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 她甚至早已做出了犧牲自己清白的準備,現在有這麼多人幫她,她已經很感激了。

「是沒關係,雖然拜了堂,又沒入洞房,你們還不算真正的夫妻。「

衛玄舞也覺得如此,本來就是那什麼狗屁規矩,沒有行夫妻之禮就不算成親。

「可是喝交杯酒不就入洞房了嗎?新房不就是洞房嗎?去了新房就是入了洞房,哎呀,那他們就是夫妻了呀。」

七七忽然來了一句,她和九叔叔不就是這樣嗎?

衛玄舞和崔雨柔同時一愣,就連衛玄青也是無語了,這種事情他也不好再呆這裡,紅著臉躲到院子里去了。


「七七啊,入了新房可不是就洞房了,洞房的意思呢。。。就是女人沒了清白,被新郎給。。。吃干抹凈。。。。」

「不對啊,七七,你都跟九皇叔成親了,不會不知道啊。」

衛玄舞解釋一句,猛然想到七七成婚了的事實,又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難道七七還沒。。。。

也對,當初七七和九皇叔成親也是因為害怕七七醒不過來,匆忙成婚的,七七現在還沒及笄,怕是九皇叔想等她及笄之後吧。

而且她現在身上的毒都還沒解開。。。。

九皇叔是個真男人啊,要不就不是男人。。。。否則一個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天天睡在一起,哪能忍得住不下口?

衛玄舞一下子想了一通亂七八糟的,感覺九皇叔的氣勢應該是男人的,前面的可能多一點。

一個男人能如此尊重自己的小妻子,九皇叔還真是男人中的典範。

「吃干抹凈?啊?啥意思?」

七七有點納悶了,應該不是字面的意思吧,男人怎麼能吃女人呢?

