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在即將沉睡的一刻,霍玄耳畔響起兩名女子對話,他來不及斟酌,意識已然徹底陷入黑暗之中。

夢境中,霍玄見到了自己的親人、好友,夢見了自己變身金剛巨猿,在莽莽森林內狂奔,大吼大叫;夢見了自己化成銀龍暢遊大海,無拘無束;夢見了自己變成藍色冰鳳翱翔天際,引頸長唳……直至某一刻,夢魘降臨,親人、好友一個個血淋淋躺在地上,悲慘死去。

啊!

一聲大呼。他猛然睜開雙眼,騰地起身,大口大口喘息。


好痛!

胸口旋即傳了一陣鑽心刺痛,讓他忍不住伸手捂去,冷汗淋漓,已然浸濕全身。

「你醒了!」

「太好了!」

「別動!你傷勢還未痊癒!」

三個女子聲音,幾乎在同一時間響起,傳入霍玄耳畔。

他忍著鑽心疼痛,目光看去,卻見自己身處一間寬敞的房間內,四周牆壁皆是黑色山岩砌成,沒有過多擺設,一枚枚拳頭大的晶石鑲嵌在壁面上,散出柔和光芒,照亮房間內,如同白晝。而自己,則躺在一張石床上,身下鋪了厚厚的獸皮氈毯,十分暖和。

在床邊不遠處,有三個絕色女子,各具姿容。其中一女年約二十五六,柳眉鳳眼,皮膚白皙,身材凹凸有致,火一般長發披散及腰,身穿獸皮戰甲,一雙長腿渾圓結實,充滿了暴力美感。



另一女子身穿白衣羅裙,面容精緻,嬌艷絕倫,眼波流轉,媚態天成,輕輕看去,竟有勾魂奪魄之力。

剩下一名少女身穿麻衣,身材嬌小,清秀可人。

三女見到霍玄醒轉,全都圍在床邊,臉上透出歡喜之色。

「你們是……」

霍玄打量了一眼,心中儘是迷惘不解。

「我叫紅綾,族人稱呼我為火凰女,按照輩分算起來,應該是你的表姐。」紅髮女子率先開口,大肆肆自我介紹,同時她那一雙黑漆漆的大眼睛盯著霍玄,一眨不眨,好像非常感興趣的模樣。

「聖子,奴家天香,多年前在十萬大山,咱們可是有過一面之緣!」白衣女子眼波流轉,輕輕一笑,說出了這番話。

「天鳳部,白羽族族長雨馨見過聖子大人!」剩下那名麻衣少女,不同於前兩位,上前半步,沖著躺在床上的霍玄襝衽一禮,恭聲拜道。

這三女一番介紹,霍玄聽了之後,臉上迷惘神情逐漸斂去,隨之透出一抹恍然神色。

「你,你是蠻族的天香聖主!」他伸手一指那白衣女子。當年,十萬大山歷練,他可是親手領教過這位天香聖主的手段,差點兒就命喪對方之手,因此,記憶深刻。所不同的是,當年面前這位女子臉蒙輕紗。而今,卻是一睹真容,果然天香國色,美艷絕倫。

