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夜無殤看了一眼下面的老族長,發現其正對著自己一臉奸笑,這意思是,認命吧!

「既然如此,那也就這樣吧,回去后,我給你介紹個姐姐!」夜無殤想起素心,心裡一陣矛盾,小貓女這事兒應該怎麼開口跟她說。。

「你說什麼?」小貓女睜大了眼睛,一把扯住夜無殤耳朵,嬌怒道:「什麼姐姐?你今天給我說清楚!」

……………..

生命之城內,小猴子雙手高舉一段漆黑的指骨,撐開一面黑色的防禦罩,額頭豆粒大的汗珠不停地冒出,低落在地上,身上烏黑髮亮的皮毛已被浸濕,雙腿輕微顫抖,口中唧唧哇哇的怪叫,像是在辱罵什麼一般。黑色防禦罩外,一道道紅光細弱髮絲針尖,不停地穿刺小猴子撐起的黑色防禦罩,打起一陣陣水波漣漪。

這黑色防禦罩顫顫巍巍,晃動不已,可以看出,裡面的人已經抵抗不了多久了。

「咕呱咕呱,嘰嘰呲,咵咔咔,呼呼。。。。」這小猴子也煞是可愛,每當嘴一罵幹了,立馬騰出一隻手來,抓起地上的酒葫蘆就對著自己的小嘴猛灌,潤了潤嗓子過後,一把將其扔在地上,吧唧吧唧嘴巴,又指著防禦罩外站著的一名男子破口大罵!

「真是有意思的小畜生!我今天要定你了!」只見重創獨眼狻猊的血色長發男子此刻撥動著指尖的長發,滿臉通紅,顯然被這小猴子氣得不輕!

「啐!」小猴子一拉嗓子,扯了口濃痰出來,狠狠地朝血發男子吐了過去,吧唧一聲打在黑色光罩之上,緩緩的往下滑動,臉上露出嘲諷的神色,彷彿在說,就憑你這衰樣?!!

血發男子再也不能淡定了,臉上冒出一股股綠氣,額頭青筋浮現,雙眼皮瘋狂地跳動,氣得嗷嗷直叫,再也沒有超然世外,一言定他人生死的氣度,大罵道:「你個野猴子搞出來的小雜碎,老子今天把你抓出來后,要一寸寸捏碎你的骨頭,再給你治療復原,再繼續捏碎,重複十次,我看你還服不服!」

小猴子聽此,雙眼一撇,翻了一對白眼,轉過身去,完全無視!

「你!你…有種!」血發男子氣得找不到話來說了,加快了攻擊,只想早些抓這野猴子出來,狂虐一翻,才能解心頭之氣!

「嗚嗚嗚。。。」

血發男子聽見此聲,回頭一看,只見原本躺著小憩的血色蒼狼已然站了起來,發出警告聲,一臉凝重。

「嗖嗖嗖!」

五道顏色各異的石柱突然從自己身邊冒出,如同春竹一般浮現在自己四周,將自己圍了個紮實!

「五行?」血色男子嗤笑:「血色可化解五行,先祖留下的血脈,早已超脫五行,哪來來的野人敢圍困我!還不滾出來?」

夜無殤面色凝重,自己控制著魂身先一步來找小猴子,不料這位血發男子在此犯難,其血氣之強,沖的自己魂身一陣搖曳!

「哼!,還不出來!」血發男子張口噴出一道血光,朝著城牆之上飈射而去,將城牆一角擊打成粉末!一把血色大刀深深插入城牆上被血光炸裂出來的大洞里,放出陰冷的光!

夜無殤飄然而下,落在五色石柱外面,看向血發男子。這血色大刀上的血氣只差那男子幾分,剛才那道血光就將自己逼了下來,血色大刀更是堵住了自己的退路。這感覺根本不是自己困住了他,而是他不想讓自己逃跑!

