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四千歲!

聽到這個數字,葉默不由有些咂舌,這可真是實實在在的老怪物啊。

震驚的同時,葉默暗暗將此事記在心中,暗暗思量到時送什麼壽禮好。

接下來,二人繼續暢談著,因為拍賣會並沒有完結,足足二個時辰后,元嬰期層次的拍賣品才全部拍完,而後就是輪到了化神期層次的拍賣品。

這個層次的拍賣品又稀有了許多,其中還有不少強大的組合型大神通法器,威力驚天動地,是一等一的仙城防禦利器,不過,那價格也驚天動地就是了,因此葉默也只有眼饞的份。

到了這個層次,葉默幾乎沒有一件能夠插得上手,這其中的拍賣品,已經有許多無法用靈石衡量,只能以物易物。

葉默連靈石都湊不夠,更不用說那些全部都是十二階以上的珍稀天材地寶了,簡單來說,還是積累太少。

而對於皇甫秋雨這個冰蓮宮代言人來說,正戲才剛剛開始,以女子之身,與眾多勢力博弈算計,每每開口,必有驚人之言,幾番算計爭奪下,為冰蓮宮搶到了不少好東西。

雖然葉默到了後面根本無法插手,但也算開了一番眼界,許多過去都沒有聽過、沒有見過的東西,今日一併看了個夠。

數個時辰過去,時辰已是深夜,拍賣會也終於結束,結果自然是幾家歡喜幾家愁。

得了一大批珍稀天材地寶的皇甫秋雨很快在冰蓮宮尊者護衛下離開,葉默也不多留,四處看了看,都沒有找到皇甫肥牛的蹤跡,當即也離開拍賣會,朝功德堂方向行去reads();。

北溟的夜晚和南魔又有不同,狂風暴雪的勢頭有所減弱,無數絢爛如煙花般的七彩極光穿梭在厚重的雲層間,猶如一顆顆流星,有的更是躥到仙城上空,極近,美的令人動容。

北溟的夜晚之繁華,也是絲毫不下於南魔,各座仙城的大街小巷上,人潮洶湧,摩肩接踵,叫賣聲、呼喝聲、大笑聲響成一片,極光與長明燈籠法器照耀下,風雪中的各座大大小小仙城,顯出濃重的紅塵氣息,儼然是一個個大小不一的國度。

世間修仙者雖然看起來似乎極多,畢竟北溟與四海的仙城不知有多少,但實際上,這整個世間,終究還是凡人佔據絕大多數的。

修仙者聚眾成城,才有如此多的修仙者,可九州四海,北溟大陸,凡人億億都不足以形容,而修仙者才多少?

走在熱鬧喧囂的夜市裡,身邊無數凡人擦肩而過,或行色匆匆,或笑顏濃郁,或張望而行,葉默心中無比平靜,只是感覺一顆心很沉重。

冥界將開,妖族虎視眈眈,而同盟內部,又有死灰復燃的古盟和鯤鵬神宗針鋒相對,整個世間暗潮洶湧……

如此情形下,也只有一世不過百年,匆匆而過的凡人能活的如此開心,如此的無憂無慮。

一旦哪天夢魘降臨,這些凡人,又會是什麼命運?

一時間,葉默不禁怔怔發愣起來,直到感覺有人在碰觸自己,才猛然醒轉過來。

低頭一瞧,竟是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兒,一身破舊的紅衣,小臉兒髒兮兮的,努力地仰起脖子,一對純凈的大眼睛望著葉默,笑容僵硬,怯生生地道:「哥哥……要、要花兒嗎?很漂亮的……花兒。」

