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她從來沒有這樣憤怒過!雖說是敵對雙方,可侮辱她最親愛的爺爺以及家人,那就是罪無可恕!

「怎麼小丫頭片子還想著翻身?你還以為你的二舅能來救你?他如今可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能不能活到今天晚上還是兩說!」

見著小丫頭始終不說話,可能也是覺得無趣的很,就突然話風一轉說道:「這樣你跟我回草原去!我就放過你二舅!」

這反倒是讓喜兒有些錯愕,畢竟她一個小丫頭哪裡比得了這國朝的大將軍有用?這卻是捨近求遠,那不是她還有什麼帶作用不成?

可不論究竟是為什麼,喜兒都不會離開她所愛的家人,既然這噴目的是她,那說明二舅此時危險較小,她也能安下心對付這個可惡的郝先生!

「我竟想不到你們蠻夷竟然要抓我這個小丫頭!我可真是受寵若驚啊!!」

本以為郝先生會說些什麼,可是他只是露出一個神秘的笑容,「究竟原因是什麼,你不必知道!只要乖乖跟我走,也能少點皮肉之苦!」 重生之幸福向前看 說完還晃動了一下,他那明晃晃的大刀。

見他不上鉤,喜兒只能用保命的本事了!咬牙打開直播間的購物平台,快速買了一瓶降低人攻擊力的葯,不是她不捨得買那些貴的,攻擊力更強的,殺傷力更大的葯!實在是她不知道怎麼向一會兒來救她的人解釋,還不如降低敵人的攻擊力,等到來人救她時,一切就順理成章了!

「我呸,你說的這是什麼屁話?不論是我爺爺還是我外祖父,全都是鐵骨錚錚的漢子!他們精忠報國保衛家國!何曾向你們這些侵略者低頭,我是他們的後代,又怎麼可能從你們這些人為伍?」

喜兒語氣里的堅決讓郝先生皺緊了眉,原本消瘦的臉頰上竟然露出一抹諷刺的笑!

只是他還未開口諷刺兩句,就聽那少女口中難聽的話讓他立馬爆起!

「黃口小兒竟然污言穢語,真真實沒有家教!我西蠻才是最強大的!你們這些漢土狗,就只配被我們踩在泥地里!」

喜兒見他真的怒了,眼角閃過狡黠!被他說幾句又不會掉塊肉,可只要他怒了,氣場變了,對她也就有利了!

「你可真是笑掉我的大牙了,若是你們西蠻真的有你說的那麼強大,又怎麼會被我們的將士追著打?!少給自己臉上貼金了!」

見郝先生額頭青筋暴起,喜兒已經做好了準備,只要他敢攻過來,她就請她吃頓迷魂藥!

果然這郝先生也只是看著沉著,這會兒他維護的國家被一個小丫頭如此輕視,把他的憤怒一下子被點爆!

手裡的大刀也毫不猶豫的朝喜兒那纖細的脖子砍去,只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這小丫頭非但沒有躲開,反倒是幾步上前,竟和他越來越近,當刀尖距離她脖子不過一紮寬時,他只覺得一陣微風拂面,好像有什麼東西噴洒在他的臉上。

他暗到不好,卻已來不及了,快速抬手擦拭臉頰,想要趕走臉上的東西,只是那東西卻像是消失的無影無蹤,讓他一度以為是自己的錯覺。

「你這小丫頭就會這故弄玄虛的一套,你們這些漢民也正是如此,不敢跟人真刀真槍!真是下作!」

見自己成功了,喜兒就放下了提著的心,有心思跟這人練練嘴皮子!

「說起不要臉,誰比得過你郝先生?剛剛若不是你使陰招,做下那下三濫的手段,怎麼可能被你逃到這裡!我這可都是跟你學的,再說了,兵不厭詐!我就是要虛虛實實的好好詐一詐你,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躲得過我的手段!」

說完手裡的鞭子,毫不猶豫朝著他的胸口就抽了而去,不是她不想對著他的脖子,實在是兩人身高海拔相差太多,還不如朝他的胸口襲擊過去,讓他氣血翻湧,好讓藥效儘快發揮!

像是沒想到喜兒會把話說的這樣明白,郝先生的表情如同便秘一般難看!可他畢竟也是經過大風浪的,怎可能被一個小丫頭牽著鼻子走,於是就手裡的大刀那邊耍的是虎虎生風,對喜兒更是絲毫不留手!

