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大虎心中有了自己的抉擇後,而後對着赤松子問道;“請問,赤松子前輩,這陰陽珠是個什麼樣的東西?”

“這個……”

赤松子聞言開始沉吟起來,過了片刻後,赤松子回到,“這陰陽珠生死一個比雞蛋略小一些的一個珠子。”

大虎聽到這裏,他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敢確定,那次自己得到的那顆珠子就是陰陽珠,只不過那陰陽珠的具體用途他大虎不知道而已。

這就是擁有寶山而不知道怎麼用一般,於是大虎再次問道;“赤松子前輩,那珠子有何用處?”

“這個……我具體的也不知道,不過根據祖師爺的說法,那珠子的用處很大,它自身有一功能,能將人進行陰陽轉換,也就是讓人變成陰魂,讓陰魂變成人一樣的。

它還有一些其它的功能,比如,可以緩慢吸收天地靈氣,供應主人自行修煉所用,可以豪不誇張的說,那陰陽珠就是一件異寶,不管你是否在修煉,而它始終是在運轉的,當它吸收的靈氣達到了一定的值後,它可以自動的幫主人提升等級。至於是否還有其它的功能,我就不得而知了。”

赤松子說的沒有錯,這些東西還是他在祖師爺遺訓中知道的,只不過這些東西只是皮毛而已,他相信那陰陽珠不僅只有這些功能,可能還有很多,畢竟真正的陰陽珠他沒有見過。

煙雨江湖 “靠,這麼厲害?不行我得去找找那顆珠子,看看是否還在當初的那個小院裏?”

大虎聽聞了陰陽珠功能後,對得到這顆珠子有了很大的興趣。 赤松子說的沒有錯,這些東西還是他在祖師爺遺訓中知道的,只不過這些東西只是皮毛而已,他相信那陰陽珠不僅只有這些功能,可能還有很多,畢竟真正的陰陽珠他沒有見過。

“靠,這麼厲害?不行我得去找找那顆珠子,看看是否還在當初的那個小院裏?”

大虎聽聞了陰陽珠功能後,對得到這顆珠子有了很大的興趣。

大虎且不知那陰陽珠就在他的體內,此時那顆珠子正在他的丹田內緩緩的旋轉不止,並散發出絲絲的靈氣滋潤這大虎的丹田。

“那赤松子前輩,那將來的浩劫是否就是你剛纔所說的那三十六魂與七十二魄呢?”

冷少的私寵寶貝 大虎知道危險與利益並存,陰陽珠是好東西,那浩劫的災難應該也不小,所以他斷然猜測那浩劫就是與三十六魂七十二魄有關。

“嗯,沒錯,祖師爺遺訓記載,就是與那些魂魄有關。”

聽到赤松子的話,大虎心裏暗歎果然不出所料,真的與那些魂魄有關,只不過自己一個還未築基的小子,豈能與那些金丹境界的鬼修去抗衡呢!想到這裏大虎又打起了退堂鼓,臉色煞白難看起來。

赤松子見狀好似看出到來大虎的擔憂,立即在一旁勸說道;“呵呵,大虎道友,其實你不必太過憂慮此事,畢竟那些魂魄還要個兩三年纔可破除地府結界來到人間,我們現在至少有兩年的時間去安排一切,如今你的修爲依然在練氣九層巔峯,如果有我的幫助想來築基應該不難……”

赤松子說完看了看大虎的臉色,而後繼續道;“再說,我們也不是與那些魂魄正面對敵,地府有地府的鬼差鬼卒和鬼將等等,如果那些魂魄破開結界他們也不會袖手旁觀的,而我們只需要將人間的結界鞏固,不讓他們有可趁之際。”

大虎聽到赤松子所言,臉色恢復了些許的血色,突然大虎覺得自己什麼時候開始被嚇的如此了,這不是以前那個楞頭愣腦的大虎了。是不是這人雖着年齡的增長,對生命也會更加的愛惜了?

“赤松子前輩,這事我可以幫你,不過至於那拜師之事我看就免了吧?”

大虎想了好了一陣子,這纔回過神來對赤松子說道。

“嗯,好,只要大虎道友肯出手此事,我赤松子無二話,在這裏我代替天下蒼生謝過大虎道友了。”

赤松子聞言很是高興,他的目的本就是請大虎出手,一同應對那場欲要來之的浩劫,至於他做不做自己祖師夜的徒弟,這個一點也就沒有關係。

“嗯,好,那赤松子前輩,你現在住哪?我最近有些事需要處理,等事情處理完後纔可與你一同商量接下來的大事。”

大虎既然事已決定,自然不是那種拖泥泥帶水之輩。

“我……住哪?”

