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在他的眼白世界,他驚喜的發現,重瞳眼力比以前看遠了一倍,還很清晰,知道重瞳術的奧義又有所進步,心裡難免高興。

周圍已經沒有了凶靈,連遊盪的幽靈或殘魂都沒有了,似乎這裡成為了一片無陰靈的真空地帶,天狼心想,難道重瞳之眼領悟到了『震懾』奧義?

就在這個時候,他竟看到遠處撲來了一隻渾身黑氣的蜘蛛厲魂,它可不像那些凶靈,都是透明的靈體,這是陰魂,而且這蜘蛛陰魂散發著極強的煞氣,已經算是一種厲鬼獸魂。

那蜘蛛厲魂似乎嗅到了他的純陽血氣,但好像無懼他的重瞳之力,瞬間就到了他的面前,冒著魂氣的蛛爪猛地朝他扎來。要是被扎一下,恐怕自己就得和屍鼠王一樣靈魂受創。

他向後猛退的時候,心裡想驗證重瞳之眼,似乎領悟到了震懾奧義,就全力運起重瞳之眼,朝著蜘蛛厲魂發動了重瞳之力。

在那瞬間,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蜘蛛厲魂突然被定在了空中,一隻蛛爪竟堪堪落在了天狼的眼睛邊。 這一刻,天狼的心都差點跳出來了,就差那麼一點了,自己的眼睛就報銷了,不害怕,那絕對是騙人的。

幸虧,重瞳術確實領悟到了一些震懾奧義,震住了這蜘蛛厲魂,他似乎感覺到了恐懼,在劇烈的掙扎顫抖,似乎想要逃離。

天狼在煉化凶靈之中,除了重瞳之眼進化,耗損的元氣和煞氣也稍稍有所恢復,看這厲魂在掙脫震懾之力,忙使出了吞噬黑線,將這厲魂裹了個結實。

這吞噬黑線上有血色煞氣,這蜘蛛厲魂遭遇震懾和煞氣的雙重碾壓,很快就被吞噬磨滅成了縷縷魂氣。

天狼收回一些黑線之力,只吸收到了一些至陰靈氣,卻沒有吸收到半點魂力,看來他目前的修為還達不到吸收魂力的境界。

他沒有灰心,畢竟,噬靈術領悟太短,能從這麼短時間從食靈術進化到噬靈術,現在還對靈魂有了些煉化奧義,他覺得自己已經算是天才了。

看周圍再沒有凶靈惡魂,天狼就輕鬆的拿著陰玉,回到了死沼之上,屍鼠王已經等不及了,看到他上來,忙舒了一口氣,跑來,問他,怎麼樣了?

天狼拿出陰玉,在他面前,晃了晃,說,一切盡在掌握中。

屍鼠王看到這雞蛋大小的陰玉,眼睛一亮,對天狼竟露出了崇拜的神色,顯然,在他心中,這麼大的陰玉,其下面的守護陰靈惡魂可不是一般的兇狠,這黑鼠竟然毫髮無傷的回來,可見其強大。

天狼和屍鼠王回到巨骨領地的大樹洞中,現在有三塊陰玉,兩小一大,不知道夠不夠?他就在心裡問屠靈,這些陰玉夠不夠?

屠靈說,還差點!

問道這裡,天狼想到了一個問題,就問屠靈,到時候如何煉化這火狼角?這外殼,可比鋼鐵還硬,他的利爪都敲不開。到時候怎麼吞噬其中的龍血精元啊?

屠靈冷冷的哼了一聲,說:「那些藥理知識,你白讀了?哼!」說著,就不搭理他了。

天狼有些尷尬,那藥理知識可不是一般的豐富,他研究了不少,可也只看了部分,而且是為了煉製符咒才研究的,看來自己得抽空仔細看看。

既然陰玉還差點,他現在也有些耗損,打算在霧潮的時候,再來找陰玉,就跟屍鼠王說了聲,他離開了死沼,回到領地。

他先是靜心的吸收天地元氣,將身心修養到巔峰狀態,就趁著霧潮來之前的這兩三天,研究腦海中的藥理知識。

由於是專門針對火狼角的熔煉之術,他花了半天時間,就找到了破解之法。

他需要去找一種名為『陰血草』的至陰靈草。

這種靈草,生長在聚陰之地,有劇毒,在死沼周邊的陰地之中,應該有。

天狼為了形象化,就找了塊石頭,將陰血草的草圖,雕刻在這石頭之上,接著,他背著石頭圖案,找到了屍鼠王,請他幫忙在死沼的周邊地面之上,尋找這陰血草。

屍鼠王對天狼是感恩不盡,很樂意幫忙,不過,他擔心屍鼠上了陸地,會被那些蝰蛇獵食。

天狼想了也對,但還是不死心,就說,除了那黑蝰領地,可以在其他陰地尋找這陰血草?

