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她就像是一個邀功的小朋友。

蘇文揉了揉她的頭髮,笑道:「乖,我家沐雨最乖了。」

平白弄來幾顆天階丹藥,自然是立大功了。

做戲做全套。

蘇文開始在家養傷。

而大楚朝堂中並不平靜。

蘇長青雖然年輕,但是憑藉着蘇文父親父親的身份,還有八面玲瓏的性格,很快便在朝堂中拉攏結交了一些人。

而且身處吏部,也開始逐漸藉著一些方便,培植親信。

蘇長青府內。

黑衣人站在蘇長青面前。

「怎麼樣?」

「商路已經重新在季羅國口岸進行了連接,這些年相爺在海外的佈置有了成效,很快就能重新走向正軌,只是可惜了大周境內的產業和商隊了。」

蘇長青擺擺手,笑道:「捨得捨得,不舍怎有得?如今雖然壯士斷腕,損失不小,可是商路也徹底歸於我們手中,便是周帝派人按照路線去走,海外那些人也不會認他!我蘇家才是金字招牌!」

黑衣人笑道:「那是。」

「情報網開始佈置了嗎?」

「已經開始了,咱們在海外培育的人手,已經開始陸續進入楚國了,相信很快便能佈置完成。不過要想進行有有效的情報收集,還需要時間。」

蘇長青點了點頭。

「相爺,要不要在城中佈置一下?」

蘇長青擺擺手,笑道:「算了,既然答應公孫十了,那便不要再做這種手段。」

蘇長青看向黑衣人,輕聲道:「你跟了我有二十年了吧?」

「是!」

「怎麼樣,過些日子,入朝為官吧,總不能一直這樣啊。」

黑衣人搖頭道:「我的性命是相爺您救的,當初全家老少的性命也是您救的,我早就說過,這條命就是相爺您的。」

「何必呢。」蘇長青笑道:「這麼多年,也差不多了,該享受享受了。你知道的,我從來說一不二。」

最後的時候,蘇長青語氣中散發出了一絲凌厲。

黑衣人身子一抖。

他低聲道:「屬下知道了。」

「下去吧。」蘇長青擺了擺手。

很快,黑衣人離開。

蘇長青揉搓着手裏的一對玉球,笑着搖搖頭,內心暗暗自語道:「這人啊,不能在一個位置上待的太久,久了,這心裏就得生出想法。換個位置,有了奔頭,才更好掌控。」

一步步走上來,蘇長青如何不知道人心?

這個世界上,有些人為了權,有些人為了錢。

但是終究逃不出名利二字。

一個位置上久了,難免消磨鬥志,滋生一些想法。

從陰暗轉向光明,是每個人內心所期望的。

黑三不管是真的留戀這個位置,還是只是客氣,只要品嘗過成為特權階層的權利和奢靡生活之後,他都會對蘇長青更加感激。

「小九!」蘇長青輕喚了一聲。

一個很年輕的男子出現了,從暗處轉出。

同樣的地位九品,只是卻更加年輕。

「明天開始,你接替黑三手頭的一切事宜。」

「是!」

「好好乾…不要讓我失望。爭取也早日跟黑三一樣,到時候入了朝中,拜將封侯,不在話下。」

「小九一定不負相爺期望!」

看着小九眼中閃著興奮光芒。

蘇長青很是滿意。

年輕人,才更有衝勁。

蘇長青更加清楚,人都是有野心的一步一步。

當了縣令,便想當郡守,當了郡守便想當州牧。

當了州牧就想封王封侯。

便是在他手下也一樣,手下都希望能逐漸掌握更多的權利。

一個人,在一個位置上太久,就會擋住下面的人。

這不是好事。

得有給他們打破現有階層的機會,才能讓他們安心賣力。

比如他蘇長青。

在大周,為何要背叛?

階層的固化,權利的膨脹,都是有的。

他向上晉陞無門,甚至面臨着蘇文一旦突破天位,便要交出權利。

他還很年輕,他不甘心!

雖然老蘇說着辛苦,雖然他跑着玩了大半年。

可他終究離不開權利。

無法突破現有階層,才是他和周帝最大的矛盾。

或者說,原本並不是矛盾。

可是當蘇文把一個突破階層的機會擺在他面前,他的選擇還是很直接的。

分道揚鑣!

他的手下們也一樣,需要名利的刺激,聖人?死忠?太少了,便是死忠,也需要有足夠的好處。

時間慢慢過去。

蘇文「傷勢」也好了。

皇宮之中,蘇文,項鼎,項飛燕三人聚在一起。

臉色都有些不好看!

