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夜鷹好像也察覺到藍海念氣的不俗,不敢小覷,雙手一劃,十道念氣瞬間轟出,與藍海的混沌劍氣對撞在一起,爆發出驚天的轟鳴。

巨大的爆炸使二人不得不後退來穩住身體,藍海在空中忽然消失,空間力量突顯,瞬間出現在夜鷹身後,夜鷹彷彿早有察覺,瞬間轉身,爪子上附着着不明黑色液體,瞬間抓向藍海。

藍海猝不及防挨中這一下,身形迅速後退,中間,藍海準備用念氣將黑色物質驅除,卻發現異常難驅除,心裏大驚,自己若是尋常念氣恐怕根本無法驅除這黑色液體,沒想到這夜鷹出手狠辣,每一招都置人於死地,藍海自己也不能吊兒郎當,得認真了。

藍海忽然在空中定住身影,雙手快速結印,空中迅速出現一灰色巨大手掌,藍海控制其迅速拍下,夜鷹猝不及防下忽然中招,只得擡手防禦,鋼鐵之爪與那混沌之掌接觸,竟然擦出火花。

藍海用力揮下,夜鷹無奈,身形像炮彈一樣飛射出去,藍海乘勝追擊,迅速飛向夜鷹,空中迅速結印,腳下使出閃雷,一道閃雷劈下,藍海出現在夜鷹身後,此時結印完成,藍海運足混沌之氣,對着夜鷹的腦袋吼去。

震魂鈸!

藍海小時修煉的三套功法之一,但威力極大,夜鷹瞬間捂住耳朵,出現短暫的失聰,藍海抓住機會,神之右手出,一拳掏向夜鷹後心,右手穿體而過,抓着鮮紅的心臟,心臟還在不停的跳動。

而夜鷹則不可置信的看着胸前的大洞,感受着體內生命的快速流失。

忽然,夜鷹的身影消失了,藍海手中的心臟也消失了,手臂上的血液同樣消失不見,藍海穩住身子,喃喃自語道:“幻術麼?”

此時天上忽然變得血紅,而藍海周圍竟然出現了數百個夜鷹,每一個都瘋狂的笑着,彷彿在嘲笑藍海的無能。

“哈哈哈,進了我幻滅領域,你便不用在逃了。”

夜鷹張狂的話響起,獸人族與人類一樣可以修煉出領域力量,而且獸人不同於人類,沒有了人類的限制,不僅可以修煉出五行以及時間空間,還能修煉出其他各種怪異的領域,比如現在夜鷹修煉出的幻滅領域,再比如當日出現在耀陽的那名妖王便是修煉出復刻領域,繼暫時複製對手的領域,但複製終究沒有本體強,不過如果對手比自己弱或差不多復刻領域還是極強的。

此時藍海便陷入夜鷹的幻滅領域,這是一種幻術,但在此領域內,所有人皆會中招。

不過幻滅領域非常罕見,卻沒想到被這夜鷹修煉出來,雖然藍海以前爲領教過,但也不害怕。

“哼,正好今天領教領教幻滅領域,以後碰到了也好有對策。”

“哼,以後?小子你太天真了,你真覺得你還有以後?”夜鷹狂妄的聲音再次響起,這一次藍海沒有多言,而是閉上了眼睛。

在這種領域內,眼睛反而是影響決定的因素,況且藍海修煉了自然力後開了天眼,雖然現在自然力念氣已經混爲混沌之氣,但天眼卻沒有丟失。

閉上眼睛後,藍海看到了周圍的環境,雖然一片灰白,但不再像眼睛看到的那樣有幾百個夜鷹,在心眼中,藍海卻並未發現夜鷹。

砰!

藍海後背被擊中,迅速向前倒去,藍海連忙轉身卻未發現夜鷹的身影。

砰!

又是一擊。


砰砰砰!!

連着三擊,藍海卻絲毫沒有發現夜鷹的身影,但他並未放棄。

哐!

“恩?”空氣中傳來夜鷹那不可思的的聲音,這一擊藍海躲開了,雖然僅是堪堪躲開,但藍海確實是躲開了,夜鷹不信,以爲藍海是碰巧,便再次攻擊。

哐!