「原來是位魂修者!少見少見!」血色男子冷聲道:「血茫,撕了他!」

血色蒼狼四肢一登,化作一道血芒,撲向夜無殤魂身! 夜無殤看著撲殺過來的血色蒼狼,不敢大意,急忙吐出祭出一塊玉牌,放出小青蛇來。

小青蛇此刻已有青太歲身體一半大小,額頭龍角顯現,對著激射過來的血芒纏繞了過去。

只見血芒被死死纏繞在地上,不停地翻滾,想要掙脫開來,卻奈何小青蛇越纏越緊,幾乎快要把它給勒成麵條了。血芒不停的撕抓,奈何自己的爪子抓在小青蛇身上,只是濺起一片火花,這蛇鱗太堅硬了。血芒脖子一歪,一口咬向小青蛇的脖子,小青蛇見此,立忙躲開,這狼牙可不比爪子,而且自己脖子,沒有鱗片覆蓋,若是被這血色巨狼要中,自己肯定要變作兩截!

一聲凄厲的狼嚎響起,血芒全身化作一汪紅色的血池,濃稠無比,反將小青蛇困陷在血池內。一陣急促的嘶嘶聲在血池裡傳來,彷彿在承受極大的痛苦。

不過夜無殤和血發男子卻沒有在意雙方靈獸的打鬥,都在全神貫注的盯著對方,不管誰先動,都是一場招招致命的攻擊。

「你是何人?」夜無殤問道。

「血魔!」血發男子早已停止了繼續攻伐黑色護罩里的小猴子,全神戒備眼前的這位魂修者。就在剛才血芒攻過去的那一刻,自己催動血脈之力去破五行大陣,不料這五行大陣紋絲不動,自己打出一道元力出去,那些石柱紋絲不動,反而引得大陣內的五行之力越發強盛,開始鎮壓自己。

「你是血姓一脈的人?」夜無殤聽此,瞬間圓睜雙目,激烈的情緒引得魂身劇烈動蕩,咬牙切齒道:「今天遇見我,算你倒霉!」

夜無殤一伸手,一道灰色的魂力飛出,射向五行石柱上面。當這道魂力飛及中央的時候,激起一陣青色的光暈,五魄奇珍顯形,一道青石玉棺從中飛出,落在了夜無殤身邊。夜無殤俯下身來,輕輕推開石棺,呼喚道:「娘親醒來,我這就斬殺一隻血姓畜生,來洗滌你曾經所受的困難!」

一隻玉手附在石棺棺口,借力一扯,一位白衣女子從中站了起來,緩緩睜開雙眼,感受著石柱中男子的氣息,寒聲道:「血姓一脈!」

當石棺中的女人轉過頭來看自己,血魔瞬間大驚,不可思議道:「夜神家的女人!你竟然還沒死!」

劉時雨冷冷地看著被困的血發男子,不願再多說一句話,眼神愈發冰冷!

「果然和傳說中的一樣,貌若天仙,和家裡珍藏的那副畫一模一樣,非凡塵之物!」冰絕而至美之極,雖然劉時雨對自己冷顏而視,可是她自身散發出來的魅力反倒隨這冰冷而愈發美麗,牽引著自己的心神,令人窒息的鬼魅!無奈之下,血魔運轉全身血氣,強迫自己靜下心來,不再直視劉時雨的絕美容顏!

自己父親曾經說過,自從自家老爺子與夜神煌大戰雙雙消失過後,東方獸域,西方半靈域,,北方血腥一脈,為爭奪那位活死人前輩留下的命中注定的機緣,開始齊力驅趕南域夜神一脈的人。大戰過後,夜神一脈幾乎被屠戮殆盡,只剩下夜神煌之子夜神殤帶領其妻劉時雨得以逃脫古域,在未知的地方隱居起來!