喜兒一邊與他費力地對戰,一邊感受著他力道的多少,以及招式的變化。終於在三分鐘后,喜兒明顯感覺到這人的力道變小了,那招式也只是單純的三招。

喜兒心裡暗喜,果然是直播間出品,必是精品!這效果這速度也是杠杠的了,對得起她花的那筆銀子!

喜兒本就力大如牛,這會兒對付起郝先生,那更是手到擒來,只見她手裡的鞭子對著郝先生的四肢就是一頓狂轟亂炸,郝先生裸露出的皮膚上布滿了鞭痕,讓他攻擊的速度明顯變慢,而他自個兒還沒有發現自己的異常,還是用著同樣的力氣朝著喜兒攻擊過去,只是這動作的速度在喜兒眼裡也不過是一個老翁耍劍,真真是太慢了!

當李家人匆匆趕來時,正好看到了喜兒拿著鞭子虐打郝先生的一幕,李錚吞咽了一下口水,若有所思地碰了碰自家二哥的肩膀,這樣的虎姑娘,他竟然也能喜歡上,真是口味獨特! 李然沒有去理會弟弟的搞怪,見到如今這幅場景,他倒是稍稍安下了心。

畢竟這丫頭去打別人,總比她被別人欺負要好,更何況他可不覺得女子厲害些有什麼錯處!反而更加欣賞喜兒這樣的堅韌,有這樣的賢妻在家,男子出外打拚,也更放心不是!

郝先生已經被喜兒折磨的只剩下半口氣了,這會兒見臭丫頭的救兵來了,心裡大駭,也終於發現自己的異樣,只是此時已經為時晚矣!

「你這丫頭實在是膽大,竟然敢單刀會這人!」

蘇浩昌這時也匆匆趕來,看到被五花大綁的郝先生,眼中閃過驚愕,沒想到這人還敢再回來,並且找上了他們家喜兒!

喜兒吐吐舌頭,一臉受教模樣,乖巧地像只沒有攻擊力的小貓。

「也是你運氣好,這老賊只他一人過來,要是再多上一人,你早就被他綁走了!」

此時的蘇浩昌哪裡還有在疆場上的霸氣!就像一個普通的老人,對孫女兒嘮嘮叨叨的,把地上五花大綁的那人忘了個乾淨!

「二舅舅追著人來到山林里,這會兒也不見蹤跡,不知現在是否安好?」

喜兒話語中帶著焦急目光,朝著這邊打量,就怕二舅舅有個好歹,可如何向外祖母交代?

她的話引來李家人的關注,李昊已經重新拿起武器,目光打量四周,耳朵動了動,然後朝著一棵大樹飛奔而去,幾下就攀上了大樹。看到這裡利落瀟洒的動作,喜兒眼裡冒著金星,想不到大姐夫是越來越帥氣了呢!

突然感覺自己的辮子被人揪了又揪,喜兒不滿地瞪過去,果然是李然這隻討厭鬼,正揪著她的小辮子一臉的不滿!

從他手裡搶救出自己的頭髮,不滿地瞪著他,「你這人能不能別老揪著我的頭髮?你自個沒頭髮呀?!」

「就自個兒的多沒意思,那多疼啊!!」

喜兒被他的無賴化氣個倒仰,不過還是哼了一聲,不跟他計較,她這麼長時間以來的經驗告訴她,跟這個人鬥嘴,最氣著的必定是自己,她可不想總是被人壓迫!這種人就是蹬著鼻子上臉,她決定了,以後絕對不搭理他!

可李然卻不想放過她,鬆開她那烏黑光滑的大辮子,看著她利落的打扮,心理就是十分歡喜,可說出的話卻是氣死人不償命。

「想不到黃毛丫頭如今的頭髮也黑亮了!就是這不倫不類的髮型,看不出男女了!」

喜兒氣股股的鼓起腮幫子,不斷地給自己心理暗示,他是大姐夫的親弟弟,是親戚,不能把他打死,不能打死!

見她還是不說話,李然心裡就有些空落落的!他還是喜歡跟小丫頭鬥鬥嘴,覺得那樣,兩人之間就就沒有任何的隔閡了,更加親密了!

