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在體內靈氣催動下,粉末裏的藥效直接從葉婉清的手掌進入到她的身體裏,直達所有的經絡。

活血祛瘀!

靈氣催動越來越快,林天的手掌位置隱約升騰而起了一股青白色的氣體。

唐子怡目瞪口呆,說不出話來。

而接下來,讓唐子怡忍不住驚呼了出來。

牀上的葉婉清眼皮開始動了。

又過了大概一分鐘,葉婉清的眼皮完全睜開了。

前半個小時被醫生判了極其有可能是植物人的葉婉清,被林天給救過來了!

“這……你這是怎麼辦到的?”唐子怡嚥了咽口水,她目瞪口呆了太久,嘴裏不少口水。

“很簡單,婉清的腦部有淤血,西醫的話,需要開顱處理,那樣風險性太大了,最好的辦法就是直接藥物作用過去!”林天稍作解釋。

其實,《玄天訣》裏面還有更好的方式,但是,那些都是需要修煉進入築基期纔有可能做到。

眼下,尚且停留在煉氣期第三層的林天只能是用最原始的方式了。

“林天……”葉婉清哽咽了一聲,她想要起來。

“別動,先好好躺着,等藥物完全清除掉你體內的淤血,你再起來。”林天關切道。

唐子怡看着林天和葉婉清幸福的模樣,悄悄退出了房間。

她往爺爺的病房走了過去。

才走到門口,她便聽到了父親唐金華的哭聲從病房裏傳出來。

“馮院長,我爸他……他真的活不了了嗎?”唐金華哽咽着。

“是啊,馮院長,我公公他身子骨一直很硬朗啊!怎麼會這麼突然就……就……”黃麗紅後面的話說不出來。

唐子怡一下子推開了房門,她的眼睛一下子紅了起來,問道:“怎麼回事?不是說只是中風嗎?我爺爺到底怎麼了?” “子怡,你先不要急,聽馮叔叔怎麼說。”唐金華忍住眼淚,看向馮光耀。

馮光耀是醫院的院長,這家醫院是全城最好的醫院,而他算的是上全城最好的醫生。

然而,他是查不出唐家老爺子唐千山的癥結所在。

馮光耀長嘆一聲,皺眉道:“最開始,我們都以爲老爺子是中風,可檢查下來,卻沒半點中風的症狀。我們只好又做了全部的體檢,可等結果出來後一看,一切指標都很正常。”

“既然一切都很好,那你爲什麼說我爺爺他撐不住了。”唐子怡着急地拉住了馮光耀的手臂。

“問題也就在這裏,老爺子明明一切正常,可偏偏生命體徵在不斷減弱,呼吸也是越來越無力。我已經嚐遍了各種辦法,仍舊毫無起色。”

唐子怡腦袋“嗡”的一聲,差點沒站穩。

馮光耀歉疚地看向唐金華道:“老哥,是我太沒用了,不能治好老爺子。”

“別這麼說,這不能怪你。”唐金華走了過去,將唐子怡緊緊抓住馮光耀白大褂的手拉下,“子怡,你馮叔叔已經盡力了。”

病房裏突然間安靜了下來,只剩下唐子怡母女的啜泣聲。

唐子怡怔怔地走到她爺爺唐千山身旁,握住了那一隻蒼老的手。

“爺爺……,你說過,要給我挑個最好的女婿,你還說過要親自給我準備嫁妝,這些你答應我的事都還沒做到,怎麼就要離我而去了啊!爺爺,醒醒,爺爺你醒醒好嗎?”

唐金華和黃麗紅夫婦深知唐子怡和唐千山爺孫倆關係好,看着唐子怡傷心慟哭,他們的心更難受了。

“光耀,國際上那些有名的醫生能否救的了我家老爺子?”唐金華問道。

“幾乎不可能,任何治療講究的都是對症下藥,老爺子的病症查不出來,就算是華佗在世,只怕也沒有辦法。”馮光耀據實答話。

正緊握着唐千山手的唐子怡突然間喃喃了起來:“對症下藥,對症下藥……對了!林天,林天他會有辦法的,他一定有辦法!”

唐子怡破涕爲笑,擦乾淚花衝出了病房,衝出了病房。

林天在唐子怡離開後,幫葉婉清將骨折的地方全部接好。

即便林天用最輕柔的手法,且用上了靈氣,葉婉清還是感覺到了疼痛。

她強忍着不叫出來的表情讓林天愈發心疼。

林天有些後悔就那麼放走了陳明珠。

至於方凌峯,林天也準備要找他算賬。

敢欺負他的女人,簡直就是在找死!

