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她一向聰慧靈敏、實力強悍,過去數萬年裏,她從來都沒經歷過這種屢屢拖夥伴後腿的境遇。

如今倒好,她來到這裏不到一天時間,經歷的第一場戰鬥也纔剛開了個頭兒,可她卻已經連續出了兩次昏招兒。

夏清淵對此也很是無語,他一邊認命地祭出防禦神器擋掉如雨一般紛紛揚揚落下的蟲屍,一邊用滿是無奈的語氣傳音給驚鴻,“驚鴻,你要下手,就撿那些離我們遠的,切記,切記。”

驚鴻在他炯炯有神的目光中微微紅了臉,她頗爲心虛的笑了笑,然後就忙鴕鳥的轉開了視線。

秦橘啓卻是看得哈哈大笑起來,“百里兄,你那邊的新人不錯啊!纔剛晉升到神境這麼短的時間就已經有了這麼大的殺傷力,實在是棵好苗子。”

百里博旭嘴角直抽,“太莽撞了些。”

秦橘啓撇嘴,“百里兄,你也太嚴格了。要不這樣,你乾脆把那小丫頭讓給我得了。”

百里博旭一個趔趄,“她有心上人的。”

這回輪到秦橘啓一個趔趄了。

他收回打偏的流星錘,“百里兄,你想坑死我啊!”

一邊說着,他一邊小心翼翼的遊目四顧,“這要是讓我家圓圓聽到了,非剝了我的皮不可!”

秦橘啓懼內是出了名的,在三妻四妾、三夫四侍都格外尋常的修仙界,秦橘啓也是那種“一生一世一雙人”的少數異類之一。

他口中的“圓圓”,就是他的愛妻柏圓。

柏圓原本只是一介散修,與秦橘啓相識相戀於微末之時,兩人結成道侶後,秦橘啓一直對妻子格外珍愛,只是事有湊巧,秦橘啓和柏圓相繼成仙后,大羅天某個三等家族的嫡系小姐竟然對秦橘啓一見鍾情了。

秦橘啓自然不會棄了愛妻另娶,可偏偏那個三等家族卻又不是他們惹得起的。

夫妻二人一商議,當即便決定“三十六計走爲上計”。

可誰知他們才逃出去不到一個月,柏圓就意外得知,她死去的親孃竟然是某個二等家族一位長老的第七代直系子孫。

那位長老其他的子孫都已經不在人世,柏圓就這樣成了他現存於世的唯一血脈。

老爺子非常疼愛柏圓這個有他血脈的外孫女,可偏偏卻對秦橘啓萬分看不順眼,最後還是柏圓下了數年水磨工夫、而秦橘啓又確實愛妻如命,老爺子這纔不再對秦橘啓橫挑鼻子豎挑眼。

而隨着秦橘啓實力越來越強、地位越來越高,但對柏圓卻還是一如往昔,老爺子更是打心底裏接納了這個女婿。

那個作爲柏圓外家的二等家族裏面,許多本來看不起柏圓,也看不起秦橘啓的女修,在秦橘啓實力一路躥升並最終成爲罕見的真神境高手之後又忍不住開始嫉妒柏圓的好運氣,其中幾個更是暗暗送了數捆秋天的菠菜給秦橘啓。

在她們想來,自己比柏圓貌美、比柏圓實力高深、比柏圓溫婉優雅,勾搭區區一個秦橘啓還不是手到擒來。

然而讓她們既生氣又遺憾的是,她們用了無數手段,最終卻都是媚眼兒拋給瞎子看,秦橘啓對她們的示好根本無動於衷。 要說她們對秦橘啓其實並無多少真情,之所以看中他,其實說到底還是因爲他的深厚修爲以及他驚人的修煉速度。

要知道,她們所在的家族可是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出過神境以上的修士了,更不要說秦橘啓竟然還一路衝到了真神境。