藍海再次躲開並且這一次,藍海的身影快了許多,敏捷許多,夜鷹難以置信的望向藍海,確定他是看不見自己的,卻不知爲何這藍海能預知自己的攻擊。

這個時候,藍海動了,先於夜鷹動了,但並非攻擊,而是在夜鷹的領域內不停的遊走,腳下不停的提着土地,每一次點地都踩陷半截土,接着身影便再次快速飄向另一處,夜鷹一臉詫異的看着藍海,不知他在做什麼。

雖然不知藍海在做什麼,但夜鷹也不會坐以待斃,立刻上前攻擊藍海,這次藍海沒有躲開,被夜鷹擊中,身體也快速彈開,不過彈開的方向卻並非是夜鷹預測的方向,不過這並不礙事,夜鷹再次迎上。

藍海再次被擊飛,身影在這幻滅領域中顯得極其悽慘,當夜鷹最後一次將藍海擊飛後,明顯看到藍海那翹起的嘴角,夜鷹心裏頓感不適,不知爲何藍海會笑。

心裏驚訝的他加快的手下的動作,不停的攻擊着藍海,藍海則像一個沙包一樣被夜鷹踢來踢去。

當最後一下,夜鷹出現在藍海頭頂上時,右腳準備踢上藍海的頭顱,以此來結束戰鬥時,藍海卻說話了。

“玩夠了麼?”

鬼魅的四個字頓時在夜鷹心中響起,夜鷹一驚,不知爲何夜鷹總覺的眼前的藍海能看見自己。

藍海那雙眼睛瞬間睜開,眼中透出一股精光,瞬間投射在夜鷹身上,竟然將夜鷹的身影硬生生的止住了。

夜鷹明顯感覺到藍海的眼神聚焦在自己身上,但他不敢相信,因爲沒有人能在自己的領域內看見自己,即便比自己強的人也不行,但今天他明顯感覺到自己的權威在被挑戰。

“不,不,不可能,沒有人能看見我。”

“我是看不見你,可……我也沒必要看見你。”藍海話音剛落,夜鷹突然感覺自己的幻滅領域竟然快要崩潰,領域竟然要脫離自己自行運轉。

“怎,怎麼可能!!” 這時的車中陷入了一片寧靜,每個人都在閉目養神,或者是想著自己的心事,車上顯得是異常的安靜。慕容俊雖然也是閉上了眼睛,但是那緊繃的身體可以看的出來,就算在這樣的環境下,也沒有一點掉以輕心,放鬆自己的警惕。

因為自己身邊就坐著自己生命里重要的人,自己最愛的女人。慕容俊是不允許任何的危險,發生在對方的身上,保護自己的女人不受傷害,是一個男人必須要做的事情。

就在距離本次出行的目的地,朱兆輝的古堡別墅還有一段路程的時候,慕容俊明顯感覺到了車輛速度的減慢,繼而慢慢的停了下來。

不待慕容俊開口提問,身為司機兼保鏢的中年男子陳慶之,那個一路上自始至終都沒有說過一句話的冷酷男人。微微的傾斜了一下身體,轉過頭來對著後排的慕容夂俊低聲說道:「老闆,前面有點情況,距離咱們半公里的地方,有一個移動哨卡。保守估計應該在四個人左右,至於有沒有武器我是真的看不清楚了。」

坐在副駕駛一直在玩刀的大光頭伊萬諾維奇,聽到這句話后,微微的呆愣了一下后,側著大腦袋,盯著身邊的這個毫不起眼的中年男子面癱男陳慶之,終於是第一次正視了這個慕容夂俊的司機兼保鏢。

記得當初剛剛逃亡到慕容俊這裡來躲災的時候,對於這個整天冷冰冰裝酷的中年男人十分的不感冒,曾經不止一次在慕容夂俊面前調侃這個面癱男。但是對方自始至終就不理會自己,讓自己經常被小莉調笑是自作多情,熱臉去貼人家的冷屁股。

搞的伊萬諾維奇常常是不知所措,面紅耳赤的下不了台。因為伊萬諾維奇的性格是超級外向的,只要和自己認識的人都會打成一片。唯獨這個白馬陳慶之是一個例外,從來都是不苟言笑,死氣沉沉的。礙於慕容夂俊的面子伊萬諾維奇也不好說什麼,但是背地裡沒少對著慕容夂俊發牢騷。

