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天空中,已經完成了空中抓捕的六架飛機剛要帶著史萊克七怪和那架飛機返回,突然,一個龐然大物撐破了那張大網。

能夠非常清楚的看到,全長三十六米的天翔十七上面,多了一個高度超過六十米,無比雄壯的龐大身影。它的重量實在是太恐怖了,以至於才一出現,瞬間就帶著那架天翔十七和周圍的全部六架飛機同時向下墜落。

六架飛機比一架的東西當然要強得多,這是空中捕捉的根本。可是,當捕捉對象在空中多了一隻霸王龍的時候。情況就變得完全不同了。

一帶六,飛流直下!直奔下方海域落去。

下面還有六台黑級機甲呢,猝不及防之下,他們險些被直接砸到。慌忙四散分開。

唐舞麟一抬手,一根藍銀皇就悍然擊碎了天翔十七駕駛艙上面的玻璃罩,呼嘯的風聲瞬間傳入整個駕駛艙。飛機也變成了敞篷版。

「謝邂,準備全力加速。」現在他們這架飛機的情況十分怪異,因為霸王龍的乘坐,飛機尾巴向下,直接帶著其他六架飛機墜落下去。霸王龍似乎還有些茫然,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旁邊的六架飛機終於做出了反應,它們一個個迅速放棄了捕捉網,在空中飛散。

因為巨大重力的影響,這六架飛機再也無法控制住自己的空中姿態,全都是翻滾出去的,再好的飛行員,在這種情況下想要維持住自己飛機的控制,也需要時間和強大的心理能力。

「加速!」唐舞麟爆喝一聲。霸王龍瞬間消失,他也重新回到了飛機背部。一根根藍銀皇探出,纏繞在機艙內的四人腰部。

謝邂推動推進桿,飛機在空中猛的一震,然後就朝著一個方向加速沖了出去。

此時的謝邂,只覺得天旋地轉,但飛機噴射口驟然加速之下,也帶著他們七人猛的沖了出去。

先是在空中拔起,然後控制系統自然而然的讓飛機保持平飛狀態。他們的運氣很好,正是朝著群島的方向。

此時此刻,那六架飛機還沒能控制好自己的形態,而六台黑級機甲已經分別撲向他們,保證友軍安全才是最重要的,隨時準備營救。

史萊克七怪駕駛的天翔十七,就像是一隻出籠的小鳥一般,直飛群島方向。

「降低高度!」唐舞麟向謝邂喝到。沒有機艙護罩的阻擋,唐舞麟的聲音已經能夠傳過去了。

謝邂大口的喘息了幾下,「太刺激了老大!」

「大家做好準備,我喊一、二、三,就解開你們的安全帶。」這句話自然是對機艙內的四人說的。

「準備好了。」謝邂哈哈一笑,放開了控制桿。

「一、二、三!」唐舞麟大喝三聲,緊接著,他猛的從飛機上躍起,與此同時,身上的一根根藍銀皇猛然拉拽。在他的控制下,六道身影幾乎是緊跟著他,同時脫離飛機,出現在天空之上,七個人,在藍銀皇的纏繞下,組成了一個奇異的形態。

塔台!

「這樣也行?」冰峰少校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

在六架戰機、六台黑級機甲的圍捕之下,他們竟然也能衝出重圍?當唐舞麟他們跳出飛機的時候,天翔十七已經進入到了那片島嶼的範圍之中。然後遠遠的飛了出去。

後面大片的機甲部隊已經抵達,但卻並沒有進入那片島嶼範圍之中。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剛剛沖入那片島嶼範圍的天翔十七,突然一個急墜,從天而降,朝著島嶼深處鑽了進去,似乎出現了什麼虛幻的光暈,然後它就消失不見了。並沒有出現墜毀時應該有的爆炸。

唐舞麟現在可顧不上這些,一抬手,就把徐笠智事先給他們做好的輕靈小龍包塞入口中,以降低自己的身體重量。其他人也都是如此。

樂正宇、原恩夜輝,一白、一黑,兩對羽翼同時張開,藉助空中的氣流,努力的從兩側帶動大家的身體儘可能穩定下來。

「好爽、好爽!」謝邂興奮的大叫。

有生以來,今天絕對是他面臨的最刺激的一幕。以他那連半吊子都算不上的駕駛技術,竟然能夠帶著夥伴們突出重圍,還有什麼比這更讓他亢奮的事情呢?