「就是。。。哎呀,男女之間的事情啊,七七啊,你還是回去問九皇叔吧,這點我們也不好解釋。。。。」

衛玄舞也紅了一張臉,她們三個女人怎麼討論起這種事情來了,都還是黃花大閨女呢。

七七也有點懵懵的,怎麼搞了半天,她好像根本就沒跟九叔叔洞房過啊。


等這件事結束,她一定要問問九叔叔怎麼回事。

「好吧,不說就不說。」

七七也不勉強,明顯感覺倆人不對勁,好似很羞怯於談論這種事情。

只要崔雨柔不受那南霸天欺負,沒被南霸天吃干抹凈就行。

三人正窘迫著,外面又有人開始叫崔姑娘,衛玄青早已經藏到了房頂上。

七七和衛玄舞立馬回到了丫鬟的狀態上,跟著崔雨柔一起出去。

是來送嫁衣的,崔雨柔直接讓七七接過嫁衣,立馬就讓人給趕走了。

這些人也挺乖巧,說走就走,很害怕崔雨柔的樣子,看來崔雨柔以前的潑辣形象是深入人心啊。

「是我跟南霸天說了,想要我乖乖嫁,不能派人盯著我,因為我爹爹和侄兒都在他那裡,他也挺放心,知道我決不會丟下他們不管。」

崔雨柔把那衣服直接扔在了一旁。

「別扔啊,明天還穿呢。」

七七卻是拿了起來:「雖然做戲,也要做的真一點,明天我們一定給姐姐打扮的漂亮一些,直接迷暈南霸天。」 七七打開那包裹,一個大紅嫁衣立馬掉了出來。

三個女人同時一愣,看向了這個嫁衣。

七七是穿過嫁衣的,可是看到這個嫁衣,還是有些驚艷。

雖然料子摸起來比不上她那天穿的那個嫁衣,但是這料子也是很不錯的,而且設計非常獨特漂亮,做工精美。

「這是商家的綉品,這商家的綉品和料子賣家都非常高,更甭說這嫁衣,果然。。。。。」

衛玄舞上前摸了摸那紅色的衣料,一幅果不其然的表情。

「商家是衛文昊的走狗,看來這南霸天的主子果然是衛文昊,一點都不假。既然送來的嫁衣,也一定有書信往來,七七,等明日我們的主要任務就是找書信。」

衛玄舞分析一句,七七立馬點頭,她最喜歡找東西了,什麼東西都逃不過她的眼睛。

「我也幫忙一起。」

崔雨柔自然不肯閑著。

「你穩住南霸天就行,以防被他的蛇發現下藥,要等到蛇不在的時候再動手。」

幾個人又商量一會兒,見天色已晚,立馬準備休息,以保證明天有精神。

這邊已經潛入南霸天這裡的君北冥也收到了銀寶帶過來的消息。

看到新娘子就是崔浩的女兒,還有崔浩被關在地牢的消息,也是一個震驚,沒想到事情會這麼巧,看來這件事不管也不行了。

隨著帶來的還有南霸天的一些情況和地圖,這些真是太有用。

七七讓他明日趁亂去地牢救出崔浩和一個孩子,有了這地圖,這並不難辦到。

看看這熱鬧的莊園,這低調卻又奢華的一切,君北冥都有些自愧不如了。

一個土匪頭目,竟然能夠置辦起一場這麼盛大的婚禮,也是沒誰了,沒想到竟是有人支持的。

君北冥收起紙條,看了看這紙醉金迷一般的南霸天莊園,嘴角勾起一絲的諷刺,準備去地牢那邊先看一看,以方便明日的行動。

這南霸天的實力七七已經說了,不過不用說,他也能看到。

這哪裡是土匪窩,根本就是練兵的秘密基地。

這些所謂的土匪分工明確,各司其職,井井有條。

莊園四周都是重兵看守,甭說地牢了。

但是以他的能力,想混進地牢還是可以的,但是要帶兩個人出來,有些不可能。


所以,他今夜也只是去探明情況,明日再動手。

「銀寶好樣的,你還去七七那邊吧,告訴七七,我都知道了,明日讓她們小心。」

君北冥說了一句,便讓銀寶離開。

銀寶卻彷彿沒聽到一般,一幅垂涎三尺的模樣,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實在是不遠處的雞肉味道太香了,想了想,它都好長時間沒啃過了。

這南霸天這裡好多吃的啊,它好想吃。

君北冥見它沒回應,一個回頭,看它這饞樣兒,怎能不知它在想什麼,直接一掌就要拍過去。

「快回去,這裡可不是讓你胡鬧的地方,等事成之後,讓你吃個夠!」

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這點誘惑都快抵不住了。

君北冥心中冷哼一下,狠狠的瞪了一眼。 「咦,小丫頭,你居然知道本皇的名號。」靈皇晶中傳出一聲驚訝的聲音,緊接著靈皇晶一陣顫抖居然幻化成了一個虛幻的人影。

「嗚嗚」就在這道人影形成的瞬間,此地的風靈力都沸騰了,一股股濃郁的風靈力向這名男子匯聚而來,而此人的身影也是逐漸凝實,最後化為實體。

荊山之玉 東皇東笑風。」


狼小月緊緊的盯著這道身影,雙眼中的凝重之色又增添了幾分。

「王階巔峰的精神力,雖然略有損傷,但不可能是無名之輩,讓本皇看看你是誰?」由靈皇晶幻化出的東皇輕輕的說道,在說話的同時他的雙眼逐漸虛幻,最後化為一個旋轉的漩渦,一股股強烈的吞噬之力從其雙眼中發出。

「哼」狼小月怒哼一聲一股強悍的精神力隔絕著東皇雙眼的漩渦。

就在兩者接觸的瞬間,狼小月原本強悍無匹的精神力如同一張薄紙一樣被漩渦輕輕撕裂了。

「一隻小狼,一隻僅剩靈魂的小狼,奇怪的是你居然沒有奪舍這位少年而是選擇了與他簽訂精神契約。」在漩渦撕裂狼小月精神力的瞬間,由靈皇晶所化的東皇完全摸透了狼小月的底細。

狼小月冷冷的望著東皇:「這是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就在狼小月與東皇對話的時候,在第二層空間中一道血色的人影的手指動了動,慢慢爬了起來。

這人正是剛才被狼小月強悍的精神力轟殺的楚千,他居然還活著!

