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四老齊齊出手,對付接下來的幾隻守陣妖。

迷宮之中,像是一時之間,亂做一團。

劉老威勢全開,一拳轟擊而出,強大的拳勢凝結成一道巨大的氣浪,像是利刃一般,直朝那幾名守陣妖而去,其餘三老也同時出手,威勢震天而起。

守陣妖實力不強,但是反應速度極快,面對四老的攻勢,左竄右跳,紛紛躲藏。

只看見他們順着牆面而跑,身子像是貼在牆面之上一般,如泥鰍一樣滑過。

四老攻勢橫掃而來,砸在了陣法之上,整個迷宮晃動了一下。

李長生見狀,手中銀白色短劍劃出,“叮”的一聲,劍光似是四射而出,強大的力量鋪天蓋地而落,如長虹一般。

守陣妖“咿呀”一聲慘叫,被劍光擊中,瞬間紛紛掉落在地。

“滋滋”的幾下,幾個守陣妖的身體頓時消散,冒出了幾縷輕煙。

四老見狀,這才鬆了一口氣。

“此人好歹毒,欺我幾人年老力衰……”風老沒好氣地說了一句。

“得虧了李前輩在此,要不然……恐怕我們幾個老傢伙,今晚還真要吃虧。”

黃老也心有餘悸。

幾個守陣妖的實力雖然不強,但是速度快得令人髮指,若是四老無法在短時間內將它們消滅,那麼很有可能就被它們靠近傷到。

四老再厲害,說到底,也是肉體凡胎,一旦被傷,血流不止,這個迷宮陣法,後面要想繼續走下去,恐怕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李長生微微點了點頭,說道:“你們小心一些。”

話一說完,轉過身來,一掌朝着白門打出。

“轟隆”一聲。

白門瞬間被李長生打開,露出了長長的通道。

“走。”

李長生冷冷說了一句,繼續邁步走在前頭,四老連忙緊隨其後。

……

迷宮陣法之外,有兩雙眼睛,正盯着這裏頭的一舉一動。

是兩名一世散仙。

這兩名散仙,受刑弒天之令,前來此處設置陣法,爲的就是困住李長生。

一名褐衣散仙冷冷一笑,說道:“你說……他們什麼時候,能走出這個陣法?”

一旁灰衣男子說道:“至少一個時辰,也有可能……走不出來。”

褐衣散仙聽完,大笑起來,說道:“這樣也好,讓這李長生吃點教訓,也好知道我們謫仙盟的厲害。”

灰衣男子點了點頭,說道:“天水那邊,現在如何?”

褐衣散仙說道:“應該沒什麼問題……這次是由黑麪羅剎出手,他可是三世散仙……估摸着,很快便能將天水的氣運給收了……我們只要負責在此攔住李長生便可。”

兩名散仙負手而立,面色冰冷。 灰衣男子淡淡一笑,說道:“你這陣法,看上去,確實精妙。”

褐衣散仙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神色,說道:“此陣法,乃是我結合天罡三十六陣所創,其中蘊含了陰陽五行之力,不是一般的奇門遁甲所能夠相提並論的,這李長生……就算是道門的宗師,面對這樣的陣法,估摸着也要頭疼。”

灰衣男子聽罷,露出一絲陰冷的笑意,說道:“要不……我們今日,一併將這李長生收拾了?說不定,上峯若是知道了,還會獎賞於我們。”

“嗯!”褐衣散仙聽完,若有所思,隨後也淡淡一笑,說道:“也行。”

話音落下,只見他驟然出手。

一道紫光,沖天而起,似是瞬間瀰漫在了迷宮上方一般,氤氳的光霧,如露水一般灑落而下,將整個迷宮陣法籠罩在了其中。

“哈哈哈……好手段……好手段……”灰衣男子拍手叫好,說道:“左冷與狄勳,拿着‘無極陣圖’這樣的殺器,都沒能將李長生斬殺,你若是憑藉着一個陣法,便將這李長生殺死……若是傳出去,恐怕整個謫仙盟都要對你刮目相看。”

褐衣散仙面上露出了傲然的神色,說道:“我本就是以陣法入道,能殺李長生,也算不上什麼稀罕之事……螻蟻罷了,不值得一提……”

……

迷宮陣法之內,李長生和四老越往裏頭走,卻是越發吃驚。

wWW⊕ T Tκan⊕ ¢ ○

猛然之間,只聽見“吼”的一聲長嘯聲。

狹小的通道之中,竟然出現了一隻巨大的老虎,張着血盆大口,對着幾人怒吼。

李長生見狀,“哈哈”一笑,說道:“五行之中的金?看來這迷宮陣法,確實玄妙……竟然還能化出如此生物。”

話音剛落,身形頓時動了。

那老虎怒吼一聲,一下子撲了上來。

只看見一道金色的光芒一閃而來,李長生隨手一甩,一股勁風“刷”的一下打了出去。

“咚”的一聲,老虎撲了一個空,甩着尾巴,扭過了身子。

此時,李長生在前,老虎在中間,四老站在了後面。

四老見狀,眼疾手快,大喝一聲:“李前輩,我們幫你……”