為了斬草除根,古域放出不老花開的消息,依照夜神殤無腦寵愛劉時雨的性格,定會前來摘此絕花!果不然,夜神殤被三大勢力伏擊,重傷瀕死逃脫至古域深處,幾乎沒有回來的可能。三方勢力後面又尋找到劉時雨隱居在燕州一隅,成功將至擊殺!可是,現在她卻活生生地站在自己的面前!

「這麼說來,你也是夜神一族的餘孽?!」血魔問道!

「不錯!我就是夜神殤之子,夜無殤!」夜無殤獨步向前,站在劉時雨的身邊,冷聲道:「是我用奇珍異寶滋養母親殘魂,借絕陰之水,才得以將其復活!」

「絕陰之水?」血魔大驚道:「不可能!不可能!那是老祖宗的骨髓幻化而生的絕陰之水,根本不能被人所用!不管境界高低,觸碰攝取之人,定會化作堅冰,最終被石斧之樹吸收精華,散做冰屑!」

「什麼,那條怪河之水是骨髓?那七葉石樹是石斧?!」夜無殤運轉魂力,額頭石斧印記顯現,戲虐道:「你祖先真大智者,猜到你們血腥一脈會墮落,所以就是將寶物放在你們眼前,也不讓你們所有!」

「不可能!不可能!祖先絕對不會把逆天改命送給外人!」血魔狠狠地看向夜無殤,自家有傳言,逆天改命之人,才能接受石斧恩澤,當逆天改命之人出現,便是古域大劫降臨之時!古域三方大勢力都想從那人身上奪取逆天改命的運數,才會派人前往活死人身旁尋找,不料他已出現在這裡!

血魔平息了一口氣,冷靜了下來,嘴角噙著一絲邪笑,用力一甩滿頭血發,血色化作血光溢出五行大陣外,幾個閃爍,衝上天霄!一時間光芒大方,將烈日都掩蓋了,這片天地都為血色!

「不好!這是他發出的本命血氣,蘊含古魔之力!」劉時雨幾乎瞬間祭出鬼仙,將自己和夜無殤吞入鬼腹!

無盡血光之中,血魔低喝一聲,只見那柄插在城牆之上的血色大刀在血光之下,化作一條血色蛟龍倒飛而回,撞開了五行石柱上的七魄奇珍,然後沒入血魔胸口之內!

「給我開!」血魔自身血氣一震,便是震開了插在地上的五行石柱,沒有七魄奇珍做陣眼,五行石柱所施展的五行大陣輕鬆地就被血魔破開了!

只見這蘊含古魔之力的血光開始慢慢的磨滅四周的一切,偌大的一個生命之城,被血光滲透過後,像是被一股神奇的力量覆蓋,慢慢沙化,四周的一切皆是如此!

半個時辰過後,生命之城消失,成為了一片黑色的荒漠,血光之下,鬼仙慢慢不支,開始潰散,夜無殤立馬舉起七魄奇珍和五行石柱反鎮自身和劉時雨,小青早就血芒分開,回歸了玉牌之中!

「這是什麼寶物,看來這招沒用了!」血魔晃動長方,血色倒飛而回,沒入其慘白的髮絲內,整個天地頓時回復清明。

血魔抓起昏死過去的小猴子,奪取了其手中的指骨寶物,冷笑道:「能在古魔血脈的抹殺下活下來,你也不是凡品。我就收你做我的靈獸了!」

「咳咳!」血魔捂住胸口咳出兩口淤血,紅潤的臉頰突然慘白起來,滿頭血發不再光彩奪目,看來使用了那一招過後元氣大傷,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劉時雨乃真仙,自己不得不拚命!

血魔看了一眼還困在一團小血光幕里的夜無殤,翻身騎上血芒,撒腿就跑:「消息我已經發出去了,就等我父親前來擒拿你這逆天改命之人!」對不起,魂魔殤斷更了很長一段時間,續寫有難度,讀不起各位讀者,只能寫新書了,孽圖,也會出現斷更,有興趣的希望可以加個收藏

《魂魔殤》對不起 第一章處境危急

「你個廢物!連用毒這種卑鄙的伎倆,也能用的出來,簡直丟光了你們蕭家的人」!