屍鼠王猶豫了半天,才勉強答應,就跑到了這個大樹之上,吱吱吱的狂叫了半天,將巨骨領地的數萬屍鼠召集起來,分配任務。

天狼趁機又雕刻了十幾塊草圖,擺在面前,讓這些屍鼠一個個的仔細看了陰血草的草圖,就紛紛離開,才死沼周邊的陰地出發,尋找陰血草。

這一等,天狼差不多等了三天,明天就是霧潮的時候,心裡有些焦急,好在在晚上的時候,就有屍鼠發現了陰血草的蹤跡,由於,陰血草有劇毒,這些屍鼠都沒有採摘。

天狼立刻讓那些屍鼠帶路,就在死沼之上,竄了半個多小時,來到了一處遍地屍骨的陰地。

這裡的陰地,有很多動物的骨骸,好些還是白骨森森的,沒怎麼沾上黑色的沼泥,這裡應該是半沼澤的地界,不然,早就沉了下去。

天狼和屍鼠在骨骸陰地穿梭了一會兒,就遠遠看到了一株血紅色的野草,紮根在一堆骨頭之中。

他走過去,就看到這株野草是從一個牛頭骨的眼眶之中長出來的,這株野草,只有血紅葉片,卻盤繞成了蚊香狀,葉片上還蕩漾著類似血氣的詭秘霧氣,一盪一盪的圍繞著這野草。

這就是陰血草!

天狼站在陰血草的半米之外,想了想採摘陰血草的方法,忙從旁邊的骨骸之中,掰來一根長長的胸骨,拿過來。

他先是一頓猛敲,將牛骨的脊椎骨敲掉,只剩下了那牛頭骨。接著,就插著牛頭骨的下面,又找了幾根骨頭墊著這胸骨,做了個槓桿。

讓那些屍鼠離遠些,他就猛地跳起,朝著那胸骨的一頭踩去。

碰的一聲,數百斤的力道踩在了胸骨的一頭,直接就把那牛頭骨給撬了起來,連同眼眶中的陰血草也被連根拔起,飛到了空中。

他抬頭就看到陰血草上的血色霧氣頓時開始收斂,融入了陰血草的葉片之中。

等陰血草落地,天狼已經看不到那上面的血色霧氣,舒了口氣,忙拿著一張符咒,裹著陰血草的草根,讓一隻屍鼠拖著,繼續尋找。

這片白骨陰地,天狼一共找到了三株陰血草。按照藥理知識上的配比療效,應該夠了,就帶著陰血草,回到了巨骨領地。

將三株陰血草放在旁邊的石洞之中,天狼又看了看隔壁石洞中的陰玉和火狼角,打算今夜就在這巨骨之中,屍鼠王很歡迎。

次日,霧潮差不多在上午的時候,就如狂潮的來襲,巨骨領地的屍鼠紛紛躲進那些殘垣建築之中,一點都沒有出來的意思。

屍鼠王本來打算和天狼一起去找陰玉,不過,這霧潮來襲,死沼之中的凶靈惡魂就翻了天,前幾日,屍鼠王的靈魂受了傷,雖然得了不少陰魂之力,但那可不是那麼容易煉化的,他的先天之力也就發揮不出多少威力。

天狼就拒絕了他的好意,獨自從巨骨之中,竄了出來,發現這巨骨領地,似乎擋住了大部分霧潮之氣,這巨骨之中的陰氣感覺沒有大幅度上升,那上次自己能碰到屍鼠進入黑樹林,恐怕是那小屍鼠離開了巨骨領地的緣故。