「我得去山北邊看看!那邊有點情況!」

此時李昊已經從樹上下來,大步的朝幾人走來,看他這言之鑿鑿的模樣,喜兒還有一些摸不著頭腦,可看其他人都是十分堅信,她也打算隨著一起。

只是這郝先生卻不能卻不能放在這裡,誰知道他還有沒有後手?最終的決定是蘇浩昌和李虎兩人將這人先帶回去,至於李家兄弟和喜兒,以及前來幫忙的士兵,則跟著一起去山北邊查看情況!

分工過後,幾人就快速行動起來,李家兄弟慣常在這山林里走動,對這裡的環境是了如指掌。喜兒雖說上來不多,可以憑著小白的指揮,一路上也是有驚無險!

說是山北邊,其實更像是山的東北部分!這座北山連綿不絕,從東到西坐北朝南,貫穿了東西幾個村子,那可真是一個龐然大物,而他們要去的地方,就是位於原本河東村轄區內的北山!

原本就是在村東頭,臨著河東村的北山,剛剛李昊攀上大樹,就在那個方向看到了煙霧! 緋色寵溺:渣男老公別太猛 別的地方還不好說,可能會有村民偷偷上山捕獵,可那河東村早就人死絕了,怎麼可能會有人在半山上?

「一會兒都警醒著些,不知道那邊情況怎樣,不可貿貿然上前!」如今已經17歲的李昊,看起來比一般人要高上許多,再加上他常年練武,那身材那氣勢絕對是妥妥的酷!

李然在旁看到喜兒又沖著自家大哥傻笑,心裡就不是滋味,難不成這小丫頭竟然喜歡大哥這樣的?

看看大哥,又看看自己,心裡越想越是酸楚,他也是自小練武,如今也16歲了,可那身材卻不像大哥那樣,反倒更像個文弱書生,不論他的武功怎樣,就這副長相,誰也不會想到他的功夫有多高深?第一次李然對於自己的身材是十分不滿!

「一會兒二弟多看著點兒喜兒!」

喜兒一聽這話就不幹了,說的好像她就是個拉後腿的!他的武功怎樣,力氣怎樣,大家都知道,憑啥說這樣的話?於是嘟著嘴,很不滿地瞪著自己的准姐夫!可他也沒開口反駁,畢竟這種時候時間就是生命,他們還得趕著去找二舅舅呢!

見到小丫頭敢怒不敢言的,李然的心裡說不出的複雜,他就發現了這丫頭特別聽大哥的話,可面對自己時,卻總是牙尖嘴厲的,讓他不知該如何是好!

有異樣的那塊地方距離他們並不算遠,當他們趕到時,地上有幾處樹木已經斷掉,上面的燒痕看得出這裡經歷了一場十分激烈的打鬥,而這樹木上的火,是有人特意點燃的!

喜兒仔細觀察這個打鬥現場,總覺得哪裡有些奇怪,可一時之間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咱們分頭找找,看看附近有沒有什麼其他的痕迹!」說到這裡,李昊又補充一句,「喜兒跟著二弟一起行動!」

喜兒剛想要反駁,就被李然一把抓住胳膊拽向了東邊。那邊的情況比較嚴重,那一塊兒的幾棵小樹全都被攔腰拍斷,可憐巴巴的著著火散發著濃郁的黑煙!

「你說這人把樹拍斷又點著火,是想幹嘛?要是怕被人發現,就不應該點火呀,這些樹著急火煙大的很,豈不是暴露了行蹤?」

很快喜兒就被這異象吸引,忘記了跟李然之間的那些不愉快。

李然也是若有所思,這裡處處透露著不合理,究竟是為了提醒他們,還是為了把他們引來? 風吹樹葉傳來的沙沙聲,將那些濃煙吹散,讓人覺得十分燥熱!

喜兒拿出身上的帕子,用它遮住口鼻,雖說沒有水的阻隔,總比直接吸著難聞的氣味,要強上許多!

李然看她這幅裝扮,心裡好笑,卻還是為她的聰慧點頭!「你這丫頭就是鬼主意多!」

得到的卻是喜兒送來的一枚大白眼!

他也不以為意,反倒樂滋滋的拿出自己的帕子,學著喜兒的模樣掩住口鼻!

