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她尷尬非常,只好不承認自己的真實感受:「我說過他已經成為過去了,我不會再想他,更不會捨不得他。你呢?願意和我一起離開這裡嗎?」

思苓扭捏的說:「我還不想……離開,因為我捨不得這裡的一切。皇宮裡雖然複雜,但是至少能解決我的溫飽問題,我不想再過那種挨窮受餓的日子了。所以我求求你也別走,好嗎?」

馨寧原本是為了保全思苓的性命,讓她和自己避免捲入這場紛爭中。可沒想到思苓不想離開這裡,放不下的人和事太多,不是自己可以左右的。一切都是自己兩相情願,馨寧感到前所未有的傷感。

她失落地對思苓說:「如果你想繼續待在這裡,我不會阻止你的。但是我可能會要離開這裡一段時間,你自己好好保重!」

馨寧說完就轉身離開了,自己不想再委屈自己,來成全她了。她感覺每天裝逼,真的累得不行,乾脆與奚千落學藝去,過些逍遙的日子好多了。

思苓知道自己讓馨寧失望了,可是自己就是捨不得趙雲清,捨不得這皇宮裡的吃穿不愁,總比自己在外面受苦好。

她沒有去追馨寧,而是一個人站在原地發獃。

她內心翻江倒海,如果沒有馨寧在這宮中,可能廖羽薰也不會重用自己。而趙雲清也不會時常出現在自己的眼前,更別說接觸了。

思苓想自己一定不能讓馨寧離開,得想辦法留住她。

她快步前進,想先穩住馨寧,再想其他辦法。她跟著馨寧進了房間,很抱歉地說:「姐姐,我知道你是怕我受傷害,所以才想帶我一起離開。我明白你的用心良苦,你做這一切都是為了我,所以思苓內心很感激你!」

馨寧經過這一說,心裡也舒坦多了。

她喜極而泣:「思苓,你知道就好!那你願意同我一起離開了嗎?」

「姐姐,現在還不是我們離開的最佳時機。咱們主子剛得寵,必定會有很多人來對付她。她心機沒有阮昭儀重,根基也不深,肯定會吃虧的。你我就算離開了,良心也會受到譴責的。所以還不如送佛送上天,待主子站穩了腳根后,我們再考慮出宮,好不好?」


馨寧也進入了沉思,自己為了友情,而放棄原來的承諾,似乎不太好。既然選擇了這一條路,就得帶主子走下去,要不然內心真會不好受的。

「好,聽你的吧,之前確實是我沒有考慮周全。」

思苓和馨寧擁抱在了一起,頓時整個時間都停止了。

直到後來外面傳來了太監宣告皇上離開的聲音,兩人才分開。

沒多久,敬事房就派人宣讀皇上的旨意,主要是賞賜羽妃娘娘一些東西。整個望月宮的人都得意洋洋的,個個都歡喜地跪在地上,謝主隆恩。而其他宮的宮女、太監們也圍觀在望月宮附近,投來羨慕的眼光。

廖羽薰雖然辛苦了一晚上,可是氣色特別的好,當然心情也特別的陽光,一直在心裡偷偷地笑。


馨寧雖然為她高興,可是內心一直在發愁,她想主子已然成長眾矢之的,自己也要跟著提心弔膽了。

待敬事房的太監全走了后,思苓扶著馨寧的肩膀,輕聲地安慰她:「姐姐,你不用太擔心了,相信你和我是可以應付的!」

馨寧苦笑了幾秒,自己再一次為了所謂的忠心,果斷地留了下來。

「沒事,我會堅強的,絕不能讓你們受到什麼傷害的!」馨寧堅定地傳達著正能量。

冷新柔命令著幾位太監,拿著賞賜進了羽妃娘娘的房間。而風情卻叫喚著馨寧:「馨寧姐,主子說要見你,麻煩你去她房間一趟!」

「好,我就去!」馨寧心中已經大概猜到了原因,定是新柔在主子身邊說了些什麼,正要勸說自己留下呢。

逗逼,別那麼激動

馨寧不敢坐下:「主子,這於禮不合!」

「現在沒人看到,你我就沒必要那麼生份了,你直接坐在我身邊吧!」廖羽薰想以此法來感動馨寧。

果然馨寧有點受寵若驚,緩緩地坐了下來。

廖羽薰說話一向直接:「本宮就開門見山了,我已經知道你想棄我們而去的想法了。這次找你來呢,就是為了挽留住你!馨寧,我的身邊真的不能沒有你,你一定要繼續待在我的身邊,要不然本宮今後的日子就不好過了。現在無論你提什麼要求,除開離開我,其他均可以無條件地滿足你!」