「咳咳,王階強者果然強悍,要不是在這第三層空間之中得到的六階防禦內甲,今天恐怕就要交代在這裡了,也幸好你的自負,否則小爺我也不可能逃得性命,這一擊之仇,小爺我會加倍還給你的,王階強者又如何,外面可是有二十二位王階強者等著你呢。」楚千陰冷一笑,拖著重傷的身軀朝遠處走去。

雖然六階內甲抵禦了絕大多數攻擊,可是就是這攻擊的餘威也讓他身受重傷。

「呵呵,我確實管不著你的事情,可是你堂堂王階巔峰強者既然落魄到如此地步,那你的仇家一定很強大吧,你想報仇嗎?」東皇苦笑一聲說道。

「想報仇又怎樣?我現在落魄成這個樣子談何報仇?」狼小月沒好氣的說道,要不是知道自己打不過他,狼小月真想上去給他倆嘴巴子,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你想報仇也不是沒有辦法,我可以將靈皇晶給你。」東皇盯著狼小月輕輕的說道。

「給我,你不是還活著嗎?你怎麼會捨得給我?」狼小月不敢相信的說道。

「呵呵,我只剩下一絲殘魂了,要這靈皇晶做什麼,不過我將靈皇晶給你你要答應我一件事情。」東皇苦笑一聲說道。

「什麼事情?」

「將來你若有實力的話,為我報仇,當然沒有實力的話就算了,我們也算是同病相憐,將我的靈皇晶給你,助你報仇也是一大快事啊,哈哈」東皇哈哈一笑爽朗的說道。

東皇的話雖輕,可是傳到狼小月耳中卻猶如驚雷,東皇是誰,他可是威震南荒的東皇啊,他的仇人又會簡單嗎?

「可以,先說說那人的實力。」狼小月鄭重的說道。

東皇見狼小月沒有馬上拒絕雙眼中閃過一抹異色,要知道能將他弄成如今模樣的必定是皇階強者,而狼小月卻沒有一口回絕,並且他從狼小月雙眼中看到了一絲真誠,這就說明狼小月是真的想替自己報仇,而並不是為了得到靈皇晶敷衍自己。

想到這裡東皇輕輕一嘆說道:「那人是六星靈皇,這麼多年過去了,也不知道突破七星沒?」

「好,我一定替你報仇,你將靈皇晶給我吧。」狼小月雙眼緊緊的盯著東皇說道。

「哈哈,真是老了啊,這靈皇晶你拿去吧,如果有一天你能達到七星靈皇的話,就打聽一個叫白破玉的靈獸,如果達不到的話就算了,別枉顧了性命。」東皇哈哈一笑說道。

「你放心,我必為你報仇。」狼小月堅定的說道,一股濃濃的自信從其身上散發而出。

東皇也是微微驚訝,就連當年的他也沒有絕對的把握突破七星靈皇,真不知道狼小月哪來的這麼大的自信。

像是看出了東皇的疑惑,狼小月輕輕的說道:「我的本體是月狼你應該知道吧。」

沒等東皇點頭,狼小月繼續說道:「我在一處地方發現了嘯月狼的內丹,那處地方極為偏僻,只要我以嘯月狼的內丹重塑軀體,到時候潛力必定無限,只要不是突破了皇階的強者,我都有自信幫你報仇。」