外面有護士拿着吊瓶進來。

“啪嗒”一聲,護士手中的吊瓶掉落在地上,她瞪大了眼睛看着葉婉清:“你……你醒了?你怎麼醒的?”

護士全程陪着醫生搶救葉婉清,醫生都已經下了“判決書”,葉婉清這輩子都將會是個植物人。

可如今,葉婉清醒了!

更爲不可思議的是,葉婉清的精神面貌非常好,彷彿她不是昏迷,只是睡了一覺。

“醫生,醫生……”護士慌亂地跑了出去。

這可是醫學界的重大奇蹟,他必須去報告給醫生。

“大驚小怪。”林天搖了搖頭,給葉婉清倒了一杯水。

“林天,那個護士怎麼了?”葉婉清還沒明白過來是怎麼一回事。

林天正要解釋說明,唐子怡滿臉淚痕地出現在門口。

“林天,求求你救救我爺爺!”唐子怡忍着眼淚。

林天意識到情況緊急,回頭看了一眼葉婉清。

溫柔的葉婉清馬上道:“你快去吧,我沒事。”

林天點了點頭,看向唐子怡,道:“走,帶路。”

葉婉清和唐千山都屬於重症,兩個病房之間的距離並不算遠。

馮光耀和唐金華夫婦看唐子怡帶了一個青年人來,都沒明白是怎麼一回事。

“林天,我爺爺是在家裏突然暈倒,醫生查不到任何的病因。”唐子怡大概說了一下情況。

林天來到了唐千山身旁。

“站住!”唐金華眉頭緊皺起來,道:“子怡,你幹什麼?這小子是誰?”

“他是我的朋友,懂一些醫術,剛剛他的女朋友昏迷不醒成爲植物人,都是他給救醒的。”唐子怡解釋了起來。

畢竟真要給唐千山治病,也得經過她父母的同意。

混世農民之無雙奶爸 “真的嗎?”唐金華興奮了起來,可等他又看向年紀輕輕的林天,便充滿了懷疑。

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竟然能酒醒一個植物人?

“開什麼玩笑,植物人能夠那麼輕易救醒?婉清,你不要被他給騙了!他是不是跟你推銷什麼神藥,然後開口就跟你要好幾萬吧?哼,他這樣的騙子,我見多了!”馮光耀蔑視地看着林天。

重生之嫡女傾城 “是啊,子怡,你爺爺的身子骨金貴,可不能讓這種好吃懶做的騙子給害了啊!”黃麗紅連連點頭。

要不是因爲唐子怡,林天會立即轉身離開。

他平復心緒,靜心觀察起唐千山。

印堂發黑,氣色太差,透着一股屍體的味道。

“子怡,你的爺爺沒有生病,他是被邪物侵佔了身體。”

“邪物?”唐子怡猛然間想到了那天晚上回家燒木梳,聽到的慘叫聲音。

馮光耀大笑起來道:“你接下來是不是要說,你能夠從神靈那裏拿到藥,幫忙將這邪物給去了?哼,年輕人,在我沒有生氣之前,你最好馬上自己滾出去!”

“看在你是子怡朋友的份上,我不跟你計較,請你馬上出去!”唐金華也下了逐客令。

唐子怡馬上站了出來。

但她被林天伸出手攔住了。

林天拿出一張辟邪符交給了唐子怡道:“將這一張符砸到你爺爺身上,同時喊一聲‘開’,你爺爺就會徹底恢復健康。”

“林天,我可以跟他們解釋……”

“不用了,他們是否認可我,我根本不關心。”林天說完,直接走出了病房。

“猖狂!這小子太猖狂了!”馮光耀十分生氣。

唐金華也一臉怒氣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

要知道,在海城如果能夠獲得馮光耀和唐金華的認可,那可比名牌大學的學位證書都有用。

然而,林天並不稀罕。

唐子怡深知有些對不住林天,可眼下最重要的是救老爺子。

歉意只能下次彌補。

趁着他們的注意力都在走出病房的林天身上,唐子怡不做多想,將那一張辟邪符直接砸到了唐千山的胸口位置。

“開!”

“子怡,你幹什麼!

