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坐在椅子上的林婉對這個名字很熟悉,因為前段時間,她夫家惹到了一起很嚴重的經濟糾紛。

本來是必死之局,老爺子在最後請來了這位聽說沒有過敗績的戚律師。

林婉是高嫁,但她嫁的那個家族在京城也就排在末梢,至於頂級的那個圈子,她連碰都沒碰過。

也是因為那件事,她才知道這位戚律師神通廣大,在京城名氣非常大。

若不是因為他欠老爺子一個人情,就連老爺子都請不到他。

林婉打量著程雋陸照影兩人,兩人身上的料子穿的很好,但沒有牌子。

寧晴看到兩人,瞳孔一縮。

醫院裡程雋拿著手術刀在她面前比劃的事記憶猶新。

她臉色有些微白。

林婉往外面看了一眼,三人上了一輛黑色的車。

隔得遠,只看到十分明顯的掛著「京」的車牌號,還有大眾標誌。

她沉著臉,嗤笑,「能知道戚律師,那兩位應該也是京城的人,只是……他以為我不知道戚呈均嗎?」

戚律師是這麼好請的?

林婉收起桌子上的支票,臉色卻不太好,原本以為是個沒見過世面的女生,不用廢多大勁兒就能擺平,現在看來,好像有點麻煩。

隱隱的,心底有些不安。

一邊的寧晴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手有些抖。

**

秦苒手印出了血,便坐著程雋的車去校醫室。

校醫室這會兒上課,沒人,挺安靜的。

秦苒就坐在一邊的凳子上,腿微微搭著,露出一截雪白的腳踝。

程雋拿了繃帶,單手撐著秦苒后側的椅背,去拿後面擺著的葯,表情挺冷沉的。

兩人都沒太在意,直到程雋往前一傾,兩人距離挺近,秦苒放輕了呼吸。

程雋手頓了一下,又很快收回,目光沉沉落在她的右手上。

「這隻手不要用力,我說過多少次了。」程雋低頭拆開了紗布,檢查了一下傷口,神色不悅。

這年頭的孩子是都這麼叛逆嗎。

他把帶血的紗布扔到垃圾桶,拿出棉簽,聲音挺冷的,但動作卻小心的不行。

「反正是右手,我是左撇子,沒事。」秦苒手支著下巴,笑了笑,挺無所謂。

「右手就不是你的手了?那你乾脆不要算了。」程雋聲音挺平靜的,微微壓低,聽不出來這麼波瀾。

但莫名的,秦苒聽出了怒氣。

秦苒側眸開口,「我開玩笑的。」

「你傷口很深,不好好恢復很容易留疤,有隱患,」程雋「嗯」了一聲,拿起藥粉灑在傷口上面,「一點力也不能使,懂?」

秦苒點頭說好。

「你別生氣,我剛剛就是一時忘了右手的傷。」秦苒依舊支著下巴,挺漫不經心的笑,「反正一出血我就來校醫室找你,那就沒事了。」

程雋微愣,心湖像是被被丟了一顆石子,在水面上激起了一層層漣漪。

他應了一聲,慢吞吞的開始包紮傷口。

**

這一邊,寧晴沒有跟林婉回去。

而是去了一趟醫院。

「你怎麼現在來了?」寧晴每天早上都會去看陳淑蘭,呆上一個小時左右就走。

時間很規律。

所以傍晚看到寧晴,陳淑蘭有些奇怪。

寧晴拿起一個蘋果削皮,她顯然很久不做這樣的事了,削得特別慢。

「是關於苒苒的事,」寧晴沉默半晌,終於開口,「她跟許老師的兒子起了矛盾,小孩子之間的事,要鬧上法庭。」

她將事情簡略說了一遍。

最後嘆氣,「媽,苒苒只聽你的話,你幫忙說一聲,她也就手傷了點,別人兩隻手都被她打斷了,她幹嘛要因此得罪人家副局。」

「你說什麼?」陳淑蘭胸口起伏的站起來,「苒苒手受傷了?」

「也就右手傷了,縫了幾針,她是左撇子,完全影響不了她……」

寧晴一句話還沒說完,就被陳淑蘭打斷,「也就右手縫了幾針?誰告訴你苒苒是左撇子的?她那右手……有多重要你知道嗎?!」 張謙和系統全都震驚了。

這…這也太那啥了吧!

還真出了懶神了!而且還是隨從!

我去!這運氣……啥也不說了,就一個字,猛!