「聖子好記性!」

天香掩嘴一笑,嗔道:「當年若非你出手壞了奴家的大事,現今的秦氏精英,早已消亡大半!」

「天香,幸虧你當年沒有成事,否則的話,大祭司饒不了你!」那名自稱紅綾的紅髮女子。此刻沖著天香聖主嚷道。

「說得對。若是誤傷了聖子,天香即便粉身碎骨也難以贖罪!」天香柔媚的目光看向霍玄,一臉歉然。

她們你一句,我一句。說了半天。霍玄心裡算是明白了過來。稍一沉吟。問道:「是你們救了我?」

「天香去了秦氏皇城,得知你的消息之後,立刻傳訊求援。隨後。大祭司便派了熊天、鵬祖二位祭司,協助天香將你救了回來!」紅綾簡略說了一遍。

「我如今身在何處?」

「蠻荒,鳳凰城!」

…………

一番敘聊,霍玄大致弄明了情況。自己在危急之時,得到蠻族強者救援,這才脫離生死危境。

「你,你們為何稱呼我為聖子?」這是他現在最想弄明白的一件事。

三女聽后,互視一眼,隨後,由紅綾給出解釋,「我天鳳一族族人,如果覺醒了至高無上的冰鳳血脈,男者尊稱聖子,如果是女兒身,便會獲得聖女封號,擁有號令蠻荒各部各族的尊崇地位。」

「還有,聖子你是冰鳳聖主血脈子嗣,同時身具冰鳳血脈,地位更是非同一般,假以時日,只要得到祭司殿認可,便能獲得聖王封號,統領蠻荒各部千萬子民!」天香聖主在旁補充了一句。此女說出這番話,看向霍玄的眼神更加柔媚,透出一種說不出的意味。

一聽冰鳳聖主這四個字,霍玄心若刀絞,疼痛難忍,臉色瞬間煞白,支撐不住倒了下去。三女見狀,立刻驚慌失措。

「雨馨,快施展你的大回元術!」

紅綾一聲大喊,旋即,那位名叫雨馨的麻衣少女雙手掐印,靈光一閃,她的身後竟然憑空生出一對白色羽翅,輕輕扇動之下,無數乳白色光點瀰漫散出,籠罩霍玄全身。

頓時,一股暖流遍及全身,疼痛立刻消散大半,通體舒爽之極。

「聖子,您體內餘毒未消,傷口也沒有癒合,需要卧床休養調息,每天接受我施術治療。」雨馨說出此話之時,其身後羽翅已然消失不見。

肉身傳來的疼痛,遠不及霍玄內心傷痛。他聽了之後,強抑心中悲傷難受,沖著三女點了點頭,道:「這些小傷不礙事,我自己治療,片刻就能恢復。」

三女一聽,都是面有驚奇,特別是那名叫雨馨的少女。

「聖子,你中的可是七尾藍魔蠍的藍磷火毒,想要化解根治,十分棘手。」她面有好奇地說道。

「聖子被那秦氏老賊敕封天毒候,精通毒術,想要化解身上火毒,應該易如反掌!」天香聖主在旁笑盈盈說道。

霍玄聽了,緩了口氣,雙手撐著身體,又坐了起來。他目光看向三女,臉色一黯,低聲道:「天毒候早死,如今世間…只有霍玄!」

此刻他的心境,再也不想跟秦氏沾上半點關係。天香心思玲瓏,聽了之後,立刻歉然一笑。

「你們,你們先出去吧,我要療傷。」平復心緒,霍玄看向三女,請她們迴避一下。傷口在胸腹位置,治療起來,有三女在場,難免有些尷尬不便。

「聖子,我,我想留下來觀摩……」三女之中,雨馨紅著臉囁嚅道。

「我蠻荒兒女不拘小節,霍玄表弟,你自顧自療傷,我們就在一旁看著,若有情況,也好施以援手!」紅綾大肆肆說道。從這位暴露的穿著上便可以看出,其性格豪放,乃是不拘小節之輩。

天香聖主沒有出聲,只是笑盈盈站在旁邊,沒有半點迴避之意。

霍玄見了,也只好隨她們去。

他沒有多想,伸手便要脫去上身衣衫。由於動作過大,牽動傷口,劇烈疼痛隨即傳來,令他雙手微顫,托起衣服來也不利索。

卻在此刻,三雙玉手伸了過來,毫不避諱。助他乾淨利落的將衣服脫去,露出上半身,古銅色的肌膚,圓潤光澤,極具健美之感,只是在胸腹位置有一個碗口大的傷疤,還未癒合,隱有淡藍色膿血滲出。