這樣的男人,看在那羣止步於仙人境已經不知道多少年的女人眼裏,毫無疑問就是一塊大大的肥肉。

她們想要從他那裏得到晉級的契機、法門,而最能讓一個修士傾囊相授、毫不藏私的,毫無疑問就是他的女人。

她們也沒指望秦橘啓娶她們,或者應該說就是秦橘啓想娶,她們也未必願意嫁過去。

畢竟,她們族中的那位長老可是非常非常護短的,她們誰都不想因爲搶了柏圓的婚姻而被那位長老記恨。

不過,要是柏圓因爲她們與秦橘啓的露水姻緣惱羞成怒,憤而與秦橘啓分開,那可就怪不得她們了。

更準確來說,她們甚至是隱隱有些期待這個結果的。

在修仙界,露水姻緣並不是什麼可恥的事情,就算秦橘啓的妻子跟她們有那麼一星半點兒的血緣關係也是一樣的。

她們族裏的那位長老就是再生氣,也不可能因爲這麼一點兒小事兒對她們如何,畢竟她們身後也是各有靠山的。

可柏圓,那個不知道走了什麼狗屎運的柏圓卻要丟個大臉,並且搭上自己的婚姻。

無論她選擇和秦橘啓一刀兩斷還是選擇忍下秦橘啓對她的背叛,他們那所謂的美滿婚姻都將不可避免的產生裂痕。

再加上自己等人日日在她眼前晃悠、族中其他人的閒言碎語,她們就不信柏圓還能像以前一樣,天天傻笑個沒完,恨不得全天下人都知道她和秦橘啓的幸福甜蜜。

那些心理扭曲的女修想得挺美,可她們卻都下意識地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這一切都要以她們能夠成功地勾搭到秦橘啓爲前提。

在她們想來,那秦橘啓不過是個暴發戶一類的存在,她們這些大美人能主動對他投懷送抱,那是他的福分,拒絕神馬的,根本不在這些女修考慮之列。

不是非得愛着你 然而,之後秦橘啓的表現卻讓她們臉面盡失、百思不得其解。

原來,秦橘啓竟然接連三次踹飛了對他投懷送抱的女修,而且還跑去跟柏圓那位八世祖說了“族裏的女修太可怕,我要帶着柏圓搬出去”的話。

柏圓那位八世祖氣得七竅生煙,不顧自己已經是神境修士,黑着臉跑到族長那裏,不由分說把正忙着顛倒黑白、哭訴委屈的三個女修全都罵了一頓不說,而且還揚言自己要帶着柏圓和秦橘啓出族去。

他們一族的族長哪敢惹這位祖宗,更別說人家還有個連他們族裏一羣長老都要客客氣氣對待的外孫女婿!

最終,經過所有長老協商,那三個女修被罰面壁思過五百年,而柏圓卻一躍成爲族中最不好惹的女修之一。

許多人對秦橘啓的畏妻如虎嗤之以鼻,尤其那些一直等着看柏圓笑話、最終卻進了思過堂的女修,但更多人尤其是那些尚未選擇道侶的年輕女子,卻都十分羨慕柏圓的好福氣。

更有那明眼人看得清楚,秦橘啓之所以對其他女子全不放在眼裏、直到如今也依然把自己的妻子捧在手心,正是因爲他是真的很愛柏圓,這種愛超越了身份地位、修爲高低的侷限,甚至也沒有因爲時間和空間的阻隔而變淡。

修仙之人,這樣發自內心的堅定本來就是值得欽佩的,所以倒也有很多人對秦橘啓非常有好感。

這些人裏面,自然也包括了長期與他合作的百里博旭。

也因此,秦橘啓動了搶人的心思,百里博旭纔會拿這個話題來打趣。

而秦橘啓的反應,也一如既往的取悅了百里博旭。

“你是嫌自己懼內的名聲還不夠響亮是吧?”他斜睨了秦橘啓一眼,“連剝皮這種話都說出來了,我看柏圓名聲在外跟你脫不了干係。”

秦橘啓嘿嘿直笑,他手上殺敵的動作仍在繼續,口中卻頗爲得意的道:“我跟我媳婦兒要是不厲害點兒,那些狂蜂浪蝶都能把我給吃了。現在這樣多好,那些狂蜂浪蝶和那些看不得我們夫妻過得好的傢伙全都在大羅天上,等閒連我媳婦兒的面都見不着,而我媳婦兒卻可以在天外天我的府邸裏自由自在的過日子,順便還可以交到一些腦子清醒、品性純正的朋友。”

這廝,簡直就是不要名聲只要實惠的典型。

百里博旭無奈搖頭,“那你還是別打我們小驚鴻的主意了,就她那樣貌,保管有人到柏圓那裏給你上眼藥。”

秦橘啓卻不上當,“你捨不得讓給我直說就是,做什麼編排我家圓圓?她纔沒你想的那麼笨呢!你以爲隨便誰去上眼藥她都信的?我家圓圓最信的是我好不好?”

