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女子冷冷一笑,陰邪地說道:“你反應倒是挺快。”

李長生冷哼一聲,說道:“反應不快,恐怕我現在就是具屍體了。”

“也只是早晚的事情罷了。”女子冷冷地說道:“小弟弟,你想爭個前頭,可曾問過我?”

李長生面色一厲,說道:“只聽說站在前頭的人爭先後,莫不是你我站在這後頭,也要以命爭個輸贏不成?”

話一說完,手一甩,三條長蛇身首異處,被李長生甩到了灌木叢裏。

女子詭異地說道:“別看我站在後頭,但這前排的位置,可有我一份。”

話音落下,雙手一動。

李長生身子一閃,連忙向後退去。

只感覺黑暗之中,幾股陰冷的風,從女子的衣袖之中竄出,黑影晃動。

周圍的人,還未反應過來,“啊”的一聲慘叫。

幾人捂住自己的脖子,鮮紅的血液止不住的往外冒,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掙扎了幾下,沒了動靜。

林子裏,瞬間像是亂了套。

這女子突然出手,才短短一眨眼的時間,就取了幾人的性命。

“不好,是鬼蠱堂的蠱聖女……”

人們還當這站在林子前排的人,是高手,萬沒想到,人羣裏,竟然也突然殺出了一個邪神。

是誰導演這場戲 要命的是,這邪神竟然在李長生身旁站了許久。

夜空之下,林子裏頭幽幽暗暗,本來就聚集了不少人。

這女子身上的蠱蟲一放出來,根本讓人閃躲不及,許多人稍一大意,就中了襲擊。

只見蠱聖女發出了一連串“嚶嚶嚶”的嬌笑聲,聽上去卻是陰毒得讓人毛骨悚然,她身形一動,恍如鬼魅一般,一下子從人羣裏,掠到了正前方。

“孟哥哥,許久未見,別來無恙……”