說你這好好的,非的弄這麼一個,連樣子貨都算不上的人,來當什麼保鏢來給自己裝門面。要是想充門面也要找個像樣點的,至少也要像我這樣的哈,多威猛霸氣啊。


每到這個時候, 特種兵之軍人榮耀 。你們兩個要是切磋的話,我不敢說誰輸誰贏,但是你們兩個要是以命相博的話,呵呵,死的那個十有**就是你這顆大光頭了。

每次聽到這裡的時候,伊萬諾維奇都是一副不服不忿的樣子。對慕容俊的話,壓根是不太相信的。看看他那副病怏怏的小身板子,估計都架不住自己幾下折騰。

還和我玩命?開玩笑,最後死的還會是我?怎麼可能。伊萬諾維奇一直都是將慕容夂俊的話,當成是氣自己的玩笑話,從來都沒有當真過的。

直到剛才這一幕的出現,才徹底的讓伊萬諾維奇,對陳慶之收起了輕視之心,有了一種從新認識的重視之感。刨除別的暫且不說,光是對方的眼光之銳利,伊萬諾維奇就徹底的甘拜下風了。因為現在的他,要不是有對方的提醒,根本是看到遠處的那個移動哨卡的。

就算是現在知道后,也只是可以看出來那模模糊糊的影子,根本看不出是什麼來,更不要說在看出人數來了,哎,看來慕容俊之前的調侃並不全都是玩笑啊,身邊這個裝酷的面癱男陳慶之還真的是有點本事的啊!

而此時坐在後排的慕容俊,並沒有感覺出太多的驚訝。只是微微的點了點頭,意思是清楚了。略微思索了一下后,正要回話的時候,身邊的小莉忽然坐了起來。 都市護美狂兵 ,隨即大呼小叫道:「在哪裡啊陳大哥,為何我什麼都看不到啊,前面全身一片黑咕隆咚的。」

慕容俊輕輕的敲了一下小莉的小腦袋,溺愛的說道:「我都看不到的小傻瓜,你要是能看到的話,那他還是你的那個天下無敵的白馬陳慶之陳大哥嗎?陳大哥從小打樁蹲馬幾十年的內家拳功夫,不就真是白練了嗎?」

小莉一臉原來如此的表情,隨即崇拜的對著陳慶之連聲誇讚:「陳大哥好厲害啊,都快趕上千里眼了啊。」

聽到小莉對陳慶之的誇讚,大光頭伊萬諾維奇一臉不屑的表情,但是心中也對這個貌不驚人的中年男子有了一絲絲的佩服。

而駕駛席上的陳慶之只是微微一絲苦笑道:「小莉,你不要聽老闆那麼吹捧我了,我哪有那麼厲害。只不過是眼力比正常人稍微好點罷了,也就你那麼單純,什麼天下無敵這樣的話你也信啊。」

隨即轉頭對著慕容俊問道:「老闆你看怎麼辦?是我先過去看看,還是我們直接開過去?」

慕容俊只是略微猶豫了一下,一臉平淡的說道:「不用那麼麻煩,直接開過去吧。」

得到肯定的答案后,陳慶之便沒有一絲猶豫,啟動汽車后直接向著遠處的移動哨卡開了過去。

本來就不是很遠的路程,幾句話的時間就到了眼前。只見原本寬闊的馬路上,多出了一個移動的哨卡,由兩輛卡克斯廂車改造而成的臨時哨卡將道路攔截了下來。

果然是道路兩邊一面站立著兩個彪形大漢,一共正好是四個人!好厲害的白馬陳慶之!這樣的眼力如果不是內家拳功法到了極限,是根本做不到的。如果要說剛才大光頭伊萬諾維奇還有點不服的話,認為陳慶之是運氣使然,但是見到這四個魁梧有力的彪形大漢時,伊萬諾維奇算是徹底的服氣了,絕對的心服口服外加佩服。。

這個時候,哨卡上的四人已經發現了行駛過來的暗金色古斯特轎車。其中一個高大的白人,向著轎車做出了一個禁止通行的手勢,而後對著身邊的幾個人說了幾句話后,便單手扶著自己腰間向著轎車走來。。

今天是2015年的第一天,新年新氣象,新年新感覺!

九道門祝願大家新的一年裡:事業正當午,身體壯如虎,金錢不勝數,幹活不辛苦,悠閑像老鼠,浪漫似樂譜,2015開心又幸福!

今天我是拼了!

