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她心軟了軟。

她繼而抬眸看向時清靈,她本想狠狠教訓一下時清靈的,卻發現她的狀態極差。

她是被人拖着上來的,要不是周圍有人,只怕要腿軟的跌倒在地了。

她耷拉着腦袋,似乎處於昏迷狀態。

「她怎麼了?」

時清靈彷彿聽到了聲音,立刻艱難抬頭。

她才看到她的嘴巴上全是血。

時清靈凄厲的張嘴大喊,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她的舌頭……竟然被割掉了,滿口的血。

唐柒柒嚇得立刻捂住了封景的眼睛,拉着他到身後,怕他看到這麼血腥的一幕。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的閱讀地址:https:///165925/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最新章節、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星落鯢、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全文閱讀、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txt下載、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免費閱讀、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星落鯢

星落鯢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炮灰安若一世、重生之帶着空間混末世、穿書女配花錢買命、(女尊)帝國第一造物主、替嫁新夫撲倒記、人妖之間、情難自禁、楊老太在六十年代科技興國、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

。 第二十六章(下)

至此,萬婉微對李大娘便愈加恭敬了。

哦,對了!大娘姓「李」,鐵拐「李」的「李」。「李」字在中國「百家姓」中自然也能算是個大姓,所以閑暇的時候,李大娘便很自然地和萬婉微聊他們李家從古論今究竟出過多少「忠義」呀,或者存了多少任帝王啊……聊累了就打趣自己是「有着帝王的命卻享不了帝王的福」,可惜了云云……跟着便是一陣不顧形象的爽朗大笑。

那笑聲雖說「豪放」,卻是結結實實擁有魔力的。對此,婉薇可是有切身感受的。因為不管何時,無論何地,聽到大娘「瘋魔」般的大笑,自己總是會不由自主地跟着她一起「哈哈」笑,而這時候生活帶給人生的苦痛便全都化成了絲絲縷縷的甜,侵潤在人的身體里,一絲一毫都不放過……

於是,萬婉微便發自內心地覺得這就是她一直想追尋的寧靜與快樂的生活。甚至於她前頭的二十幾年猶如一個「行屍走肉的身體」般,或者說是提線木偶,只有亂動的四肢和軀幹,別說心,連靈魂都一一捨去的那種……

「大娘,你上次說『打過日本兵』是怎麼回事啊?能不能跟我說說啊?」午後的時光一向適合閑聊,萬婉微深諳此意,又實在好奇得緊就忍不住向大娘打聽。

「啊!啥?」只是一開始大娘並未反應過來,萬婉微哆哆嗦嗦比劃了半天才驚覺過來了。

「哦!你說那個啊……這,這有啥好說的呀。……當時趕上日本人掃街,自己男人沒了,啥都沒留下,只餘下一屋子的□□……家裏也沒其它人,索性把心一橫,去和小鬼子真刀真槍地拼一把,能留個『保國烈士』,這一世也就沒白活兒!」提起這段歷史,大娘似乎還不太好意思,敘述過程扭扭捏捏,小動作不斷,不過好在故事很短,沒多一會兒就說完了。

聽完,婉薇唏噓不已的同時又多了些說不清道不明的羨慕。「哇!大娘,看不出哦,原來你這麼厲害!」

或許此時的萬婉微發自真心的羨艷在李大娘看來是懵逼的皸裂,也或許大娘對自己把這氣氛搞得有些許悲傷而自愧……總之那一刻,李大娘心情變得很沉重,並由衷希望自己能擁有改變現狀的能力。

可惜,她沒有!