蠱聖女臉上露出了嬌媚的笑容,朝着一旁的孟天虎,輕聲說了一句。

孟天虎臉上神情嚴肅,淡淡地了看了蠱聖女一眼,冷“哼”一聲,沒有說話。

林子當中,李長生有驚無險,拍了拍自己的衣裳,朝着剛纔他站的方位看去。

只見那裏已經橫着幾具屍體。

細細看了一下,確定屍體當中,沒有四老,這才稍稍放下心來。

也不知道四老那四個老傢伙,躲在哪個角落了。

不過那四個老傢伙活了一把年紀,見識過大風大浪,也算得上是老奸巨猾了,應該不需要過多擔心。

小溪水上,晶瑩流轉的光華,越發耀眼,像是一下子將整個黑漆漆的山林照亮一般。

孟天虎幾人臉上,也露出了驚喜的表情。

開了,要開了。

聖地祕境的第一扇門,要打開了。

虛空之中,緩緩顯露出一個銀白色的縫隙,像是有一扇門,在慢慢開啓一般。

孟天虎身軀一動,邁步朝前,想要第一個進去。

他身子一動,身旁衆人也跟着動了。

只看見有兩個影子一閃而來,“呱啦啦”地叫着,帶着凌厲的殺意,朝着孟天虎而去。

孟天虎臉色大變,連忙抵擋。

“轟”的一聲巨響,孟天虎身形被一股力量震退幾步。

再一看,那兩個影子,竟然是兩隻半人身高的布偶娃娃。

說時遲,那時快,傀儡術的男子搶先一步,想要進入門縫之中。

“哪裏走……”鬼父眼疾手快,大喝一聲。

他的身後,數百隻鬼魂一下子欺近,帶着騰騰的厲氣,將傀儡術男子逼退。

一旁原本靜靜豎立着的銅棺,此時也猛然“砰”的一聲,動了起來,帶着無匹的威力,橫掃向衆人。

這些人的邪術雖然厲害,但對於煉屍術男子來說,卻是渾然不需要懼怕,他躺在那銅棺之中,本身就可以無視許多邪物。

蠱聖女的蠱蟲再厲害,又能如何?只要銅棺沒打開,這些蠱蟲也奈何不了煉屍術男子。

鬼父的鬼魂,數量雖多,同時出手確實也能達到驚人的效果,但一樣對煉屍術男子造不成威脅。

只見滾滾的氣浪,從銅棺之中一掃而出。

衆人臉色大變,慌忙抵擋。

趁着此時,銅棺突然掉轉了一個方向,“嗖”的一下,就要朝那門縫裏鑽。

“嗡”的一聲,刀吟傳出。

剎那之間,刀光一閃而來,“咣噹”一下,砸在了銅棺之上,頓時火光四濺。

那東瀛男子,面色冷峻,手持東瀛武士刀,威風凜凜。

山林之中,頓時更加混亂了。

前排的幾人在打,後排的人,也跟着相互廝殺起來。

爭先後,固然重要,但在進去前,能少一些競爭對手,也是件極好的事情。

聖地祕境的門,纔剛打開一個小縫隙,所有的人,都已經急了眼。

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神仙留下的地方,裏頭到底藏着多少厲害的法寶?想都難以想象。

衆人秉承着“敵不動,我不動,敵若動,我先動”的先進理念,一下子就廝殺起來。

幾個邪祟一晃,剎那間攻勢盡出,朝着李長生便殺了過來。

黑暗之中,李長生面色一冷,手上功夫也沒耽擱,一腳踢出,另一隻手向着前頭一抵。

只聽見“喀嚓”一聲,淒厲的慘叫響起。

那人胸腔的肋骨,一下就斷了幾根,喪失了戰鬥能力,倒在地上。

另外幾人卻是不依不饒,心中稍稍有一些震驚。

李長生看上去,比較年輕,柿子要挑軟的捏,這個道理,這些人還是懂的,自然是一出手,就有好幾人盯上了李長生。

只可惜眼神不太好,一不留神看走了眼,這不是個柿子,分明是個椰子。

李長生身子一晃,虛影陣陣,掠到了一人身後,一手輕輕摁住那人的頭顱,用力一扭。

又聽得一聲沉悶的響聲發出,來人倒地不起。

不到片刻之間,李長生的身旁,倒下了七、八個人。

其他的人倒是機靈得很,心裏暗暗喊了句“哇草”,沒敢再來李長生這送人頭。

只是李長生這副面孔面生得很,也沒人認得出來他是誰,只當是哪個門派裏頭來的高手。

前排的幾人,戰得熱火朝天。

猛然之間,只看見四道人影,從密林裏一閃而來。

緊接着,聽見一連串渾厚的大笑聲。

孟天虎幾人反應過來,聯手朝那四道人影擊去。

甜戀虐寵:蒼少,難馴服 沒想到四道人影一晃,沒有硬接,虛虛實實擺了一道,竟然搶先進了那門縫裏頭。

衆人大吃一驚,氣急敗壞。

後頭的李長生面上露出了一個笑容。

姜,果然還是老的辣。四老不出手則罷,一出手,倒是搶了個先。 孟天虎怒喝一聲,雙手手臂一震。

剎那之間,只看見他上身紋着的圖案,驟然邪光一亮。

一股巫力迸發而出,邪氣沖天。

妖風剎那之間,在山林之中颳起,揚起煙塵和遍地的枯枝散葉。

衆人心頭一顫,趕緊收住勢頭。

綜赤之焰 孟天虎身軀向前一動,化作一道黑影,緊隨四老之後,進入了聖地祕境之中。

夜空之上,天樞星一時之間,變得亮了幾分。

只見正當頂上的五顆星辰,在這一剎那,竟然降下五道彩光。

彩光相互交織,破開雲層,直落下來。

極品複製 聖潔的氣息,盪漾開來,在山林之間,震起一道道光華。

衆人驚呼連連,只覺得眼前五光十色,璀璨刺眼。

小溪水的上頭虛空中,晶瑩剔透的光華,相互交匯,從聖地祕境的大門裏頭,竟然傳出了鳳嘯龍吟的聲音。

銀白色的光芒,狂涌而出,如同江水滔滔不絕。

頃刻之間,碧光流動,那聖地祕境的大門,在衆人的凝視之下,豁然敞開。

雖還未入聖門,卻已經感覺到,聖門之中,有一股浩然之氣,像是引動天地自然大道的力量,蘊含着無數的法則。

這種強大的力量,已非人間界的生靈所能做到,受肉體凡胎所限制的凡人,更是不可能做到。

唯有那曾經天道未變之前,逍遙於三界六道的仙神,纔有可能製造出如此祕境。

方纔讓衆人心頭踏實許多,看來這地方,確實是聖地祕境無疑。

“此時不進,更待何時?”