「白紙黑字,這座金礦這次歸我們凌家了」!

「你個廢物,連給我提鞋都不配,滾吧」!

頭很痛,蕭尋感覺自己頭,隨時都可能裂開一般,一聲聲帶著無盡嘲諷意味的聲音,不知從何而來,為何緣由,在自己的心間不斷環繞,揮之不去。.

而這些聲音,宛若一把把尖銳的利劍一般,刺開了自己腦海中的一切屏障,接著,一股股莫名的記憶,猶若地泉一般,在自己的腦海之中洶湧而出。

我還沒死?

神風大陸,風凌國,武威郡。。。。

凌家,蕭家?

無數的信息,一時之間在蕭尋的大腦之中糾纏不斷,饒是性子里有著莫大的堅毅,蕭尋也是險些再一次暈厥過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陣徐徐冷風吹過,蕭尋方才緩緩張開雙眼,瞳孔之中,有著一抹悲痛:「該死的地震」!

蕭尋本是地球上中國協和醫學的一名外科主治醫師,更是醫學界赫赫有名的天才,平時工作雖然繁忙,但是此時此刻即使蕭尋是個獃子,也能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更何況上一世閑暇時間蕭尋也閱讀過不少網路小說的他,對穿越重生這個詞,自然不陌生。

只不過,想不到這種事,竟然讓自己碰上了。

不過旋即蕭尋又搖了搖頭,嘴角有著一抹苦笑:「靈魂附在了這個同名同姓的人身上,知足吧,起碼還沒死」。

雖然對自己生活了二十餘年的家鄉,還有著無法言喻的不舍,但性格本身便不是怎麼悲觀的蕭尋,盡量的讓自己將情緒控制住,並且開始思考起自己的新身份與處境。

「海國;風凌;武威郡;蕭家家主的大公子」蕭尋不斷的消化著腦海中的記憶。

暗暗的點了點頭,新身份還算不錯,起碼是個富二代。

不過隨著時間的推延,腦海中的記憶不斷被消化,蕭尋漸漸皺起眉來:「這個富二代。。。。不好當啊」!

在蕭尋記憶中,自己這具身體的原主人,屬於一個純粹的人渣,在這個武風昌盛,以力量說話的神風大陸里,不好好修鍊不說,且仗著自己老爹是一族之長,便囂張跋扈,經常在城中為非作歹。

本來這樣的人,如果放在別的家族中即使是族長之子,也不可能繼承家族的,但是在蕭家,族長蕭戰因為原來那個蕭尋母親早逝,所以對蕭尋極為溺愛,而且膝下只有一子,所以無論家族中有多少反對的聲音,也力排眾議,鐵了心的想讓自己的兒子繼承家業,總是抱著希望自己兒子哪天可以改過自新的想法。。。。

只是這貨,實在太不爭氣!

就在三天前,竟然不自量力與武威郡的另外一大家族凌家家主之子進行比武,還簽下了白紙黑字,輸掉了家族中的一座金礦!

蕭尋知道,在這個世界里,家族繼承人,是有資格支配家族中的財務的,在地位上,甚至比家族長老還要高上不少。

而且更丟人的是,這傢伙在比斗時竟然用毒,結果實力不濟,被凌家公子凌峰將毒反彈了回來,弄死了自己,否則蕭尋也沒辦法穿越過來。。。

「想來毒就是他的依仗吧,否則他怎敢和凌峰那樣的天才比武打賭」蕭尋冷笑^H小說一聲眼眸中充斥著不屑,對這個身體的原主人,蕭尋是沒有絲毫同情的,那樣的人渣死則死已。

「不過,既然附身在了你的身上,你也算救了我一命,就讓我替你洗刷你那臭不可聞的名聲吧」蕭尋猛的攥了一下雙拳,男兒之輩,無論幾世輪迴,也要活得轟轟烈烈,豈能如此不堪?