「多謝!」

霍玄低著頭,沖著三女道謝。此刻,他也沒有了顧忌。不管怎樣。先恢復自身傷勢為重。

三女看向他那充滿陽剛之美的軀體,表情不一。紅綾大咧咧,幾乎沒有異樣反應。天香則是眼波如水,像是在欣賞美好事物。一眨不眨盯著看去。雨馨卻是低下頭。滿臉羞澀。

霍玄也顧不了她們的反應。只是心念一動,便有一道赤光從其眉心射出,落在床上。顯出一隻巴掌大的蛤蟆身影。這隻蛤蟆自然便是朱蛤,不過此刻看上去,這個小傢伙狀態很不好,神情萎靡,氣息孱弱,趴在床上一動不動。

旁人不知,霍玄心裡清楚,在火靈塔內,朱蛤受到極大創傷,差點兒殞命。其雖跟霍玄一樣,煉化了玉髓胎珠,擁有近乎不死之身,可是所受傷勢直達妖魂,受創極重,需要長時間調養才能恢復。

「萬毒血蟾!」

一聲輕呼。卻見少女雨馨看向朱蛤的目光,充滿了炙熱。

「你也精通葯毒之術?」霍玄見了,沖她微微一笑,問道。

「霍玄表弟你有所不知,雨馨可是我蠻族第一藥師,若非她出手醫治,你恐怕還在昏迷之中。」紅綾在旁插嘴道。她這聲表弟,叫得十分親熱。

雨馨羞澀一笑,道:「比起聖子,我的醫術就要差太多了。」

「有時間的話,我們可以互相切磋。」

霍玄說出此話,便伸手抓起朱蛤,將這小傢伙貼在自己的胸口傷患處。原本氣息孱弱,一動不動的朱蛤,此刻忽然有了反應,彷彿饑渴難耐,張開嘴巴,彈出粉紅舌頭,便開始大口大口允吸傷口處的膿血。

霍玄微微皺眉,臉上隨即泛起一抹痛苦表情。

半響后,他拿開朱蛤,此刻傷口處滲出的膿血,已經變成猩紅色。旋即,他又取出儲物腰帶,從裡面拿出兩塊指甲大小的血蟾衣,一塊內服,一塊外敷,開始調息行功。

吞吐之際,其胸膛的傷口開始快速癒合,不過幾息之間,便盡數恢復,連疤痕都沒留下。三女在旁見狀,都是滿臉驚奇,咋舌不已。

心神沉定,霍玄通過神念察看體內,真元流動,血脈運行。右胸那顆冰晶狀的藍色心臟,此刻好似發生異變,跳動之際,忽明忽暗,宛若一簇藍色火焰,閃動不息。

神念碰觸過去,頓時,他感受自己的心臟內蘊藏一道奇異力量,這股力量龐大之極,卻十分溫順,仿若跟自己血肉融合一體,沒有半分排斥現象。

心底深處,旋即湧向無盡悲傷。這道奇異力量的來源,正是自己娘親留在世間最後一縷本命真火。

雲床邊,三女靜靜觀看。那俊秀少年,此刻體內散出若有如無的龐大威壓氣機,一頭藍發,散亂披在肩后,其眉心,顯現出一道藍色火焰印記,稜角分明的臉龐,透著說不出的倔強,此刻,緊閉的雙眼,卻是流淌下滴滴淚水。

他是為何,如此悲傷?

