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她催動著身體里的靈力,拉著南宮問天升上了半空,頂著背上愈發變大的壓力,低頭看著下面已經聚集在一起的蟲子們。

「我會攻擊下面的那一塊地域吸引他們的注意力,你把之前的靈力團做得大一些,我用靈力把它們吸引在一塊兒,出了沙土之後,你就把它們一網打盡,全炸了。」

龍飛煙冷靜自持的聲音中帶著掩飾不住的淡淡興奮,聽得南宮問天忍不住側目了一下,見她目光盯著那些蟲子,早已經沒有先前的嫌棄模樣,反倒是有些殺上癮了的感覺。

眉眼一抽,他試探一般問道:「你不會殺上癮了吧?」

龍飛煙看他一眼:「你會殺這樣的東西殺上癮?」

南宮問天頓時搖了搖頭,不怕歸不怕,他私心裡還是想離這些玩意兒遠遠的,長得這麼磕磣還出來嚇人,簡直傷他的眼。 龍飛煙見他如此表情,收回了目光。

「這一次的數量比之前的多了好幾倍,光靠我們兩個人的體力去拼殺,是拼不完的,現在也不知道太陽對這些東西是不是克製作用——我個人認為是沒有的,一開始沒有遇見這些東西,完全是因為他們的活動範疇處於這沙漠深處,若是到了白天,他們依舊不離去,我們只會更加吃力。」說著,龍飛煙手中已經聚集起了一個小小的靈球,只不過她沒有把靈力球直接扔下去,而是拉成了長條,一縷一縷地放在手掌心,最後對腳下那那一片地,輕輕地撒了下去……靈力絲灑在沙地上的一瞬間,頓時所有的蟲子都飛奔了過來,對著那些靈力開始你掙我奪。

「看來這些東西不僅不會害怕,也不認同類,只對靈力感興趣,應該就是那種『由本能所掌控』的蟲子。」龍飛煙淡淡說道。

南宮問天輕笑一聲:「這樣不是更好,若是有了這樣利於他們生存的條件,自身還很聰明的話,那就真是害人害己了。」

「來了!」

龍飛煙凝聚出第二團靈力,但這一次,她將靈力分成了幾小塊,還是對著原來的那一塊地域,輕輕地撒了下去,果然,靈力還沒落地,那些猩紅色的舌頭就迫不及待地出現在了半空中,甚至一些蟲子的身體,都出了沙地一部分。