霧潮來襲,陰玉就從死沼之下透出了陰玉靈氣,猶如一道道白色光柱,在暗淡濃烈的霧潮中顯現。

天狼有著煞氣護體,兼顧重瞳之眼,毫無阻礙的穿梭在凶靈惡魂之中,很快,就找到了一塊陰玉光圈,在下面進入了陰玉光球,輕輕鬆鬆地抗出了一塊陰玉。

在途中,他還是遇到了些凶靈惡魂來騷擾,不過,重瞳之力激發,很多凶靈惡魂都被嚇得逃竄,只有少許很兇惡,但吞噬黑線一出,基本上就沒什麼困難。

天狼一看挺容易的,又在附近,找了塊陰玉。

他帶著兩塊陰玉,回到巨骨領地。

等霧潮結束之後,天狼不打算在死沼之外煉化火狼角,擔心被火狼王感受到其氣息,就讓屍鼠王找了個安靜的地方,將陰玉、火狼角、陰血草擺在他的面前,準備煉化這火狼角的龍血精元? 天狼將陰玉、火狼角和陰血草擺在自己面前,心情很激動,忍不住吞咽了幾下口水,才在建築殘骸中找到了一塊方形石頭,用利爪挖出個石槽,又弄了個石棍。

他先將三株陰血草丟進石槽中,用石棍一陣搗碎,成為血色液體,接著,又將四塊陰玉中的三塊丟進了石槽,只剩下最小的一塊。

陰血草雖然有劇毒,還類似於死亡屍毒,但萬物相生相剋,加入這三塊陰玉之後,陰血草的毒性就開始減弱,而陰玉也開始融化。

天狼按照腦海中的藥理知識,等到陰玉融化之後,就和血色液體混合成了一種透明血液。

這石槽中的透明血液不是很多,他只好又挖了個類似火狼角的角形石槽,將火狼角先放進去,再倒入透明血液,還好剛剛將火狼角淹沒了。

他呼了一口氣,就在旁邊看著火狼角的外殼慢慢被軟化,血液表面出現了些泡泡,透明血液應該在分解火狼角的堅硬外殼。

按照藥理知識,軟化這火狼角的時間不會太短,他在旁邊看著,心中充滿了渴望,但同時也是一種煎熬,還不能進入修鍊的煎熬。

因為,在熔煉火狼角的藥理術法中,只有徹底融化之後的某個特定時間,才是服用其龍血真元的最佳時刻,所以,他不敢修鍊,只好在旁邊盯著。

雖然過程確實很難熬,但終究是有盡頭,他煩躁地在此地走來走去,終於看到火狼角慢慢消融了外殼,接著,內部的龍血精元就流了出來。

在那一刻,他看到了一團烈焰從透明血液中冒了出來,雖然只有一小團,但熾熱焚天。

由於來得突然,把他都嚇了一跳,退了好幾步。

但接著,那團烈焰的外沿火焰就瀰漫出了一團類似血液的火氣,慢慢將整團烈焰包裹起來,隨後,烈焰慢慢收攏,融入了透明血液之中,最後,透明血液化作了一團赤紅液體。

他知道自己等得就是這一刻,伸頭就探入石槽之中,將這些赤紅液體咕嚕咕嚕喝進了肚中,入口溫熱,竟沒有半點火之龍血的焚天熾熱。

但是他很清楚這赤紅液體之中的精元是何等磅礴,在喝完之後,他就盤膝而坐,是運轉淬龍訣,而不是噬靈術,唯有淬龍訣才能狂野的吞噬這龍血精元。

也確實如此,淬龍訣剛運轉,赤紅精元就在他體內被引爆了,如同一顆烈焰炸彈,他感覺身體各處都丟進了火爐之中,連細胞也在熊熊燃燒,這還都是陰血草配合陰玉,降低了龍血的火性,若是直接服用,恐怕他的身體瞬間就被燒成了灰燼。

縱然如此,他也在烈焰中煎熬承受,不過呢,他沒有放棄,咬牙地堅持運轉淬龍訣,瘋狂的吸收著這看似溫和卻是狂暴的龍血精元。

多虧,他的體質在之前的淬龍訣中,強大很多,生命精元也沒有飽滿,此刻,就找到了宣洩口,不斷被淬龍訣驅動,融入了他周身飢餓的細胞,消解這狂躁的龍血精元。

過程很痛苦,他時刻感覺身體在烈火中焚燒,好像每個毛孔都在噴火,不過,在烈火中,他更加垂涎那熾熱的龍血精氣,所以,隨著慢慢煉化,他竟開始享受了起來。

等徹底煉化這龍血精元之後,他察覺到了體內元氣,從細胞經脈之中開始不斷溢出,自動周天運轉。每運轉一周天,體內元氣就會膨脹一分,最後,運轉了數十周天,體內元氣已經變成了滾滾潮水,還是霧化狀態。