三女不知。她們迄今為止,也不知道霍玄的生母,也就是蠻族失蹤多年的冰鳳聖主悲慘命運。直以為,眼前這個少年,是在為自己過往的不幸遭遇,而悲傷落淚。

憐惜中,帶著說不出的仰慕。冰鳳血脈,蠻荒至高無上的存在,此刻,在這少年身上體現無遺。


「好強大的血脈力量!」

紅綾一聲驚嘆,目光看向身旁二女,道:「恐怕連藍嵐也是遠遠不及!」

「你別忘了,他還有龍神霍氏血脈,鳳翼龍軀,千萬年來,終於在我蠻荒再現,聖子之名,當之無愧!」天香聖主也是滿臉驚嘆,其目光,更加灼熱。

「蠻荒之王再現,將率領我族重登輝煌榮耀之巔!」少女雨馨說出此話,臉上儘是崇拜之意。

如有外人在此,會驚奇發現,眼前這三女個個修為不凡,最弱的少女雨馨,都有丹元初期修為,至於另外二女,則都是丹元後期強者,紅綾修為則是更強一些,已經接近丹元巔峰圓滿境。

而她們此刻,無一例外看向霍玄的眼神,都是充滿了灼熱崇拜,彷彿面前這少年就是天神下凡,只有虔誠頂禮膜拜,方才能托顯出心中無窮敬意。

直至良久,霍玄方才慢慢睜開雙眼。這時,他身上傷勢盡復,體內真元法力充盈,已經恢復到巔峰狀態。

一躍起身,落下之後,他已經順手將衣衫穿好,立在三女面前。

「多謝三位姐姐。」

躬身一禮,霍玄面露感激之色。他之所以稱呼三女為『姐姐』,實乃心裡明白,這三女看上去年紀都不大,實則修為驚人,駐顏有術,真實年齡比起自己要大上許多。

「都是自家人,不必客氣!」

紅綾大肆肆拍了拍他的肩膀,笑著說道。至於天香,也是盈盈淺笑,受了一聲『姐姐』的稱呼。只有少女雨馨,惶恐不已。

論及身份,她可是遠遠比不上另外二女。蠻荒有十大部族,數百附屬小族,紅綾和天香都是十大部族聖主,地位尊崇,比起霍玄這位聖子差不了多少。至於她雨馨,只不過是天鳳部附屬小族之一,白羽族族長,身份地位遠遠不及面前三位,哪裡敢擔得起聖子一聲『姐姐』的稱呼!(未完待續。。) 「我想見大祭司!」

沒有過多寒暄,霍玄直接有此提議。

三女聽了,似乎早有預料,毫不驚奇。

「大祭司也很想見你。」

紅綾點頭說出此話,之後,在三女帶領下,霍玄走出了房間。


推開門,一眼看去,霍玄不禁深吸了口氣。眼前出現的景象,無邊無際的平原草地,足有千萬里方圓,一座座木石房屋散落其間,如星羅密布,足有數十萬之多。而自己雙腳所站立位置,乃是一座塔形建築的頂端,俯瞰而去,四周景象盡收眼底。

「這,這就是鳳凰城?」

眼前的畫面,似乎跟想象中的城邑大不相同。霍玄面帶驚奇,朝三女看去。

「我聖族以部族形式聚居,鳳凰城只是一個名稱,並不像中土那樣,建立真正的城邑。」紅綾掠了掠秀髮,笑著說道。

「此地乃是天鳳族最大的部落,故而,才會用真靈之名來命名。」天香聖主在旁補充了一句。此女媚骨天成,一顰一笑,都充滿了勾魂奪魄魅力。

霍玄聽了點了點頭,沒有多問。旋即,他只見身旁的紅綾嘬口發出一聲清嘯,片刻后,一隻五彩繽紛的大鳥從遠方天際疾飛而來。

唳——

一聲清越長唳。五彩大鳥瞬間臨近,軀體長達三十餘丈,展翅掀起陣陣狂風,羽毛呈亮,神駿非凡。

「這是我的坐騎彩鸞。」

紅綾笑著介紹,「大祭司常年在聖地閉關,距離此地頗遠,咱們乘坐彩鸞前去,能省時間。」說罷,她便伸手挽住霍玄胳膊,一起飛身落在彩鸞背上。

餘下二女,互視一眼,也跟了過去。之後。在一聲清唳之中,彩鸞扇動巨翅,化成一道流光破空飛去,幾息間。身影便淹沒在無盡天穹之中。

站在鸞鳥背上,霍玄感觸頗多。身旁三女暫且不提,光是身下這頭彩鸞,所逸散出的龐大氣息,便達到妖王境界。由此可見,蠻族實力底蘊,何其強大,僅僅是聖主麾下一頭坐騎,便有如此強大的道行!

