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她看了看面前側身站立的錐生零,想到之前他冷淡疏離的舉止,眼神黯淡下來。

從小看著黑主優姬長大的黑主灰閻緩和道:「哈哈哈,優姬不要這麼生疏啊,本來錐生兄弟是打算久別小聚,我也只是來蹭飯。既然來了,大家都不是外人,快來坐啊。」

「我……」黑主優姬微微抬起頭,彷彿徵求意見般看向旁邊的錐生零。

可惜錐生零的注意力都在錐生一縷身上,根本沒覺察黑主優姬的情緒。

感覺到大家的視線又重新聚集在自己身上,錐生一縷暗自擰起眉頭,隨即微微閉上眼睛。

「喂!小心!」

一直關注錐生一縷的錐生零衝上去扶住了無故倒下的少年,神情不由地緊張起來,他小心地摟住對方的腰,焦急地詢問:「怎麼了,哪裡不舒服?」

剛被換回來的伊澤,看了看落在自己身上的三雙眼睛,視線觸及到黑主優姬的時候,瞭然地挑了挑眉。

喜歡[綜漫]被弟控的少年請大家收藏:()[綜漫]被弟控的少年更新速度最快。 別看笑清風一臉不可置信之色,但歐陽凡敢賭一包辣條笑清風和花間派絕逼是一夥的。

想當初他不就是這樣被花間派和笑清風合夥套路的么。

笑傲江湖本來就有個十七分會專做偷雞摸狗之事,笑清風本人一直對其也是處於默許狀態。

但隨著遊戲的進程,笑清風越來越嘗到名望所帶來的甜頭。

如今十七分會早已洗白,幫新手做任務、帶菜鳥過副本這樣的事可沒少做,遊戲里的玩家談起他們無不豎起大拇指。

這樣一來背黑鍋的任務自然就得找另找他人,這花間派倒也算是與其臭味相投。

想到此處,歐陽凡發現自己是愈加佩服起笑清風來了,這要擱古代完全就是玩弄權謀的九千歲呀。

正拉著boss仇恨的襲人暖遭到了花間派忍者的重點照顧,得虧這位牛逼哥正被boss牽製得抽不開身,否則他們一千多號忍者還真有點不敢動手。

被花間派忍者這麼一偷襲,場上九大公會的玩家已經所剩無幾,活下來的都是些超級猛人,如七宗罪會長七夜、等級榜第一人重樓之流。

小強MM卻是個特例,本來花間派覺得派兩個忍者去秒一個妹子玩家綽綽有餘了,沒想到兩人一套下來居然只打掉小強半血,這小妞的防禦是有多高啊!

而小強回過神來后第一反應也是逗,直接鎖鏈箭釘向不遠處的崖壁,隨即整個人跟著回收的鎖鏈射到了崖壁上,這才逃得一命。

七夜等倖存的幾個高手玩家本欲靠向襲人暖那邊,如今只有襲人暖能拉得住boss仇恨,要是他也被這些忍者偷襲得手的話,這個boss就徹底與他們無緣了。

特種兵之王 花間派自然給了襲人暖足夠的重視,上百忍者圍殺他一人,幸好笑清風半路殺出將這些忍者截住,否則正在專心扛怪的襲人暖絕對無法倖免。

七夜等人頓時鬆了口氣,有了笑清風在一旁護衛,他們相信縱使來的人再多也近不了襲人暖的身。

但偏偏片刻之後,一心拉怪的襲人暖頹然倒在了幾個忍者的匕首之下,七夜幾人皆是面帶訝異之色看向笑清風,後者臉上滿是愧疚,似乎對自己未能保護好襲人暖自責不已。

丟失了仇恨的boss徹底暴走,七夜等人也像失去了主心骨一般,使盡渾身解數各自殺掉數十個忍者后,終是寡不敵眾頹然倒地。

九大公會十萬玩家僅余笑清風、歐陽凡和小強三人,而花間派的忍者卻有近千之眾。

一群忍者牽制住了笑清風,其餘人則是接管了boss。

雖然皮脆的忍者不及boss的一合之敵,但boss也已是強弩之末,僅餘1%的最後氣血,花間派的忍者靠人命來堆就能將其徹底推倒。

花間派會長南海花少與正被一群忍者圍攻的笑清風對視了一眼,二人皆是心照不宣,接下來只要將boss磨到最後一絲血皮,再由笑清風「力挽狂瀾」地從花間派手上搶到boss,一切就都大功告成了。

