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四周還有什麼人嗎?兩名隨從心中想到,一股悚然之感襲上他們的心頭。

「你果然來了!不枉老夫等你一場!」

刷的一聲,一道黑色的身影如巨鳥橫空,那寬大的袍子就如展開的巨翼,鼓盪著風聲呼嘯山崗。

「你果然還是按捺不住!」張放面含微笑,絲毫沒有緊張感,閑庭信步般向前走了兩步。

張放雖有些愕然,但還屬他的意料之中。

「不得不承認,你是我見過青年才俊中資質最佳之人,若非你我早已對上,老夫願意與你結交!」

老者落在聳立的巨石上,俯視著下方的張放。 他們互相對視著,氣氛頓時劍拔弩張,一股無形的殺氣正在醞釀。

「淺副幫主,你交予在下之事已經辦到,是否將我的妻兒放了。」

蔡值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出現,身形逐漸落入眾人的眼臉。

「蔡執事莫急,待老夫了結此事也不遲!」淺躍生手持一柄通體泛紅的薔薇劍。

「老朋友,已經很久沒有讓你飲血了!」淺躍生輕輕撫摸著劍鞘,似有回憶。

這柄血色薔薇自從三十年前敗給雄天南后,就再也沒有出鞘過,今日為了他的孫兒又得以重見天日。

「希望您莫要食言!」蔡值看向淺躍生,目光落在那柄散發寒意的薔薇劍上。

儘管在海沙幫待了十幾年,他也不曾聽說淺躍生有這麼一柄殺人的劍。

淺躍生不語,黑目中寒光閃爍!

蔡值此刻閉了嘴,他清楚淺躍生這等人是不會輕易失信的,這是上位者的威信。

「你似乎並不著急!」淺躍生看著張放那張淡然的年輕面孔。

「你可以稱得上海沙幫,乃至雲州最耀眼的武學奇才,年紀不過二十之數,卻能與洪刑森抗衡稍落下風。

不過他也不過震氣,算不得什麼高手,若是你以為如此就能抗衡我,實在是太天真了。」

淺躍生似乎也不著急,而今的他取張放頭顱如探囊取物、唾手可得,也沒有必要急於一時。

「成與不成不是靠嘴說的,而是打了才能知曉!」不知什麼時候張放的手裡已經握了一柄直刀。

這是他隨身所攜帶的摺疊式直刀,刀鋒很利!

「果然很狂妄,年輕氣盛,但也正因為如此,你才有今日之劫!」

淺躍生縱身一躍,頓時風捲雲涌。

一步踏飛,張放就如一發炮彈射向奔襲而至的淺躍生,霎那之際兩人狠狠撞在一起。

嘭嘭!!

隱隱有撞擊的悶鳴回蕩在空谷之中,兇猛的勁氣瞬間迸射,氣流激蕩如漣漪般四處盪去。

兩人的衣袍被肆虐的勁氣吹得鼓起,衣袂展動,衣袍獵獵作響。

兩人盡皆速退,在地上留下一些明顯的腳印凹痕,也將地面上的沙土鼓盪飛起。

淺躍生也是一驚,雙目圓睜而視,僅僅是普通的交手他就探清張放的一些實力。

「原來你已經是震氣巔峰之境的武者,難怪有膽量與老夫抗衡,不過僅次還是差遠了!」

喝!!

淺躍生如蒼鷹飛撲,體內的真氣瘋狂涌去,匯聚在手掌之上,當即又化掌為爪向張放咽喉抓去,爪間似有一股灰色的水膜漣漪。

「蒼莽神爪!」

此爪一出,空氣中隱隱傳來輕微的嘶鳴,爪鋒撕裂空氣的爆鳴之聲。

這一下若是打實,頃刻間張放的咽喉就會碎裂,被無堅不摧的爪鋒撕成碎片。

蒼莽神爪乃是淺躍生的絕學,乃是一身武學大成之真正體現,在整個雲州武林赫赫有名!

張放眉目一挑,真氣也瘋狂涌動,就如開閘泄洪般噴湧出去,迅速凝聚在掌間。

「碧針清掌!」

一聲暴喝,手掌震顫兀自迅猛閃電般拍出,掌風呼嘯而過,就如山林猛虎咆哮的嘯音!