越往東邊走,反倒是沒有,剛剛那麼慘烈!喜兒的心非,但沒有放下,反而提了起來!事出反常必有妖,地上沒有其他的痕迹,並不能表明這裡沒有人經過!喜兒彎著腰,終於發現這地上的小草野花有些不精神,明顯就是被人踩踏過!

「剛剛這裡有不少人經過!」 惡魔總裁的復仇工具 俠之所以得出這樣的結論,也是根據被踩踏的花花草草判斷的!按照那地上留下的不明顯痕迹,這裡最少經歷了五人以上!

李然已經蹲在那裡,仔細觀察地上的腳印痕迹,他比喜兒更擅長這些,因此發現了更多的痕迹!

「這些人腳上穿的不是普通的布鞋!」

喜兒也湊著腦袋過去,仔細觀察發現,那腳印雖然有深有淺,卻絕對不是他們腳上這種千層底的布鞋能留下的!

「這些人既然不是普通百姓,必然也會懂得隱藏痕迹,為什麼要留下這麼明顯的破綻?是想把我們往什麼地方引嗎?」

喜兒有點不明所以,歪著腦袋看向身旁的李然!希望這隻臭狐狸能想到其中的關竅,早點找到二舅舅!

李然摸著下巴,用手碰觸那腳印,像是在比劃什麼,又是在思忖什麼,終於他猛的一拍喜兒說道:「趕緊去找我大哥他們!若是晚了,怕事情就麻煩了!」

喜兒一聽她這樣說,也不敢耽誤,立馬朝著剛剛分開的方向跑去。李然卻看著她的背影,慢慢的舒緩了剛剛緊皺的眉頭!

「閣下留下破綻,不知找小子為何?」

李然沖著空氣中喃喃自語,本以為等不到人回話,誰知卻聽到一聲爽朗的笑聲。

「你這小子心眼子真多,把我那外甥女支開,自個兒在這裡跟我說話!」

一聽他這樣說,李然心裡就更有底了,於是沖著聲音方向就抱拳行了一禮!

「晚輩李然給前輩請安!」

「倒是個可造之才!留在這窮鄉僻壤可惜了,這次你可願跟我離去?」

李然身體一僵,他雖然知道總有這麼一天,可真的來到了,卻還是有些不舍!

「這事兒你回去好好想想!若是同意與家人交代好了,後日就隨我離去!」

李然的是心裡百感交集,他怎麼也沒想到當真的要離開的時候?他會這樣的不舍!他捨不得離開家鄉,捨不得離開親人,更捨不得離開那個壞丫頭!

可有的時候人生就是如此,縱使你有再多的捨不得,可到最後卻依舊要捨得,因為你只有捨得,才得的希望,捨得捨得,只有捨去了才能得到,若是看不透,想把一切全都握在掌心,很可能一無所有!就如同想要緊緊握住沙子的手,到最後沙子會順著你的指縫一點一點地流走!

「你沒事吧?!」

喜兒氣喘吁吁地跑回,就看到李然呆愣的站在剛剛的那幾個腳印跟前。見他一句話不說,神情中還帶著悲涼,喜兒心裡就是一沉,「你這是怎麼了?剛剛發生什麼了?」

聽見她的聲音,李然的眼睛重新有了焦距,將頭轉向了嘰嘰喳喳問不停的響小丫頭,看著她那滿眼的擔憂,他真想將這人攬在懷中,可他緊了緊手心,如今他還沒有資格,等他有資格的那天,他要給她所能給予的全部!

「我只是在想這些人留下腳印的目的,咱們一會兒多警惕著些!」這話一部分是對著大哥他們解釋的,另一部分也是想要逃避他心中的不舍!

還不帶他們一群人繼續朝東,尋找就見從林子里走出一個身影,喜兒仔細去看,才發現是自己的二舅舅!

「舅舅!」

喜兒興奮地跑上前,將他上下打量,發現並沒有受傷,這提著的心才算徹底放下!

「你這丫頭還真是膽大,我告訴你不要追來,在那裡待著,可你看看你,自己來了不說,還將所有人都帶來了!」

話雖說得埋怨,可穆嚴語氣卻是滿滿的寵溺!

「今後可不能這樣子了,置身於危險之中,你爹娘也會擔心的!」

喜兒安安靜靜的站在那裡,乖乖的聽著教誨。

看她如此乖巧,李然也忍不住好笑。可還是狠狠地警告她,「記住你今天答應的,可千萬不能忘記!」

對於李然,喜兒並不懼怕,則是翻了個大白眼!惹得其餘幾人呵呵直樂!