「嘯月狼內丹,難怪你有如此自信,哈哈,蒼天待我不薄啊。」東皇大笑道。

嘯月狼可是高階靈獸了,成年的嘯月狼就有皇階巔峰的實力,如果狼小月進化為嘯月狼的話,七星靈皇確實不足為懼。

「張口,我助你吸收靈晶。」東皇說著從自己體內將靈皇晶掏了出來,在掏出靈皇晶的一剎那東皇的身軀立刻變得虛幻了不少。

「東皇前輩,今日大恩,小月永世不忘,將來必定為前輩報仇。」狼小月先是對著東皇盈盈一拜,然後才張口將靈皇將吞下。

狼小月現在是靈魂之體,吸收靈皇晶自然是由張玄代勞。

靈皇晶一入口便化作一股澎湃的能量,瞬間張玄身體如同燃燒了一樣。

「玄弟,努力穩定心神,只要度過這一關,將來突破皇階有望,如果實在堅持不住的話,我會切斷你的精神感應。」狼小月急聲說道。

張玄並沒有回答,此時張玄感覺身體猶如千刀萬剮,一股股冷汗從張玄軀體上流出,而隨著這些冷汗流出的還有一股股黑色的物質。

洗經伐髓,經過靈皇晶洗伐的身軀必定強悍無比,將來張玄再次修鍊的時候也必定會事半功倍。

靈皇晶釋放的能量越來越強大,漸漸地一滴滴血珠從張玄毛孔中滴出,而張玄的軀體也是在漸進的龜裂著。

「給我凝」狼小月一邊吸收這股特殊的能量一邊分出一股精神力穩定住張玄的軀體。

「呃呃」張玄咬緊牙關,發出野獸般的聲音。

在張玄體內,靈皇晶發出一股股強悍的能量沖刷著張玄的身體,張玄的經脈都被根根鼓起,一道道裂紋從其經脈上出現,接著在靈皇晶特殊的能量下再次修補完好。

一邊破碎一邊修補,在如此反覆之下,張玄的軀體變得越來越強大了,一股股兇悍的氣息從其身體上發出。

狼小月也在拚命的吸收著靈皇晶的能量,如果沒有狼小月的吸收張玄早就爆體而望了,隨著狼小月的吸收,其靈魂也是越來越凝實,漸漸的一點銀光出現在了小狼的雙眼中。

空間之力,這點銀光絕不是風靈力而是靈皇晶中所蘊含的空間之力,隨著這點銀光的出現,狼小月的氣息陡然強大了不少,就連張玄周圍的空間都隱隱顫動。

「已經摸到空間法則的邊緣了嗎?」虛幻的東皇望著不斷顫動的虛空欣慰的說道。

————-

ps:求收藏,求收藏,群眾跪謝!!!歡迎加群;玄靈九変群號122284605< 銀寶被他瞪得,吱吱一聲,直接轉身。

我知道了,我有分寸的,瞪什麼瞪!

對了提醒你一下,南霸天有一條蛇很厲害,很毒,你可千萬別被它咬了,等你中毒,我才不來救你。

銀寶好似故意這麼說來解氣的,可惜君北冥並聽不懂它在說什麼,但是只知道絕對不是什麼好話。

銀寶跐溜奔走了,君北冥也看了地圖,找到地牢的位置,一躍而上,迅速消失在夜色中。

翌日一大早,天朗氣清。

七七等三個女孩子倒是睡了個好覺,一早醒來,也老老實實的開始給崔雨柔梳妝打扮了。


七七對梳妝打扮一竅不通,自然沒動手,都是衛玄舞做的,崔雨柔雖然沒有一點新娘子的高興勁兒,可是看著鏡中自己新娘子的模樣,視線還是一片模糊。

她想起曾經,她是那麼盼望著及笄嫁給南霸天,那時,自己完全是小女兒的姿態,一心盼望著嫁給情郎。




lixiangguo

水墨冷然一甩衣袖,傾城絕色的面容上滿是冰冷無情。

Previous article

「好,請!」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