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她坐起身,看向窗外,目光卻不經意間被對面樓里的一隻小蜘蛛吸引。

說是小蜘蛛,也有一隻貓那麼大。

那隻蜘蛛正在捕食,一隻不小心撞到蛛網上的鳥正在拚命掙扎。

蛛網在不停震動,而蜘蛛在迅速的前進,通過蛛網的顫抖,感受著獵物的位置。

林攸目不轉睛的看著,直到那隻鳥被蜘蛛吃完了,她才回神。

她目光有些放空,似乎在想什麼,又似乎什麼都沒想。

過了一會。

她看向床對面桌子上的一個水杯,精神力碾壓過去,在她的注視下,那個水杯上面漸漸布滿了裂紋,最終啪嗒一聲,碎裂成了無數塊。

「震蕩……」

精神力以每秒千次的頻率對同一物體不斷衝擊,造成的傷害。

這是她剛剛領悟的一招。

相比較操控,這一招明顯殺傷力更高,而且更傾向於殺人於無形。

只是現在,還不算熟練,若是作用於人身,還不能做的一擊必殺。

只能說林攸的野心不小,她想的並不是造成傷害,而是直接殺死。

離開前,林攸目光複雜的看了眼娜塔莉緊閉的房門,然後沒有一絲猶豫的離開了房子。

娜塔莉站在窗前,看著林攸離去的背影,面無表情。

一離開那棟房子,林攸便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今天……太過安靜。

走了一段路,她根本沒有發現任何怪物。

這在前幾天根本不可能發生。

這樣的安靜,不是安全,而是意味著有某種極端的危險,在平靜下醞釀著。

林攸打起了十二萬分精神,小心的用精神力探索著,以防萬一。

同時加快速度朝市中心的政府大樓而去。

一路無事。

眼看著已經可以看到政府大樓門前的那桿國旗了,結果精神力突然探測距離政府大樓不遠處傳來的能量波動。

政府大樓對面的路燈上,相對站著兩個人。

德薩手中捧著一本聖經,一臉聖潔的在低聲呢喃著什麼,而在他身前,環形的白金色光圈不斷旋轉著。

「偉大的主啊……請允許我以神仆的名義,制裁那個褻瀆者!」

這句話落地,白金光圈綻放了更加熱烈的光芒,那光芒不斷擴大,朝著站在對面路燈上的妖姬攻去。

妖姬背後的那把銀色長弓已經不見了,赤手空拳的她看起來似乎處於劣勢。

但是林攸分明從她的眼底看到了一絲不屑。

在光芒抵達之前,妖姬消失在了路燈上,她飄忽的出現在了那團光芒的上方,手中握著一柄半透明的風刃。

整個人忽隱忽現,眨眼間便來到了德薩的頭頂。

鏗鏘!

風刃斬在了白金光圈上,泛起陣陣漣漪。

德薩神色不變,整個人後退一步,從路燈上飄然落下,聖經在他手中無風自動的翻頁,而每一頁都浮現出一個個金色的字母,那些字母宛如活了一般,漂浮在半空中,不斷的攻擊著妖姬,無論她怎麼閃躲,都如影隨形。

妖姬的表情依然冷漠,她的速度很快,攻擊力也不弱,一擊就將其中一個字母斬成了碎片。

幾個連斬,空中漂浮的金色字母已經全部破碎,而妖姬的左手也多了一把風刃。

德薩的眉頭緊皺,「看來你的實力恢復的不錯……」

妖姬站在他不遠處,風刃不斷的消失又出現。

「你不行。」她簡短的回答。

德薩輕輕一笑,合上了聖經。

「沒錯,我確實不如你,但是妖姬啊,就算你在這裡殺死我,也是沒用的。」他的語氣如此篤定,說出話讓人難言置信。

妖姬微微闔眼,停止了風刃的閃動,似乎在思考德薩這句話的意思。

暗處的林攸卻在暗自心驚,她同樣被那句話震撼,什麼叫在這裡殺死他也沒用,難道他還能復活不成?

不,不可能,復活這樣逆天的事情絕不可能發生,就算真的有,也絕不會浪費在一個紅衣大主教的身上,哪怕他是一個sss級。

那麼,他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妖姬很快就給出了回答。

她幾個閃身出現在了德薩的身前,風刃橫在了他的脖子上,神色冷淡的說道:「就算是那樣,我也依然會殺了你。」

話落地,刀劃過。

德薩面帶微笑的死去,彷彿被殺的人根本不是他。

不對勁!

林攸在心裡叫囂著。

亞歷山大,德薩,可都是sss級的高手!

就算實力被壓制了,也不可能如此輕鬆的就被殺死!

這裡一定是有什麼事情被她忽略了,一定是這樣。

林攸的大腦急速的運轉,不斷的在回憶自己之前經歷的一切。

進入金字塔,到達第一層,殺死惡魔,不對,是避開了惡魔,也不對……

到底怎麼回事!

