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嚶嚶瞪著大眼睛,眨了兩下,搖了搖頭,「不是,元者體內有足夠的屍元,則不需要食用獸血也可存活,反之則需要獸血維持生命。」

慕若心頭一梗,這個她當然知道,她想問不是這件事情好嗎?

「他們-只-能-食用獸血嗎?其他的東西不能吃嗎?」慕若咬牙再次問了一句,問的更加詳細。

「是的。」嚶嚶點了點頭,忽然又搖了搖頭,「額……也不全是,嚶嚶……也有能食用其他食物的殭屍,但是目前為止,除了第一代僵尊以外,還沒有這種情況出現……嚶嚶……」

慕若眼神閃了閃,疑惑道:「第一代僵尊?他現在還活著嗎?」

「嚶嚶……這只是傳言,很久以前的事情,其實並沒有人見過第一代僵尊,更加沒有人驗證這件事的真實性……嚶嚶……」

「那殭屍吃別的東西,比如說人類吃的東西,會有其他的反應嗎?」

嚶嚶眨了眨眼睛,看著慕若,點了點頭,「他們不能吃其他的東西,要不然後果很嚴重。」

慕若身體往後一仰,一臉懷疑,「比如?」

「這……這也沒有發生過……我不知道…………」嚶嚶說完往後退了退,生怕慕若甩手給它一巴掌!

慕若抬起手捏了捏眉心,有些頭疼,她低眉看著嚶嚶,接著問:「那你又是什麼東西?小……蟲子?」

「嚶嚶……人家不是蟲子啦!現在這種凝形態,還只是幼兒期,只不過,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東西……嚶嚶……」說到後面一句,嚶嚶的語氣顯然失落了。

「不知……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東西?」慕若有些錯愕,還有不知道自己是什麼的?不管是動物還是什麼,對於自己的種類還是分得清楚的吧?

嚶嚶無力的彎曲身體,坐在床上,好是哀傷,「等我到成長期的時候,就會傳承到成長期的記憶,但是現在我還是太小了,幼兒期的傳承只有生存能力,行動能力外加一點小小的力量……嚶嚶……」

慕若看著坐在床上的粉色嚶嚶,嘴角抽動了一下,真害怕它如此彎曲,直接從中間斷了!對這種軟體蟲子,還是覺得有些噁心!

「為什麼選我做你主人?」

嚶嚶聞聲連忙抬頭看向慕若,「因為你嫌我丑啊!」

噗!

慕若差點被口水給嗆到,這也能成為理由?

「當然了……嚶嚶……還有一個原因,只要我和他人魂契,就能通過對方體內的屍元來提高自己的成長值,進而從幼兒期增長到成長期,漸漸地長大,我的能力也會變的更大。」嚶嚶眨了眨眼睛垂涎的看著慕若。

慕若聞聲嘴角抽動了一下,伸手捏起嚶嚶,毫不猶豫的丟下床榻。

嚶嚶吧嗒一聲摔在地面,原地打滾。

「啊……嚶嚶摔死了……」

「你可以滾了,老娘沒有屍元。」慕若斜了床下一眼,然後側身躺下,閉目養神了。

說了這麼多,結果來一句要屍元,這不都他媽廢話嗎?欺負她無法凝聚屍元是不是?

嚶嚶聽見慕若的話,委屈的從地上蹦躂了起來,「……主人……沒有屍元也可以魂契的……而且主人擁有讓普通人都能修鍊的血寶啊……嚶嚶……」

有寶貝不會使用,有屁用!

慕若頭也沒回,甩出一句,「不需要,你,立馬滾蛋。」

「……嚶嚶……」嚶嚶在地上急得亂蹦,一臉憂愁,原本就如細線的嘴巴,抿的連縫都看不見了,然後暮然身體徑直躺在地上,大哭起來,「啊……主人不要我了……嚶嚶……主人不要我……」

別看嚶嚶個頭小,那聲音可不小,還有些尖銳。

慕若眉頭緊蹙,猛然從床上翻身坐起,「再喊就把你切兩段!」

「…………嚶嚶……」嚶嚶唰的一下站起了身子,抿唇看著慕若。

慕若心中莫名的煩躁,冷眼的瞥了嚶嚶一眼,「魂契是什麼?對我有什麼好處?」

嚶嚶一聽,頓時來了勁,然後絮絮叨叨的說來,「嚶嚶……魂契,就是以你我二人鮮血為引,簽訂的契約,對您的好處可大了,等到我成年以後,體內的所有力量皆為您所用,腫么樣?是不是很厲害?嚶嚶……」