「真是個傻孩子!這又沒什麼好炫耀的,羨慕什麼呀!」輕輕撫著萬婉微那頭清麗黑亮的頭髮,大娘陷入了沉思。

「就是厲害嘛!大娘您比現在大部分人都勇敢……」因為被摸得很是舒服,婉薇就開始漸漸地閉上了眼睛……閉眼之前她依舊用她慣用的甜膩卻不令人討厭的語氣向大娘撒著嬌。

「孩子,你累了,好好睡吧……」察覺出身邊漸漸沒了第二個人的氣息,李大娘輕輕拍着她的胳膊,滿眼和藹。

而與此同時,另一邊許莫白那兒正在進行緊羅密佈的「營救行動」。

※※※※※※※※※※※※※※※※※※※※

接下來,咱們的男主人公就要出來了,大聲地告訴我「激不激動?」

。 其實到朱旭的隊伍並不能算什麼好消息。

到目前為止,至少已經有三四個前鋒分在了這裏。

單論資歷,宇恆算是裏面最年輕的。

說句實話,如果現在是日常比賽,恐怕他連出場的機會都沒有。

即便選拔賽會安排所有人都出場表現一下,宇恆也很清楚這只是句場面話。

實際上,為了減少比賽中的意外性,教練留給他的時間絕對不會很多。

…………

宇恆猜的沒錯,朱旭看到手中的名單后,已經把他劃到了補時出場的行列。

其實這也怪不了朱旭不識才,因為他實在輸不起。

這是一場關於去和留的賭約,與朱旭對賭的正是那名還沒有出場的神秘教練。

如果對方只是一個教練,朱旭完全可以利用手中的資源逼迫對方放棄比賽。

然而,那名教練還有另一層隱藏的身份,超越集團董事長的女兒。

朱旭對此就有些無能為力了,他畢竟還要靠超越集團吃口飯。

沒有必要因為競爭教練的事情,把領導得罪死。

…………

如果你覺得這名女教練是因為父親的關係才會來到這裏,那就大錯特錯了!

雖然是一名標準的富二代,但她完全是靠實力打出的名聲。

可以說,目前業餘球隊中最厲害的藍海俱樂部就是她親手帶出來的。

…………

「抱歉了,剛接待了一名客戶,路上稍微耽誤了一點時間。」

就在眾人等得有些不耐煩的時候,一個宇恆非常熟悉的聲音從眾人身後傳了過來。

宇恆轉頭望去,是早上為自己解圍的美女。

「大家早上好,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陳靜妍,是超越俱樂部新上任的主教練。」

陳靜妍的話音剛落,在場的球員就是一片驚呼。

女教練並不是沒有先例,但是如此年輕的女教練應該還是頭一次聽說。

在一片驚呼中,不乏有一些人帶着懷疑的目光。

其實不相信也很正常。

作為一個足球教練,如果沒有一個紮實的戰術基礎,想要取得好的成績,根本就是空談。

而陳靜妍不管怎麼看也只有十八九歲。

這樣的年齡任誰也沒有辦法相信她能帶好隊伍。

然而,這世界上,總有一種超乎想像的人叫做天才,而陳靜妍正是其中之一。

…………

環視四周,陳靜妍感受到了各種目光,有不屑的,有貪婪的,甚至有貪圖自己美色的。

陳靜妍沒有生氣,從小在這種目光下成長,她已經習以為常了。

唯獨有些讓她不習慣的,反而是一雙淡然的眼睛,這雙眼睛的主人正是宇恆。

陳靜妍對宇恆早上的不卑不亢還是有一點印象的。

喜歡這樣性格的球員歸喜歡,這次試訓選拔的隊員還是要靠實力說話。

否則就算陳靜妍最後幫着宇恆說好話,董事會也不會允許沒實力的球員進入俱樂部。

超越俱樂部的工作人員看到前來試訓的球員都齊了,便提醒到,「兩邊的隊伍各自商議一下首發陣容,比賽將在十分鐘后開始。」。 見她竟然同意了,柳浩揇興奮的一拍巴掌,迫不及待的就叫來了自己的那名手下。

彭正賢也是無語,看着自家那位一貫護著小侄女的小弟,攤攤手。

彭嚴州翻白眼,這個親哥的心思,他還有什麼不了解的?不就是想多一些,能在同僚面前炫耀閨女的資本嗎?他就看破不說破吧。

彭家老祖宗,看見自己的小孫女兒,從給人看病變成了比武,也是無奈,但他也想知道,這小孫女還有多少本事是他們不知道的,在那些老傢伙面前炫耀的時候,他能多些底氣。

見那個當兵的壯小伙來了,老祖宗還是有些擔心的對她說:「丫頭啊,你真的能行?」

彭若若有些哭笑不得,看着自己的爺爺,說:「不行,我就不來了,爺爺。」

老祖宗滿意拍拍小孫女,眼中有着得意,他那些老戰友家裏的孫女兒,可沒有一個,像他家的這個這樣虎的。

他現在對這個小孫女,是越來越滿意了,越是這樣,對那位還在執行任務的孫女婿就業更不滿意了。

遠在邊境的某個小鄉村,執行任務的彭建明,又拚命忍住想要打噴嚏的感覺,最近也不知道是怎麼了,總想打噴嚏。

旁邊的彭明朗和白齊中及司玉成等人,都瞪着他,看着他的表情是滿臉的不悅,這個傢伙,身體這麼差,當什麼兵?這才埋伏了多久,看打了多少個噴嚏了?

昨夜他們急行軍,趕在今天大早上埋伏在這兒,可別因為這個傢伙給搞砸!