天狼猛地睜開眼,欣喜萬分,自己竟藉助龍血精元,一舉破關,元氣霧化,晉陞到了氣境巔峰。

他站起來,活動活動筋骨,感覺身體輕盈,應該是龍血淬體,排出了體質塵垢。

更可喜的是,他的精元也飽滿滾滾,淬龍訣留下的後遺症,已經被龍血精元徹底解決了,他忍不住在地上跑了好幾圈,顯示自己的興奮。

不過,獨樂樂后,他又鑽入殘垣的縫隙中,找到了大樹洞中的屍鼠王,告訴他這個好消息。

然而,他來到屍鼠王面前的時候,卻把它嚇了一跳,自己也愣了一下,才發現自己竟然在俯視地看著屍鼠王,身體竟增大了一倍,已經是一隻超大老鼠,差不多有三斤,要是前世,自己就成了人類眼中的老鼠精了,不過,在這異世界,似乎很平常。

屍鼠王嚇了一跳后,還退了好幾步,說,你這身上有讓他恐懼的氣息?至陽至純!

天狼一聽,就知道自己龍血淬體之後,沾上了一絲火龍的龍威氣勢,雖然極少,但對同族,絕對有壓製作用。

將最後一塊陰玉贈送給屍鼠王后,天狼就跟他告別,離開了死沼。

他現在修為精進,自身有了保障,對於火狼王的威脅,就不那麼看重了,決定回石灘,去看看火龍果成熟了沒有?

啃食鼠王花了一天時間集結鼠群,次日,天狼就率領鼠群,朝石灘出發。

到了石灘後面懸崖上的林子,鼠群沒有看到那三隻金絲猴,天狼有些奇怪,跑了過去,就有老鼠來報道,在石灘中有好幾隻猴子盤踞在此。

天狼到了懸崖上,往下一看,還真是冤家路窄!

在火龍樹旁,蹲著四隻猴子,其中一隻身體很小,金絲毛髮,儼然就是他初到此地,把他打得重傷垂死的小猴王。

看樣子這小猴王清洗了這石灘的猴子,自己又佔山為王。

他冷笑了一聲,還真是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啊!

看情況,這小猴王的實力有了不小的提升,而在他旁邊的那三隻猴子也不弱,可惜,還不夠看,他連動手的慾望都沒有,對啃食鼠王吩咐了一聲。

啃食鼠王就帶著一萬多鼠群,竄下了懸崖,動靜很大,那四隻猴子猛地跳了起來,被這密麻的鼠群嚇了一大跳,慌忙後退,卻已經來不及了,這些猴子慌亂地拍死了幾十隻老鼠,就被群鼠淹沒,最後,在聲聲的慘叫中,連骨頭渣子也沒留下。

天狼下了懸崖,來到火龍樹旁,看了看火龍樹上的果實,其中一顆火龍果,已經通紅如鑽,貌似快要成熟了,心中大喜,不過,也知道這成熟的時間恐怕不會太短,恐怕得一兩月。

天狼把幾隻老鼠身上的符咒解了下來,放在火龍樹旁的石碗旁,就吩咐啃食鼠王,讓鼠群待在對面的果林中。對面的獼猴群應該是被小猴王等驅散或殺掉了,他雖然有些嘆息,但卻沒有派老鼠去尋找。

這石灘小溪,有氣勢威壓,對這些老鼠還是比較有威脅,但天狼知道小溪的上下游,出了這石灘範圍,就沒了威壓。

鼠群太多,就讓他們繞了一圈,到了對面。

而啃食鼠王等一些強大老鼠,就從小溪上的石凸上竄了過去,當然,是為了方便以後進出石灘。 天狼看他們被啃食鼠王分散,融入到了對面果林之中,就不再關心,他看了看旁邊的石碗,還有一些果酒靈液,但這些對他已經沒什麼用處,不過,還是得讓老鼠,將那些果實採摘,丟到這裡面醞釀,以後,可以讓一些老鼠喝,增長他們的實力。

火龍樹上的竹筒還在,他爬上去,看了看,有好多火靈之水,可惜,大部分都失去了效用,成為了普通的露水。

天狼知道火靈水有時間限定,就扛著火龍樹上的精神威壓,將竹筒中的火靈露水一一倒掉,再掛在上面,繼續接著。

做完了這些,他看沒什麼事做,就打洞下到了火龍樹下的虛空四靈法陣。

他站在虛空的樹根之上,看著遠處那靜靜漂浮的陣法圓球,有些感慨,轉了一圈,他又回到了石灘,似乎自己與此地有極大的緣分。

搖了搖頭,他從樹根上走到四靈法陣的光球邊,用爪子摸了摸,光球就發出了淡淡的陣法光芒,看到了內部類似吸管的樹根,被當作養料的半截蛟蛇屍身。

那蛟蛇屍身似乎和他離開的時候,沒什麼變化,沒有乾癟,還是半飽滿的倦縮狀態,可是天狼還是知道這段時間蛟蛇屍身上的龍元之血肯定被火龍樹吞噬了不少,因為樹上的火龍果更加通紅晶瑩了一些。