項鼎沉聲道:「是我的問題!我沒想到,他們這麼果斷,咱們天位高手到的時候,木家核心已經逃走了。他們丟掉了所有的分支,以及家族產業,兩個天位高手,帶着嫡系逃走了。後來天位高手四處尋蹤覓跡,據說他們是前往了燕國!」

這個消息,對三人都不是什麼好事!

雖然這三人之間,也都各有心思,但是誰也不想看到燕國的天位武者更多。

項飛燕看向項鼎,沉聲道:「四太爺爺,這件事情,當然是你的問題,我讓你去滸州平叛,你竟然相信他們的鬼話,如今木家之人逃走,一旦投靠燕國朝廷,對我楚國,便是極大的威脅!」

項鼎臉色更加難看,要知道,便是上代,上上代楚帝,都不敢跟他如此說話。

可是項飛燕卻根本不給他台階。

好在蘇文站了出來,呵斥道:「飛燕!怎麼跟四太爺爺說話呢?如今大楚,全憑四太爺爺庇護,你不能只因為這一件事情,便如此無禮!」

這話說的項鼎心中舒服了不少。

蘇文沉聲說道:「四太爺爺,這件事情,現在已經是這樣了,雖然於國有損,但是錯不在您,您莫要自責。」

雖然說是寬慰,可是呢,項鼎知道,這件事情就是他的問題。

不過人就是這樣,有些時候,明知是自己錯了,可是也不願意聽別人bb自己。

他看向項飛燕,冷聲道:「老夫還有事,先走了。」

說完轉身便走。

待他出去很久,項飛燕才一聲冷哼:「老東西,不刺激他幾句真以為朕拿他沒轍,現在項家就我一支,說他,他也得忍着!」

這可真是有恃無恐。

蘇文笑了起來。

今天這出,是兩人商量好的。

目的也很簡單,就是要讓項鼎難受。

很多人不懂了,為什麼要讓項鼎難受?

領導者,有一條很重要。

那就是有功者獎,有錯者罰!

項鼎的確是大楚最高戰力,甚至說地位還凌駕於皇帝之上。

可是從從屬角度來講,項鼎就是項飛燕的下屬。

上次的事情,說到底,已經是大大的錯誤了。

項飛燕自然得想辦法讓項鼎難受!

語言的刺激,無力嗎?

可是對越有身份的人,就越好用。

身居高位慣了啊。

說他兩句,那心裏別提多難受了。

就算是個二皮臉,內心也得吐槽。

下次長不長記性?說白了,真正不要臉到家了的人,畢竟是少數。

百多歲的人,被個小輩訓斥,心裏能好受?

就算是皇帝,也壓不服天位高手人心。但是蘇文及時的勸解和訓斥,又讓他發不出火,只能憋氣離開。

說話間,項飛燕貼到了蘇文身上,低聲道:「還是你最貼心,幫人家想出這出氣的辦法。」

這種手段,項飛燕自然是想不出的。

蘇文笑道:「得讓他知道厲害啊,不然還真以為天老大他老二了。」

其實蘇文還有一個心思,就是他在這中間扮演好人。

自然就會讓項鼎對他的感官更好。

從而減少對他的防備和警惕。

項飛燕拿出一個奏章,笑道:「快看,落盈妹妹又打了勝仗呢!現在她和顏澤將軍分別統軍,兩路並進,已經打得季羅國節節敗退了。」

蘇文接過戰報,不得不感嘆,顏落盈的光芒已經開始綻放了。

從上次突襲得手之後,她又立刻轉過頭,但是卻沒有攻打彭城,而是直接帶兵突襲距離彭城較近的一座城池。

那城池中守將,得知彭城被攻破,便遣軍前往救援。

城中空虛,直接被顏落盈攻破!

顏澤也是如此,兩人算準了彭城周遭城池會前往救援,不打彭城,反攻其他城池。

連下數城!

而在這個過程中,顏落盈憑藉陷陣營之威,更是又連破前來救援的季羅戰將。

一時間顏落盈已然聲名鵲起。

不得不說,周帝看人准啊。

看準了顏落盈能的軍事天賦,這不,終於開始展露了。

看準了蘇文的武道天賦,這不,也確實天位了。

lixiangguo

蘇衍有些錯愕,他看向面板上面的論壇版塊,上面已經零零散散的出現了不少帖子。

Previous article

哥哥怎麼那麼壞,為什麼她的家人都要做出傷害姐姐的事情?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