馨寧既然料到了這一切,也就沒有什麼驚奇了。她誠懇地說:「主子,我現在可以留下來,不是為了任何物質條件,而是為了您和望月宮所有的姐妹能夠過得好。但是一旦你在宮中沒有了阻礙,我就會離開的!」

廖羽薰沒想到,自己沒說什麼,馨寧就答應了自己的要求。只要她能留下來,助自己一臂之力,她就能心安了。

「好,到時我會放你離開皇宮,順便為你找一個好歸宿!」

馨寧只是禮貌性地笑了笑,爾後就退了出去。

馨寧下樓的時候,聽到大家在議論一個消息,頓時她的心情一落千丈。

!! 馨寧下樓的時候,聽到大家在議論一個消息,頓時她的心情一落千丈。

「剛從外面聽到一個消息,說皇上下旨要大皇子近期選妃了,看來皇宮又得開始熱鬧了。」一個愛八卦的太監向眾宮女們說著。

宮女們都歡呼雀躍,覺得自己的機會來了。

一個容貌平平的宮女想入非非,好奇地拉著剛才那個太監詢問:「大皇子,到底長什麼樣呀,我們怎麼都沒看見過呢?」

「大皇子住在東宮,又是未來的儲君,身份如此高貴,怎麼是我們這等宮女和太監可以見到的呢?」那個太監看出了宮女想攀高枝的想法,於是直言不諱:「大皇子要選妃,肯定是在大家閨秀之間作選擇,怎麼可能看得上宮女呢?我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本份地做一個奴婢。」

那宮女鬆開了公公的手,十分尷尬,自己確實有點想多了。

而一個年長點的宮女也教導大家:「就算大皇子真喜歡上宮女,這皇上和甄貴妃也絕不會同意的,所以我們大家都不要做春秋大夢了,還是好好想想怎麼伺候好主子吧!」

馨寧聽著這一句一句的勸告,彷彿是說給自己聽的。她雖然說過不再管趙雲清的事情,可真到了他要選妃的這一天,她自己還是控制不住的悲傷。

這時,宮女們已經發現了馨寧的存在,都有些許害怕地向她打招呼:「姐姐好!」他們怕馨寧會說他們在這裡亂散布消息,所以一個一個低著頭,不敢出聲。

馨寧當然明白他們的心思,自不會加以責怪,她淡然一笑:「我只是恰巧路過而已,你們繼續有什麼說什麼吧,不用太在乎我。對了,你們說的那個大皇子選妃子的事情,是從哪裡聽說的呢?」

那個太監稟報:「回姐姐的話,這是小的從東宮那裡聽來的消息,確實屬實,絕無半點虛假!」

「嗯……這是好事呀,以後咱們宮裡又會多一些主子的!」馨寧勉強地說著,可是心裡卻不是滋味。

眾太監和宮女也是不知說些什麼,在原地沉默不語。

直到外面傳來一聲太監的叫喊:「雲貴妃駕到!」

馨寧才振奮起來,對大家說:「你跑去向主子稟報,其餘的人和我一起去門外面迎接貴妃娘娘。」

眾人領命而去,馨寧帶著一干人等率先到了門口。她看到雲貴妃臉有不悅之色,心中未免猜測她來此的目的到底是什麼?不會是責怪主子強奪了皇上的寵愛吧?按道理她與主子是同盟,應該不至於不高興啊。

「馨寧,恭候娘娘的到來!」她笑臉相迎,不敢表現出自己的猜疑。

而雲貴妃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臉色仍然不好看,語氣十分不爽地說:「你們主子怎麼沒親自來迎接本宮呢?雖然她現在已經得到皇上的寵愛,也不至於忘記我這個推波助瀾的姐姐吧?」

馨寧忙解釋:「娘娘您來的有點突然,所以主子才知道呢,現在應該正在下樓呢。」她話沒說完,就看到了廖羽薰匆忙地過來了:「娘娘,主子已經過來了!」


廖羽薰笑得很燦爛,飛奔到了雲貴妃的身邊:「姐姐,你來了,有失遠迎,抱歉啊!」


直到此時,雲貴妃的臉色才和緩了不少,她想自己總算沒幫算錯人。昨晚若不是自己想了個法子,讓皇上沒有事情可忙,直好來到瞭望月宮,這才有了後面對廖羽薰的寵幸。

她也是用心良苦,希望她和廖羽薰這個聯盟能夠強大一些。

「妹妹,聽說你今日收到皇上很多賞賜,看來昨晚你伺候皇上很舒服呀。本宮看如今妹妹正得寵,可不要忘記了姐姐我呀。」雲貴妃嘴角勾了勾。

廖羽薰就算有這個心,也不能表現出來呀。她如今在宮中樹敵太多,正是需要雲貴妃幫襯的時候,自己怎麼可能推開她呢?她忙殷勤地看著雲貴妃,用撒嬌地語氣說:「姐姐,我會一直記住你的好的,請相信妹妹吧!來,有什麼事情,我們上樓商量吧。」

