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堡主又不是要無骨殺羅陽,只是來監視他而已。

其實無骨可以在暗中盯著羅陽的。

現今卻是明著來,羅陽還猜不透到底是什麼意思。

但可以肯定的是,絕對有很重要的原因。

若在蘇雲的面前跟無骨鬥起來,那會嚇著蘇雲。

「在門外等著!」羅陽冷道。

又僵持了一會子,無骨終於縮回了手。

畢竟羅陽不能從窗口出去,無骨不用擔心房間里的人悄悄的走人。

關上了門,回到蘇雲的身邊。

從蘇雲眼眸里滿是疑惑的神色可知,她多半想問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

「蘇老師,今日我送你回去,好不好?」羅陽說道。

「可以。」蘇雲說道。

她一個人回去也行。

只是她還想要羅陽傳真氣給她,讓羅陽送她,才有機會開口。

此時有水月和鏡花在旁邊,蘇雲都不便提傳真氣的事。

「蘇老師,那現在走吧。」羅陽說道。

冷酷總裁下堂妻 此時要是再不走,那待會水月和鏡花又會要求羅陽兌現諾言。

看羅陽急著離開,水月和鏡花用眼神可憐兮兮的求羅陽留下來。

羅陽還得再考慮考慮,不是他不想成全水月和鏡花,而是他也有自己的苦衷。

「月姐,鏡姐,我很快回來的。到時再跟你們談。」羅陽說道。

無骨就在門外,水月和鏡花自然不便跟出來。

當羅陽帶著蘇雲出了房間,無骨又跟了上來。

蘇雲覺得很好奇,又不便問。

進了電梯,羅陽對蘇雲說道:「蘇老師,我認識一些很有趣的人,據說她們來自十生宮,我帶你去見她們。」

說時,用眼角餘光瞥無骨。

由無骨雙眼射出又驚又怒的神色,便知他要殺人了。

十生宮和骷髏堡是水火不相容的兩股力量。

現今羅陽明說要去找十生宮的人來對付無骨,這讓無骨很憤怒。

若跟去,那可能要被十生宮的人幹掉。

不去,那又相當於違抗了堡主的命令。

無骨左右為難。

謝夫人所言極是 羅陽明知無骨不敢動手,不待蘇雲回答,又笑道:「蘇老師,那人綽號叫十三姨,我介紹你們認識。」

蘇雲說道:「十三姨是幹什麼的?」

當然不能如實回答。

「不知道,可能是武術教練。」羅陽說道。

「羅陽同學,你……」

本想說傳真氣的事,可有個陌生男子在一旁,蘇雲只得先忍住。

只見無骨已紅漲了臉膛,渾身上下散發著殺氣。

蘇雲倒有些害怕,又不便問羅陽到底是怎麼回事。

羅陽卻沒事人一樣,繼續說道:「十三姨很講義氣的,專門對付壞人的。今日我們或許能看到她對付壞人。」

在羅陽說話時,蘇雲又偷瞥了一眼無骨。

見無骨更怒了,蘇雲感覺跟羅陽的說話有關。

於是她悄悄的伸手扯了扯羅陽的衣服,示意他別說了。

羅陽卻佯裝不明白,依然笑道:「蘇老師,如果有空,我可以請十三姨傳幾招給你。她對付壞人非常有一手。」

說來說去,羅陽就是要無骨難受。

無骨又不敢隨便動手。

跟在羅陽身邊,無骨有一種想跳腳的感覺。

待到電梯下到一樓,無骨的頭髮都快要著火了。

羅陽帶著蘇雲出了酒店大門首,不見無骨跟來了。

這時蘇雲才問道:「羅陽同學,那個是誰?」

事情的真相,羅陽不便說。

不然會嚇壞蘇雲。