龍飛煙瞭然地一笑,手中的靈力團再度凝聚,不過這一次,只有一個。

一個比前兩次都要大的靈力團。

「問天。」

龍飛煙叫了一聲,南宮問天已經在汲取所有的靈力和威壓,麒麟火不要錢似地不斷往其中注入。

龍飛煙見狀,分出一隻手,一小團光束火焰冒了出來,一注入那光球的一瞬間,靈力團頓時就大了一倍,麒麟火和光束火焰互補相合,倒是在一團中有爭鋒相對的意思。

不過此時龍飛煙和南宮問天分別控制著兩種火焰,所以他們斗不起來,可待會兒要是離開了兩人的控制……

龍飛煙抿唇一笑,南宮問天見狀索性將所有靈力都抽出來,將整個靈力團包裹起來之後,狠狠地往裡壓縮進去——這會兒越是壓縮的厲害,待會兒爆炸出來,威力就越大。

深諳此種原理的南宮問天,狠下了心死命地壓縮著,看著龍飛煙都呆了呆:「別弄得太嚴峻,待會兒我們兩個都逃不了。」

南宮問天傲然一笑:「不會的,麒麟火不死不滅不會消失,待會兒爆炸完畢會直接自己回來,沒什麼後顧之憂。」

這倒是。

龍飛煙點頭,瞭然地點了點頭,手中的靈力團就這麼直直扔了下去。

半空中,無數的蛇頭伸了上來,只為了快些觸碰到那美味的食物,為此,沙地上已經有無數的蟲子露出了身軀。

龍飛煙粗粗數了數,竟然有數十條之多,兩人站在半空中幾十米之上的高度,所以那蟲子看起來個頭不是很大,但要是站在沙地上,這個個頭加上數量……那就很客觀了。

神識掃過方圓百米,所有的蟲子都擠在這中間了。

龍飛煙滿意一笑:「就是現在。」

南宮問天彎起了嘴角,手中用力,將掌風凝結成團,狠狠往下一擲,那團頓時被打進了沙地下。

龍飛煙一看,那掌風團進了沙土以後還前移了好幾米,深入地下之後,對於蟲子們來說,就更加具有吸引力了。

以蟲子的智商,自然不知道那團已經不是靈力團。

這一下,除了原本在地上的往下方擠進去,地下的也都奔到了那掌風團周圍。

「砰!」爆炸來得比兩人預料地要早。

幾乎是一落入沙地不到五秒的時間,也就是剛好足夠那些蟲子們包圍上去的時間,爆炸了。

漫天的火光中,整片大地似乎都搖晃了起來。

龍飛煙眉眼一變,暗叫一聲:「糟糕。」

南宮問天彼時早就拉著龍飛煙往上又升了百米,才避開了那從底下而來的沙土。

悶哼一聲,南宮問天無法再往上升了,這才停了下來。

龍飛煙一看,他臉色煞白,頓時靈力一閃裹住了他的身體,可是這樣一來,那些壓力就全都移到了自己的身上了。

剎那間,龍飛煙臉色一變。

上升了百米,那壓力可增加了百倍不止,來臨的一瞬間,龍飛煙差點就要掉下去了。

好在她反應及時,頂住那壓力,可生生用身體的強度頂著,雖然可以承受,難受程度卻讓人為之色變。

誰知南宮問天,剛緩了一口氣,又立刻把那壓力給接了過去。

龍飛煙見他發白的臉色,皺眉道:「你剛才耗盡了靈力,現在還這麼頂著……」

「那也不能讓你來替我頂著。」他強撐著說道。

龍飛煙見他堅持,無奈之下拿出了丹藥:「看你現在也啃不了蘿蔔,那就吃點補品。」

聞言,南宮問天頓時「噗嗤」一下笑了出來,回了一句:「那你喂我。」

龍飛煙瞪了他一眼,直接將丹藥塞進了他的嘴巴里。

這種補充靈力的丹藥入口即化,所以一塞進南宮問天的口裡,頓時就化作了一道冰涼的雪水,從南宮問天的喉嚨口下去了,沿著身體被瞬間吸收,冰涼的感覺讓南宮問天舒服地嘆了一聲,眼帶星辰地望著龍飛煙。

見他一秒變得生龍活虎的樣子,龍飛煙才放下心來。

靈力一充沛,南宮問天的臉色一下子就好了起來,雖然頂著這壓力難受,但是只要有靈力支撐著,也只會是難受而已,不至於有生命危險。

而這麼片刻的時間,腳底下的爆炸已經結束了,兩人低頭,望見了滿滿一片的「綠草地」。

「遠遠看著倒是挺美。」龍飛煙挑了挑眉。

就是近了不知會有多噁心。

「可也製造出了流沙。」南宮問天無奈地抱著龍飛煙的腰肢,慢慢的往下降落去,身上的壓力在不斷的減小,降落在高約二十米處時,停了下來。

「真噁心。」龍飛煙冷不丁冒出一句。果然是那種遠看很美,近看噁心,讓人從心中生出一股反胃來。 南宮問天皺眉,心有同感,看那一片的碎殼和綠色膿液,撇了撇嘴,看向那被製造出來的流沙口,此時正不斷的往下陷落。

速度極快。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龍飛煙用神識一掃,周圍沒了動靜。

只不過若是有蟲子沒死,卻不移動,那她也發現不了。

手中靈力一動,扔到了沙地上去,沒有任何的反應。

「看來這些蟲子是死絕了。」

南宮問天拉回她的手,那可不一定。

說著,他抬了抬手:「來根蘿蔔。」

龍飛煙瞪了他一眼,抬手取了一根百年人蔘出來。

再蠢笨的東西,也有耍滑頭的時候,不過……本能總是會戰勝一切。

南宮問天將那百年人蔘,隨手扔在了不遠處的一片平地上,兩人就那麼立在半空中,靜靜地不發一語。

過了好一會兒,那下面的沙地,露出了小小的一角。

無聲無息的,那百年人蔘就被抽走了。

龍飛煙目瞪口呆:「這也可以?」

剛才那爆炸範圍都超過百米了,居然還沒殺死這些蟲子?這得有多頑強的生命力?