彭建明那能不知他們的想法,只是這一次是自己理虧,也不好說些什麼,老實的趴在原地不動,只求在之後的時間裏,他可不要再打噴嚏了。

這個任務執行完后,他就能回家陪媳婦兒了,他才不要因為自己的噴嚏壞事。

並不知道自家男人和親哥哥,正是執行任務的緊要關頭,彭若若這個時候,正和鍾雲飛對峙中,人家是家傳,從小練出來的身手。

她和人家不一樣,她是由系統催生出來的偽武林高手。

就這樣,還和人家打了個不相上下。

在場眾人,完全啥都沒有看到,就只看見場地中,兩個人你來我往,身形如電,不時在眾人的眼前,畫出一道道殘影。

就這樣,彭正賢和彭嚴州及柳浩楠還看得目不轉睛,雖然他們只看得見若若的身影。

而彭家老祖宗,此刻已經高興的合不攏嘴,有些渾濁的一雙老眼,笑得眯成了一條縫,他就說他的孫女兒,能文又能武,還有一手好廚藝和醫術,就問誰能比得上?!誰能比得上?!

公孫萬水卻只是心疼,她的這個閨女,能活到現在,成為這樣優秀的一個女孩兒,真的是很不容易,握緊了拳頭,以後有她在,她要使勁的寵,把閨女寵成小公主。

而她的閨蜜蘇芸和其妹蘇佳,這時已經震驚的不能言語。

蘇芸家裏有一個。各方面都優秀的兒子,正名為優秀,所以看不上,那些條件比他差的女孩兒,高不成低不就的,一直到現在都還沒有找到對象,現在看見彭若若,她如同看見了自己兒媳婦的樣板。

之前,沒看見這個的時候,已經覺得惋惜,現在這種惋惜的感覺就更甚,看着公孫萬水說:「你那個女婿,能不能夠把讓你閨女把他踹了?換我兒子,我兒子真的很不錯,你也了解的。」

公孫萬水哭笑不得的看着她,別說,現在還不能夠給自己的閨女做主,要不要現在的女婿,就算是可以做主,那她也不能夠這樣,拆散自己的女兒和女婿啊,更何況,她看着自己的女兒和女婿感情挺好的,沒必要拆散他們了,於是,搖搖頭,安撫的拍了拍蘇芸說:「我閨女是很出色的,可是,她是個很有主見的女孩,我不能夠擺佈她的人生,不過我是知道,她還有個小姑子,正跟着學做生意,很出色的女孩,如果你願意,改明兒給你們介紹一下。」

蘇芸笑眯眯的點頭,這樣也行吧,好歹和小若若是一家人,沾沾她的聰明勁,說不定,她家未來的兒媳婦,也能和小若若一樣聰明有本事。

。 ……在大夫的眼中是沒有男女之分的。

只是,夏文楠身在局中,實在是難為情,宮玉才鬆手,他立馬就跑了。

宮玉把一次性針管丟進垃圾桶,嘆息道:「在你們這裡做大夫,貌似女人很受歧視啊!」

「歧視?沒有啊!」夏文軒對女大夫沒有歧視。

宮玉望向夏文楠的背影,「你瞧四弟,打一個針而已,他犯得著胡思亂想嗎?哎!算了,咱做飯吧!」

把棉簽和碘伏收拾好,宮玉便拖著夏文桃來廚房做飯,換夏文軒去守著周氏。

夏文軒已經把米飯做好了,宮玉為了能儘快吃飯,把夏文楠切的菜清洗一下,直接放進昨晚燉的骨頭湯里去煮,然後再調和兩碗辣椒蘸水,一鍋簡易的火鍋就出爐了。

夏文桃以為不太好吃,結果吃到嘴巴里,才發現那味道的鮮美。

「宮玉。」脫口一喊,發現應該改口了,她立即換一個稱呼:「二嫂,你做的飯可真好吃啊!」

宮玉淡笑道:「好吃你就多吃點。」

瞧夏家兄妹幾人都挺瘦的,估計是平時都很少吃飽飯的緣故,現在有條件了,是得多吃點。

夏文桃給她夾菜過來,「二嫂,你挺瘦的,你也多吃點。」

果然,關心是相互的,夏文桃這人,只要對她好,她也會對別人好。

宮玉笑了笑,「我還是習慣聽你喊我宮玉。」

「可你現在就是我二嫂啊!」

「朋友之間直呼其名便可。」

夏文桃的眼睛一亮,「你是說你要和我做朋友嗎?」

宮玉點頭,「可否?」

夏文桃覺得開心,笑道:「好啊!」

夏文軒和夏文楠看看她二人之間的互動,還挺羨慕的。

夏文軒道:「二哥沒來吃飯,要不我去喊他吧!」

lixiangguo

還好,吳和平的出現把這件事算是解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