看著小女孩兒似乎剛從泥地里鑽出來的模樣,葉默平靜如古井般的心情不自禁顫了一下,像這種人,即使在仙城裡也是有的,而且還不少。

輕輕吐出一口氣,葉默微躬著身軀,大手按在小女孩兒瘦小的肩膀上,將她帶到街邊上。

「很漂亮的花兒?有多漂亮啊?」

蹲下身子,輕輕給小女孩兒拭去臉上的泥屑,葉默微微笑道。

小女孩兒見葉默似乎並不兇惡,膽子也大了些,明亮的眼中少了一絲怯意,多了一絲靈動,乾瘦的小手一邊比劃,一邊笑道:「像哥哥的媳婦兒一樣漂亮。」

葉默一怔,然後哈哈大笑起來,情不自禁地揉了揉小女孩兒的頭,把她的頭髮弄的亂糟糟的,隨後問道:「你這花是哪兒來的?怎麼自己出來賣花呀?你家大人呢?」

小女孩兒明亮的眸子一黯,低下頭道:「爺爺病了,花兒是我從山上采來的,不過大哥哥……花兒真的很漂亮,不信你看,一朵只要一文錢,不,兩朵一文錢……」

小女孩兒神色焦急的說著,同時手忙腳亂地取下背上的大背簍,取出幾株色彩頗為艷麗的花來。

這是凡花,葉默一眼就能看出來,甚至還能看到花上沾著的點滴泥屑。

接過一株紅色的花仔細看了看,神識籠罩下,小女孩兒沒有任何異色,只是神情緊張地看著自己,生怕自己不要這花了。

再次將神識深入,探查到小女孩兒渾身沒有半點法力后,葉默把紅花一部分根莖折斷,把花插在小女孩兒髮際間,拉起她的小手說道:「走,帶我去找你爺爺,以後你不用賣花了reads();。」

正要起身,葉默忽然耳朵一動,竟是愣神的小女孩兒肚子「咕咕」響動起來,頓時,小女孩兒一張尚算清秀的小臉紅了個透,葉默則失笑不已道:「好吧,先去吃東西。」

這時,小女孩突然掙開了葉默的手,又翻找出幾株顏色不同的花來,說道:「大哥哥,送一朵給你媳婦兒吧。」

「她……」

葉默接過一株,目光微微有些失神起來,但很快就搖了搖頭,正想說什麼,整個人驟然愣在了那裡。

「她在靈界!你永遠都不用見她了!」

小女孩兒純凈的眼眸陡然變得陰冷起來,嬌憨的聲音也變得尖利,但依舊沒有任何法力波動。

可此時此刻,葉默卻感受到一股濃郁之極的死亡氣息撲面而來,緊接著腹間傳來一陣劇痛,眼睛情不自禁陡然收縮,如針!

關鍵時刻,葉默強橫無匹的身軀下意識保護自身,腹間的肉與臟腑不斷擠壓摩擦,發出金鐵碰撞的聲音,想要夾住刺進小腹的利器。

「早知道你肉身強大,可那又如何……」

小女孩冷笑不已,然而,她話還未說完,葉默已經一拳搗來。

見此,小女孩心下不屑,可下一刻,她卻猶如見鬼一般瞪大了眼睛,神情無比扭曲,嚇得連那神秘利器都不要了,轉身便以肉眼難及的速度逃出十數丈開外。

小女孩的襲殺簡直和世俗武者刺殺毫無差別,因此直到現在,過路的凡人們也依舊沒有發現什麼異狀,只是見到葉默受傷的模樣,感到有些詫異而已。

「血王的傳承……好隱秘的底牌。」

小女孩聲音中滿是不甘。

可惜啊,如果知道此人的底牌,自己準備就更充分,必然能夠一擊必殺。

不過……現在未必就不能殺了。

想到這裡,小女孩雙手平舉在胸前,飛快結出一道道法訣,但卻並無法力涌動。

十幾道法訣飛快完成,小女孩右手並指成劍,狠狠戳在額頭上,頓時飆出一串血花,而她的左手,竟然在單手結印,繼續打出法訣。

遠處的葉默來不及驚愕,就感覺小腹上的小刀模樣利器突然一陣顫動,彷彿在往裡面鑽去,同時迸發一股狂暴無比的靈氣,將自己體內的法力和元氣攪亂的一塌糊塗,更是想震碎自己的經脈和臟腑。