嘭嘭!!!

連串的爆鳴聲接連響起,兩人迅速後退,又快速撞在一起,閃電快捷地打出最為兇險的招式。

兩人具是頂尖高手,武學自成一體,不論是身法還是凌冽的攻擊都是源源不絕。

他們的速度非常快,身體飛速挪動的同時,拳腳亦是閃電般擊打出去,每一招每一式稍有大意定是敗亡的下場。

嘭嘭嘭!!

連環的悶響響個不停,在擊打的同時泥石被四溢的氣勁打碎,四處迸濺!

又是一聲巨大的悶響如雷,兩人各自退散,分別落在兩塊巨石上端站立目視。

從淺躍生飛撲而下至此不過十數息,兩人已經交手十數招,已經探明了對方的基本實力,深知單靠拳掌是不能取勝的。

「好好好!」淺躍生連說三聲好,雖然他與張放水火不容,但也磨滅不了他對武學奇才的讚賞。

「是老夫低估你了,沒想到你年紀輕輕就取得如此成就,老夫也是汗顏,若你今日不死他日定會登臨歸元!」

淺躍生目視著張放,掌心處傳來灼熱般疼痛,還有如針刺一般的刺痛感。

抬手一看,掌心處是密密麻麻的小紅點,血管有輕微的破裂,血珠滲出淤堵。

「若你是我的孫兒那該多好!」淺躍生搖了搖頭,如此這般世所罕見的奇才誰能不動心。

轉瞬他的臉色驟變,青色一閃,怒氣狂現。

念及孫兒,他想到丹田破碎,奄奄一息的淺自正胸中怒火立時如火山噴涌!

「淺副幫主謬讚!」張放微微一笑,目光卻落在淺躍生摸向左手的血色薔薇劍上。

鏘!!

兩聲刀劍顫吟,刀劍出鞘!

刷!

刀劍之鞘同時飛射出去,沒進地面上的泥石內部!

天地為之清,衣袂無風自動,兩人的真氣緩緩提升至巔峰,神色堅毅凝重。

兩股莫名的殺氣在二人之間肆虐,寒氣逼人,沙石飛濺,雜草搖動!

刷!!

兩道寒光迸射出去,空氣被瞬間劃破!

…….

馬道上,一匹高速行駛的黃色駿馬如沙暴一般馳騁天地,所到之處塵土飛揚,勁風颯颯!

突然一聲驚天馬嘶!駿馬前蹄踏空緩緩停了下來!

馬背上躍下一人,這人一身暗紅色長袍,袍上是一頭威武的鯨鯊,氣勢極為不凡!

「據路道上人所說,一炷香前確有幾人跨馬而過,聽他們所述與張放的形象不差分毫!」

他本是到飛影堂去,而行至此處,經人告知張放已經沿著這條寬闊馬道賓士而去。

故此他又折返而來,沿途追蹤!

「我一路走來並未與他們相遇,定是在這途中某處岔開,這段路沒有多少分道,我一一查看便是!」

這人長吁短嘆幾聲,神色有些急,當即驅馬向前,一路上能滿足馬匹所過之路盡數被勘察。

馬奔跑之餘會留下明顯的馬蹄印,他本就是武學宗師級人物,勘察之細微精準少有人及。

如此辨別起來也十分快速,幽僻點的小道本就少有人往,新舊馬蹄印非常明顯。 狂風勁吹,拂過山崗!

四面山壁回蕩著滲人的慘叫,鮮血如激流迸射!

殷紅的血水順著地上的崎嶇小溝流淌,從一處擴散,血液行進的之際,就如根根血管。

血液從一處擴散,又如溪流匯聚成海,重新聚在一塊,形成更大的血道。

血水將地面上雜草潤紅,滋養得更加妖艷。

蔡值收回滴血的劍,站立一處看著前方激斗的二人。

他們交手足足過去了二十幾息,看似極短卻又極度漫長,其中的每一個霎那都可能釀成難以挽回的敗局。

分秒必爭,真氣不要命的揮霍!

鐺!!

刀劍擊鳴聲如山洪海嘯,源源不絕!

薔薇劍在淺躍生手中彷彿化成了一道閃電,快而狠辣,迅猛如光,只見劍光飛閃,奪目璀璨!