可以說場上發生的一切都盡在掌控之中,唯一的兩個變數,那個叫小強的女玩家靠鎖鏈箭逃到了崖壁上,一時半會還真奈何不了她。另一個則是那猥瑣的萬劍一,滑不溜秋的比耗子還難抓,此時已然不知逃到哪裡去了。

不過即使讓他們目睹了全程又何妨,笑清風為了以證清白甚至自己開啟了視頻錄製,他在這個劇本里只會扮演救世主的角色。

boss的血量即便只剩1%依然也有400萬之多,但被花間派的忍者蟻附過來嗝屁也只是時間問題。

崖壁上的小強MM忽然收到一條好友消息,憨憨的小臉上竟揚起一抹興奮之色,她找了一塊凸出的岩石立足,隨即用手中的重弩開始騷擾海岸上的花間派忍者。

重弩兵是黎明世界中攻擊範圍最遠的職業,小強當前又是居高臨下,攻擊範圍獲得加成不說,花間派的忍者還無法還手,這可把平時都表現得很壓抑的小強MM高興壞了,手中的重弩不斷收割著花間派忍者的生命,極大地拖延了後者推倒boss的時間。

遠處的笑清風眸中閃過一抹怨毒,但他也對崖壁上安穩輸出的小強沒什麼太好的辦法,好在心底略微盤算一陣后,發現小強即使再多的人也影響不到他的計劃,無非就是推倒boss的時間變長了一些而已,反正九大公會的其他人都已經死過一次,無法再重新進入這張任務地圖。

只是他們都自然而然地漏掉了一人,逃命而走的歐陽凡此時正在一處崖腳下仰頭觀望,崖壁上那些凸出的石塊讓他不禁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躍翔開啟,跳躍高度增加一倍,歐陽凡瞬間躍至了一塊凸出的岩石上,二十秒之後躍翔技能冷卻,歐陽凡又是如法炮製跳上了一塊更高的岩石。

而在他的頭頂,數十塊凸出來的岩石一路延伸至崖頂,一般玩家跳躍的高度不夠,決計無法憑藉這些石塊進行攀爬,然而歐陽凡的躍翔技能似乎讓這一切變為了可能。

只是躍翔的冷卻時間過長,足足有二十秒,是以歐陽凡只能寄希望於小強,希望她能夠拖住花間派眾人。

崖壁上正在安穩輸出的小強MM此時卻是心急如焚,她的輸出雖然高但大多都是以單體技能為主,給花間派眾人造成的麻煩極其有限。

眼看boss的血量下降得飛快,只怕再過一分鐘就要被它們徹底推倒。

千鈞一髮之際小強MM忽地生了急智,手中重弩嗖嗖嗖射死了正與笑清風纏鬥的幾個忍者。

笑清風臉上微微抽搐,身邊幾個配合他表演的忍者都被小強射死了,這樣一來他只能咬著牙沖向花間派的忍者陣列里廝殺,要知道他可是還在錄著視頻,要是造假太過的話絕對會被九大公會的玩家看出端倪。

花間派的忍者們也是完全沒有想到,笑清風就這麼從他們的身後殺了過來,喂喂喂,你這當導演的怎麼不按劇本來。

先前笑清風被少數忍者纏住還能演得遊刃有餘,此刻不得已衝進了密集的人堆里,他的鬼泣職業本身技能都是大範圍的aoe傷害,再怎麼演花間派的忍者也得成片成片地倒地,這樣一來boss血條下降的速度明顯慢了下來。

要是歐陽凡看到這一幕,簡直恨不得抱起小強MM親上兩口,這笑影帝真可謂是德藝雙馨,不給他發個奧斯卡小金人都對不起他的演技。

小強MM卻是不知道這些內幕,她還覺得那殺進花間派人堆里的笑清風有如天神下凡一般,俊朗的外表加上飄逸的長發,讓小強MM彎成月牙的小眼睛里滿是崇拜。

而歐陽凡順著懸崖上躥下跳幾分鐘后終於是來到了崖頂,此時懸崖下的花間派等人在他的眼中已變成了螞蟻大小,就連那巍峨如山的boss也不再顯得巨大。

歐陽凡一看boss的血量不禁喜上眉梢,居然還有50萬點,看來小強MM沒有偷懶。

歐陽凡此刻站在崖頂正是打著搶boss的算盤,說來也怪,他每次碰上笑清風都要去搶人家的boss,美其名曰替天行道,實則他就是搶上癮了。

然而眼下的情況絕對算得上是史上最不可能搶到的boss,因為先前一直沒有再擊殺過任何單位,此時劍刃上並沒有附帶帝國劍氣,單憑他的攻擊力只能對boss造成強制的1點傷害而已。

但他還是毅然決然地來到了崖頂,他在賭主神系統的一個設定,既然這個遊戲製作得如此真實,那麼一切符合物理定律的操作就應該成立才對!