說完,同時出手。

只看見滾滾拳勢瞬間掃出,騰騰而起的巨浪,像是從虛空之中狂涌而出一般,一下子掀起了漫天的浪潮,直朝那隻老虎而去。

“轟隆隆”的巨響聲接連不斷地傳出。

漫天的金色浪潮,一下子就將那隻老虎給吞沒。

老虎身軀一動,捨棄李長生,直接朝四老而來。

滾滾聲威狂涌而出,那老虎帶着磅礴的氣勢,衝出了金色的浪潮,巨大的威能如同山嶽一般壓下。

四老冷哼一聲,身形向後一閃,沒有放鬆警惕。

四老修行多年,自身的能力非同小可,更何況四人聯手對付一隻幻化出來的老虎,完全不在話下。

劉老震袖而上,嶗山祕術頓出。

只看見隨着他的拳勢打出,天火似是從虛空之中震出,一下子擊在了老虎的頭顱之上。

老虎似是感受到疼痛,再次怒吼一聲。

黃老一掌甩出,龐大的掌勢直接從半空之中壓了下來。

老虎“轟”的一下,被打趴在地。

李長生看見四老無恙,也不多管,繼續朝着前方而走。

一時之間,整個陣法卻是突然晃動起來。

只看見無數的紫光沖天而起。

面前,一條巨大的紫色巨龍,驟然出現。

冰冷的雙眸,發散着陰森森的光,盯着李長生。

“這是……”

李長生眉頭一皺,握緊了手中的銀白色短劍。

……

陣法外頭,傳出了褐衣散仙冷冷“哼”的一聲,說道:“我倒要看看,這李長生,怎麼對付這紫玄龍王。”

灰衣男子眉頭一皺,說道:“這紫龍,你哪裏弄來的?”

“簡單……”褐衣散仙說道:“我的陣法,融合了山川地勢之力,自然會有山龍隱於其中,雖然這山龍,非自然界之中的山龍,但威勢卻也不可小視,李長生即便厲害,對上這等生物,恐怕也要吃虧。”

灰衣男子聽罷,面色一喜,說道:“如此說來……你這陣法,當真能將李長生殺了?”

“自然能。” 逍遙小村長 褐衣散仙胸有成竹的地說道:“我雖然是一世散仙,但我的陣法,即便是三世散仙進入到裏面,也要忌憚三分。”

此時此刻,陣法之內,已經傳出了一片嘶吼聲。

紫玄龍王化作一道光華,直衝李長生而來,震起漫天的威勢,像是暴雨傾盆灑落一般。

無數星點,都綻放出萬千的殺機。

李長生揮劍直上,“咣噹”一陣亂響,銀白色短劍劃出幾丈長的聲威,光芒橫掃而出。

“轟隆”一聲。

薄情撒旦:前妻不買賬 氣浪翻滾而起,直朝四面八方衝擊而去。

四老面色一驚,都不敢大意,連忙向後退去。

這紫玄龍王的威勢,已經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只有李長生能夠對付。

四老一旦上前,恐怕片刻時間不到,便要被這磅礴的攻勢打成齏粉。

“紫微有敕,命魔攝兇。翻天撼地,震動虛空。瓊魁元帥,天威天蓬。威靈氣焰,萬神祖宗。明元副帥,天猷天雄。自號赫奕,諸天齊功。翊聖大神,天靈太沖。內諱招搖,斬邪滅蹤……敢有中遲,吾有玄琮。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攝……”

咒語如黃鐘大呂一般響徹天地而起。

青光直衝而上,無限的金黃色光芒,似是從四面八方彙集而來。

一時之間,虛空上方,凝結出一個巨大的金色手掌印。

紫玄龍王仰天長嘯一聲,似是感受到了一絲危險,連忙向後一閃。

“想跑?”

李長生冷笑一聲。

話音落下,巨大的金色手掌印,帶着無盡的威勢,橫壓而下。

這一刻,仿若蒼宇崩裂一般,整個迷宮陣法搖搖欲墜,發出了“轟隆隆”巨大的聲響,像是要在這個巨大的威勢之中化作烏有。

迷宮陣法的外頭,原本臉上盡顯得意神色的褐衣散仙,此時面色驟然一變。

一旁的灰衣男子,整個人也呆立在那。 面對威勢龐大的“天師大手印”,紫玄龍王連連後退。

一股聲威,浩蕩橫掃而過,“轟隆隆”的巨響發散出來。

蜜婚撩人 只聽見一聲龍吟般的長嘯,似是劃破了整個黑夜。

一時之間,紫玄龍王一身狼狽。

這“天師大手印”的力量雖然強大,但是無法在一擊之內,將它打得灰飛煙滅。

紫玄龍王一個嘶吼,龍身如電光一般一閃而來,帶着巨大的聲威,直衝李長生。

“退……”