他最厲害的不是蒼茫神爪,而是精妙劍術,狠辣絕倫的薔薇劍術。

雖然它已經有很多年沒有出鞘,但也正因為如此,被藏匿鋒芒的劍一旦出鞘,那積蓄已久的劍勢足以撕裂一切。

張放連連閃躲,這等可怕快速的劍術他也只能暫避鋒芒,在躲閃的同時揮刀劈砍!

雖然他也算是刀術上的宗師級人物,但卻是大氣磅礴的碾壓風格,對於這等精妙快速的劍術一時間也是難以應對。

若不是他仗著飛花步的奇巧詭異,想要躲避淺躍生的薔薇劍術怕是十分艱難。

除非他能煉成焚神幻極第二層:幻影無蹤刀,不然很能正面抵擋住薔薇快速的劍鋒。

「薔薇·纏繞!」

一聲輕喝落在張放的耳邊,頓時他的目光中無數道劍光閃現,就如無數的藤蔓纏繞而至。

張放駭然心驚,真氣瘋狂涌動,頓時身化數影,快速躲避吞吐的劍光。

嘶!!

張放的飛花步雖然奇妙,但淺躍生的薔薇劍法亦是精妙無雙,接連閃爍的劍光劈碎幻影,落在張放的衣袍上。

衣袍邊緣碎裂,化成數十斷破碎的布條絲!

「什麼?」淺躍生十分錯愕,難以相信張放躲過自己的絕殺一招,貌似還留有餘力。

薔薇劍法乃是他最為強大的攻擊,也是他醉心已久的武學,乃是他武學的集大成表現。

張放一步掠空,飛花步全速運起,其詭異的閃避方位暗合九宮八卦,難以預判!

身形如風,迅如閃電!

「很好,若非我將飛花步運行到極至,的確很難躲過你的薔薇劍法。」

張放落到一塊巨石上,持刀而立,抬眼望著前方的淺躍生,嘴角微微上揚。

「自從我創出它以來,還未曾對人使用過,你是第一個,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

張放緩緩舉起刀,體內的古陽真氣順著經脈瘋狂湧向雙臂,灌進刀身之上。

刀刃邊緣,一層泛著漣漪的暗金色真氣越來越凝實,就像一層厚厚的角質層。

「有什麼招式儘管出,老夫一併接下!」淺躍生神色凝重起來,在雙方交鋒的同時他能感應到張放澎湃洶湧的真氣。

「儘管你在如此年紀達至破氣,內功不凡,但武學並非冒進,而是需要時間的沉澱。

每個破氣高手都是武學宗師,一身武功皆源於自身武學的極至升華,想要創出新的武學,你還遠著呢!」

淺躍生不信張放能創出武學,沒有強大的閱歷以及對武學的深厚理解,簡直痴人說夢。

不過張放體內龐大的真氣卻是他極為重視的,兩相比較下他深知自己只能速戰速決。

他真氣已經不多了,如此打下去只能被張放活活耗死,也只能尋機找到張放的致命破綻加以絕殺。

「也許吧,不過我更願意相信我的刀!」張放淡淡道,突然身形加速,手中的刀已然劃破空氣。

「焚神!」

淺躍生看向落下的刀,突然化成十數道刀影,驟然刀刃下湧出暗紅的火焰。

火焰緩緩連在一起,交叉又重疊形成一個三角狀的微型火域,快速朝淺躍生推進。

兩人之間的空氣被刀鋒割裂,發出嘶嘶碎裂的聲音,同時還夾雜著空氣爆炸的爆鳴聲。

淺躍生猛然驚醒,快速將體內僅存的真氣凝聚起來,盡數湧進薔薇劍內。

千分之一個霎那,淺躍生已爆發自己的真正底牌!

「薔薇·閃爍!」

lixiangguo

越接近封魔塔,就越有一種愈發變強的戾氣鎮壓,讓人十分難受,特別是我們這些走了靈修道路的人更加難受,我們所修鍊的法門,無論是龍息功還是太皓真經、九霄炎龍舞之類的都是走的正道之路,而封魔塔中所散發的氣息卻走的是一種凶厲霸烈的道。

Previous article

眼睜睜就要穿過心臟。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