慕若嘴角一僵,又看了嚶嚶一眼,就它的小身板能有什麼力量?感覺一腳踩下去,都能踩得前後兩通! 思及此,慕若咂了砸嘴,「你太弱了。」

嚶嚶頓時跳腳了,身體原地一跳,躍至床上,瞪著大眼,滿滿的怒氣。

「雖然我現在很弱,但是我以後會很強,會幫您打壞人!」

就在嚶嚶以為慕若還會再次無情拒絕的時候,然而,慕若卻點了點頭,「好,那就開始吧。」

「噯?」嚶嚶頭頂上的一雙眼睛原本就大,這麼一錯愕,明亮眼珠子恨不得掉出來。

慕若轉眼瞥了嚶嚶一眼,「趁我還沒有後悔。」

「是是是……」嚶嚶蹦躂了兩下,跳到慕若的手上,「內個……主人……您能不能掐我一下,我弄不出血!」

慕若無語了,低眉看著手背上,肉呼呼,軟塌塌的的嚶嚶,嘴角再次抽動了一下。

伸手拔下頭頂上固定住頭髮的發簪,對著自己手指,毫不猶豫的劃了一道口子,潔白的指尖流出的暗色血液很快凝成一滴。

嚶嚶看著慕若眉頭都沒有皺一下,又看了看她拿著發簪就準備扎向自己,頓時叫了起來。

「嚶嚶……主人!」

就在發簪快要戳中嚶嚶身體之時,慕若的動作停下了。

慕若不解的挑了一下眉頭,「恩?」

若愛能不朽 「嚶…嚶……我自己來……」嚶嚶看著慕若手中的鋒利的發簪,吞了吞口水。

慕若皺了皺眉,怎麼這麼麻煩!

「速度點,等會冥御煌就回來了。」慕若直接把發簪丟在床上。

嚶嚶是個怕疼的主,它扭了扭身體,跳下了慕若的手背,然後對著發簪慢慢蹭了一下,軟體尾部頓時就劃出一道小口子,鮮紅的血液流了出來。

慕若在看見嚶嚶身上流出的是鮮血而不是綠汁的時候,相信了它的話,或許它真的不是小蟲子!

「哎喲,嚶嚶好痛啊……」嚶嚶躺在床上,把流出鮮血的尾巴翹了起來,哀嚎出聲。

慕若抬手扶額,「咱們契約的事,還是算了吧。」

慕若說著就把手指上的暗色血液甩出,就在這時,嚶嚶猛然從床上躍起了身子,然後將自己的鮮血對著慕若那滴鮮血甩出,一道柔光從它體內發出,直接將兩滴不同深淺的血液罩在其中。

滋滋!

兩滴血液在柔光中發生了反應。

慕若凝眉看了過去,這一現象還真是詭異!

嚶嚶也緊張的看著交纏在一起的鮮血,也不知道自己剛才結的印法有沒有錯。

就在慕若和嚶嚶同時看向光罩內的鮮血之時。

咔咔!

現代殺手生存指南 兩聲響,光罩破碎,兩滴泛著鮮紅的血滴,對著慕若和嚶嚶就飛馳而去,直接鑲進兩人的眉心,同時閃過一道血紅,然後消失不見。

慕若猛地閉上眼睛,感覺到自己的腦海里有了其他的東西。

嚶嚶……主人主人!是我……

慕若轉眼看了看嚶嚶,它並沒有說話,遲疑問道:「這……就成了?」

「嗯哪!」嚶嚶開心的點了點頭,終於把心頭的大事落定了,「主人,嚶嚶……我要回去休息了!」

慕若有些不解,「回哪去?」

「嚶嚶……您體內的,幻靈空間!」嚶嚶說罷,尾巴原地一轉,化為一道粉芒朝著慕若體內飛去。

慕若下意識就是往後退了一下,嚶嚶卻在觸碰到她身體的術后,消失了。

慕若抬手摸了摸身體,再一次感受到了神奇。

忽然,慕若手腕傳來一道炙熱的感覺,這讓她有些疑惑,她抬起手看了過去,猛然間天旋地轉,她明明還在原地坐在,卻好像做了雲霄飛車,上下翻騰!

等到天地再次恢復正常,所有的一切都變了!

她身下坐的石床變成了紅土地,驛站客房簡單的桌椅全然消失,入眼皆是一片紅色。

慕若緩緩地站起身子,四下看去,這一處不大的四方空間,最多只有她剛才的那間客房大,甚至還要小上一圈。

「有人嗎?」慕若清冷的聲音在空間里傳出。

靜謐,並沒有聲響。

慕若抬手撫上心口,在腦海里搜索嚶嚶的蹤跡,然而,一切就像平白消失一樣,什麼都沒有!

慕若意識到了不對勁,剛才自己是看了血玉才會這樣?難道是血玉搞的?