南宮問天笑笑:「這應該是最後一隻了,漏網之魚。」

說著,他手中火舌一閃,直接打入了那沙地里,陡然間,冒出一灘血液來。

光束火焰早就已經自動回到歸,而麒麟火卻是用一次沒一次的——好在這東西無窮盡。

「要是還有,估計也不敢上門了吧。」話落,兩人落到了平地上,腳踩著沙土。

龍飛煙走了一圈,果真沒感受到這腳下有什麼動靜,連神識也沒掃到,頓時就鬆了口氣:「看來是真沒動靜了。」

說著,她將神識擴散到了沙漠的邊緣,半晌后白著一張臉收了回來。

神識再強大,用多了也總是會累,何況她剛剛戰鬥誘敵,確實消耗了不少的靈力。

「前面到邊緣為止,暫時都感知不到蟲子,趁著夜色還在,趕緊趕路吧。」兩人收起了靈氣,靠著純肉體在沙漠中,以最快的速度開始奔行起來。

黎明初升之時,兩人停下了腳步,感受著腳下驟然增加的吸引力,龍飛煙和南宮問天找了一處背光的沙丘,坐了下來。

「一半的路程了,晚上腳程快些,不遇上其他的東西的話,應當一夜就能到了。」龍飛煙估算了一下兩人的速度,大約說出一個時間來。

「比預想的要快上許多,那現在就好好休息吧。」南宮問天拍了拍龍飛煙的額頭,立馬拉了一個結界。

「累了一個晚上了。」

龍飛煙失笑:「我在魔獸森林中大戰三天三夜也沒累過,那時候的我的修為還沒這麼高,所以不至於因為這區區一夜就如何。」

「那也要休息。」南宮問天看了她一眼,那一眼威力十足,但是滿滿地溫柔也沒讓龍飛煙反擊,反倒是乖順地點了點頭,閉上眼睛。

這一眼,看得南宮問天的骨頭都酥了,一顆心更是軟成了春水。

「呼……終於出了這沙漠了。」

又過了一天一夜,兩人終於順利走出了沙漠,期間也沒有什麼蟲子作祟。

見到沙地外的那片枯草地的時候,龍飛煙的心情竟然久違地舒暢了幾分,更別提見到水源的時候,那帶著淡淡興奮的暢快之情了。

南宮問天也生出一種輕鬆地心情,看著身邊眉眼舒展的少女,越發心生溫暖。

藍天白雲,溪流草地。

過了沙漠的這一片地,簡直像是世外桃源,甚至連籠罩的迷霧都沒有了。

「咦?」南宮問天忽然冒了一聲。

「怎麼了?」龍飛煙蹲在小溪邊裝水,一邊看了過去。

南宮問天驚奇地表情被她盡收眼底。

「我的神識,可以感受外界了。」

在沙地中,即便沒有迷霧,他的神識依舊受阻,可是出了那沙地,竟然全都好了!

龍飛煙也感受,微微一笑:「這不是好事嗎?」

只是心中也詫異,自己的修為明顯比南宮問天差,為何在沙漠之中神識卻不曾受阻。

太奇怪了!

南宮問天點點頭,神識擴散開來,不久后便眉眼一笑。

「再往前不久,就是閆海,這裡到處格外不同,處處危機,咱們小心點。」

龍飛煙站起身來,看著前方的藍天,深吸了口氣。

終於,走到了盡頭。

短短的幾天,此時回頭五看,竟然覺得異常地漫長。

……

閆海。

一炷香的時間,那片廣闊又幽深的大海,就出現在了二人的面前。

深吸了一口海的氣息,與沙漠里那乾燥又高溫的味道不同,這空氣中瀰漫著濃重的,海的氣息。

濕潤又溫暖。

只是不知道這海底下,有什麼了。

兩人大口喝著淡水,在海邊坐了下來。

二人運轉著精神力,將神識拉扯到最大,朝著海底的方向探索而去。

片刻之後,南宮問天睜開眼睛,見她閉眼,便放下了水袋,默默地守在她身邊,以備不時之需。

神識不斷往下往下,直到觸碰到了一個物體,才驟然停止。

「貝殼?」忽然之間,龍飛煙疑惑地冒出一句,她小心翼翼地確定了那東西的形狀,正考慮是什麼,答案就衝上了腦海。

可是不對啊,貝殼怎麼可能會這麼大?

「什麼貝殼?」南宮問天見她睜開了眼睛,問道。

龍飛煙指了指那大海中:「我只看見了一個巨大的貝殼,除此之外,什麼也沒看見。」

聞言,南宮問天再次閉上了眼,半晌之後臉色微沉地睜開了雙眼。

「確實,看大小,應該剛好夠裝下一個人。」

人!

龍飛煙陡然抬頭,看著南宮問天的雙眼,雖然知道這可能性不大,但龍飛煙還是燃起了希望。

lixiangguo

似乎是看穿了我的心思,忽然,牲口拿起洛陽鏟用力戳在棺槨上,因為年代久遠,而棺槨又是木頭的,所以只這一下,便削去棺槨的一個角。

Previous article

可是現在……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