“真的是懶神…”張謙說。

“我看到了…”系統說。

“我…”張謙激動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我…”

“先別忙激動。”系統說,“我之前的話還沒說完,你先聽我說完再激動。”

“說!”張謙說。

“懶神的懶氣和你的虹吸力場差不多,都是無差別攻擊的,所以懶神是一把雙刃劍,傷人的同時也傷己。”系統說,“在召喚懶神作戰的時候你可一定得小心,千萬別被他釋放出來的懶氣沾染到,否則…”

“否則我也會變得很懶,我知道了。”張謙說。

不就是無差別攻擊嗎,注意點就是了。

“沒那麼簡單,”系統說,“我知道懶神的特性,天魂自然也會知道,所以他到時候肯定會施展一些什麼法術避免自己被懶氣沾染到甚至把懶氣吹向你的方向,所以千萬注意。”

“嗯嗯,曉得了。”

“還有一件事必須得說,”系統說,“懶神這個傢伙你很熟悉,他懶得做任何事,所以你最好別動不動就叫他幫忙,他會不樂意的。”

“嗯嗯嗯,知道知道。”張謙說。

抽中了懶神,張謙心裏的陰霾就消散了。

在神界,懶神可是被評爲‘最讓衆神感到恐懼的神’,所以他的實力那絕對是了得!有他一個人在,其他那些亂七八糟的神根本都不算事!

“怎麼樣,我就說吧,再抽一次說不定就轉運了呢。”系統嘿嘿笑着說。

“嗯嗯嗯,雖然之前一直都是藍天白雲,但是抽中懶神這一個我也滿足了。”張謙也喜滋滋的說。

“那就繼續吧。”系統說,“還有十分鐘左右就半個小時了,癡那邊還沒有什麼動靜,先抽着。”

張謙繼續抽獎,結果,仙芝。

但張謙不在乎,繼續抽,又是仙芝。

他還是不在乎,繼續抽,還是仙芝。

尼瑪…就剩下20個升級點了!

張謙翻了個白眼,覺得繼續這樣抽下去可能會壞事,於是他先暫停了一下,喝了一杯茶,去游泳池那邊洗了洗手和臉,然後再回到臥室繼續抽。

“要是這次還是仙芝,我就不抽了。”張謙說。

結果,砰的一聲,獲得獎品法器——太虛鏡。

法器?

本來看到法器這倆字,張謙以爲自己又歐皇附體了抽中了無妄神靈套裝裏面的頭盔或者武器了呢。

“太虛鏡,這是個什麼玩意?”張謙召喚出來看了一眼,是一面類似於銅鏡一樣圓圓的東西,不大,差不多有盤子大小,在神界陽光的照耀下閃閃發光。

系統沉默了半天,這才倒吸了一口冷氣:“太虛鏡!”

“你至於嘛,這麼大反應。”張謙問。

顧少新妻買一送一 “當然至於!你知道這是什麼嗎!”系統低呼。

“不知道。”

“那你知道想當初,盤古開天闢地用的是什麼嗎?”系統又問。

“開天斧?”

“是開天,”系統說,“那把武器的名字叫開天,雖然是一把斧子沒錯,但是並不叫開天斧。”

“沒什麼區別。”張謙說。

“是沒什麼區別,”系統的聲音裏滿是激動,“但是重點是,開天擁有着破開混沌,創造時空的強大能力!”

“連混沌都能破開,你說,那開天的威力得有多大?”系統問他。

“能秒殺天魂吧?” 樑少的寶貝萌妻 張謙問。

“廢話!”系統說。

“那從你這裏能抽中開天嗎?”

系統輕嘆了一聲:“抽不到,開天威力無窮,只有天道盤古才能使用,我只是盤古區區的命魂而已,沒有能力把它召喚出來。”

張謙挑了挑眉毛:“那你說它幹嘛,和這太虛鏡有什麼關係?”

“關係大了去了!”系統問,“你可知道‘太虛’這兩個字是什麼意思嗎?”

張謙問:“和腎虛有關係嗎?”

“滾!”系統喝罵,隨後他順了順氣,繼續說道:“太虛,就是起源,一切之起源,時空之起源!”

“說清楚一點。”

“一個時空最基礎的東西就是太虛,而混沌,就是起源於太虛,有了太虛,纔有了盤古與混沌,纔有盤古手持開天,破開混沌,創造時空!”

張謙似乎明白了一點東西。

“剛纔我也說了,開天有着破開混沌的威力,這時空中幾乎所有人都會以爲,那開天是亙古第一神器,只要得到開天,便可以成爲整個時空之主宰,呵呵,殊不知,這開天也有應付不了的東西。”

“這個東西就是太虛鏡?”張謙問。

“完全正確!”系統說。

張謙倒吸了一口冷氣!