崖腳下boss的氣血在穩步下降,歐陽凡很快估算出了boss的掉血速度——每秒下降5000點左右,離掉完最後的50萬氣血只剩100秒。

而後他又原地使用了一次銀光落刃,算出銀光落刃戳地的加速度差不多是自由下落的十倍——即100米每二次方秒。

最後根據他此時離崖腳的高度——1243米。

估算出銀光落刃戳至崖腳的時間——5秒!

同時他也得考慮笑清風的瞬間爆發能力,應該至少在2萬傷害左右,因為笑清風之前可是從他手裡拉走了boss的仇恨,傷害肯定高於他的帝國劍術~天雷式。

一切計算就緒,腦海里又飛速檢查了一遍,而後歐陽凡開始了讀秒。

48,47,46

……

12,11,10!

倒數至第十秒時,歐陽凡忽地從崖頂上一躍而下,隨即施放銀光落刃,目標——第八使徒【長腳羅伯特】。

崖腳下,boss的血量已只剩最後五萬點。

笑清風一道冰霜之薩亞陣法放在自己腳下,逼退周圍配合他演出的花間派眾人。

而後又布下一道刀魂之卡贊,提升自身300%的智力。

最後侵蝕之普戾蒙陣法圈中boss,降低boss80%的魔防。

5秒之後,boss的血量只剩最後兩萬五千點。

笑清風早已將嗜靈鬼斬的蓄力條讀滿,再過一秒,猙獰的鬼頭將從他的劍刃上衝出將兩萬血量的boss直接秒殺。

然而沒有人注意到天穹之上一個黑點愈來愈大,歐陽凡此刻的下落速度已經快要達到每秒500米,聲音的速度也不過才每秒340米,可謂是真正的超音速飛行!

瘋狂涌動的氣流將歐陽凡包裹成了錐形,配合光之翼刃那紫紅色的光亮,宛如一道霞光勾通了天地…… 既然有人主動上前,伊澤很不客氣地靠在錐生零肩膀上。察覺到對方瞬間僵直,他的心情莫名其妙有點美妙「可能早上有點受驚,沒太緩過來。」

在場的人回憶了一下早上都發生了什麼,大家不約而同地看了眼黑主優姬,然後沉默。

被委婉點名的黑主優姬明顯沒遇過別人cue她的情況,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如何開口解釋。

就在氣氛很是尷尬的時候,伊澤直起腰,笑了笑:「來來,先吃飯吧,優姬同學如果不介意的話,也可以一起哦。」

在大家的目光中,黑主優姬下意識地點點頭,等她回過神的時候,嘴裡已經在咬著青菜。她看了看注意力都在伊澤身上的錐生零,斂起眼底的情緒,食不知味地扒拉著米飯。

或許是那次眾人的聚餐讓黑主優姬知道有些事情並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麼簡單,之後的班活和巡邏,她都沒有主動找錐生零和伊澤。錐生零平時就喜歡一個人獨處,再加上黑主優姬和玖蘭樞關係越來越密切后,他不打算加進去三個人都尷尬,倒也沒覺得黑主優姬有什麼反常。伊澤之前就知道黑主優姬腦子不好,看到對方總算不來秀智商,心裡開心還來不及,更加不會說什麼。

就這樣開心愉快無障礙地生活了一段時間,在伊澤以為這個世界可以安然養老直到離開的時候,意料之外又出了變化。

天氣明媚,剛接到長老會某位的指令,又跟黑主灰閻確定后的伊澤,心情一點也不美妙。

面無表情地看完紙質文件,跟一臉冷淡的錐生零說:「零覺得學院是不是要倒閉了,不然為什麼要做這種白痴的決定?什麼叫為了促進校園文化,通過交流互換生體驗的決議?」

「既然長老會和校長都沒拒絕,沒必要擔心。」錐生零沉默后,雲淡風輕地說道。

團吧團吧文件塞進包里,伊澤不滿地看了看錐生零,隨即不懷好意地笑了:「既然他們想要玩大的,你又不在意工作量增加,那我也沒所謂事情擴大后的影響。正好,已經很久沒熱鬧一下了啊。」

