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在這裡,不滅戰意幾乎凝成實質,化形為絲絲縷縷,肉眼可見的血色霧靄,飄蕩在海水之中,從葉凡口鼻間,從周身十萬八千個毛孔鑽進去。

進入到魂晶后,這些血色霧靄,一絲絲,一縷縷,都化成了萬千刀劍,鋒芒盈天,割裂血色浪濤,帶著無窮煞氣,瘋狂劈斬在葉凡的烏雲元神之上。

噹噹當……

魂晶內,巨響轟徹天地,血色浪濤狂卷,激蕩十方。

烏雲元神雖然看起來跟普通的烏雲沒有什麼區別,彷彿輕輕一撥就會渙散開來。

可實際上,它堅硬的令人咂舌,血色霧靄化成的刀劍等,劈斬在它上面,每一次都讓它光華大放,七彩光芒漫空激射,火樹銀花,景象絢爛無比。

哪怕烏雲元神扛不住了,崩散開來,很快也會凝聚起來,依舊那麼的堅固不朽。

這一次,足足兩天時間過去,葉凡才適應了這裡的不滅戰意,走出最後一步。

這一步,葉凡一跨出去,便是十里之遠,直接來到了聖尊遺骸近前。

站在這裡彷彿面對著一座太古巨岳,太雄偉,太恢弘了,如太古前的神山,頂天立地,撐開混沌,造化陰陽。

轟!

葉凡身軀劇震,渾身一軟,差點橫飛出去。

魂晶上,更是出現了一絲觸目驚心的裂痕,爆發出成片的七彩祥光,雷鳴陣陣,轟霆震爆,浩蕩而出。

可怕的血色霧靄,更濃郁了,穿透蔚藍光幕,瘋狂衝擊在葉凡身上,讓葉凡再次七竅噴血,眉心被犀利絕世的血色刀劍斬出一道致命的傷口。

噗噗噗……

血色刀劍不斷橫衝過來,直指葉凡眉心,誓要擊穿葉凡的眉心,將葉凡擊殺於此。

「吼……」

絕望之境,葉凡雙臂張開,緊握拳頭,仰天大吼,全力催動《萬霆雷訣戰技》,令烏雲元神瘋狂爆發,鼓盪間,竟劈出一道道紫煌煌雷電,晶瑩燦爛,熾盛的刺目。

這些雷電,正是葉凡的烏雲元神發出的神念,堅固、犀利、迅疾,無可匹敵,強橫到極點,穿透出身軀,自眉心發出,噼啪爆鳴著,與血色刀劍不斷碰撞。

「噗!」

葉凡意識昏沉,狂噴鮮血,眉心的裂痕更大了,烏雲元神也在開裂,綻放出無比璀璨的七彩神輝。

就在這時,血色霧靄不知怎的,突然濃郁、狂暴了數倍不止,並且還在飛快遞增中,真正形成了有形大浪,拍擊在葉凡身上。

「咔嚓!」

葉凡的身軀和魂晶在同一時間中龜裂,身軀上浮現無數道可怕的裂口,鮮血迸濺,骨茬森森。

「吼……」

隱約間,葉凡似聽到了魔魂的驚嘶怒吼,驚恐萬狀,像是活見鬼一般,又像是末日降臨了一樣。

這中間,葉凡還似乎聽到了殤焦急的呼喚:「葉凡,醒醒!醒醒!不滅戰意爆發了!」

縱然意識混沌了,元神身軀無一不痛,葉凡還是心神一震,恢復了一絲意識。

驚駭中,葉凡抬頭看去,只見無窮無盡的血色霧靄,濃稠如血海般,自聖尊遺骸頭顱上方沖盪而下,若山洪傾泄,又似血瀑衝擊。

血色,粘稠濃郁的幾乎變成了黑色!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還未出發來亂魔淵的時候,葉凡就聽殤多次提到過,不滅戰意爆發有規律可尋。

但是,沒有更多爆發時間和次數參考的情況下,殤也無法直接得知下一次不滅戰意爆發的時間,只是憑感覺推測,覺得短時間內不會爆發。

畢竟天災級災難不可能經常出現,這是常識。

而上一次葉凡遇到魔魂潮的時候,是一、二年以前,這才過去多久,理應不會出現戰意爆發的情況。

然而,事實出乎葉凡和殤的預料。

就在葉凡抵抗最後一次不滅戰意衝擊的時候,可怕的事情發生了……

不滅戰意,時隔一、二年時間,短的令人髮指,便又再次爆發了。

不滅戰意爆發,會驚動無法計數的魔魂,令它們驚駭欲絕,亡命奔逃,離開亂魔淵,繼而形成魔魂潮。

葉凡和殤,誰也沒想到,那麼短的時間內,不滅戰意便再次爆發,這是何其可怕的事情。

不滅戰意爆發之下,連平時能安然生存在亂魔淵的魔魂,都不敢再呆在這裡,要逃出去至少小半。

如果是不滅戰意猛烈爆發的話,將會形成超大型魔魂潮,亂魔淵中的魔魂,將會傾巢而出,席捲無邊海域,造成可怕無比的血腥災難!