「蘇老師,呃,當時就是他說帶你去見我的?」羅陽問。

「對,我不認識他,不想去。要打電話給你,他不允許。後來水月和鏡花說我可以跟他去。」蘇雲說道。

左右看了看,旁邊沒什麼人。

羅陽壓低聲音問道:「蘇老師,有沒有人對你……」

起先蘇雲沒領悟羅陽的弦外之音。

「羅陽同學,怎麼了?」

「就是他們有沒有對你……」

見羅陽問的吞吞吐吐的,蘇雲忽然明白過來了。

一劍凌雲 她俏臉刷地有了淡淡的紅暈,沒好氣的白了羅陽一眼。

「羅陽同學,不要想太多,沒那些事。」蘇雲含羞道。

「蘇老師,我是怕你不敢說。只要有,我一定會幫你出氣。不會放過欺負你的人。」羅陽說道。

以蘇雲的個性,若被人侵犯了,她應該敢跟羅陽說。

現今她說沒有,那應該就是沒有。

「羅陽同學,那不是你叫他帶我去見你?」蘇雲倒有些吃驚道。

其中的蹊蹺之處,羅陽又怎麼方便說清楚呢?

說了,只會讓蘇雲后怕。

那樣倒不如不說。

「蘇老師,剛才那個人有點神經病的,你以後要是見到他,不用管他。」羅陽說道。

「真的不是你叫他帶我去找你?」蘇雲更慌了。

回想起跟著一個陌生男子走,若陌生男子有歹心,那蘇雲很危險。

如今能平安回來,實屬運氣佳。

就算是過去了,蘇雲都還心裡害怕。

「怎麼說呢?蘇老師,一言難盡。我跟他有點恩怨的。你不用擔心。我不會讓人欺負你的。」羅陽說道。

正說間,手機鈴聲響了。

「onlyyou,能帶我取西經……」

拿出來一看來電顯示,居然是洪佳欣打來的。

不接,那不行。

接了,那洪佳欣就會跟蘇雲一起催促羅陽傳授真氣給她們。 東方日出之處,有大地神州,孕育靈長,生上古之國;國中多名山大川,山中藏奇人異士,聞說:「杖朝老翁尤還少,期頤無雙是早夭,鮐背得基隨處見,年滿八百才稱老。」

國之南疆有海島,島上有一湖,每逢月圓,總能見其中現出洞府,因見月借水才現,故得名「水月門」,為修道者之大隱,衛道者之先鋒。

這一日,南疆海盜突有異動,不知何故,但見『飛禽哀鳴,走獸長嘯』!

入夜,洞府內燃氣幽靈鬼火,閃閃綠光下,一老翁柱仗行來,只見他面色如石,雙目幽藍,手腳如柴,也不知有沒有血肉,動作僵硬如人偶,也不知扯線的人站在那裡。

走到一寬敞的地方,面向正北,對著黑漆漆的地方作揖:「掌教人,我夜觀天象,見七星西行,紫薇離宮,又看洞前陰陽潭,陰盛陽衰,此大亂之象,須早做應對之策。」

洞府內忽有數百盞幽冥燈點燃,正北之地有九十六階梯,盡頭一張雕龍畫鳳椅,上座以老翁,不知年歲幾何,但見他『紅髮散披如瘋漢,赤須凌亂比鷓鴣巢,丹砂面色,碧玉眼睛,衣衫上可見苔蘚,手腳上已現青斑。』

頓了半刻鐘,起身來看向身後,牆壁上畫的竟是三清四御五老六司七元八極九曜十都,正中有一牌匾,題書「天地正氣」。

又看了有兩刻鐘的時間,轉過身來:「魯老,正如你說,本門至寶《奇門易經》失竊,乃風傲所為,此等不肖之徒,正待與各長老商定決策。」

從懷中取出幾枚銅板扔在地上:「方才占卜一卦,為明夷卦,又問前途,乃需卦。」

妻心蕩漾:爺,別撩了 他眼睛緊緊盯住那副「天地正氣」,口中傳出「邪崇出世,正道衰落,前途未明,將如何是好?」

這麼一句,也不知道是自言自語還是問魯老!