唐舞麟突然心中一動,身上散發出一圈棕黃色光暈,頓時,七人都覺得身體一輕,有種向空中飄飛起來的感覺。

山龍王軀幹骨帶給唐舞麟的魂技正是重力強控,在和邪魂師戰鬥的時候,唐舞麟就曾多次使用過。除了重力強控之外,還有另外一個防禦類的魂技,但唐舞麟現在還沒辦法用出來,在他的感覺中,那個防禦類魂技恐怕要等到他七環修為才能使用。因此,自然之子並不是他第一個擁有卻不能使用的技能。

此時,唐舞麟通過重力強控,進行反向重力控制,重力降低,樂正宇和原恩夜輝自然就輕鬆多了。

塔台!

「將軍。」劉明上校低聲叫道。

沈月眉頭緊皺,但她畢竟身居高位,依舊還能保持平靜,「算了,讓他們進去吧。現在我相信,他們是這一代的史萊克七怪了。密切關注魔鬼群島動靜,三級戰備。讓他們進去,肯定沒好事。」

「是!三級戰備。」

沈月扭頭看向冰峰少校,「我想,我需要一個解釋。」

冰峰少校立正、行禮,「是!」

沈月轉身向外走去,冰峰少校趕忙跟在她身後,亦步亦趨。

目送著他們離開,劉明上校這才鬆了口氣,一大早的,就鬧出這麼件事,著實是讓人心中不爽啊!

下面已經傳來調查結果,魯夫和他的機組無礙,已經清醒過來了。

沒有傷亡,但卻失去了一架天翔十七,對於軍團來說,這已經是相當沉重的打擊了。

可是,對於他們來說,魔鬼群島卻是禁區,史萊克學院的人進入那個範圍,他們就已經無能為力,戰機自然也不可能找得回來了。

在空中滑行平穩下來,唐舞麟此時才有心思去觀察下方的群島。在空中看的還是很清楚的,下方大片、大片島嶼,覆蓋了很大範圍,但卻顯得有些過於平靜了。這些小島全都是黑色的,漆黑如墨。地形非常複雜,也有植被,但似乎全都是黑色的,就像是被染上了一層墨水。