外面的事情暫且不用理會,眼下,葉凡遭遇了生平最可怕的一次危機!

血色的不滅戰意自天而降,濃稠如血墨,鋪天蓋地降臨下來,如同一片血色蒼穹坍塌,無法想象的壓迫感狂涌而來,令人窒息。

「吼……」

「唳——!」

「嗷……」

無法計數的魔魂驚駭欲絕,瘋狂逃躥。

可是,這些魔魂,平時大部分都在頭顱以下的地方生存,現在不滅戰意自頭顱爆發,向下沉來,它們又往哪裡逃。

噗噗……

嘶啦……

不少魔魂意識愈發混亂,四下衝撞,結果惹得眾多魔魂瘋狂惱怒,撲了上去,三下兩下撕扯成粉碎,當場吞噬的乾乾淨淨。

還有的魔魂,被驚的六神無主,對不滅戰意的畏懼,壓過了本能中對海底的一絲畏懼,一下子衝出「圓柱體」海水的範圍。

嘭嘭嘭……

一陣輕微爆鳴傳來,外面的海水沸騰,無數魔魂進入到海底中,瞬間被壓的魂體爆開,黑霧滾滾,一聲慘叫都只發出一半,便魂飛魄散了。

海底壓力之大,即便是魂體又如何,它們也是有形的,會被巨大的壓力直接壓爆。

雖然死去了一批又一批魔魂,但是,這些魔魂像是見不到眼前的景象,無頭蒼蠅般亂沖亂撞,前赴後繼地沖了出去。

「圓柱體」內,「圓柱體」外,都沸騰了,數以億萬計的魔魂瘋狂了。

在這種情況下,就連紫鳳祖翎的聖階氣息和威壓都不太管用了,只有王級層次以上的魔魂還能保持著對聖階的敬畏恐懼,王級以下的魔魂,則根本不管不顧了。

頓時,黑壓壓如雲如山,數不清的魔魂,朝葉凡擠壓而來。

「嘶~」

葉凡瞪大眼睛,望著數以百萬、千萬計的魔魂,滾滾如潮水涌動而至,心中幾乎絕望。

那麼多的魔魂同時衝來,便是皇境巔峰也絕對扛不住啊,這讓他如何抵擋?

砰!

不容葉凡思緒反應過來,眾多魔魂就狠狠撞到了他的身上,將他掀飛了出去,並且去勢不減,依舊在向前沖著,帶著葉凡也向後倒飛出數丈。

這時,葉凡才猛然察覺……這些魔魂,居然沒有吞噬自己!

越是危急之下,葉凡思緒反而愈發靈敏清晰了。

這些魔魂都已經無懼聖階氣息和威壓了,可見混亂瘋狂成什麼樣子了,哪裡還顧得上自己。

見狀,葉凡慶幸之餘,也不禁嘆息了一聲。

這一次取紫焰星塵碑,終究是功虧一簣。

不滅戰意爆發,很快就會席捲而至,再不走的話,自己就跑不掉了,會被不滅戰意直接擊潰靈智,直接瘋魔,變成魔魂中的一員。

「可惡,就差最後一步,最後一步啊。」

葉凡咬牙,心中充滿了不甘,卻無可奈何。

任由魔魂帶動著離開,葉凡遲疑了一下,然後收回了聖力的灌輸。

「既然這些魔魂已經瘋狂了,能省一點聖力就省一點吧。」

葉凡如此想道,自己又加快了速度。

在這「圓柱體」內,海水沸騰,魔魂瘋狂,透過定水珠的光幕,葉凡都能感覺到,那狂涌而下的血色霧靄有多麼可怕,無形的壓力如同泰山壓頂,壓在葉凡和所有魔頭的頭頂。

忽然間,葉凡向外奔行的身形一頓,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冷不丁側頭看過去,便見到一頭魔魂赤紅著雙目,血色匹練瑩潤如血,透發可怕的嗜血之意,死死盯著自己。