這麼一想,慕若連忙抬起手,撫上手腕處的血玉。

血玉隱隱發光,好似之前在街道閣樓處一般無二。

嗡嗡——

血玉顫抖,漸漸地釋放出濃郁的紅色光芒。

慕若起初沒有覺得有何不同,但是漸漸她感覺到了不妥,自己冰涼的身體開始發熱?

發熱對於殭屍體質來說,那是致命的打擊,尤其是憑空而起的熱度,讓她根本不知該如何避免,只是攥起拳頭,原地跺腳!

慕若深呼了一口氣,知道這不是辦法,可是卻無可奈何,強迫自己靜下心,原地打坐,念起靜心咒。

雖然不一定能夠起作用,但是總比等死要強。

慕若閉上雙眼,嘴裡輕聲呢喃著靜心咒,漸漸地她的心裡確實平靜了,身體的溫度也下去了一點。

但是隨之而來的溫度逐漸上升,簡直就和烤箱一般無二!

慕若此時,汗如雨下,身上輕薄的衣衫全部浸濕。

慕若的黑髮,本就因為發簪被拔下而散亂在後背,此時黑髮更是貼在身上,使其更加難受!

房間里。

慕若雙眼緊閉,坐在床上。

嚶嚶一臉緊張的看著慕若,心底很是擔憂,「主人……嚶嚶……主人您不要出事啊……怎麼辦?怎麼辦?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嚶嚶啊……」

嚶嚶不管怎麼叫,都叫不醒慕若,急的得在上躥下跳。

「啊!找冥御煌!」嚶嚶連忙從床上跳下,蹦躂著小身板朝著外面走去。

此時的冥御煌,買了一些普通的獸血,正打算回房,緩步走在樓梯上。

他前腳剛邁上最後一層階梯,就聽見一聲慘叫。

「啊……嚶嚶啊……」

冥御煌眨了眨眼,連忙收回腳,低眉看去,旋即蹙起眉頭,「你在這做什麼?」

嚶嚶身體都被冥御煌給踩扁了,只有尾巴還翹動著,「嚶嚶……嚶嚶……主人……出事了……」

嚶嚶的話音剛落的一瞬間,它只覺得一道冷風刮過,冥御煌的身影就在原地消失不見! 嘭——

慕若的房門被一道強勁的風撞開,緊接著一道虛影閃過,下一秒冥御煌就站在了慕若的床邊。

看見慕若坐在原地不動,額角還不停的滲出冷汗,他抬手撫上慕若的脖頸的脈動,當下鬆了一口氣。

「嚶嚶……」嚶嚶也隨後就趕了過來,身還未到聲先到。

冥御煌微微側身,冷冷的瞥了一眼嚶嚶,「你們剛才結契了?」

嚶嚶嚇得一哆嗦,弱弱的點了點頭,「是的。」

冥御煌伸手拿起慕若的手,視線停留在血玉上面,撫上手指試探了一下,血玉異常炙熱。

冥御煌皺著眉頭收回了手,把慕若的手放回了原位,冷聲吩咐:「去門口給本王守著。」

嚶嚶聞聲點了點頭,顫顫巍巍的轉身蹦躂了出去。

就在嚶嚶出去的瞬間,冥御煌手中凝起一道強勁的力道,對著房門就是一揮。

啪啪!

兩道聲響,兩扇門紛紛關起。

紫府仙緣(虛境修仙) 冥御煌轉身上了床榻,盤腿坐在慕若的身後。

他抬起手擰起一抹血色的光芒,在慕若的身後劃出一副圖騰,儼然就是那晚從泥土下鑽出的彼岸花!

待到圖騰畫完以後,冥御煌抬起手咬破拇指,「去。」

鮮紅色到不正常的血液,快而準的將彼岸花的花心填滿,緊接著朝著整個花身蔓延開!

在做完這一系列舉動之後,冥御煌臉上的膿瘡有些脫落,甚至有些潰爛,他額角也滲出了冷汗。

冥御煌看了一眼慕若後背上,彼岸花越來越鮮艷,從根莖到花瓣,漸漸活靈活現。

冥御煌鬆了一口氣,意識也漸漸模糊,雙眼緩緩閉上,陷入休眠。

這一切,身在炙熱如火中的慕若截然不知。

lixiangguo

可是現在……

Previous article

「你們所要的東西,就在這條河流的盡頭。不過你們只要一踏入這條河流,你們必被我大周皇朝之人發覺。而且這個小世界看起來祥和安寧,實則充滿了危險,非我大周皇朝皇室子孫進入,立刻就會有各種天災降落。就算『皇道』高手,也未必能抗的過去。你們確定要進去嗎?」大周太子說到這,嘴角突然浮現出了一絲看熱鬧的笑意,和他的被控制了人生自由的身份完全不符。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