百里博旭似笑非笑的瞥着他,“那要是我去上眼藥呢?”

秦橘啓動作一僵,“百里博旭,算你狠!”

百里博旭輕描淡寫的甩出一道流光,擊飛秦橘啓未能打中的那個蟲族,同時還淺笑着回了秦橘啓兩個字,“過獎。”

秦橘啓氣得狠狠瞪他一眼,然後泄憤似的將一對流星錘揮舞的更快了幾分。

兩人正好處在時空裂縫附近,時空亂流內的各種雜音和鋪天蓋地的蟲子發出的聲音完全遮蓋了百里博旭和秦橘啓說話的聲音,所以距離他們比較遠的驚鴻等人根本沒有注意到這番脣槍舌戰,唯有那些與他們對戰的蟲族,被兩人那副輕鬆寫意的態度給刺激的不輕。

它們發出獨特的音波表達着自己憤怒的心情,一陣雜亂的嗡嗡聲之後,最前面的二十多條蟲子擺開陣勢,對百里博旭和秦橘啓展開了羣體攻擊。

百里博旭臉上依然還是之前那副表情,唯有突然出現在他手上的青色長弓昭示着他態度的慎重。

而秦橘啓的流星錘上則突然生出了長短不一的金刺,那些金刺藉着流星錘的高速旋轉,在敢於上前的蟲族身上留下了道道血肉翻飛的傷口。 “結陣!”夏清淵大喝一聲,除了驚鴻依然懵懂之外,百里博旭這支小隊的其他人全都飛身縱躍,站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驚鴻有點兒傻眼她該站哪兒?

“驚鴻,站到中間來!”夏清淵知道驚鴻沒有與他們並肩作戰的經歷,自然不會忘記給她單獨的指示。

驚鴻聽了,忙屁顛屁顛跑到夏清淵身邊站好。

夏清淵這才擡手一指正與百里博旭和秦橘啓戰鬥的蟲族們,“攻擊!”

剎那間,隊員們發出的五顏六色的法術匯聚成一束,筆直的朝着蟲子最密集的地方飛去。

驚鴻驚奇的發現,他們每個人的法術竟然不知怎的匯聚成了一體,而且殺傷力還不只是簡單的法術相加那樣簡單。

當那一羣蟲子中間被炸出一個大洞,死去的蟲子殘存的血肉噼裏啪啦掉下來,驚鴻不禁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她有心問個究竟,但卻顧忌着場合不對不敢傳音給夏清淵。

