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因此,隨著光芒一點點的散去,所有人都盯著頭頂上方的這片金色雲劫,他們都希望這片雲劫不要散去。

「轟隆隆!」

當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天上的金色劫雲繼續醞釀起了第三道天劫,而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暗鬆了一口氣。

劫雲還在繼續醞釀新的天劫,那就代表陸楓並沒有死,至少現在他還活著。

可當耀眼的光芒全部散去時,只見一個渾身是血的少年半跪在了小山丘上。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成功渡過第二道天劫的陸楓,可他現在的情況非常的不好,甚至可以說是糟糕透了。

「咔嚓!」

就在這時候,一道碎裂聲響起,下一秒附著在陸楓身上的金絲軟甲出現了一道道裂縫,而隨著裂縫越來越大,這件軟甲直接碎成了數塊從他的身上掉了下來。

「呼!」

看到自己身上的軟甲碎裂時,陸楓的表情十分凝重,這一次他之所以能夠大難不死,身上的這件軟甲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

可現在這件軟甲已經被毀了,因此可想而知接下來第三道天劫會是什麼樣子。

「看來是我命該如此啊!」陸楓無奈的搖了搖頭。

雖說通天塔內還有其他軟甲,可那些防禦力還不如金絲軟甲呢,因此就算是穿上了,恐怕也起不到很好的保護。

當然,就算這樣,陸楓還是給自己換上了另外一件軟甲,然後迅速盤膝打坐開始恢復起自身的傷勢。

這一次陸楓渾身是血,顯然他的傷勢非常嚴重,所以他必須儘快的恢復,否則下一道天劫一點希望都沒有了。

刑天劍見到陸楓能夠順利渡過第二道天劫時,他心中真心佩服了起來,這樣的人如果不是渡如此變態的天劫的話,將來的前途絕對不可限量。

可現在的話…..