赤松子聞言有些尷尬,自己一位活百歲高齡的人,如今混的竟然連處居所都沒有,這另他很是尷尬。

“師傅,我們不是雲遊四方的嗎?我的居所當然是居無定所了……”

童童見到赤松子那副尷尬的模樣,心裏高興至極,讓你這老頭刷象,在拍賣會亂花錢,如今好了,人找到了,錢沒有了,還弄得自己下不來臺。不過這赤松子始終是自己的師傅,這臺階自己必須要給他的找的。

“對對,我們現在是沒有固定之所,所以還請大虎道友幫我們找個住處才行啊?”

赤松子是見坡下驢,有了臺階就直接下來了。最後還不忘讓大虎幫助他二人找個住處。

“啊?”

大虎聞言心裏震驚不已,這赤松子怎麼說也是位高人吧?怎麼混的連個住處都沒有啊?看來自己又做上了一件虧本的買賣了。

不過大虎想錯了,赤松子豈是那種貧困之人,他的身價少說也有近千萬吧!只不過爲了尋找大虎,這赤松子幾年來將這些錢財花的竟是一空,現在他和徒弟已經算是乞丐一流了。不過這赤松子畢竟活了這麼多年,對一些身外之物根本就不放在心上,要是想賺錢的話,他隨意的就可以幫助什麼高官富貴去看看風水,或者其他的什麼的,以他的名氣,要是報了出來,恐怕都城的達官顯貴排隊也排不上。

“赤松子前輩,要是你不介意的話,我跟我女朋友商量一下,你先在他家住上幾日,等我的事情處理完了,我們在去安排浩劫的事,你看怎麼樣?”

大虎覺得這赤松子有些可憐,就打算讓他在周慧家暫住幾日。

“奧,好好,那就打擾大虎道友了。”

赤松子對於住的地他毫無在乎,至於睡他大虎家還是他女朋家,這個對於赤松子而言,沒有什麼區別。

“天色依然快亮,那就請赤松子前輩一同隨我回周家吧?”

大虎看了東方一眼,發現東邊的天,亮度依然在緩緩蔓延,恐怕不出一個小時那些光亮就會到了大虎的頭頂。那時,太陽也會好不遜色的昂頭而出。

“哈哈,那就多多打擾了。”

赤松子師徒這幾天露宿街頭有些膩了,能夠有處遮風擋雨的地已經是很不錯了,所以一聽大虎這話是眉開眼笑。

“師傅,咱們快些去吧?這裏很冷的……”

童童搓了搓手,看了眼還在有些墨跡的赤松子說道。

“呵呵……”

大虎見狀微笑的用手摸了摸童童的腦袋,說道:“走吧,赤松子前輩,可別把你徒弟凍壞了。”

俗話說的好,下雪不冷化雪冷,在這個冬天,雖然雪已經停了好幾天,但是公園內的綠化帶裏,仍然有不少的積雪,因此即將黎明的早上,着實有些冷。

至於大虎與赤松子兩人,他們的修爲一個是假丹境界,而另一個是練氣九層巔峯,這樣的高手怎會在乎區區一點寒冷呢!

“好,走,童童,我們去大虎道友那裏暖和暖和。”

赤松子說完就帶着童童跟着大虎去了周家別墅。

……

周家別墅,周慧正自香甜的在她那粉牀之上熟睡,原本煞白如雪的臉色有了幾絲紅潤。

(。 周家別墅,周慧正自香甜的在她那粉牀之上熟睡,原本煞白如雪的臉色有了幾絲紅潤。

“咳咳……”

突然間一束日光,透過窗,照射在她的臉龐,瞬間周慧捷眉輕動,轉而輕咳了幾聲。

周慧無力的睜開雙眼,看着眼簾熟悉的閨房,心裏疑惑道:“我不是投河身亡了嗎?怎麼會在這裏?不,不對,我記得我的魂魄被地府的鬼差給抓了去,他們好恐怖啊!竟然還用鞭子抽我,太可惡了。”

“嗯?我不是被大虎給救了嗎?怎麼會在這裏?大虎呢?”

周慧醒來,無數思緒在腦海內盤旋,當他想到大虎時,猛然的坐了起來,“壞了,大虎不會是被留在了地府吧?”