林攸驚駭的發現自己的記憶竟然有些混亂。

而且是關於進入金字塔之後的事情。

開玩笑,她的基因經過了進化,大腦已經開發了百分之五十,怎麼可能還會出現記憶混亂這種事!她現在又沒有走火入魔!

放棄去深思,林攸最後看了一眼妖姬的側臉,悄悄的離去。

妖姬……

她心裡默念著這個名字,總有一種感覺,她和這個可怕的女人,終有一戰。

而在林攸離去的同時,妖姬敏銳的朝她離開的方向看去。

沒有發現什麼,便幾個跳躍離開了原地。

政府大樓里一片陰森,林攸花了幾分鐘時間找到了檔案室。

報紙區里,她翻看著那些有些陳舊的報紙,表情嚴肅。

暴力打開了保險箱,裡面的是一摞絕密資料。

在極地發現的巨大怪物。

冰封在地底的神秘生物。

變異。

進化。

這是一場針對人類的災難。

合上了資料夾,林攸嘆了一口氣。

怎麼說呢,這應該算是一場,屬於除了人類以外的生化危機。

所有的昆蟲類生物,植物,全部被不知名的病毒感染,變得極度嗜血和極具攻擊性。

而且最恐怖的是,它們在吃了人類后,會繼承一部分屬於人類的智慧。

雖然不多,但最起碼有了一定的自主意識。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那些半人半蟲的怪物好像並不會繁衍。

然而有些悲劇的是,它們同大部分昆蟲類動物一樣,有著一位女皇……

那位女皇的繁衍能力,抵得上一個種族。

女皇大部分時間都在沉睡,只有在滿月出現的那天晚上,才會短暫蘇醒,繁衍新的蟲族。

沒錯,人類給那些怪物起名為蟲族,因為它們和科幻小說里描寫的,實在太像了。

而滿月的日期則是每年的9月15日。

林攸抬頭看了眼日曆。

很好。

今天正好就是。

她總算知道剛進入這一層時,那個冰冷的電子音說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了。

活下去。

因為每年滿月的時候,那些蟲族都會暴動,經過一整個白天的休息,夜晚的它們有足夠的精力來發泄心中的興奮和狂暴。

它們會在女皇的指示下,殺死城市裡所有除蟲族之外的生物。

而林攸他們將要面對的,就是這樣的一個危險狂亂的夜晚。

「很好……很強大……」

林攸輕聲感慨了一句。

離開政府大樓,她徹底放開了精神力,也不在乎會不會被那些人察覺,她只想在天黑前,找到白祈冰她們。

而就在林攸的精神力剛剛幅散開的時候,蛇王便敏銳的察覺到了。

他把腳從一具蟑螂的屍體上移開,看向林攸所在的方向,迅速奔去。

林攸閉著眼感受了一會,突然朝西北方向跑去。

就在那裡。

她感覺到了……

有熟悉的氣息。(未完待續。) 「你不覺得今天安靜的有些詭異嗎?」白祈冰坐在祈言歸的對面問道。

外面陽光不是很熱烈,她們兩人坐在一家廢棄的咖啡館里,透過灰濛濛的玻璃看著外面的一切。

祈言歸撐著下巴,打了個哈欠,眼神迷濛。

「啊……還好吧……」

看她那樣子,就知道她根本沒有注意到外面的不對勁,白祈冰搖了搖頭,不再問她這種問題。

她的傷在吃了十幾顆血珠之後,已經好的差不多了。

也正是為了給她治傷,祈言歸的實力在最近一段時間,並沒有恢復多少,這讓白祈冰微微憂慮。

這裡的一切,都是那麼奇怪,給人一種十分不和諧的感覺,她心中不安,卻不知該怎麼消除。

突然,白祈冰看到了外面有一個模糊的黑影朝這邊走來。

這玻璃真的太臟,她完全看不清那個人到底是誰。

暗暗防備的同時,白祈冰一直緊盯著那個人。

直到咖啡館的門被推開。

地面暗紅乾涸的血跡上踩上一雙咖啡色的皮靴。

她看到林攸燦爛微笑的臉,和她鬆了一口氣的表情。

不知為何,原本有些低落不安的心,突然就放了下來。

「總算找到你們了。」林攸邊向她們走來,邊說道。

祈言歸沒有回頭,她自然是看到白祈冰嘴角抑制不住的笑,早就想開啟嘲諷模式了,這下逮到機會,林攸是跑不了的了。

「呵……找我們做什麼,你不擔心你的小姘頭嗎?」

lixiangguo

「什麼!不行,不能帶她去暘谷。」淳忙不迭阻止,更不敢讓步了。

Previous article

憑著上乘的輕功,不等上官映月和溫孤珏兩人走出太遠,玉海棠便就縱身一躍,自半空中踏風而至,攔在了他們身前。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