新年第一天!一萬更新瘋狂送上!讓你一次看個夠!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夜鷹一臉恐懼的看着眼前的藍海,感受到幻滅領域第一次出現如此動盪。

“不,不,不可能,你對我的領域做了什麼!!”夜鷹難以置信的吼道。

“也沒做什麼,就是佈下了幾個陣法而已。”

“怎麼可能,領域非實體,怎麼可能被佈下陣法,不可能,你撒謊。”

“沒錯,領域非實體,無法佈陣,但我可以把你的領域包括你在內全部圈在陣法裏面。”藍海一臉戲謔的說道。

“什麼,難道剛纔……”

“沒錯,接下來,就是好戲嘍。”藍海一臉神祕的說道,雙手再次起勢,周圍的環境隨着藍海的手而動,夜鷹終於控制不住自己的領域,幻滅領域破,夜鷹顯現在藍海面前。

而藍海已經慢慢離開地面,隨着藍海的升空,地面也開始出現不規整的裂縫,夜鷹一臉驚恐的感受着大地的憤怒。

“可,這樣你不也進陣法了麼?”夜鷹終於奈不住問出心中白癡一般的問題。

“呵呵,我是佈陣之人,自然知道如何出陣。”

“不過,我更願意留在陣法中看你如何死去。”

藍海的下一句話將夜鷹瞬間從天堂擊落地獄,夜鷹看着周圍不停毀滅的大地,看着不受控制的自然元素,夜鷹終於知道,自己到底招惹了什麼樣的人。

“不,不可能,我是鷹族的天才,我夜鷹在鷹族經歷的多少劫難才走到這一步,我還要覆滅夜陵軒,還要掌控鷹族,我不能在這裏死去。”夜鷹一臉癲狂的吼道。

“你!你到底是誰!”夜鷹不可遏制的對着藍海吼道。


“呵呵,人類。”隨着藍海的話,夜鷹被大陣覆蓋。

這大陣便是藍海爲學習自然力而以生命換來的天絕地炎陣,雖然藍海僅是匆忙之間佈下,但困死夜鷹足矣。

藍海脫陣而出,雙手快速對着大陣拍打,隨着藍海的拍打,大陣變得金光大震,一股股純淨的能量自藍海體內散發而出,作用在大陣之上,藍海在一步步完善大陣。

陣中的夜鷹卻是慘叫不斷,拜託此陣的唯一辦法便是破壞陣眼,而藍海卻恰恰將陣眼佈置在夜鷹的心臟,也就是說夜鷹如果想出陣,只有一個辦法,便是拍碎自己的心臟,否則即便妖皇來了也救不出來他,而他也終將會死在陣中,藍海雖然沒有親手殺掉夜鷹,卻用這種方式永遠的除掉了夜鷹,到最後,別人來看也只會看出夜鷹是中幻術而死。

不過,與夜鷹的一戰,藍海很不爽,沒想到自己新設計出來的絕招竟然一下就玩死了夜鷹,搞得自己都沒有很好的發揮實力,這場戰鬥,總的來說,藍海並非沒有得到好的方面。

但是如果夜鷹第一下便徹底殺掉藍海,恐怕藍海也沒有逃出來的機會,要怪就怪夜鷹太過自大,沒有第一時間殺掉藍海吧。

來到正路,藍海將小路放了出來,可沒想到小路出來是手上還抱着一隻小鳥,赫然是認藍海爲媽媽的小泣血鳥。

“臥槽,我都忘了這隻鳥了!!”

藍海心中一萬隻草泥馬崩騰而過,自己當初也是隨手將泣血鳥往黑洞裏一仍便不管了,這泣血鳥也夠堅強,自己一個人在魔界磨練了這麼長時間,藍海的黑洞連接魔界,所以泣血鳥和小樊都呆在魔界。


這下泣血鳥一出來就及其歡脫,一下從小路身上飛到藍海眼前,咻咻的叫個不停。

藍海則一臉尷尬,不過好在這小鳥在藍海身邊轉了幾圈後也失去了興趣,便再次飛到小路懷裏沉睡了過去。

“哈哈,哥哥,這隻小鳥好有意思啊。”

“有意思麼,我怎麼看不出來?”

“啊?哥哥,你說什麼?”


“啊。沒什麼,我說,小路你喜歡,那我就送給你了。”

哎呦,可憐的泣血鳥,好歹也算上古名獸,就這麼被藍海當做玩具送掉了。

“哥哥你那個黑黑的空間裏還有一隻小狗,他好像很寂寞,你要不要把他放出來?”

“哎,對啊,龍紋大陸與靈魂大陸中間有仙人的禁制,我想那囚仙陣應該不會感應到吧,不如將小樊放出來試試?”藍海想着,便將黑洞中的小樊放了出來。

小樊一出來就像百年餓鬼看見滿漢全席一樣,興奮的感覺心臟病都要發了,這兒聞聞,那兒嗅嗅的。




lixiangguo

李更新一躍而起,抓着匕首狠狠刺向對方心口,阿浩擡起左手,很隨意的拍了下他的小臂,匕首整個角度都發生了改變…

Previous article

八戒道:“哎呀,金庸寫倚天的時候是61年,你是從後面回來的?”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