魯老頓了頓,輕輕嘆氣:「今,老夫一千兩百二十三歲,手腳都已經僵了,這舞刀弄槍,上陣殺敵的事情,你們年輕人去罷,道乾,這麼些年,回來的不論是屍體還是人,我都看慣了。」

言罷轉身要走,道乾叫住他:「魯老,您……。」

「莫要說了,天道有敗,人道有成,走該走的路,莫看吉凶,做該走之事,休論成敗。」

目送他遠去,口中喃喃自語:「是福是禍,就看天意罷!」

遠處,魯老行至九幽之地,抬頭看看那『九幽冠冢』的牌匾,口中喃喃道「此處不丟,尚有捲土重來之本。」

踏步進去,身影一點點消失,最後完全不見了。

這九幽乃水月門禁地,魯老之外,再無人知道其中內幕。

西北大漠,夜色如墨,十二匹快馬全然不顧天色,疾馳在沙漠之中,跑了不知道多少路程,已是子夜時分,此時,天空已掛出許多星星。

急行中,領頭一人突勒馬止步,沉聲問道「何人當我去路。」

夜色下,不知道何處傳來以女子聲音「奉主上之命,請幾位在此歇息幾日。」

聞言,十二人都長劍出鞘。

對方也從沙地里冒出來,夜黑看不清面貌,但見手中彎刀閃著銀光。

不知對方來頭,也不敢貿然出手,只抱拳問道「姑娘,你家主上與我等有冤讎?」

「無,只想請託幾位帶一件禮物給故人。」

聽她這麼說,幾個人都收起兵器,策馬向前「轉告她,行程急切,恐見不著。」

十二人遠去,夜空下亮起百十支火把,一十六七歲妙齡女孩在人群簇擁之下走來。

這姑娘生得一副好面容,柳葉眉輕描淡寫便活了,好似在生長一般;碧色的眼眸,像是天山上最美的翠玉;丹鳳眼一閉一張,硬是裹住了決堤的淚珠兒;眉間的幾條痕迹,更添加幽怨的美。

看著遠去之人嘆息:「十年了,何時再來!」

攔路的女子俯叩拜:「屬下無能,請公主治罪。」

搖頭嘆氣,將她扶起來:「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此事我無數次請求皆無果,又怎麼能將失敗歸結於你。」

「是啊,說不定你天天念叨的那個帥哥哥已經跟別的美麗姑娘洞房花燭。」

說話的,乃是以十一二歲小姑娘,與她又八九分相像,只是幼稚的臉龐多了幾分俏皮可愛。

沒有理會她,自顧上馬奔向另一個方向。

那十二人遠了,再有人開口:「師兄,真的不插手嗎,她也挺可伶的。」

領頭一人再次催馬,另一人回答她「感情的事情最難搞,何況是他們之間這種分不清是什麼的的感情,何況這次師傅召我等,也不知是什麼大事,師兄心裡煩著呢!」

話音剛落,另一人立刻到「是啊,聽聞師門天火令已有六百年不曾用過,今日師傅用了,可見事情非同小可,故我們必須天亮之前趕到市裡,坐最早一班飛機。」

水月門山下,十二人被困住,以黑面漢子對開口「水月十三子,總算趕上你們了,今天,你們是回不去了。」

聽見一聲「布陣」,十二人拉開陣勢,各自守住一方,為首的皺眉問道:「閣下是誰,我們有何冤讎?」

那人哈哈大笑,將手中修羅刀立在胸前:「闡名,你作為水月大弟子,竟然不認識我,告訴你罷,我乃水天師門下第一護法天祭,今日奉天師之命,不讓你回家。」

水天師本是水月門長老,數百年前投靠魔道,看樣子師傅召集他們,必與魔道有關。

明白來人身份,自知此事不易,安全起見,陣法不能撤,對其餘人說道「各司其職,往山上走。」

才移了一步,就見那人揮刀過來。

闡名吼了一句『守』,脫離陣法與他交手。

十餘回合之後,天祭漸漸不敵。

見他將要落敗,另外又有兩人加入,以一敵三,顯然不是對手。

lixiangguo

用作囚室的大廳中紅芒閃耀!紊亂的元素瞬間產生一系列連鎖反應后,轟然爆炸!

Previous article

血鯤鵬速度極快,蘇賢這一來一回,並未耗費多少時間。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