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堪比當年關羽溫酒斬華雄。

而史進能與卞祥大戰三十餘合,不分勝負。

其勇猛,可想而知。

雖然史進不是梁山泊五虎上將,但其勇猛不在林沖之下。

王進身為史進的師傅,武功自是深不可測。

說玉麒麟盧俊義是水滸第一人,那是因為王進後來去了延安府,下落不明,沒有了下文。

如果王進在,這水滸第一人的稱號,就要重新排過。

盧俊義在王進面前,絕對不敢自稱水滸第一人。

這水滸第一人,非王進莫屬。

王進和盧俊義、林沖,同是陝西大俠鐵臂膀周侗的徒弟。

周侗武功已是登峰造極,十八般武藝出神入化,常年獨步江湖,從無敵手。

號稱「大宋第一人。」

抗金名將、民族英雄岳飛,也是他的徒弟。

周侗的這些徒弟中,論文韜武略、排兵布陣,岳飛堪稱第一人。

若論槍棒拳腳之勇,王進首當其衝,排名第一。

吳用今日能結識王進,內心欣喜若狂。 第775章

七十三眯着眼睛,看起來雖然極度虛弱,但是那雙眼睛卻異常堅定!

「我不知道!」

萬海加大的力量!七十三覺得自己的下巴快要被捏碎了!

萬海雙目血紅,一字一頓說道:「你現在只有唯一的機會能活下來!就是告訴我!萬飛現在情況怎麼樣!」

「你要是不說,我有一萬種方法讓你生不如死!」

「七十三,你了解黑衛,你知道我們有多少種酷刑!」

「我倒想看看,你一個女孩子,能抗住多少……」

聽到這裏,七十三的眼神有些動搖了……

黑衛的那些東西,實在是太可怕了!

「我真的不知道。」

「他落在陳北冥手裏!你自己想想!會有什麼下場!」

萬海聞言,冷笑一聲:「陳北冥是不是打算利用小飛做籌碼,來威脅我們集團?」

七十三看着他,幽幽道:「要是以前我也會這麼覺得,但是你跟他接觸過以後,你就會知道,他根本不屑於這麼做。」

「什麼?為什麼?」萬飛問道。

七十三冷笑:「因為他根本誰都不放在眼裏,他的強大,你想像不到……」

「放屁!」

萬海直接一巴掌!打七十三滿臉是血!

萬海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低聲道:「他在我萬海眼裏,算個什麼東西!」

七十三低着頭,顫聲道:「我很期待你們兩個人能遇到,到時候,你就什麼都知道了……」

萬海呵呵一笑,目光冰冷:「抱歉,你恐怕再也見不到了。」

「背叛,是黑衛最不能容忍的,不管你有什麼理由。」

言罷,萬海伸手捏住了她的脖子!

七十三的臉色慢慢開始漲紅!她想掙扎,但是身體任何一個部位都動不了!

就在七十三覺得自己死定了的時候,門外的二十八悄悄走了進來。

「海叔,有人來了。」

「誰?」

「陳北冥!」

「什麼!」

萬海猛的轉過頭,不可思議的看着二十八:「你確定?」

二十八的臉色也比較凝重,默默點頭:「確定,和資料上的那個陳北冥一模一樣。」

此時,別說萬海,就連七十三都傻眼了……

陳北冥居然來這裏了?他要做什麼?

二十八繼續道:「陳北冥說,他要把七十三帶走。」

轟!

七十三的腦袋一瞬間像是炸開了一樣!

萬海臉色更加陰沉:「陳北冥!你欺人太甚!你算個什麼東西!跟我走!」

萬海暴吼一聲!縱身一躍!直接把牢房的鐵門撞了個稀碎!

彼時,山莊大廳內。

陳北冥坐在沙發上,悠閑的喝着茶,可他周圍的人看起來沒有那麼悠閑。

整個大廳幾乎擠滿了人,保守估計要有二百人左右,這裏的每一個,都是黑衛殺手!頂級中的頂級!精英中的精英!

這幫人看着陳北冥的眼神,早就已經迫不及待!現在只要萬海一聲令下,他們絕對會衝上去把陳北冥個撕碎! 「這是什麼聲音?」寧顏照顧著受傷的月玄逸。突然一聲巨吼。

鄭婉朝聲音的方向看去,隱隱約約有個龐大的身影在飛躍盤旋著。鄭婉有種熟悉的感覺,自己似乎見過?又是莫名的厭惡和喜悅交織在一起的感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原來化蛇的目的是青龍。」畢方幻化成少女的模樣,神情帶著慍怒。「東方龍角亢之精,吐雲鬱氣,喊雷發聲,飛翔八極,周遊四冥,來立吾左。青龍一族,貴為神籍。帝王常說自己是真龍天子,其實是青龍一族守護著他們。」畢方一個生氣,甩出一道光。「蚩尤亡魂!」