關於這樹木著火,穆嚴並沒有過多解釋,而是和大家一起將大火撲滅。

等他們將大火處理過後,回到家中的時候,已是傍晚,霞光照射在幾人身上,帶出長長的影子。

扣兒遠遠看到幾人回來,歡呼雀躍的給家裡人報信,小五則是留在了大門口,眼巴巴的看著自己二姐。

「你三姐就是個不靠譜的,把你自個兒在大門口,萬一被狼叼走了可怎麼辦?」

李然一看到這小傢伙就忍不住打趣,本以為他會害怕,誰知小傢伙卻是瞪著眼睛,橫眉冷對的看著李然,說出的話,卻讓大傢伙兒笑彎的腰!

「二姐說了,山上沒有狼,只有野豬!」

說完也不再理會李然,上前拉住自己二姐的手,輕輕的晃動!

「趕緊回去吧,娘親可擔心你了!!」

喜兒伸手摸了摸他白凈的小臉,誰知卻留下了一抹黑色的痕迹。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黑灰,喜兒尷尬的抽了抽嘴角,轉移話題道:

「見著咱二舅還不趕緊問安!」

小五鬆開了二姐的手,像模像樣的對著二舅行禮,穆嚴暗自點頭,妹夫雖是農戶出身,可幾個孩子都被教養的極好!不但懂禮貌,根子正,就是這禮節也從不錯漏,可見妹妹是用了心的!

木氏這會得到消息,匆匆地迎了出來,看到了自家二哥安然無恙,嘴角不自覺就勾起了笑,說了句:「可回來了,咱娘都快擔心壞了!」

別看穆嚴不經常回家,可對於母親和妹妹的感情卻十分深厚。 「孩兒不孝,讓母親擔憂了!」

屋裡頭穆老夫人看著許久不見的二兒子,那真是百感交集。這個孩子心性不像他爹,反倒是隨他,就是模樣,長的也是三個兒子中最好的!

只可惜也是個性子,執拗的當初娶妻那會兒不聽她勸,偏偏要娶那李氏進門,她就想著只要孩子喜歡,兩人能過的幸福和美,她也就隨他去吧!只是沒想到那李氏娶進了門,也不見這孩子與她琴瑟和鳴,還是整日混跡在軍營里,若不是李氏連生了兩個兒子,她都懷疑這小子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你這孩子真真是不讓人省心,這回來一次也鬧出這麼大的陣勢,你讓我如何能不擔憂啊!」

穆嚴十分執著地跪在母親身旁,眼中也充滿了慚愧!可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自古忠孝難兩全,他既然已經決定報效國家,為國出力,那自然對家人父母就會有所疏忽!這種種一切,他只能放在心中默默記下,只希望今生有機會報答父母!

「跪著做甚,還不趕緊起來,你這小輩們都在身旁呢,也不覺得害臊!」穆老夫人用帕子沾了沾眼角的淚水,嗔怪地瞪了這個愣頭兒子!

寒暄幾句,穆嚴就去到上房屋裡。蘇浩昌那邊也早就在等待他們,見人都安然歸來,那也是十分欣慰,說起了正事!

那被抓回來的那個郝先生,若說了解當屬穆嚴!

「那郝先生可不是個一般人物,他雖說在軍中毫無職位,可他的身份確實不簡單!」

原來這郝先生正是西蠻王族中的一個另類!他自出生就被冠予了母姓,繼承了他母家所有的一切!

這不論是在國朝還是西蠻,那都是僅有的!而他外祖家,也是西蠻赫赫有名的望族,郝家多出軍師文官,這在以武力論英雄的西蠻,那可是極為少有的!甚至郝家人在軍中的名望也十分之高,甚的西蠻人的尊重!

這郝先生自幼就跟著外祖家長大,深得當時郝家長權人的喜愛,把自己所學傾囊相授,而這郝先生也是個奇才,長大成人後,在西蠻那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國朝在成立之初,可是沒少被這人算計!

「他若真有這麼厲害,怎麼可能被咱們輕易抓到?」

lixiangguo

楊榮皮笑肉不笑地說著。

Previous article

而且……傅芊芊似乎是在這個男人妻子的身份出現在京宮。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