心裡略過一種不祥預感的錐生零,下意識地說:「別鬧。」

伊澤沒什麼誠意地打發道:「知道,看情況再說吧。」

本來就是開玩笑逗逗錐生零的話,伊澤沒想到最後真是應驗了。

看著校長室里一臉好奇外加興奮的毛利蘭和鈴木園子,伊澤的頭不禁有些嗡嗡作響。

是不是還應該慶幸工藤新一沒有參加進來?!

簡單交代完情況,雙方各自作完自我介紹,黑主灰閻就像打發累贅一樣,語速都比平時快了不止一倍:「你們先跟著零熟悉一下校園,他們之後會跟你們講一下注意事項。」而後滿臉燦爛微笑地拜託伊澤和錐生零「優姬這幾天狀態不太好,你和零先辛苦一下。」

錐生零看了看一臉狀況外的倆個女孩,冷漠地轉身推門走了出去。

早先伊澤已經做了心理準備,此刻很快調整好情緒,甚至還有心情笑了笑:「兩位同學,我們邊走邊說。」

喜歡[綜漫]被弟控的少年請大家收藏:()[綜漫]被弟控的少年更新速度最快。 「死吧!」

笑清風沉喝出聲,猙獰的鬼頭從他的劍身上噴涌而出,直指前方已然空血的boss。

「叮,恭喜玩家萬劍一成功擊殺第八使徒,獎勵等級+1,金幣+1000,Lv40神級武器自選禮盒一件。」

全服系統通告接連響了三遍,笑清風聽著那些系統獎勵只覺得不虛此行,然而等聽到第二遍的時候才發現好像有哪裡不對。

萬劍一?

乘龍佳婿 為什麼boss變成萬劍一殺的了?不應該是我笑清風嗎?

不可能! 透視小村醫 這絕對不可能!

笑清風大腦徹底一片空白,完全想不通到了嘴裡的boss怎麼會被萬劍一搶走。

難道,是那道光?

這一刻,笑清風終於回想起,就在他釋放噬靈鬼斬的那一刻,似乎曾有那麼一道光亮從天而降。

笑清風承認那從天而降的一劍便如極光一般絢麗,可為什麼能打出那麼高的傷害?

高度!該死,是高度!

想必那個狗劍魂定是偷偷爬到崖頂上釋放的銀光落刃,上千米的下落高度讓他的劍和他的人達到了一個恐怖的速度,這才在傷害上超過了他的噬靈鬼斬。

真是可惡啊,今日我笑清風在此立誓,定叫那萬劍一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笑清風一張俊臉上滿是不甘之色,恨不得將歐陽凡拔骨抽筋,卻發現自己的身體已然不聽使喚。

原來歐陽凡那從天而降的一劍不僅將boss從頭頂穿到腳底,落地時更是在沙灘上激發起一道恐怖的衝擊波。

沒有人知道如此驚人的高度下釋放的銀光落刃,衝擊波會大到何種程度。

只知道整個偌大的海岸線都被那透明如水暈的衝擊波所覆蓋,花間派的近千忍者包括笑清風在內全部被擊飛到了半空。

只可惜歐陽凡的攻擊力實在太低,再加上從天而降的威力大多都已被boss的肉體抵消,是以只將這些人打成了殘血並未能秒殺。

但這樣一來歐陽凡便危險了,稍後笑清風報復他的手段定是極其殘忍,而他主動攻擊如此多的玩家又變成了大大大紅名,縱使撿了boss的掉落被殺之後還是會一股腦全爆出來。

好在銀光落刃的擊飛時間不長不短好歹也有一秒,歐陽凡當下來不及細想,連忙將boss的掉落全部掃入背包,即便那些掉落物中綻放著他此前從未見過的光芒,亦是不曾亂他心神分毫。