這種如芒在背的感覺很多,葉凡目光掃視過去,一掃之下,發現至少不下十頭魔魂盯上了自己。

「不好!」

葉凡頭皮瞬間炸開,身軀都僵硬了一瞬,背後寒毛猛然倒豎起來。

此刻,葉凡後悔不已,為了省那麼一點聖力,竟然把紫鳳祖翎給收起來了,結果招來一群魔魂的覬覦。

葉凡也是萬分想不通,明明這些魔魂都瘋了,都顧不上吃自己,為何還有魔魂在這種時候盯上了自己。

此時此刻,葉凡也顧不得多想了,連忙取出紫鳳祖翎,飛快灌注入聖力。

柔和聖潔的紫光瀰漫開來,讓葉凡變成了無盡黑暗中的明亮燈塔,尊貴威嚴之氣浩蕩開來,席捲十方。

但是,對葉凡身邊的這些魔魂並沒有用。

對此,葉凡也不在意了,抬起頭再次掃視過去。

然而,這些魔魂嗜血瘋狂的目光不減,雖然有濃濃的忌憚之色,但竟然被它們強壓下來了,冷冷地盯著葉凡。

見狀,葉凡哪裡還不明白,這些魔魂……是有靈智的!

它們是魔魂皇,靈智並未完全混亂!

葉凡一顆心直直墜到谷底。

「吼……」

一群魔魂皇發出無形的吼嘯,那是可怕的精神衝擊,神念大浪,狂涌擴散。

嘭!

無數魔魂破滅在一群魔魂皇的魂吼中,葉凡也被這股衝擊力拍的倒飛出去,撞飛了不少魔魂。

嗖嗖嗖——!

這些魔魂皇很精明,分出大半阻攔在「圓柱體」海域外圍,阻攔葉凡,不讓他離開。

而餘下的小半,則朝葉凡沖了過去,要將他擊殺在這裡。

在衝過來的魔魂皇中,有二個讓葉凡有種陌生的熟悉感,讓他不禁一愣,隨即才想起來,這二個魔魂皇,是他在混亂商路上遇到的魔魂潮中出現的魔魂皇之二!

這些該死的魔魂皇,這是報仇來了!

葉凡心頭冰涼一片。

「滾!」

葉凡大吼,猛獁象皇刀被他取出來,繚繞上一片熾盛的雷光,二階奧義發揮的淋漓盡致,對魔魂的殺傷力頗大。

嘭嘭嘭……

刀光撕裂百丈海水,刀光煌煌,帶著無匹的殺機,橫掃那四個魔魂皇。

一刀斬出,葉凡一瞬間不知斬殺多少弱小的魔魂,就連四個魔魂皇中的一個,也被葉凡掀飛,受了些傷。

但是,葉凡沒有絲毫的興奮,神情淡漠木然,忍不住抬頭看了一眼血色霧靄瀑布,越來越近了……

葉凡很清楚,即便能擊殺這群魔魂皇又如何,只要血色霧靄臨頭,他就要變成它們中的一員,那樣和死去也沒什麼區別了,殺的再多也沒有絲毫意義。

這群魔魂皇發出無聲的大笑,激動無比,眼中的血光彷彿要滴出來一般。

它們本就是魔魂,而且有靈智,知道不滅戰意對它們雖有傷害,但不算大,最多就是靈智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混亂而已,只需要一些時間恢復,它們的靈智還會回來。

葉凡的紫鳳祖翎散發的聖威也是如此。

早前它們不敢觸及,如避蛇蠍,但當它們看到眾多魔魂衝擊在葉凡的身上,都沒有任何變故時,它們就知道,葉凡的紫鳳祖翎只是嚇唬魂而已。

知道了這一點,它們就能強壓下對聖階氣息和威壓的恐懼,對葉凡悍然出手。

當然,這不代表它們的靈智就高到哪裡去,不可能從葉凡始終沒有用紫鳳祖翎大發神威,就知道葉凡在嚇唬它們。

它們有靈智,但並不高。

「吼……」

魔魂皇們大吼著,興奮無比,作勢欲撲。

葉凡臉色愈發難看,腦海中飛快思考起來。

很快,葉凡就對殤問道:「殤,那個星空蟲洞怎麼回事?」

殤此刻也頗為焦急,聽到葉凡的詢問,也是愣了一下,詫異道:「你要做什麼?你想走那條蟲洞?不行!那條蟲洞通向哪裡,我們根本不知道,很可能是星空巨獸的地盤,你這一去,肯定是十死無生。」

「留在這裡也是十死無生,十多個魔魂皇,我如何能闖得出去?」

lixiangguo

可是這樣一來……誰來拯救江離呢……

Previous article

玄陣這個東西洛凡接觸的不多,以前還是因為開導小傾瓶,然後粗略地了解過一些皮毛。當然,小傾瓶在他身邊篆刻玄陣的時候,他也是耳濡目染的,所以此時他也就開始照貓畫虎地篆刻起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