雲貴妃原本的不悅都好了,現在聽廖羽薰一言,也就徹底放下了心中的擔憂。看來是他人故意挑撥她與羽妃的關係,自己以後得多長個心眼了。

「唉呀,都怪那個阮雪凝一大早去姐姐那裡說了一大堆你的壞話,姐姐才相信了她,而錯怪了妹妹。昨日皇上本來不想來了,還是姐姐我想的辦法呢。所以當一聽到你有了皇上寵幸后,就會把我踢開的話,我就很惱火,所以才氣沖沖地跑來向妹妹質問了。這次是姐姐錯怪你了,還望妹妹見諒。」

廖羽薰都不知道今天一大早居然發生了這麼多事,幸虧自己對待雲貴妃還算好,如若不然,又得惹禍上身了。這阮雪凝真是可惡,專門與自己作對。

「姐姐,沒事的,妹妹要怪也是怪那個挑撥離間的阮雪凝。咱們的感情才不是她說能離間就能離間的,看,咱們現在不是把一切誤會都解開了嘛。我們一定不能放過阮雪凝,接下來要想辦法來對付她。」

「是……是,此人太有心計,一定不能留她在瑜妃身邊。」雲貴妃被廖羽薰挽著上了二樓。

馨寧聽著這一切,就知道暴風雨要來了,接下來的生活就是腥風血雨了。她跟在兩個娘娘的身後,一直豎起耳朵聽著。

雲貴妃繼續向廖羽薰述說著擔憂:「今日令我煩惱的事情,還有另外一件。」

「姐姐,你快說說呀,看妹妹有什麼可以替您分擔嗎?」廖羽薰淺淺一笑,表示願意永遠跟隨著雲貴妃。

雲貴妃望了四周才說:「我們進屋再商談吧。」

馨寧很好奇,她覺得雲貴妃今日來,肯定不是單純來質問主子的,一定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說。她之前都是有話直說,這次卻要藏著掖著,難道不能讓這望月宮的其他人知道嗎?

她想著可能雲貴妃也不會讓自己跟進去吧,她就乖乖地停住了腳步,待在了廖羽薰的門外。

雲貴妃進門后,摒退了其他的宮女,只留下了一個心腹在身邊。而廖羽薰覺得心裡慌慌的,自己也得留一個可靠的人在身邊才好。她居然沒看到要馨寧,忙大聲叫喚著:「馨寧,你怎麼沒進來呀?」

馨寧邁著小碎步,恭敬地回著話:「兩位娘娘有要事商談,奴婢怎麼好進來打擾你們呢?」

廖羽薰又不好明說馨寧可以留下來,所以她意味深長地望了一眼雲貴妃。

雲貴妃自然知道她的意思,自己也不介意馨寧留下來。她已經聽說了昨晚是馨寧智退了瑜妃,要不然廖羽薰不可能那麼順利地被皇上寵幸的。

「馨寧呀,你留下來吧。你這個小姑娘很聰明,說不定也能為本宮解解憂呢。」

馨寧也很十分好奇雲貴妃此次到來的真實用意,所以客氣地回話:「奴婢遵命!」

雲貴妃在說之前,隨口吩咐了馨寧:「你把門關好!」

「遵命!」馨寧好奇心到了極點,難道要說什麼秘密嗎?

廖羽薰也感覺到了雲貴妃似乎有很重要的話要說,可是一直拖延著。

「姐姐,現在門窗都已經關好,應該不會有人聽到我們的談話了。您到底因為什麼事情煩惱呢?」

馨寧也睜大眼睛望著雲貴妃,耳朵也準備好了。

「今日一大早皇上就在朝堂上下旨,宣布大皇子選妃的事情。我自從聽到這個消息后,心緒就不安寧。」雲貴妃眼神中還流露出了些許的憂愁。

馨寧大吃一驚,這趙雲清選妃,關她雲貴妃什麼事情。難不成她也與自己一樣喜歡趙雲清,這關係也太亂了吧。馨寧只是在心裡盤算著,不敢表現得太過明顯,而是保持面部的無表情狀態。

廖羽薰頓時摸不著頭腦:「啊?既然有這等事,妹妹怎麼一點都不知道呢。今早發生的事情真多,還都是那麼重大的事情,妹妹真是一時接收不了呀。但是……大皇子選妃怎麼會讓姐姐心情不好呢?」