更為奇特的是,在這些海島周圍,距離島嶼三百米範圍內的海水居然也全都是黑色,和更遠處的碧藍色海水形成著鮮明對比。

毫無疑問,這絕不是一個普通的地方。而這也將是他們軍訓的地方。

唐舞麟絕不會認為他們在十五天內抵達了這片島嶼就算渡過了困難,毫無疑問,真正的困難,從這一刻很可能才真正開始呢。

「那邊!」葉星瀾突然說道,同時抬手朝著一個方向指去。

—————————————-

求月票、推薦票。感謝大家的支持。 葉星瀾一直在觀察著這片島嶼,尋找著學院給的地圖上相似形狀的島。

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那邊一座相對較大的島嶼和地圖上的樣子非常相像。

不用唐舞麟說,樂正宇和原恩夜輝就已經調整了方向,朝著那個島嶼飛了過去。

他們此時在千米左右的高空,緩緩下降。突然,七人同時感覺到身體一顫,彷彿空中有什麼無形的東西託了他們一下似的,緊接著,周圍空間輕微的扭曲了一下。他們就繼續下落了。

在唐舞麟七人的感覺中,這只是一個瞬間的恍惚,而在北海軍團的雷達上,他們七人卻已經消失了。

重力明顯增加,拉拽著唐舞麟七人以更快的速度向下墜落,唐舞麟沉聲喝道:「大家別慌,不會有事的。小言,星辰鎖鏈!」

許小言身上魂環光芒閃耀,第四魂技釋放,金光燦燦的星辰鎖鏈迅速將眾人連接在一起。

他們跳出飛機的時候,距離地面大約三千米,而從三千米的高空,如果沒有翅膀的情況下化為自由落體,只需要最多兩分鐘,就會砸在地面上。

就算在翅膀的輔助下,當他們距離地面越來越近時,也不過就剛剛過去了五分鐘而已。

原恩夜輝和樂正宇都已經吃下了嗜血豆沙包,全力以赴的拍打著他們的雙翼,嘗試能夠穩定住自己的身體,不至於墜落後摔的粉身碎骨。

唐舞麟作為所有人的連接者,以那一根根巨大藤蔓連接的人,他非常沉靜,似乎一點都沒有因為眼前的局面而變得驚慌。

距離地面越近,他們越能看得清楚,地面上一片黑色,但卻並不是岩石或者土地,山巒起伏的島嶼上,生長著植物,只是這些植物竟然也都是黑色的。所以從遠處高空看,這裡就像是一隻黑色的怪獸。

樂正宇和原恩夜輝憑藉著斗鎧的增幅,雖然在重力增加的情況下,依舊勉強調整著身形,飛向他們目標島嶼的方向。距離地面越來越近了。

「大家做好防衝擊準備。」唐舞麟一邊大喝著,身上五圈魂環光芒若隱若現,一根根藍金色的藍銀皇開始在他身體周圍更多的鑽出。

眼看就到地面了,原恩夜輝、樂正宇急速拍打著自己的翅膀化解沖勢,但七人卻依舊如同流星趕月一般沖向地面。

就在這時,突然,唐舞麟身上的第二魂環光芒大放,一根根藍銀草宛如巨蟒一般噴吐而出,直接扎向了地面,他的第四魂環也同時亮起,那一根根藍銀皇頓時變得如同大腿粗細,扎入地面的瞬間向下彎折,但強大的彈性卻極大程度化解著他們的衝擊力,就像是一個肉墊似的,讓衝力迅速減弱。

一道金光勃然而出,宛如一條金色小龍一般在地面上猛的一撐,強大的反彈力將唐舞麟重新彈起,他雙臂一震,纏繞在夥伴們身上的藍銀皇抖動,頓時將眾人全都重新甩入空中,所有衝力也因此而化解,眾人在空中略微停頓了一下,再徐徐落在地面上。

藍銀皇收回,精準降落,有驚無險。

「這可真是太刺激了!」謝邂有些興奮的大叫一聲。

確實是太刺激了,這樣的情況,所有人都是第一次面對,但不得不說,全過程還算是在他們的掌控範圍內。

唐舞麟雖然不是飛機的駕駛者,但作為審時度勢的行動掌控者,一切都掌握的非常好。尤其是他釋放出霸王龍時的神來之筆,讓他們才能成功擺脫戰機和機甲的糾纏,如果不是那瞬間的高速墜落,想要衝出重圍決沒有那麼容易,北海軍團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大家怎麼樣?」唐舞麟問道。

「沒問題!」眾人紛紛向唐舞麟比出一切正常的手勢。他們都是一字斗鎧師,雖然最後時刻有些衝擊,但斗鎧的防禦力足以化解一切了。

唐舞麟一揮手,眾人迅速聚集在他身邊,組成陣型。唐舞麟、葉星瀾、樂正宇和原恩夜輝在外,其他三人在內。

此時眾人才能更好的觀察四周。相對來說,大陸東北房的海域已經非常寒冷了,所以,在這島嶼上生長著的樹木大多是針葉林。看上去鬱鬱蔥蔥的。唯一令人有些壓抑的就是,這裡的所有樹木、植被甚至是大地,全都是黑色的,漆黑如墨。令人望而生畏,彷彿有鬼影重重。

唐舞麟雙眼微眯,精神力外放,感受著周圍的氣息。

他發現,這裡的一切雖然都是黑色的,但卻並沒有過於濃郁的暗元素氣息,一切都很正常,就和正常的森林沒什麼太大的區別。

這是怎麼回事呢?唐舞麟心神微動。

無疑,這個地方既然被稱之為魔鬼島,一定有它特殊的地方。而學院所謂的軍訓在這裡,也不會是無的放矢。連蔡老他們當初都遭遇到了不太美妙的經歷,可想而知了。哪一位成為超級斗羅的強者年少時不是驚才絕艷啊!