夏清淵這時候卻顧不上跟她解釋一加一大於二是個什麼原理,他右臂擡起,帶着驚鴻等人發動了第二波攻擊。

不出驚鴻意料,那些挨挨擠擠朝百里博旭和秦橘啓靠近的蟲族很快就又被炸了一大洞出來。

第三次。

第四次。

第五次。

第六次。

短短不到十息的時間,夏清淵就帶着衆人發出了六次羣體攻擊。

這個時候,驚鴻體內的神力已經快要見底,其他人當然也沒好到哪裏去。

夏清淵帶着衆人後退幾步,秦橘啓那支隊伍的副隊長、真神境中期修士何繼明則帶着他們那一隊的修士上前迎敵。

“抓緊時間恢復神力。”夏清淵丟下這麼一句,然後就開始盤膝而坐、默默調息。

驚鴻等人應了聲“是”,然後又分別在他附近找了一處地方坐了下來。

雖然如今他們都在防禦法陣中間,暫時並不需要擔心自身安危,但大家卻還是時刻留心着外界動靜,並不敢真的沉下心神專注修煉。

驚鴻手握極品靈石,瘋狂的吸收着靈石轉化成的靈氣,神識卻始終分出一縷注意着百里博旭、秦橘啓以及何繼明等人與蟲族的戰鬥。

因爲之前他們這支小隊的羣體攻擊,那些蟲族已經不再聚在一起,所以何繼明他們的攻擊已經做不到大範圍殺傷蟲族。

不過他們的神力倒也沒有浪費,在何繼明的指揮下,那二十多名神境修士專門找那種一看就不好對付的狠角色下手。

他們與秦橘啓配合多年,百里博旭又是個人精,三方配合,那些格外難纏的蟲族很快就被他們聯手滅殺了好幾條。

這麼一來,百里博旭和秦橘啓的壓力頓時大減。

因爲神力無多,何繼明他們全都開始改用符籙進行戰鬥。

漫天飛舞的各種靈符、寶符在生效之前一直被衆人的神力包裹着,顯然是怕時空亂流中的罡風將符籙撕裂。

驚鴻覺得自己來到這個地方的短短時間裏實在是大開眼界,一種不虛此行的感覺由心而生,也因此,她此刻雖然力量不足,但內心裏卻十分雀躍。

又過了大約一刻鐘,何繼明等人面色開始泛白,驚鴻立刻意識到他們的神力怕是已經見了底。

果不其然,夏清淵很快就一躍而起,“何兄,該換我們了!”

驚鴻等人忙跟着站起身,何繼明也不矯情,道了聲“辛苦各位”之後就帶着他那一隊的修士調息去了。

因爲大家的力量都還沒有完全恢復,所以夏清淵這次也選擇了使用符籙戰鬥。

站好陣勢,夏清淵右手微揚,“火符”二字便在驚鴻等人的識海中響起。

驚鴻忙取了一摞火系靈符握在手裏,然後又學着大家的做法將其中一枚用神力包裹着送上半空。

二十幾道符籙流星一般劃過昏暗的長空,然後直直落進了蟲羣裏面。

“雷符!”

又是二十幾道符籙飛出。

“火符!”

“雷符!”

“火符!”

“火符!”

“”

時間在夏清淵不斷髮出兩字指示、驚鴻等人不斷丟出符籙的過程中漸漸流逝,驚鴻注意到,百里博旭和秦橘啓已經快要扛不住了。

他們一直守在時空裂縫前,承受的來自蟲族的攻擊最多、面對的對手實力也最強悍不過,能扛到現在驚鴻都覺得已經是個奇蹟了。

要是換成其他人,即使是實力僅次於這兩人的夏清淵、何繼明,他們也絕不會比百里博旭和秦橘啓做得更好了。

更不用說現在這兩人也已經沒有多少神力了。

也因此,雖然在他們的輪番打擊下,死去的蟲子越來越多,但情形對他們來說卻依然是不容樂觀的。

驚鴻心下着急,頭腦卻在飛快運轉她在猜百里博旭、秦橘啓、夏清淵以及何繼明還有什麼高招沒有。

雖然沒有的可能性很但她卻不能不未雨綢繆。

悄悄順出兩顆霹靂雷火彈,驚鴻決定要是等會兒真有什麼意外情況,她就先下手爲強。

打定了主意,驚鴻又將視線投向百里博旭和秦橘啓那邊,結果卻見那兩人正合力催動一個黑乎乎的大鉢。

那大鉢看上去黑不溜秋並不起眼,但不知怎的,驚鴻卻覺得這東西一定厲害極了。

她的第六感一樣敏銳,而這一次,她的猜測也同樣得到了證實。

當那大鉢上古拙的紋路一一亮起,驚鴻立刻發現那些原本正拼命攻擊百里博旭設下的防禦壁障的蟲子竟然不約而同齊齊後退了很長一段距離。

站在驚鴻身邊的一名修士也注意到了那口大鉢,他驚喜的開口喊道:“是吞天鉢!”

驚鴻正想問下這位仁兄這“吞天鉢”是個什麼寶貝,神識範圍內卻突然出現了一陣此方天地都爲之變色的瘋狂氣流涌動。

雖然因爲身處大陣之中並沒有受到波及,但驚鴻卻依然忍不住勃然變色。

發動了吞天鉢的百里博旭、秦橘啓以及正努力固定住各處陣石的夏清淵等人的臉色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蒼白,無數蟲族則正身不由己的被突然傳來的巨大吸力卷向吞天鉢。

之前機敏後退的那些蟲子顯然已經開了靈智,它們或是飛向高空、或是跳下裂縫、或是藉由地面上凸起的山石土丘遮擋身形。 雖然那些蟲子早有準備,但它們當中卻依然有一小半因爲躲閃不及而被吸進了吞天鉢裏。