「我早知道妹妹會這般問的。」雲貴妃眉頭鎖得更深了,嘆了一口氣,繼續說著:「我煩的不是大皇子選妃本身這件事,而是憂愁這背後的兩件事情。其一,大皇子既然要選妃,那麼這件事情肯定會由他親生母親甄貴妃來親自操辦,那麼我就得讓出玉牌和後宮的掌權。其二,大皇子如果選中了一個名門閨秀后,肯定會讓皇上對他更加的滿意,所以他鐵定會成為太子。」

馨寧聽得雲貴妃分析得頭頭是道,終於明白,原來她就是關心自己既有的利益和地位得到損害了,所以才非常的擔心。那她來這兒的意思,恐怕就是想錯主子的寵愛,來說服皇上不要把自己的玉牌回給甄貴妃吧。

廖羽薰第一點倒是聽明白了:「大皇子的婚事由自己親生母親來操辦,倒是人之常情的一件事。只是皇上不一定會讓姐姐您讓出玉牌呀,說不定讓甄貴妃負責,而讓您協助呢。」

「皇上的想法,一直是我等姐妹捉摸不透的,所以才需要妹妹你的幫忙!」 「皇上的想法,一直是我等姐妹捉摸不透的,所以才需要妹妹你的幫忙!」雲貴妃終於說出了這次前來的真實目的,她就是想讓廖羽薰幫她保住後宮之位。雲貴妃的眼睛一直盯著廖羽薰看,很希望她馬上能給予肯定的答覆。

廖羽薰猶豫了一會兒,她在想這個甄貴妃可是很有背景的一個貴妃,為皇上生了兩個兒子,其中的大皇子還住在東宮。 總裁前夫,禁止入內 ,好像太不值得了。

雲貴妃當然看出了廖羽薰的猶豫,直接地詢問她:「妹妹,你是不是不願意幫這個忙呢?你我現在可是同一條船上的人,如果我沒有後宮之位,那麼你也會受到甄貴妃的排擠的。所以妹妹這一點要想清楚,不要做了選擇而後悔了。」

馨寧沒想到雲貴妃居然威脅得如此直接,毫不給主子面子。她不敢出聲,只能偷偷地向主子使了個眼色,希望她能先答應雲貴妃的要求。

廖羽薰習慣性地看了馨寧,也知道自己在這種情形下,只能先答應雲貴妃的要求。確實如她所說,自己的命運與她捆綁在了一起。 誓不爲妻:全球豪娶少夫人 ,自己也會有危險的。

「姐姐,我猶豫不是不願意做這件事情,而是妹妹擔心自己做不到呀。昨晚我才得以皇上的寵幸,如果現在就向皇上提出這種要求,恐怕他不但不會答應,還會很反感妹妹的。若是妹妹失寵了,豈不又對不起姐姐了嗎?」廖羽薰真怕自己辦不好這件差事。


雲貴妃此時的臉才不再黑沉:「妹妹的擔憂也是合理的,姐姐也不是非得讓你現在就提出來這件事情。待你得到皇上恩寵一段時間后,你再找個合適的時機,從側面提起此事吧。我也自己想想辦法,一定要保住我這後宮之位才行呀。」

「恩……妹妹一定會盡全力幫助雲姐姐的。」廖羽薰給了肯定的答覆,可是心裡卻是很擔憂的。

廖羽薰突然想到雲貴妃說的第二點,自己沒有弄明白。她說:「雲姐姐,你說大皇子成為太子之後,到底有什麼讓你心煩的呢?」

雲貴妃深嘆了一口氣,對於廖羽薰有點小失望。自己明明說得這麼明顯,她都不知道這背後的意義。

「如果大皇子成為了太子,那麼甄貴妃可就是後宮最大的那位了。你說還會有你我之間的位置嗎?所以我們剷除一些不聽話、與我們作對的人之後,就是想盡辦法來阻止大皇子被立為太子的事了。」

馨寧雖猜出了雲貴妃這一層意思,可是如今由她本人說出來,馨寧還是有一些震驚。若是讓雲貴妃知道了自己與趙雲清的那層關係,恐怕會找人殺自己滅口的。畢竟自己知道了她這麼大的秘密,還與她對頭的兒子有著非常密切的關係,肯定不會相信自己啦。

此時雲貴妃也看了一眼馨寧:「馨寧你是聰明人,這種事情你聽聽就好,千萬不要傳出去哦。如果一旦讓本宮發現秘密泄露,可是不會放過你的!」




lixiangguo

楊恆他們四人就在鱷贇祭出法寶的一瞬間,同時朝著藍鯨族三個修士的方向沖了過去。

Previous article

“姐夫?”紀寒深挑了挑眉,目光轉向我,“這孩子嘴很甜啊。”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