四老雖在李長生的身後,但也感受到紫玄龍王那龐大的壓迫感,大喝一聲,連忙飛身後退。

狹小的空間之中,紫玄龍王爆發起來,可怕無比。

世界第一甜:老婆大人,超撩的 李長生此時此刻,也飛身後退。

巨大的威能掃過,整個迷宮陣法,都像是要倒塌一般。

這紫玄龍王,乃是身處在迷宮陣法之中的“山龍”,整個迷宮陣法,氣勢與它相互聯繫,只要將它擊破,整個迷宮陣法,自然也就蕩然無存。

“叮”

銀白色短劍脫手而出。

凌厲的劍光,朝着紫玄龍王劈斬而去,“咣噹”一聲,直砸在紫玄龍王的腦殼之上,火光四濺而起。

紫玄龍王的身形微微一滯,這一刻,李長生後退的身形猛然之間朝前方直衝而去,雙手不斷結印。

一瞬之間,金黃色的法印,從他的身軀前面不斷飛出。

“轟隆”

巨響接連不斷傳出。

法印轟擊而出,磅礴的氣浪如山海一般滔天而來,打在了紫玄龍王的身上。

龍軀扭動着,發出了疼痛的怒吼聲。

一道劍光一閃而來,銀白色的光芒再次劈斬而下。

這一刻,似是原本喧囂的黑夜,也寧靜下來。

寒芒如長虹一般掠過,將整個黑夜驚醒。

紫玄龍王身軀一軟,倒在大地之上,扭動着,掙扎着,不消片刻時間,灰飛煙滅。

整個迷宮陣法,不斷顫動着。

四老面面相覷,連忙朝着身邊看去。

只看見層層的氣浪一般的高牆,漸漸消退,最後沒入了地面之下。

兩名散仙,已經目瞪口呆,完全沒有預料到,纔不出一刻鐘的時間,紫玄龍王便在李長生的威勢之下化作烏有。

“不好……走……”

褐衣散仙臉色一變,猛然回過神來,轉身便要逃。

一旁的灰衣男子,動作也十分迅速。

“你們走不了……”

天空之中,像是響起了李長生的聲音。

兩人身子一顫,連忙看去。

只見李長生御空而來,手持銀白色短劍,直朝兩人劈斬而來。

“大膽……”

兩名散仙閃身一躲,避過了李長生的攻勢,那名褐衣散仙,發出一聲怒斥。

李長生冷冷一笑,看向他,說道:“你們是謫仙盟的人?”

“正是。”褐衣散仙震聲說道,絲毫不避諱。

李長生眉眼微微一眯,說道:“你們引我等來此地,到底是爲何?”

褐衣散仙說道:“上頭嫌你礙手礙腳……阻擾了我們的計劃……於是我們纔出此計策……”

“什麼?”李長生眉頭一皺,說道:“你們要幹什麼?”

wωω☢ ttκǎ n☢ C○

“告訴你也無妨。”灰衣男子說道:“我們上峯手中的‘無極陣圖’具有毀天滅地的威能,但是需要汲取大成修煉者的命魂,才能壯大陣圖的力量……如今,我們謫仙盟,看上了天水這一塊地方的氣運,準備收取。”

“收取天水的氣運?”李長生面色一冷,將手中銀白色短劍一橫,說道:“天水底下的氣運一旦被收……整座寧城,都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到那時……死傷無數……”

褐衣散仙聽罷,搖了搖頭,說道:“修煉一世,爲的不就是追求強大的力量嗎?人世之間的螻蟻……性命又有何重要的呢?李長生……你修煉千年,何苦放棄飛昇的大好前程……你若是加入我們謫仙盟,我們有強大的法器助你……你若飛昇,我們能幫你擋下天劫三道,你若不飛昇……這人世之間,由你逍遙……”

“什麼破道理……”李長生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不屑,說道:“我先殺了你們……再慢慢對付你們整個謫仙盟……”

“憑你?”灰衣男子臉色一沉,說道:“李長生……莫要怪我們不提醒你……我們謫仙盟當中,擁有的力量,非你所能想象……此次事件……乃是五世散仙刑弒天所負責……別的不說……他的能力,就遠非你在南洋所殺的左冷、狄勳所能與之相比……”

褐衣散仙點了點頭,說道:“莫要冥頑不靈,你若與我們謫仙盟合作……這人世之間,無論是榮華富貴,還是至高無上的權力地位和力量,你都可以擁有……”

lixiangguo

根據豁牙子所說,周老八之前有來找過自己一次,說是有個外地老闆想要買一具古屍。豁牙子倒騰過各種玩意,唯獨沒幹過那個,對方給的價格也不低,豁牙子心想那就找個墳頭弄出來得了。可是周老八神祕的說道,來人很明確,想要找那種有問題的屍,在行內他們管叫作糉子。

Previous article

雖然有許多方法可以提前結束這場由魔法引發的地面電擊,但無論是雍博文方面,還是季柳德里科無方面,都沒有這樣做。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