”黃麗紅着急地喊了起來。

唐金華也剛要開口,可嘴巴才張口,他就被眼前的情景震撼到了。

只見那一張辟邪符砸在唐千山身上後,轉眼之間消散成黃光,籠罩住了唐千山。

隨着黃光的籠罩,一道黑色且極薄的氣體從唐千山的身上飄散出來。

彷彿是從唐千山的身體裏被剝離出來一半。

轉眼之間,黑色氣體猶如煙霧散開,消失不見。

“唔……”病牀上的唐千山略顯疲憊地哼了一聲,彷彿剛剛經歷過一場大戰鬥。

“醒了,爺爺醒了,爺爺醒了!”唐子怡興奮地大喊大叫起來。

馮光耀,唐金華和黃麗紅三個人半個字都說不出來,幾乎完全被嚇傻的模樣。

“子怡,爺爺沒事,看把你給哭的……”滿頭銀髮,面色逐漸恢復紅光的唐千山慈愛地看着唐子怡。

唐子怡點了點頭。

“是誰剛剛救了我?”唐千山看向衆人。

這一句話,問的所有人都愣住了,敢情老爺子知道自己昏迷了?

“你們不用這麼看着我,我爲什麼暈倒我很清楚,我現在只想知道,是誰剛剛救了我?”唐千山又問了一遍。

唐子怡道:“是我的一個朋友。”

“他用什麼辦法?”唐千山的眼神逐漸興奮了起來。

“他給了我一張辟邪符,讓我用在你身上,他說你身上有不乾淨的東西。”唐子怡如實說了。

總有帝少想當我爹地 “高人,他一定就是傳說中的高人!快,他在哪,帶我去看看。”唐千山着急着地要下牀。

“爸,哪有什麼高人啊,說不定是你原本就要醒過來,那小子瞎貓噴上了死耗子。”唐金華快步走過去,扶住了老爺子。

“閉嘴!你懂什麼,要是我們不找到這個高人,我們唐家可就會有大災難了啊!”唐千山眉頭緊鎖,神色凝重。

“爸,你……你這話什麼意思?”唐金華被嚇到了。

“我跟你說沒有用,快,先帶我找到高人!”唐千山很是着急。

馮光耀笑着搖頭,他開始猜測唐家的老爺子是不是瘋了。

唐子怡正準備帶路。

外面,突然跑來了一個醫生,醫生興奮地喊道:“馮院長,重大醫學奇蹟啊!506的一個植物人,就在剛剛不久前,被一個年輕的小子給救醒了!”

竟然真的能夠將植物人給救醒!

馮光耀傻了!

唐金華懵了!

這一刻,他們意識到,他們剛剛是多麼愚蠢!

“你們兩個蠢貨,還愣着幹什麼,走!”唐千山雖然之前昏迷不醒,可他從馮光耀和唐金華的表情,已經明白了一切。

一切從錦衣衛開始 可等他們趕到葉婉清的病房門前,病房裏空無一人。

林天和葉婉清在醫院樓下剛剛打到車。

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是唐子怡打過來的。

林天接了起來。

“林天,我爺爺想跟您見一面,他有急事想請你幫忙。”

呵呵,呼之即來揮之即去,將我林天當成什麼人了!

“不好意思,我沒空。”林天掛斷了電話,帶着葉婉清,坐上出租車。 林天不是有意爲難唐子怡,他是在爲難唐子怡的父母。

紅塵如斯 這是對唐子怡父母以貌取人的一次回擊。

出租車停在路口,葉婉清伸出手想打開車門下車。

“別動。”林天道。

“怎麼了?”葉婉清回頭。

“等着。”林天立即下車,從車後面繞了過去,打開車門,道:“我抱你。”

幸福來的太突然,葉婉清都還沒答應,林天已經一個公主抱將她抱了出來。

“林天,有人在看呢……”葉婉清不好意思了起來,她趴在了林天的懷裏。

像一隻溫柔又嬌羞的小花貓。

三年來,林天從來沒在公共場合,和她這麼親密過。

“男朋友抱女朋友,天經地義,我怕什麼!而且,只有羨慕的單身狗才會一直看。”林天笑了起來。

司機馬上轉頭看向了前面,一踩油門,迅速離開的同時,心裏面罵道:“你纔是單身狗,你全家都是單身狗!”

路口距離家門不遠,傍晚的風很舒服。

依偎在林天懷裏的葉婉清時不時會擡頭偷看林天一眼。

幸福的她好想大吼一聲,她有着全世界最好的男朋友。

只是,一想到葉家和方凌峯,葉婉清的秀眉便浮起了一絲愁緒。

“怎麼了?”林天問道。

“沒事,就是骨折的地方還有些疼。”葉婉清的確有些疼。

她不想說出心裏面的擔憂,是害怕林天鬥不過方凌峯。

畢竟,方家的勢力,即便是葉家也要低眉順眼。

lixiangguo

嚇得袁紹顧不得腳疼蹦起來拔腿就跑。

Previous article

追求者愛慕者一抓一大把,況且她待人溫和親切,心地善良,常常在各地搭建粥棚。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