「底子真差,只是一名識武境界的四階武者」消化了這個身體原主人記憶的蕭尋,自然知道,在這個世界之中,只有力量,方才是地位的保證!

蕭尋甚至可以想的到,自己在這武威郡,是怎樣的臭不可聞了。

「根骨也差得很」感應了一下自己的身體,蕭尋皺了皺眉頭,上一世,無論是西醫還是中醫皆是精通的他,自然很清楚人體的生理結構,聯繫這一世的記憶,蕭尋自然很快便知道自己的身子似乎不太適合修鍊。

「煉藥師」!蕭尋眉頭一挑,既然知道自己在這個世界的名聲不好,蕭尋自然不願在人的白眼下苟活,而能令自己翻盤的,也只有實力!

可是自己現在還太弱,於是蕭尋在腦中迅速思考起怎樣迅速提高實力的辦法。

一個轉瞬間煉藥師,這個稱謂便出現在蕭尋腦海之中。

這個職業,在神風大陸這個世界中,有著莫大的地位,他們煉製的丹藥,不但可以療治人的內外傷,還可以提升武者實力,高階藥師身邊,可謂強者縈繞,受萬人敬仰,縱使是大陸頂尖強者也絕對不敢招惹一名高階煉藥師。

不過來自地球的蕭尋,可對那些所謂的煉藥師並不感冒,但是丹藥能提升實力,這一點在蕭尋心中盪起了陣陣漣漪。。。。

蕭尋不禁想起了上一世自己的家族古籍中記載的一些因為藥材不全而無法配置的丹藥配方,如赫赫有名的九轉還魂丹、洗髓丹、十全大補丹、等等。。。。。

一念至此,蕭尋陡然獃滯了一下,腦中似乎捕捉到了什麼一般,旋即一股喜色湧上蕭尋面龐,接著,蕭尋火速一般從床上坐了起來,直衝門外,按照記憶中的路線,蕭尋奔跑到蕭家的後院。

還未等進入後院,蕭尋便已聞到那濃郁的葯香,當推開後院的大門時,鋪天蓋地的葯香,瞬間將蕭尋圍住,只讓蕭尋覺得神清氣爽,彷彿每一個毛孔都被打開一般的透暢。

抬起頭來,當觀到院門上那明晃晃的兩個大字「葯園」之時。

蕭尋迫不及待的跑了進去,入門的一剎那,無數自己在上一世,只能在圖鑑中見到的東西,迅速出現在蕭尋眼眶之中,與此同時,蕭尋雙眼中也爆射出一縷喜悅的精光。

「這株是百年的」。

「這株五百年的」。

「擦,這株起碼是一千年的,都有人形了,你看看人家這人蔘,前世的和這一筆簡直就是蘿蔔」。

蕭尋眸光四射,貪婪的在每一株藥材身上掃過,在心中不斷的為這些藥材判斷著成長時間。

如果不是蕭尋性資里,有著那麼一股子沉穩,此時蕭尋都要忍不住的大嚎一聲了。

也難怪蕭尋如此失態,上一輩子,蕭尋生在一個醫學世家,否則無論蕭尋怎樣聰明,也是無法在醫學界取得那麼大的成就的。而蕭尋的家族中有著無數的古籍,記載著無數已經失傳的丹藥配方。

那些丹藥的療效,讓蕭尋這個對醫學有著異常痴迷的人,無數次驚嘆不已。

但是苦於隨著地球科技的發展,環境也越來越差,那些丹藥所需要的藥材,根本無處尋覓,所以無法煉製,這也一直是蕭尋上一世的一個遺憾!

可是在上一世萬金難尋的藥材,眼下自己竟然掃過一眼便是能發現好幾十株!