刑天劍看著頭頂上方繼續醞釀第三道天劫的金色雲劫,他的眼中露出了一絲無奈。

就這樣,隨著時間迅速的流逝,六個時辰過去了,可這時候天劫還在醞釀之中。

第一道天劫醞釀了三個多時辰,第二道天劫醞釀了整整六個時辰,而如今第三道天劫了,六個時辰過去了,它卻依舊沒有要下來的意思,那顯然第三道天劫醞釀的時間會更久。

這樣算來的話,如果陸楓能夠全部渡完的話,那起碼得好幾天時間呢。

當然,這也只是如果,因為這天劫的威力太強大了,幾乎沒有人對陸楓抱有一絲希望,哪怕是碧靈他們。

可就算這樣,他們還是希望有奇迹出現,因為陸楓給他們帶來的奇迹已經夠多了,不差這一次。

轉眼時間又過去了六個時辰,這時候金色雲劫中出現了三條金色巨龍。

看到這三條巨龍,刑天劍的臉上已經死寂一般了,他知道以自己的能力,最多也就能抵擋下一條而已,而剩下的兩條會以完整的實力落到陸楓的身上。

之前一條半巨龍就已經折騰的陸楓夠嗆了,所以這第三道天劫恐怕就是他的葬身之劫。

當然,既然陸楓顯然還沒有死,那刑天劍自然不會馬虎,只見當三條巨龍合成一條俯衝下來時,他使盡全力用出了自己全部的力量。

「吼!」

當三頭龍和刑天劍撞擊在一起時,一道震耳欲聾的龍吟聲響了起來,緊接著一道人影迅速後退了起來。

「什麼!」

看到自己竟然被這三頭龍給撞飛時,刑天劍眼中全是不可思議之色。

這第三道天劫竟然如此厲害,連自己都不是它的對手。

其實刑天劍雖然被撞飛了,但是他並沒有受傷,因為這並不是他的天劫。

「嗯?」

陸楓見到刑天劍這一次竟然沒有削弱天劫的力量時,他眉頭緊皺了起來,不過這時候也沒有其他辦法了,因此只見他縱身一躍,整個人竟然主動迎上了三頭龍。

「吼!」

三頭龍見到陸楓竟然這樣時,三個龍頭不約而同的咆哮了一聲,而下一秒它們就和陸楓撞在了一起。

「轟!」

成功擊中目標后,這條三頭龍頓時爆炸了,只見強大的氣流波動頓時以小山丘為中心朝四周席捲而開。

由於這道氣流波動太強大了,導致所過之處植被頓時化為了虛無,頃刻間防禦數公里就變成了荒蕪。

「陸楓!」

眾人看到這次爆炸的破壞力如此驚人時,所有人都開始擔心了起來。

「快看,劫雲好像開始消散了!」

就在這時候,不知道誰大叫了一聲,緊接著所有人就看到天空中的金色雲劫真的開始消散了起來。

「陸楓他……」

看著四十公里的雲劫開始一點點消散起來時,碧靈等人的眼眶微微濕潤了起來,雖說他們已經預料到了,可真發生的時候還是有些難以接受。 雲劫還沒有渡完就開始消息,那就代表渡劫人已經隕落了。

雖然碧靈等人都不相信這個事實,可如今事實就擺在眼前,讓他們不得不信。

「哎,一代絕世天才就這樣隕落了,真是天妒英才!」程龍看著漸漸消散的雲劫,他暗嘆了一口氣。

原本他還想結識一下這個天才呢,可現在看起來是沒有這個機會了。

當然,對於這樣的天才隕落,程龍還是見過不少的。

有些天才仗著自己的實力強,天賦高,在渡劫的時候不斷挑釁天劫,結果導致天劫越來越厲害,最終在天劫下灰飛煙滅。

「各位,陸楓應該還沒死!」

可就當眾人都以為陸楓已經被天劫活活劈死時,刑剛和綺夢異口同聲的說道。

因為無論是刑剛還是綺夢,他們都和陸楓認主了,所以如果陸楓死掉的話,那他們兩個也會瞬間沒命的。

可現在刑剛和綺夢都沒有事情,而且通過靈魂印記感應,他們發現陸楓還好好的活著。

「沒死?」

程龍愣了一番,這雲劫都開始散去了,人怎麼可能沒死呢,難道是天劫已經渡完了?

可渡完也不是這個樣子的,如果天劫渡完的話,那雲劫應該會變成白色,然後會有大量的能量從天而降進入到陸楓的體內。

然而現在這一切都沒有,天劫只是消散,所以也只能認為陸楓死了。

「道友,你有所不知,我認了宗主為主,因此如果他死掉的話,我的靈魂印記也會毀滅,這樣的話你認為我還會活嗎?」刑剛解釋道。

「什麼?你認了你們宗主為主?這怎麼可能?」程龍大吃一驚。

因為自古以來都是妖獸認人為主的,哪有人認人為主的。

不過這事情可不能拿來開玩笑,因此程龍不覺得對方在騙自己。

「沒錯,連通天猿猴他們都沒事,陸楓肯定沒死!」碧靈看到通天猿猴三個也好好的站著時,她的臉上頓時露出了希望。

認主的妖獸都沒事,那顯然代表主人也沒事,只是如今劫雲消散,這個就有些讓人看不明白。

就這樣,當時間過去十來分鐘時,爆炸產生的光芒已經消失了,可這時候眾人並沒有見到陸楓。

「人呢?」

刑天劍四處打量了一番,可四周根本就沒有陸楓的身影。

「死了?」

刑天劍在沒有發現陸楓的身上,外加上天劫開始消散,那他自熱而然的認為陸楓死了。

「爹!」

陸楓要是死掉的話,那刑剛自然也會沒命,因此這時候他連忙朝刑剛跑去。

「爹,你沒死?」

可是當刑天劍看到刑剛安然無恙時,他頓時愣在了原地。

「怎麼?你很希望我死嗎?」刑剛看到自己兒子用驚訝的目光看著自己時,他眉頭微微一皺問道。

「不是,不是,我怎麼可能希望你死呢,只是陸楓已經死了,所以我以為你也……」刑天劍說到這裡,突然意識到了一點。

既然自己父親沒死的話,那要麼就是之前的認主是假的,還有一種可能就是陸楓沒死。

前者恐怕時不可能的,因為認沒認主刑剛自己最清楚了,而他也沒有必要騙人,但是如果前一種不可能的話,那就是說陸楓沒死,只不過現在是消失了而已。

「喂,你們快看!」

然而就當眾人關係陸楓的死活時,突然間有人指著前方驚呼了起來。

聽到這話,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過去,而當他們看到一條擁有九頭的金色巨龍盤旋在半空中時,所有人都說不出話來了。