隨後他低着頭看着手裏的這個盤子大小的東西,一臉的難以置信!

連開天斧都拿這個東西沒辦法?

那這個東西得多牛逼?

“是你難以想象的牛b。”系統說。

總裁要抓狂:綿綿萌妻俏新娘 “這個東西是從太虛而來?”張謙一皺眉,“那不對吧,你連開天都弄不出來,怎麼能弄出來比開天還要厲害的太虛鏡?”

系統笑了:“我只是說開天應付不了它,卻並沒有說開天比它還厲害。”

“你這話矛盾啊。”

“一點都不矛盾,”系統說,“開天連混沌都能破開,連天魂都能秒殺,但是這太虛鏡呢?別說破開混沌了,連斬殺一個神、一個仙人都做不到。因爲它只有防護能力,沒有半點攻擊力。”

張謙一愣。

“它有着無可比擬的防禦力,它可以鑲嵌在任意護甲上充當護心鏡,而任何武器或者法術等等,包括開天在內,都無法對它造成任何傷害。”停頓了一下,系統繼續笑着說道,“你可以把他鑲嵌在無妄之甲上面。”

“它不能變大?就這麼一丁點?”張謙問。

“嗯,就這麼點,沒法變大,它沒有這個功能。”

“我靠…”張謙無語了,“就這麼大點東西能護住我多少?人家要是砍我脖子呢?”

“你非讓人家砍你脖子嗎?”系統反問。

張謙一聽這話頓時就給氣樂了,不是我非讓人家砍我脖子,要是人家知道我有太虛鏡,非得砍我脖子,我咋辦? 陳淑蘭捂著胸口,眼前一黑,幾欲昏倒。

身邊陪床的護士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

陳淑蘭一輩子沒跟誰紅過臉,性子溫吞,難得生氣。

寧晴腦子亂七八糟,連忙扶住她,「媽,媽你沒事吧?」

陳淑蘭手撐著桌子,身體在顫抖,喘著氣抬頭,「苒苒的手怎麼樣了?」

她雖然不太問事,不太懂年輕人的玩意兒,可卻也知道,秦苒小提琴拉的好,京城的那個老師三顧茅廬。

「媽,您先坐,」寧晴沒想到陳淑蘭對秦苒手受傷這件事這麼在意,她將人扶到床上坐好,「她的手沒多大事,現在還在學校上課呢,您儘管放心。」

陳淑蘭一口氣喘過來。

你擒我願 「媽,你剛剛說,苒苒不是左撇子,什麼意思?」寧晴給倒了杯水,遞給陳淑蘭,清了清嗓子,開口。

陳淑蘭沒有接水,她只是看著寧晴。

那雙眼睛渾濁,卻洞悉一切。

「你不喜歡苒苒吧?」陳淑蘭聲音輕緩,神色懨懨的,沒什麼精神。

寧晴面色一變,「媽,我承認,我是偏心語兒,可苒苒一樣是我生的,也是我的骨肉。」

腹黑少爺 「那要是換成語兒呢?她的手因為許慎傷了,你會讓語兒息事寧人嗎?」陳淑蘭偏了偏頭,輕聲問。

「那怎麼……」

那怎麼能一樣?

秦語在林家得寵,在小提琴上十分有造詣,林婉又極護著她,要是得知她手因為許慎被傷了,別說林婉,林麒那些人都不會放過許慎。

只是話還沒說出口,寧晴就停住了。

「你看,這就是差別。」陳淑蘭說著又劇烈咳了幾聲,目光投向窗外,「苒苒這孩子,得要人管著,我原本想著,臨死前把她託付給你……」

「媽,您……」寧晴哽咽了一下,心裡不好受,她伸手去扶陳淑蘭。

陳淑蘭拂開了她的手。

她撐著床,自己站起來,讓護士幫她把衣服拿過來。

「媽,您要幹嘛?」寧晴愣了愣,也站起來。

「我得……得去看苒苒,」陳淑蘭喘了一口氣,眼睛潮濕,「要是連我……連我都不護著她不站在她那邊,你是真要她當個孤家寡人不成?!」

「媽,您身體都這樣了,要怎麼出去?」寧晴扶住陳淑蘭,驚慌開口,「我聽您的,都聽您的,我會對她好,您別生氣……醫生!醫生!快叫醫生來!」

**

秦苒半趴在桌子上,對面的冷香若有似無的飄過來。

她幾乎兩晚沒有睡著。

lixiangguo

「我去去就來…」

Previous article

野人王一驚,說道,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