這意味著什麼?

上一世的極品丹藥,在這一世,蕭尋可以隨意煉製出來!

「恩,如果這樣的話,我有信心快速把實力提升上來」腦子裡有著無數配方的蕭尋,就在剛才短短一剎那,至少想出了數十種能提高自己實力的辦法。

而這些,都是自己在這個世界中最大的依仗!

「彭」就在蕭尋思考之際,不遠處一聲清脆的碎裂聲陡然響起,伴隨而來的還有一個女人的驚叫聲。。。。 第二章奇恥大辱

宛若鷹一般銳利的眸光,迅速像聲源望去,一個面容姣好,穿著丫鬟裝的女子便出現在自己眼前。.

「少爺,您好了」?這丫鬟愣了愣神,緩過來以後,立刻彎身恭敬的說道,當看到蕭尋之時,眼光中透漏著畏懼,根本不敢直視。

「還真是人渣啊,連一個小丫鬟都這麼怕自己」蕭尋苦笑道,這個女孩他是認識的,名叫雲兒,是自己的貼身婢女。

「恩,好了」蕭尋微微笑了笑,隨後一抬手示意雲兒起身。

看著蕭尋這幅樣子,雲兒一怔,這些天在蕭尋昏睡的日子裡,是她一直在伺候著,這次來葯園,就是來取葯園中藥房為蕭尋熬的葯,沒想到自己離開這麼一會,蕭尋竟然就醒了,最令雲兒驚訝的是,她隱隱約約感覺自己的這個大少爺,和以前有些不一樣了。。。。

「我還沒去參見父親,家族裡這幾天怎麼樣」思考了一下,蕭尋問道,自己身體里的記憶,只有原本那個蕭尋在死去以前的,況且自己也的確昏睡了好幾天,這些天家族裡的事,自己還不知道,損失了一個金礦,死去的那個蕭尋為自己攬下了這麼大的麻煩,想想蕭尋斗覺得頭疼。

聞言,雲兒姣好的面容之上,迅速露出難色,支支吾吾的說道:「族長因病昏厥過去了,到現在還沒醒來。。。」。

「什麼」?蕭尋脫口而道,一股凝重之色迅速湧上面龐,單單看雲兒的臉色,蕭尋就能知道,蕭戰的情況很不樂觀。

蕭尋知道,在這個世界里,除了蕭戰是沒有一個人不討厭自己的,如果蕭戰有失,自己在這個世界的處境將更加危急,此一時彼一時,在自己沒有自保之力之前,蕭戰絕對不能有失!

所以不容說話,蕭尋直接轉身按照記憶,像蕭戰房間的方向奔跑過去。

「哎,背黑鍋啊」一邊跑蕭尋心中一邊思量道,死去的那個蕭尋,這次闖的禍絕對不小,所謂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蕭戰這次估計是真的被那不成器的兒子氣道了。

由於心急,所以蕭尋的奔跑速度很快,不消一會,蕭尋便是來到蕭戰的庭院,焦急的跨門而入,約有十人左右的身影就映入蕭尋眼帘之中。

當蕭尋見到這些人的時候,這些人的注意力,也被蕭尋吸引。

所有人皆是一愣,不過旋即一道冷冷的聲音便毫無忌憚的在這庭院中響起:「你這孽子,竟然好了,真是老天不長眼啊」!

話音剛落,另外一道聲音也是響起:「孽子,你父親都被你氣成這樣了,你還來幹什麼」?

蕭尋緩緩停住腳步,望向說話的那二人,二人皆是中年人,乃是家族中的大長老蕭凌風與二長老蕭宇。

lixiangguo

這漫天火雨一樣的場景,看在崑崙七號,等周邊幾座附屬城,所有人民的眼中。人們在短暫的驚愕過後,發出了震天的歡呼聲。

Previous article

朱七很鬱悶。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