想到這些周慧立馬從他的粉牀之上爬了下來,“哎呀!”不知怎麼滴,周慧剛剛下牀,腳底一軟癱在了地上。

“我怎麼渾身一點力氣都沒有啊?”

周慧用雙手支撐這身體有些疑惑道。

“吱呀……”

就在這時,房間的門被人輕輕的從門外推開,探出一張慈祥的面孔。

“呀!慧慧,你怎麼坐在地上了?”

這張面孔見到周慧坐在地上,臉上竟是擔憂之色,說話間就匆忙的跑到了周慧的跟前。

“快,媽扶你上牀休息一下。”

宋雅詩昨晚只是小息片刻,一大早就醒了過來,打算悄悄的看周慧一眼,沒有想到這剛開門就見到了自己女兒坐在地上。

“媽……”

周慧見到母親臉上的擔憂,奮力的喊了一句,只是接下來她還想說些什麼時,感覺自己身體連在說一個字的力氣都沒有了。

疫生 “先不要說話,媽扶你上牀。”

宋雅詩見到女兒的狀況,心裏很是心疼,使足了力氣,將周慧弄到了牀上。

周慧躺在牀上,喘了幾口氣,看着母親因自己而累的發紅的臉色道;“媽,我這是怎麼了?”

宋雅詩聽女兒這麼一問,臉色瞬間有些難看起來,“慧慧,不是媽說你,你以後做事一定要三思而後行,你要知道,媽就你這一個女兒,你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媽還怎麼活啊?”

宋雅詩的語氣雖有些埋怨,但是最多的是心疼,女兒是媽的小棉襖,心頭肉,要是就這樣沒有了,她宋雅詩能不心疼嗎?

想想那幾日,沒有找到周慧的軀體前,她宋雅詩可是夜不能寐,日不三餐,這種心靈上的煎熬,使得她整個人都消瘦的一圈



看着母親傷心的樣子,周慧的心一下子疼了起來,“媽……”

周慧說話間眼眶已經開始霧氣迷離,豆大的淚珠不知不覺間已經從眼角處往下滑落。

宋雅詩見狀心道,自己這是怎麼了?慧慧剛剛醒來怎麼自己就給女兒添堵呢?

“慧慧,媽不是責怪你,媽只是心疼你……”

宋雅詩一把將周慧摟在了懷裏,眼裏也是淚水不止。

“我知道的媽……”

宋雅詩不說還好些,這一說,周慧哭的更甚起來。

母女就這樣在這種氣氛中過了一刻種左右,宋雅詩這才平復了一下心情道;“慧慧,你餓不餓?媽給你弄些吃的去……”

經母親這麼一說,周慧才忽然感覺自己腹內飢餓無比,並且口內不住的開始冒酸水。

“嗯,媽,我好餓,我好吃你做的糖醋鯉魚……”

周慧像個小孩一般,語氣有些嬌氣。

“好,你等着,媽這就去……”

說話間,宋雅詩就往門口走去,只不過沒走幾步,就被周慧給喊住了,“媽,你等下……”

“怎麼了慧慧?你哪裏有不舒服了?”

宋雅詩聽到女兒喊住自己,以爲是她身體哪裏不舒服,所以神色有些焦急。

“不是的媽,我除了有些餓以外,其餘的沒有什麼不舒服。”

周慧見到母親神色有些擔憂,連忙解釋道。

“奧,這我就放心了,那我去了……”

宋雅詩聞言鬆了口氣,給周慧一個慈祥的微笑後,就要再次離開,不過就在這時,周慧又開口了,“媽,你知道大虎在哪裏嗎?”

宋雅詩聞言停住了腳步,看着女兒期待的眼神再次露出一個微笑,“我當然知道了,怎麼你有事找他?”

周慧聞言臉上露出了欣喜之色,“那他在哪?”

宋雅詩見狀微笑的走了過去,抓起了周慧的手,微笑的說道;“告訴媽,你是不是對那個大虎很有意思?”

周慧聞言臉色一紅,“媽……他只是我的一個朋友而已,我只是有些擔心他,別的……”

“奧,朋友啊……是哪種朋友?男朋友嗎?”