鬼父一聲大喝,整個人像是被百鬼簇擁着,陰森幽邃的氣息發散出來,鬼氣盈盈,一下子閃進了大門之中。

銅棺也停住了漫天的攻勢,破風而來,大有一往無前的氣勢,一下子直竄進去。

“再不進去……寶貝就要沒了……”

兩隻布偶娃娃,咿咿呀呀地叫喚着,詭異離奇,跟着傀儡術男子,也進去了。

蠱聖女、東瀛男子等人,緊隨其後。

李長生見狀,念動口訣,腳一跺地。

щщщ¤ttκá n¤℃ O

只聽見“轟隆”一聲巨響。

大地顫動起來,一道裂痕,直從李長生的腳下,延伸出去,直朝聖門。

衆人心頭一驚,連忙向兩旁躲開。

人羣之中,一下子露出了一條道路。

李長生藉着威勢,身子一晃,連忙往前飛掠而去。

在場衆人還未看清李長生的面容,只覺得一道冷風襲來,黑影一晃,就進了聖門裏。

“快……快……快進去……”

一人扯着嗓子,大喊起來。

拼鬥的人,哪裏還顧得及廝殺?

在劫難逃:豪門第一少夫人 這聖地祕境已經進去了不少人,再不進去,恐怕只剩下殘渣撿了。

李長生一入聖地祕境,頓時心中吃了一驚。

只看見聖地祕境之中,廣闊無邊,頭頂之上,混沌一片,像是迷濛着層層迷霧一般。

黑白兩色,氤氳着,似是若有若無,若隱若現。

李長生看一眼,便已心知肚明,這頭頂的混沌,象徵着陰陽,交替不絕。

面前,竟然出現了五條大道。

象徵着金、木、水、火、土五行,分別是黃、青、藍、紅、褐五種顏色。

五條大道延伸開去,竟然漫無邊際。

李長生站在這裏,雖然能夠一眼看見五條大道,但他心中清楚,自己一旦選擇其中一條道路踏上,那麼身旁環境景色,又將是另一種變化。

先前進來這聖地祕境之中的人,早已經沒了蹤影,想必已經是踏上了路途。

這五條大路,必然不能同時走,爲今之計,只能從中選擇一條。

李長生猶豫不到十秒,立時做了決定,身形一飄,踏上了藍色的大路。

五條大路選中央,人間正道是滄桑。

果不其然,一邁上道,身旁的景色,剎那間變幻。

只看見深藍色的幽邃,凝在了四面八方,只感覺四周的空氣,起伏不定,悠悠晃晃,像是置身於深海之中一樣。

“咦……小弟弟,沒想到,你也進來了。”

一個女子的聲音,驟然響起,發出了一連串“嚶嚶嚶”的嬌笑聲。

李長生眉頭微微一皺,看了一眼。

竟然是蠱聖女。

“你怎麼在這裏?”

蠱聖女眉眼一挑,似是春意盎然,風情萬種,說道:“那幾人的本事,我可是惹不起,怎麼敢跟他們走一條道?自然是選了這條……還準備摸索一下,沒想到,小弟弟你竟然也來了。”

這蠱聖女當真變臉快得很,在外頭的時候,陰邪無比,出手就要人命。

到了這聖地祕境裏頭,仿若換了個人。

李長生冷冷“哼”了一聲,沒有多說什麼,邁步朝前走去。

“小弟弟,要不……我們搭個夥?有啥好東西,姐姐我也分你一份?”蠱聖女媚笑着,欺身靠近李長生。

李長生警惕得很,身子一閃,一下子就退了一丈遠,冷冷地說道:“你走你的,我走我的,你若是想打什麼歪心思,靠着袖子裏藏着蠱蟲害我……就別怪我不客氣……”

蠱聖女尷尬一笑,卻是沒有再靠前。

李長生走在前頭,她跟在後頭。

行了約莫百來步的距離,只聽見“轟”的一聲巨響,從頭頂之上傳出。

李長生擡起頭去看,面色頓時一滯。

只看見虛空之中,竟然凝成了一個巨大的手印,帶着滾滾無匹的威勢,蓋了下來。

“天師大手印……”

李長生白眼一翻,連忙躲閃。

蠱聖女倒也機靈,見大路之上,突生異變,轉身就逃。

lixiangguo

秦王、楚王盟於黃棘。秦復與楚上庸。

Previous article

我來做什麼關你鳥事!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