「老大,我們現在怎麼辦?」謝邂低聲問道。

唐舞麟道:「輪流休息,先回復最佳狀態再說。」不能盲目前進,原恩夜輝和樂正宇剛剛都服用了嗜血豆沙包,消耗不小,其他人也都有不同程度的消耗。尤其是剛剛的空降對大家的心理衝擊其實還是相當不小的,先穩定下心神再說其他顯然是很有必要的。

許小言、徐笠智和謝邂首先坐下恢復魂力。其他四人則在外面,唐舞麟身上第三魂環亮起,一圈圈光暈向外擴散開來,藍銀金光陣。擁有元素剝離、群體控制的強大控制魂技。

「正宇、原恩,你們也休息吧,有我和星瀾守護,應該是足夠的。」

「好!」

嗜血豆沙包的反噬效果已經開始顯現了,原恩夜輝和樂正宇兩人雖然修為不弱,但還是消耗不小。尤其是先前樂正宇曾經使用過犧牲,生命力消耗不小。經過剛剛的全力以赴,此時還真是有些疲憊了。

唐舞麟雙眸之中紫光閃爍,紫極魔瞳釋放,仔細的搜索著周圍,然後他將自己的藍銀皇向外悄然擴散,感受著這個島嶼上的生命氣息。

自從他的精神力達到了靈淵境之後,他的感知就比以前增強了太多。尤其是和藍銀皇相互結合,非常容易就能夠和所有的植物溝通。

正在這時,突然,最先坐下的謝邂猛的睜開了眼睛,駭然道:「為什麼沒有天地元力,我的魂力無法恢復。」

他的話音才落,其他人也都分別睜開了眼睛,眼神中同樣流露出了駭然之色。

沒錯,他們的感受是一模一樣的,在這漆黑如墨的島嶼上,他們沒有感受到任何天地元力的存在。

唐舞麟心頭一動,趕忙凝神感受。可不是么?這魔鬼島上空蕩蕩的,根本不需要藍銀金光陣,這裡本身就已經是經過了元素剝離一般。一切氣息如常,但天地元力卻是蕩然無存。

沒有天地元力的存在,他們就不能吸收那些能量來恢復自身的修為。魂力是會消耗的,除非他們一點魂力都不動用。可是,那又怎麼可能呢?

作為一名魂師,尤其是修為已經達到了魂王層次的魂師,他們在潛移默化之中都會有一定的魂力消耗,催動魂力護體已經成為了他們正常的生活狀態,更何況玄天功的修鍊本來就是生生不息的,魂力會一直運轉,雖然逸散消耗很少,但還是有的。如果在一個絕對沒有天地元力的地方,根本不需要去輸出魂力,他們自身的魂力也會逐漸消失殆盡。

樂正宇色變道:「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禁忌之地?」

唐舞麟看向他,「禁忌之地是什麼情況?」

樂正宇沉聲道:「我們家族的典籍有所記載,在上古時期,有一些地方因為特殊性,被神界所懲罰,從而成為了禁忌之地。被剝奪了一切生命存在的可能。一切天地元力都無法在這種地方形成。可是,這裡分明有植物啊!如果是禁地的話,植物也不該存在才對。」 唐舞麟苦笑道:「你的猜測恐怕是正確的,我並沒有從這裡的植物上感受到任何生命氣息的存在。」

他們落地的地方是一片較為平坦的之處,不遠處就是漆黑如墨的樹林,唐舞麟快步走過去,當他將自己的手掌按在一株大樹上的時候,觸手冰涼,沒有半分生命氣息傳來不說,還有一股濃濃的死寂感瞬間升騰。如果不是唐舞麟自身生命氣息極強,氣血波動極強,被這死氣侵染,身體一定會受到某種程度的傷害。

「這些樹都不是真的。好像是碳化了一般,堅如鐵石,但卻沒有半點生命氣息。」唐舞麟眉頭緊皺。

連天地元力都沒有,修鍊就沒有任何意義了,眾人紛紛聚集過來,圍繞在唐舞麟身邊。

許小言問道:「隊長,沒有天地元力,除了影響我們的魂力之外,對生命力會不會也有影響?或者說,會不會影響到我們的氣血之力?」

唐舞麟苦笑道:「會的。任何生物都依靠於天地元力而生存,這一點毋庸置疑。水和陽光,是生命本源,他們帶來的氣勢就是生命能量的一種升華。在沒有任何生命能量的地方,我們自身的生命氣息就會不斷消耗。短時間內沒什麼事,但時間一長,我們恐怕就要在這裡化成乾屍了,或者和那些植物一樣碳化。」