而那小女孩,此刻似乎已然解封,渾身衝起駭人無比的靈壓,毫不壓制,頓時間,十數條街道如受重壓,瞬間崩潰坍塌,所有凡人崩滅成一團團血霧,葉默也被這股靈壓沖的飛出去。

待他連翻十數次后停止下來時,只感覺渾身劇痛無比,只能艱難抬起眼眸,這一看,更是讓他眼睛瞪大如銅鈴,難以置信。

小女孩眉眼帶著淡淡的笑意,凌虛而立,身前懸浮著一顆小山大小的半透明球體,這球體宛如被雷霆包裹,其中席捲著肉眼可見的風暴,風雷響徹,隆隆而鳴,震動長空。

「風、金、雷三系複合型小神通法術,看你的肉身能不能抗住。」

如此說著,小女孩伸出小小的手指,打出幾道法訣,口中輕吐一個字:「去。」

頓時,那巨型風雷球隆隆碾動而去,憑空將地面壓出一條丈許深的溝壑,瞬息即至,兜頭朝葉默轟落而去。 ?(女生文學)這一日,整個仙城同盟再次震動。

堂堂仙城同盟總部,連續被大肆破壞,光天化日之下展開襲殺,讓所有修士都震驚了。

前者還能用猝不及防、無法預料來安慰自己一下,可這才時隔不到一天,又一次光明正大的襲殺,這就太說不過去了,仙城同盟的臉面,也徹徹底底丟盡了。

仙城同盟總部的反應也算快速,畢竟這是同盟總部,不遠處就是巔峰仙城,而這裡,正是處於巔峰仙城外到功德堂之間。

當大批強大修士趕到時,十數條街道,數以百計的房屋,以及數千凡人,已經徹底消失的乾乾淨淨,唯有淡淡的血霧和粉塵在飄蕩,如此景象,讓所有見到這一幕的修士不禁面色凝重。

他們倒沒幾個因為死去的凡人而感到心情沉重,而是因為……如此景象,很明顯被人提前撤去了部分法陣禁制,否則即使尊者,也不可能輕易造成如此大的破壞。

「那裡還有一個人。」

有修士指著一個方向叫起來。

聽到這一聲叫喊,其他人也很快發現了遠處直直躺在地上的身影,眾多神識同時蔓延開去,瞬間籠罩住那道人影。

「是他!」

眾修士震驚不已,此人竟然是那個可恨的同盟叛徒葉默!

更讓人震驚的是,葉默小腹上的利器看似普通,連法器都不是,但卻讓所有人都心中一凜,因為所有人的神識都無法侵入其內部!

而葉默的部分底細,許多修士都是知道的,要說葉默最強的一面,必然有肉身的一分地位,可這神秘利器卻能洞穿葉默的小腹,並且直到現在,都在放著葉默的血。

這是一場預謀深沉的刺殺!

看著似乎已經昏迷不醒、生死不知的葉默,許多修士都沉默著,沒有救援,也沒有其餘動作。

短短時間內,遭遇二次襲殺,可謂是倒霉透頂了。

儘管第一次完美躲過,並且反過來將對方殺的落花流水,可終究抵不過預謀已久的再次刺殺,畢竟修仙者也是人,此時再去補一刀,似乎不是同盟修士應該做的。

但若要他們施以援手,他們也難以做到,於是乾脆就這麼干看著,誰也沒有動。

等吧,等一會兒也許就隕落,元嬰消散了呢。

直過了十幾息,終於有人忍不住了,猶猶豫豫地邁開了一小步,而後像是下定了決心一般,堅定地站了出來,身形幾個變幻,來到葉默身旁,把葉默扶了起來,一手向神秘利器抓去。

硯尊 「嗡!」

這陌生修士剛觸碰到神秘利器,神秘利器就自主顫動了起來,同時,葉默的身軀也狠狠一顫,面色扭曲無比。

等到這陌生修士徹底抓住神秘利器,這利器顫動的愈發劇烈,葉默面上的表情更加猙獰。

「沒想到你如此命大,沒關係,我最喜歡給人補刀了。」

陌生修士低聲輕笑,抓住利器的手上,無名指以一種極特殊的頻率顫動起來。

這一幕,落在其他修士眼裡,卻是再正常不過的給傷者拔除利器,竟無人懷疑這陌生修士reads();!

然而,還未等陌生修士下重手,昏迷中的葉默陡然睜開了眼睛,一對虎目平靜得悚人,冷冷望著陌生修士,同時抬起手便是迅雷不及掩耳的一掌拍出。

滅仙手!