當然,那些面對吞天鉢根本沒有一絲反抗之力的普通蟲族被吸進去的更多。

等到吞天鉢“咚”的一聲停下吸取的動作,之前烏壓壓一片的蟲族已經少了足足七八成的樣子。

至於僥倖剩下的那部分蟲子,它們雖然未曾落荒而逃,但卻也已經停下了進攻的動作。

與這些蟲族交戰多年的夏清淵、何繼明心知它們是在等着高階蟲族發佈命令,二人不敢耽擱,匆忙吞下幾顆可以大量補充靈力的丹藥就帶着各自的部分屬下一起來到了百里博旭和秦橘啓身邊爲他們護法百里博旭和秦橘啓消耗過度,短時間內已經無力再與蟲族戰鬥。

因爲初來戰場、實力又最弱,驚鴻被夏清淵留在了法陣之中。

和她在一起的還有或是跟她一樣實力相對低微、或是神力耗盡還未恢復到及格線的十來人,在離開防禦大陣之前,夏清淵和何繼明已經交代了他們要儘可能消滅那些普通蟲類。

驚鴻心知這場戰鬥已經到了最後關頭,她一邊跟其他人一樣卯足了勁兒往外丟火系和雷系這兩種對蟲族效用最大的符籙,一邊時刻以神識關注着那些高階蟲族的一舉一動。

一陣奇特的音波響起之後,驚鴻就見那些普通蟲族不要命似的朝着百里博旭等人所在的位置涌了過去。

以夏清淵和何繼明爲首的修士臉色都變得十分凝重,百里博旭和秦橘啓的身體也微微有些緊繃,衆人全都擺出了一副蓄勢待發的模樣嚴陣以待。

驚鴻心知不好,兩顆霹靂雷火彈直接脫手而出。

清穿之福晉躺贏了 普通蟲族形成的長河被攔腰炸斷,除了死掉的一成之外,五成的蟲子被爆炸產生的氣浪吹得再也保持不住隊形,而另外四成的蟲子則依然一窩蜂似的朝着百里博旭等人涌了過去。

驚鴻正欲再扔兩顆霹靂雷火彈過去,那些跟驚鴻一樣因爲實力低微或者神力不足而留在防禦法陣內的修士卻已經搶先一步發出了合擊技。

七彩流光婉若游龍,巧妙而準確的落到了那支由蟲子組成的隊伍的中間位置,驚鴻神識所及之處,就見那些蟲子死的死、傷的傷,僥倖既未死也未傷的則被打亂了陣型。

“小丫頭,幹得好!”秦橘啓那支隊伍裏某位長相粗獷的長髯修士一邊手握靈石瘋狂吸收靈氣,一邊還不忘傳音讚賞驚鴻的當機立斷。

驚鴻回了他一個禮貌的微笑,然後就學着其他人的樣子開始消滅那些零零散散分佈着的普通蟲族。

夏清淵和何繼明得他們援手,所剩不多的力量得以存留下來對付那些高階蟲族,而那些高階蟲族用普通蟲族消耗夏清淵等人實力的算盤卻因爲驚鴻等人的插手而落空,此消彼長,驚鴻他們這一方暫時扳回了些許優勢。

又是一陣奇怪的音波聲響起,片刻後,衆人就見那些倖存下來的高階蟲族竟然緩緩聚攏到了一處。

它們口中發出具有特定韻律的聲波,似是商談,又似是召喚,驚鴻雖然聽不懂,心下卻有不妙的預感生出。

百里博旭、秦橘啓等長期與這些傢伙打交道的修士對它們瞭解的更深,所以它們一擺出這副架勢,衆人立刻變了臉色。

夏清淵和何繼明分別扶起百里博旭和秦橘啓,其他人則護着他們往防禦大陣這邊走。

那些普通蟲族受到召喚,很快攔在了他們與驚鴻等人之間。

法陣中的其他人忙幫着夏清淵等人消滅那些普通蟲族,而驚鴻卻召喚出寶扇珍瓏,對準那些湊在一起的高階蟲族接連扇了三次。

漫天火光很快淹沒了那些蟲子,驚鴻卻並沒有就此停手。

她想的很清楚如果不是這些高階蟲族準備施展的絕招實在太過厲害,厲害到現在狀態不佳的百里博旭和秦橘啓都不得不暫且迴避,那麼他們肯定是不會放棄守護時空裂縫的。

只看那兩人沉鬱的眼神,驚鴻就能猜到他們是有多麼的不甘心此刻的退敗,又有多麼的憂心未來的戰局。

lixiangguo

古帝之物,又豈是泛泛之輩!

Previous article

「這裡是什麼地方?」楊心怡急道。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