唐舞麟此言一出,眾人臉色都是一陣大變。

「那怎麼辦?」謝邂有些急切的道。

唐舞麟深吸口氣,「學院既然讓我們到這裡來軍訓,就一定不是讓我們來送死的。而且,我們的軍訓究竟在何處目前也未可知。從空中俯瞰,這片群島全部是黑色的,就連附近海域也是。但海域超過三百米之後,就會變成正常顏色。以此推斷,正常顏色的海域應該是可以感受到天地元力的。也就是說,我們到時候可以嘗試到正常海域去吸收天地元力來恢復自身。」

葉星瀾微微一笑,「你總是能這麼冷靜。情況應該差不多。」

唐舞麟笑笑,「其實我也擔心,但擔心有什麼用。總要面對。好了,既然沒法吸收天地元力來恢復自身,我們先到海邊去,反正我們在指定時間內已經抵達。第一關黃金之路應該算是過了,我們現在到海邊去看看,然後正宇和原恩飛出去,看看我的判斷對不對。」

這一切都是漆黑的島嶼給人以莫名壓力,至少目前他們還無法探察清楚究竟是什麼情況。先尋找退路無疑非常重要,所以唐舞麟沒有急於展開對島嶼的偵察。

他們降落的地方,就在這座島嶼邊緣地帶,認清方向後,沒走多遠,他們就已經看到了大海。

從空中看黑色的大海與從地面看,截然是兩種感覺,身在其中才更加震撼。海浪浮動,拍打著岸邊,那漆黑如墨的海水,就像是恐怖的深淵,隨時都能將人吞食似的。

唐舞麟釋放出一根藍銀皇,向海水鑽去。

藍銀皇剛一接觸到水面,唐舞麟突然感覺到全身一震,緊接著,一股恐怖吸力就從那海水中傳來。唐舞麟體內的魂力、氣血之力頓時順著這根藍銀皇蜂擁而出。

他趕忙把藍銀皇甩起來,但就是這麼一瞬間的工夫,這根藍銀皇前端就已經變成了一片灰白。

「千萬不要碰觸這海水,海水有很強的吞食天地元力的效果。一旦接觸,會加速天地元力流失。」

唐舞麟很慶幸,剛剛他們不是直接落入這片黑色的海水之中,否則的話,只要一沾水,他們的消耗一定會幾何倍數提升。

原恩夜輝道:「我去看看吧。」

唐舞麟點了下頭,「一切小心,感覺不對就立刻回來。」

「嗯!」原恩夜輝點了下頭,背後墮落天使雙翼釋放開來,輕輕一拍,飛入空中。然後緩緩懸浮到那片黑色的海水上方。

她才剛到海面上,身上就隱隱有黑霧冒起,原恩夜輝趕忙一拍雙翼,向更高的地方飛騰而起。這才讓身上的黑霧減少,然後朝著遠處飛去。

三百米的距離很快就到了,島嶼和島嶼之間,除了黑色海域,因為距離較遠,還是有一些澄澈海域存在的。原恩夜輝終於飛出了那三百米的範圍,但就在那一瞬間,她的身影突然消失了。

「消失了?原恩!」謝邂大急,急聲呼喚。

唐舞麟一把抓住他,「別慌。先看看再說。」

lixiangguo

見西撒毫無悔改之意,斯諾也不勉強,於是轉身向駕駛艙走去。在前往駕駛艙的路上,斯諾將迎面而來詢問老闆安全的保鏢統統幹掉,藍則選擇相反的方向,進行清理。至於西撒,則帶著牛奶從屍體身上搜出幾把槍,然後趴在遊艇的圍欄上,射擊海中那些打算爬上船的落水者。

Previous article

即便是程無雙,穆玲瓏,風偌靈等等,他們所擁有的記憶,也僅僅局限於現在所處的現古時代。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