「轟!」

陌生修士體表突然浮現出一層耀眼的金色光罩,葉默一掌拍在上面,發出一道震耳欲聾的震音。

這護體光罩顯然是功法自動護體,哪能有多大的防禦力,巨大的力量,頓時將金色光罩瓦解,葉默恐怖的一掌去勢不減,飛快印在陌生修士胸口上。

緊接著,便是一陣令人動容的骨骼爆鳴聲噼啪亂響,陌生修士張口狂噴鮮血,夾雜著許多內臟、骨骼碎片,整個人猛地倒飛出去。

「怎麼回事?他不是昏迷過去了嗎?」

「應該是被劇痛刺激醒了,昏迷前被刺殺,現在醒過來肯定是把那位道友當成刺殺之人了。」

「這下手太重了,簡直是恩將仇報。住手!」

……

這一幕被許多修士看在眼中,不少修士不明真相,只是憑著慣性思維,把葉默當成了恩將仇報的人,頓時怒氣上涌,大有將葉默群攻壓下,綁去執法堂的架勢。

「道衍城主葉默修鍊魔功,被傷的太重,魔功已經反噬侵蝕他的心神,大家小心!」

給葉默伸出「援手」的陌生修士急忙大喝起來,說話間又是二口鮮血噴出來,面色慘白,看這模樣,已是大傷元氣。

「多謝道友提醒,某家倒要看看,此獠魔功如何了得,哼,別以為被刺殺就能因此胡來。」

一個高大魁梧的修士站出來,冷冷盯著葉默。

「葉默!我等知道,你接二連三被刺殺,心中有怨氣,但這不是你能隨便撒野的理由,還是趁現在時間還來得及,速速將魔功壓下去,否則,若是你控制不住自己,我們失手把你擊殺了,可怪不得我等。」

又一個修士站出來,一臉道貌岸然,一番話說出來卻是誅心無比,分明在提醒有殺心,卻顧慮重重的修士,無需有顧慮,直接動手殺就是。

「哼,你們想找理由,我偏不給你們出手的機會,這賬,咱們以後慢慢算。」

葉默陰沉著臉,飛快盤坐下來,一邊運轉《坐忘經》,一邊吞服丹藥開始療傷。

公主嫁到,王爺請用心 若在平時,他決不會如此輕易就罷手,可現在他的狀態實在太差太差了,這神秘利器鋒利無比,沒有法力,卻蘊含無窮靈氣,將體內攪的一片混亂,此刻,他已經元氣大傷,根本沒有多少再戰之力了。

眾修士面面相覷了一陣,終究是沒有再動手。

而這時,天空上一陣動蕩,十多艘飛天戰船降臨了下來,又是一大批修士趕到。

不過,與前面趕到的修士不同的是,這些修士個個身穿簡樸的緊身武者服,目光凜冽,殺氣騰騰,衣服上綉著功德堂的標誌,竟是功德堂的私屬修士軍隊。

「一個個跟獃頭鵝似的,不救人就算了,在這看風景有意思嗎?沒事做嗎?你們!統統留下來,把這十幾條街修築好,街道修好之前,誰也別想到功德堂收發任務。」

這群彪悍的修士中,一個渾身上下穿金戴銀,俗氣逼人的魁梧胖子托著肚子,邁著大八字步一搖一晃的走了出來,指著一群修士就是一頓呵斥reads();。

被一個俗氣無比的大胖子如此呵斥,還是因為葉默被呵斥,眾多修士心中自然不服的很,可到底也沒誰敢接上一句,只能低著頭不答話。

渾身上下金光閃閃的胖子晃到葉默身邊,打量了一眼葉默,笑道:「小子,站得起來嗎?用不用胖爺找人背你?」

「多謝好意,不過不用了。」

葉默淡淡搖頭。

而後,葉默一手抓住小腹上那柄小刀般的神秘利器,憋著一口氣陡然拔了出來,「噗嗤」一聲,一股股鮮血不要錢般湧出,葉默卻毫不理會,控制著小腹收縮擠壓起來,一下壓住了傷口。

若無其事的站起來,金光閃閃的胖子突然笑道:「小子,這東西是物證,如果你還想找到刺殺你的殺手,就把它交給胖爺。」

「不給。」

葉默微微搖頭,將小刀扔進儲物袋,當先飛起來,飛到功德堂的一艘飛天戰船上。

「這小子,有意思。」

金光閃閃的胖子一拍自己的大光頭,嘿嘿一笑,帶著功德堂的修士回到戰船,當空一陣疾嘯,化作十數道青虹消失了。

……

功德堂總部,長老群峰。

功德堂安排給葉默的雄峰上,一片龐大的宮殿坐落在峰頂之上,奇宮雄殿連綿,庭院幽深,清潭點綴,花圃綻放,奇花仙葩朵朵,雪楓樹種滿了峰頂,滿峰青翠,雲嶂橫空,老松兀立,無數靈禽瑞獸棲居,顯出濃郁的仙家氣派。

lixiangguo

當然了,解除幻術的法印並不像烹飪法印一樣,有神秘鐵鍋幫助,所以周易施展起來多少有些笨拙。

Previous article

「衛庄,給我殺了這些雜碎,他們竟然連萬蠱噬心這種殘忍的手段都用,簡直就不是人。」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