是我們這些人就是再多上十倍,也不見得可以推開,反而每個人都累的喘個不停,但並沒有人抱怨,也沒有要休息,在生命受到強烈的危機時,每個人都最大限度的激發了自身求生的潛力。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