「看,那巨龍的面前好像有一個人!」

當這個九頭的金色巨龍出現時,眾人很快就發現在它的面前還有一個如同螻蟻般的嬌小身影。

「好像是陸楓!」

雖說距離有些遠,可高修為的人還是依稀能夠看到這道身影模糊的輪廓。

「走,過去看看!」

因為不確定那個是不是陸楓,因此華隆提議道。

反正如今雲劫已經消失不見了,這時候靠近應該並不會影響什麼的。

「轟隆隆!」

可是就當華隆沒走幾步時,突然一道晴空霹靂突然出現。

幸虧華隆的修為不弱,只見他一個急退躲過了這道晴空霹靂。

「怎麼回事?」

發現自己被攻擊時,華隆頓時眉頭緊皺了起來。

「天劍,你過去看看!」刑剛命令道。

「好!」

刑天劍應了一聲,然後他也走到了華隆之前所到的地方,可是他並沒有受到雷霆的攻擊。

刑天劍原本就是和陸楓一起渡劫的,因此他沒有受到攻擊也是非常正常的。

也就是這樣,刑天劍迅速的朝小山丘飛奔而去,而當他迅速靠近時,那道模糊的聲音也漸漸清晰了起來。

「陸楓!」

當刑天劍清楚這道一身白衣打扮的人影時,他頓時驚呼了起來。

「不要過來!」

似乎是聽到了刑天劍的驚呼聲,只見一身白衣打扮的陸楓面無表情的說了一聲,旋即就見到他右手輕輕一揮,一股強大的力量將刑天劍直接bi退。

「兒子,你怎麼又回來了?」

刑剛見到刑天劍又回來時,他連忙詢問道。

而聽到刑剛的話,刑天劍才從震驚中醒了過來。

「好恐怖的力量!」刑天劍深吸了一口氣眼中露出了不可思議之色。

就在剛剛,隨著陸楓一抬手后,刑天劍感覺自己非常的渺小,而下一秒他就被一股無法抗拒的力量給bi退了。

「什麼恐怖的力量?」

聽到刑天劍的嘀咕聲,刑剛好奇的問道。

「爹,陸楓他的實力好強,我剛剛被他的力量給bi退到了這裡!」刑天劍道。

「什麼?這怎麼可能?」

聽到這話,刑剛頓時一臉的不相信,就算陸楓已經渡過了天劫,那他的實力也絕對不可能超過刑天劍的。

「爹,這是真的!」看到刑剛不相信的樣子,刑天劍一臉嚴肅的說道。

而就當刑天劍向刑剛解釋的時候,在小山丘的上空,只見一人一龍就這樣對峙在了空中。

「九龍劫,想不到竟然有人在我身上中了九龍劫咒,看來是想要將我趕盡殺絕啊!」一身白衣打扮的陸楓一臉冷峻的說道。

雖說此時的陸楓樣子和之前的一樣,可是兩者之間的眼神卻是完全不一樣的。

「陸遊,你竟然還留了這一手!」九頭龍其中的一個腦袋出聲道。

「哈哈哈,我陸遊是什麼人,就算被貶下界重生,那也得做好完全之策,否則你以為我會乖乖的重生嗎?」陸楓…不,陸遊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沒錯,這個和陸楓長得一模一樣的人並不是陸楓,他的名字叫陸遊,是陸楓的前世。

其實陸遊早就已經知道自己會有這一劫的,就連自己被陷害也早就知道了。

lixiangguo

塔好千丈.氣勢巍峨如山.滄桑古樸之氣撲面而來.黑『玉』做塔頂之瓦.想是如此的宏偉.可稱堂皇極致.

Previous article

右手握住鎚子,老黑的左手,卻把溫婉兒拉到了身後。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