等將所有掉落撿完,笑清風等人也從浮空狀態落回了地面。

歐陽凡心知肚明,是時候迎接死亡了。

不知道有多少忍者當即釋放出奧義煙霞陣進入強隱,而後又施放幻櫻殺繚亂朝著歐陽凡飛撲過來。

就連笑清風也是臉色鐵青著不發一言,手臂在虛空一抬無數墓碑便從天際砸向歐陽凡頭頂。

靠,還真是社會我風哥人狠話不多,開打就是當頭罩下死亡墓碑。

笑清風的智力點明顯比上次殺歐陽凡時又高出了不少,死亡墓碑覆蓋的範圍居然達到了方圓二十米之廣。

這麼廣的範圍攻擊下,歐陽凡無論做出什麼樣的應對,都難逃一個死字。

情急之下歐陽凡忽然想起前不久從南海花少身上,爆到的那件「庇佑項鏈」上附帶的技能——

神之庇佑:開啟後進入一秒的無敵狀態,冷卻時間24小時。

一道金色的光罩忽地將歐陽凡籠罩,隨即傳來無數叮叮噹噹的碰撞聲響,無論是四面八方飛來的忍者,還是天上掉落的墓碑,皆是被歐陽凡身上金色的光罩彈開。

果然有用,歐陽凡心下一喜,此時不跑更待何時,連忙釋放猛龍斷空斬趁著這無敵的一秒鐘瞬間竄出八十米,而後又是五段斬+連突刺+破軍升龍擊將所有的逃命技能都用掉,恨不得身下多長几條腿。

轉眼間歐陽凡便已跑到了一百米開外,徹底衝出了笑清風等人的包圍圈。

歐陽凡嘚瑟地回頭一看,花間派的那些忍者皆是識趣地呆在原地,連抬腳的想法都沒有。

然而人群中唯獨少了一人,笑清風已然不知所蹤。

歐陽凡頓時寒毛都豎了起來,不用想也知道,笑清風定然是開啟鬼影步潛行綴在了他的後頭。

鬼影步雖然能給鬼泣職業大幅增加移速,但絕對是追不上用技能來位移的歐陽凡,笑清風他是氣瘋了嗎?

難道……歐陽凡忽然想到了一種可能性,滿臉不可置信地再次回頭望去……

果然,一道似曾相識的冷冽劍光在他的身後無聲綻放。

鬼、影、閃!

笑清風並不是想要靠鬼影步來追上歐陽凡,那根本就不現實,但鬼影步縮近一些距離還是辦得到的。

而一旦距離夠了,笑清風便可以釋放鬼泣職業的殺人絕技——鬼影閃。

曾幾何時,歐陽凡就是死在笑清風的這個技能下,對這個技能如何還不了解。

只是他萬萬沒想到,才過了短短几日,笑清風的智力屬性又是突飛猛進,鬼影閃技能居然已能突進八十米之距!劍魂的四段猛龍斷空斬也才八十米啊。

「吾命休矣!」歐陽凡欲哭無淚,所有位移技能都用完了,哪還避得開這必殺一劍。

想來也是有趣,他幾次三番都能將笑清風無比看重的boss搶掉,但隨後又每每被笑清風宰掉將裝備給奪回去。

蒼天饒過誰啊!

胸口劇烈一痛,冰涼的觸感告訴歐陽凡他的後背已經被某種利器洞穿了。

笑清風我鄙視你,看來你的劍法也不咋地啊,殺個人居然還讓對方感受到了痛感,差評,妥妥的差評!

歐陽凡齜牙咧嘴地詛咒著笑清風,卻忽覺身子一輕,整個人都飛了起來。

這是要上天了么?以前被殺的時候怎麼沒這體驗啊。

直到歐陽凡後背觸碰到兩團柔軟事物后他才弄明白剛才發生的一切。

原來就在笑清風用鬼影閃即將斬中他的那一刻,耳畔忽然響起了一道系統提示:叮,玩家小強已退出您的小隊。

當時歐陽凡還以為小強這是要夫死改嫁的節奏,未曾想小強退出隊伍后居然發射了一道鎖鏈箭洞穿了他的胸口。

歐陽凡一個全敏加點的劍魂力量值哪裡高得過小強這個暴力軟妹,當即便被鎖鏈箭拉向了崖壁上的小強,這才避過了笑清風那發必殺的鬼影閃。

「萬大哥,你快走,我幫你拖住他。」小強MM的小臉上滿是決絕之色。

歐陽凡感動得無以復加,幾乎沒怎麼考慮便拋下小強MM揚長而去……

狹長的天帷裂谷中,笑清風兀自不肯放棄,死死地咬在歐陽凡後頭,看得出他這次是動了真怒了。

lixiangguo

顧銘不在意,賞著今天的柳秀眉。

Previous article

我是不是聽錯了啊。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