遁飛在天穹上,破空穿雲。速度極快。迎面襲來的凌厲勁風,若是常人,根本無法承受。這一行三女一男卻是不為所動,身體都散出淡淡靈光,抵禦襲來的狂猛勁風。

似乎心有默契。三女在鸞鳥背上,呈品形站立,如眾星拱月,將霍玄護在中間。她們似乎毫無避諱,嬌軀貼近霍玄,陣陣蘭麝香氣幽幽傳來,讓人聞之心蕩神怡。

霍玄也有所察覺。下意識想要避讓,卻發現自己被三女圍在中心,根本沒有避讓的空間。三位丹元強者護衛,並且都是擁有絕色姿容的女子,如此待遇,他這輩子還是第一次享受。

只是心有鬱結。他無暇顧及,目光遙視遠方,只盼能儘早見到三女口中的『大祭司』。

彩鸞飛行速度極快無比,緊緊半個時辰,便飛了足有數千里。這時。霍玄俯瞰而去,下方平原草地不見,入眼儘是莽莽山林,層層疊疊,一眼看不到邊際。

運轉靈目,他看見山林之內,隱有不少妖物活動的跡象,連天空上,也不時出現飛行妖禽,只是在彩鸞散出的強大妖力威懾下,這些妖物根本不敢有半點攻擊的念頭,紛紛逃竄,隱匿蹤跡。

「我蠻荒之地,除了聚居棲息場所,到處都是險山惡水,妖物種類繁多。」紅綾爽直的話語聲從旁傳來。

「對中土人氏來說,妖物邪-惡兇殘,避之不及,而對我聖族來說,卻是享之不盡的財富。」天香聖主在旁也笑盈盈開口,「妖物血肉,蘊含強大靈力,乃是最大補的食物,其軀體材料,可以煉製成種種威力強大的兵器……我聖族子民生來便具備跟妖物作戰的天賦,成年之後,個個都是以一當百的強大戰士,這一點,中土人氏根本無法相比!」

霍玄默默傾聽。目光所及,在下方山林之內,果見人影閃動,一群群蠻族戰士出沒在山林中,狩獵妖物。或許,蠻族人口遠不及中土九州,但是蠻族人人都是強大戰士,在這方面,中土人氏根本無法與之相提並論!

在彩鸞破空劃過之際,下方山林,那些狩獵的蠻族戰士似有察覺,大聲歡呼,跪拜在地上,仰頭看天,頂禮膜拜,神情無比虔誠。

從他們身上,霍玄感受到一種久違的氣息,淳樸而自然,沒有爾虞我詐,只有人之本性。

「這便是蠻荒……」

他心緒悠遠,隨著目光飄然遠去,這一刻,似乎整個人已經跟這片天地融為一體。

大概兩個時辰后,霍玄耳畔,再度傳來紅綾的話語聲。

「到了!前面就是冰火島!」

順著此女手指的方向,目光看去,卻見茫茫山林之間,突兀出現一片湖泊,佔地約有數百里,湖水清澈,泛出紅藍二色,極為奇異。




lixiangguo

鬼妖無忌已經帶人到了約定的地點,駿馬嘶鳴,再也無法前進一步,毒蟲蛇蟻涌動,其中更有他們聞所未聞的毒物,天鬼宗弟子一身冷汗,誰也不敢上前查看。

Previous article

慕風的靈魂,曾經經過煉魂液的洗滌,靈魂靈性從靈品提升到聖品。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