宋雅詩是過來人,對於女兒這中表情她還那裏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呢!再說,大虎在她的心目中,早已被認定爲準女婿了。

“媽……我比他要大那麼多呢?我怎麼可能會和他……”

周慧說話開始有些扭捏起來



“大怎麼了,女大三抱金磚,以我女兒這模樣,這身材,還有這家世,哪裏配不上那個大虎了,給媽句實話,要是你真的對大虎有意思,媽今天就豁出老臉不要,爲自己女兒做回媒人。”

宋雅詩見到女兒死活不承認,這心裏還真的有些急了,這兩人都已經進展到了這種生死與共的地步,還戳不開那層窗戶紙,這事還真的讓她宋雅詩有些着急。

周慧看着母親,將嘴脣咬的有些血印,兩顆晶瑩黑潤的眼珠不停的轉悠着,最終她的眼神露出了一種抉擇。

“嗯……”

聲音很小,頭點的很輕,不過宋雅詩眼不花,耳不聾,她還能清晰的看到與聽到。

“好,你的這個媒,媽幫你保定了。”

說完宋雅詩還拍了拍女兒的那柔滑的手背。

“奧,不多說了,慧慧,你先休息一下,我去去就回來。”

既然此事已經定,宋雅詩也就放心了許多,不過想起自己女兒好幾天沒有吃過東西,連忙的又起身走出了房間。

周慧見到自己母親從匆忙的離開,臉上瞬間露出了羞澀。

“媽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開朗了……”

周慧還以爲宋雅詩會反對自己與大虎的事,沒有想到這宋雅詩比自己還積極呢。(。) 周慧見到自己母親從匆忙的離開,臉上瞬間露出了羞澀。

“媽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開朗了……”

周慧還以爲宋雅詩會反對自己與大虎的事,沒有想到這宋雅詩比自己還積極呢。

宋雅詩在昨晚就聽了大虎的話,早早就準備好了周慧愛吃的東西,至於這個糖醋鯉魚,她的廚房都是一些現成的材料,所以她並沒有用多少時間就將周慧愛吃的一些菜弄好了。

宋雅詩將做好的一些飯菜,放到一張大的托盤之上,就這樣端着去了周慧的方間。

“慧慧,來,先吃點東西……”

宋雅詩來到房間,將那個托盤放到一張桌子上後,微笑的對周慧說道。

“嗯,好的媽,不過你先扶我到衛生間,我去洗漱一下。”

周家別墅的房間幾乎間間都有獨立的衛生間。宋雅詩聞言臉上的笑容更勝幾分,輕步走過去,幫周慧整理好衣服,而後扶着周慧去了衛生間。

洗漱過後,周慧坐在那張桌子前,看着母親爲她做的那幾道菜,嘴裏吧嗒的幾下,就對着那些美味的菜餚東起手來。

“嗯,真好吃,真希望天天能吃到媽做的飯菜。”

周慧嘴裏的菜賽的滿滿的,有些含糊不清的對宋雅詩說道。

“那好啊!你要是喜歡吃,以後就招個上門女婿,媽天天給你做……”

宋雅詩聞言心裏很是欣慰不已,只有自己女兒好好的,她這個母親辛苦一些又如何?

“嗯,我纔不要呢?有誰會願意倒插門呢?”

周慧喝了口銀耳蓮子湯微笑的說道。

正在母女二人聊得興興之時,房間的門不知被誰給推開了。

“慧慧,醒了?”

周雲利知道大虎的本事不凡,但是要說他有起死回生之術,這個另周雲利很是生疑。他雖然也很希望自己的女兒沒有事,但是這種事情在他的心底還是有那麼一絲小小的懷疑。

而如今,一個活生生的女兒就在他的眼前,這由不得他不相信。

“雲利,你這話是怎麼說的?女兒不醒能在這吃飯嗎?”

宋雅詩見到周雲利那副表情有些不樂意了,撇了眼周雲利冷冷的說道。

“爸……”

周慧輕輕的擦了擦嘴角的殘食,而後淡淡的喊了一句,父親雖然以前不怎麼待見自己,但是自從母親好了以後,父親對自己也改善了許多,所以周慧和自己父親之間也沒有什麼隔閡。

總裁吃肉我喝湯 “哈哈,好好,看來這大虎還真有些本事……”

周雲利聽到了自己女兒喊自己,心裏也很是高興,不過他想到的卻是大虎,不知道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人,竟然會有如此本事。

“大虎……,爸,大虎在哪?”

周慧聞言立刻精神起來,直接站起對周雲利道。

“坐下,坐下,先吃飽了再說……”

lixiangguo

“好啦。,好啦,乖女兒,去上樓睡去吧,都大半夜了。我不反悔。哦。不反悔。去睡吧。睡吧。”葉團長推着葉心儀往樓上走去。

Previous article

一個低沉的男人聲音:“易小刀,這個聲音你還熟悉吧……”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