不過,這些,他都不想關心,他所想要的是蛟蛇屍身上的龍元之血。

所以,他坐在樹根之上,就用一隻后爪點著光球水波之中的符咒玉牌。

微微蕩漾之中,他就看到了一面類似烏龜的獸紋符咒。

這四靈符咒都是高深符咒,青龍符咒,他感悟了多時都沒有多大收穫,現在參悟了基礎符咒知識,他就想到或許先將這四靈符咒都瞭然於胸,再來進行整體參悟推演,也許能看出些四靈法陣的奧妙。

他坐在樹根上,研究著玄武符咒,一遍一遍的用爪子在虛空臨摹符紋,又在腦子裡印出印記。

等到了自己記憶承受的極限,他才鬆開後腳,讓玄武符咒淹沒在光球水波之中,他揉了揉有些脹痛的太陽穴,才舒坦的呼了一口氣。

回到石灘上面,他趴在石碗旁邊,休息了半日,藉助石灘的濃鬱火靈氣,將耗損的精力和元氣補充回來,他就找了些石頭,雕刻出了玄武符咒的符紋。

半月之後,他終於將四靈符咒的符紋雕刻了出來。

青龍符咒、玄武符咒、白虎符咒、朱雀符咒,四大符咒之石都擺在了他的面前,這些符咒之石都沒有靈性。

他在雕刻的過程中,都感覺到了能量注入,但是一旦隨著那能量臨摹,就很快會失控,除了石頭本身缺乏靈性外,肯定就是符咒本身的奧義太高深,他掌控不了。

既然四靈符咒本身的奧義,無法通過符紋之間來傳達,他就把四靈符咒之石擺在自己面前,盯著這些四靈符紋,扣著下巴的研究,胡亂琢磨。

就這樣琢磨了幾天,他想到了四靈法陣,青龍屬木,白虎屬金、朱雀屬火、玄武屬水,四靈法陣是否與其四聖獸的真元屬性有關?

他立刻下到了四靈虛空法陣之中,順著樹根,在對面的光球壁面,找到了一面玄武符咒,猛然就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他迷失了方向感。

以前他沒想過,現在他想到了四靈聖獸其實是四方之靈,與方位極其相關,他以下來的東方之位為定格,但是到了對面光球,摸到的竟是玄武符咒,而非東方青龍符咒。

他覺得這不是自己的觸感出了問題,而是這些樹根在悄然的移動,或者說是空間移動,是自己這等修為難以企及的空間秘術,讓四靈符咒在四方隨時的轉換運動。

他又去其他三個方位看了看,同樣是在他毫無察覺的情況下,符咒移動了方位,但絕對四方之位卻沒有改變,正好讓他有了研究的可能性。

對方設置四靈法陣,封印蛟蛇之屍,爭對性的抽取其中的龍元之血。這四靈法陣不僅包括了空間秘術,還有空間轉換等種種神異奇術,但是他卻能通過樹根,接觸到四靈光球,就說明這空間秘術還領悟不到家,至少在別人看到之後,能觸碰到。

也許正是這種不到家,才迫使對方要用空間轉換來移動四靈符咒,免得被別人破了這四靈法陣。

天狼覺得很有可能這四靈符咒本身就是破解之處,對方掩蓋,就是為了讓別人看來四靈發複雜化,調轉方向,去研究空間轉換等更高等的法則奧義,這無疑進入了死胡同。

當然,這裡是火龍嶺,少有人族強者前來,而且還是需要符咒大家的修者,無疑更少,而一般獸族進入此地,也想不到這些,可以說,虛空四靈法陣是一處絕對安全的地方。

但是火龍樹為何如此明顯地栽在這石灘之中,他就想不通了,也不用去管那麼多。

他研究了四方的符咒轉換次數,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按東方青龍符咒的東方之位,在一個小時之內,他感覺到了數十次的符咒轉換變化,但是以玄武的符咒居多。接著,他又發現西方白虎之位,朱雀符咒居多。北方玄武之位,青龍符咒居多,南方朱雀之位,白虎符咒居多。

lixiangguo

「沒想到亘古竟然這麼強悍。」

Previous article

「你罵人?」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