「怎麼了,小畢方。」無頭黑影緩緩出現。「這青龍真是不入流,甘心保護凡人。」

畢方瞥了一眼無頭黑影,「你可真金貴。三界之內,你可有容身之地?」

蚩尤亡魂遲疑了下。

「說中了吧!蚩尤亡魂,三界都容不下你,你還以為自己是曾經的戰神嗎?」畢方笑得很燦爛。

「容不下就毀了!」蚩尤亡魂很是不屑。

「哼!我就不信化蛇敵得過青龍。」

「青龍一族早就不是當年的青龍了。這不足百年的幼龍都還沒成年,就堪堪派來守護,真是人丁單薄。可惜了當年盛況。」

畢方皺了皺眉。

「這是什麼?」寧顏獃獃看著面前的景象。「不會又是什麼妖獸吧?一個化蛇就難對付了,這要是來兩個,可怎麼辦?老天爺,你到底在幹什麼?」

「噗。」唐軒招架不住兩人的合力圍攻,吐出一口血,眼睛里的猩紅似乎退了幾分。

「額。」碧瑤的手上背上已經布滿了傷口,劍幾次堪堪擋住離殤的攻勢。

「這樣下去,碧瑤姑娘會有危險的。」寧顏還時不時查看兩方局面,心中焦急萬分。

鄭婉緊緊握著劍,守在月玄逸身邊,她不敢輕易加入打鬥,這宮殿里已經屍橫累累,血腥味充斥著全部,呼吸里都透著危險,如今只剩下這麼幾人了,若月玄逸在這裡也死了,而作為大秦使者的我們還活著,那大秦也不好交代。這很容易成為新帝開戰的借口,斷不能讓人抓了把柄。

「你看陛下到底有沒有救?」鄭婉難得的心緒不寧。

「我試試。」寧顏下意識咬了咬唇。「我想一想,之前費老教過一些法子,涉及到了匕首傷口的問題。」

「喔!守雲!這是龍!傳說中的龍!」寧顏眼睛睜的超大,之前還隱隱約約的影子一下清晰起來,一條青色長角的龍騰躍著,是不是發出龍嘯。

宮殿里的人紛紛朝青龍看去,不由露出震驚的表情。

「小青龍,你可終於出來了。真乖。」離殤說著曖昧不清的話,伊然一副兩人相熟的樣子。

「還真是和離殤一夥的。」寧顏下意識的退了一步。

鄭婉看著面前的巨龍,滿是警惕。

「噗,陛下。」唐軒似乎有些清醒過來,又吐了一口血,暈了過去。「蘇公子,我來將他綁了。」秦昊天沒有趕盡殺絕,畢竟唐軒是國師,更何況方才被化蛇控制了。 「聽說二王爺被皇上給接回京了,這馬車裏面坐着的應該就是了吧?咦,怎麼在謝丞相府大門前停下?」

「小姐,咱們到家了,夫人肯定會很高興的,」丁嬤嬤走到馬車邊說道。

謝含嬌掀開窗帘,看了一眼大門緊閉的謝府,「去讓人通報一聲。」

「是,小姐,」丁嬤嬤領命,過去叩開大門門縫和裏邊守門小廝說了些什麼,大門又合上了。

不到片刻,守門小廝就帶着管家出來,管家趾高氣昂說了幾句,丁嬤嬤就氣惱的走回來稟報。

「小姐,他們竟然要您用側門進府,簡直就是明目張膽的欺辱您和夫人!」

謝含嬌嘴邊揚起譏諷的弧度,「區區伎倆,不必氣惱,」起身欲下馬車,卻被魏然給拉住了。

「娘子,你要去哪裏?不陪着然然一起回府嗎?」魏然緊張的看着她,彷彿只要她說不就會癟起嘴哭。

謝含嬌無奈的揉了揉他的腦袋,「乖啊,我有空就過去找你玩好不好,今日我還有事要處理。」

「那娘子說好了哦,你要來找我玩,不然我就來找你玩了。」

魏然果然淚眼汪汪,卻懂事的沒有再說什麼,依依不捨鬆開她的手。

謝含嬌看着他這副宛如被拋棄的小狗委屈模樣心發軟,點頭答應了。

為了能夠報仇找回弟弟,她肯定得和魏然合作,否則天道對她的限制,很有可能會讓她一直扮演被虐的虐文女主角色。

「小姐,小夫人和二小姐在府里特別受老爺和老夫人寵愛,平日裏都不願意看見夫人在跟前。

請您千萬不要魯莽行事,一回來就和小夫人她們對上。

恐怕會遭來老夫人和老爺的嚴厲懲罰,還會連累了病弱的夫人。」

丁嬤嬤連忙走過來,同下馬車的謝含嬌叮囑。

謝含嬌點了點頭,走到管家面前,狠狠的扇了他巴掌,呵斥道。

「大膽刁奴!

我既然是謝府千金,是丞相父親的親女兒,進府那自然是要走正門的,否則就是丟了父親和相府臉面。

你們兩個刁奴竟然敢擅自做主,是誰給你們的膽子,膽敢這般讓相府丟臉面?!」

lixiangguo

不,不是放,是塞。

Previous article

半個月時間飛逝,深淵一族在蟒王的建議下有部分族人外出族地,在他們帶來的消息中,陳鳴得知中洲有不少勢力進入了東海境地,不過據他們所說這些勢力行事比較低調。這讓陳鳴有些古怪,難不成是怕更多的勢力知道神獸在東海境地?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