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嘭!嘭!嘭!

三道暗青色布滿尖刺的蔓藤撕裂血肉從他背後竄出,緊緊纏在身軀之上,竟然是直接從他被割裂的傷口中滋生孕育而成! ?七品下等武學,魔藤寄生。

蘭瑾之前的動用附魔了空間屬性的雙刃發出的全力一斬,根本就不指望能夠對對手造成多少傷害,只需要有一道破開皮肉的傷口,對她而言就足夠了。

直接從人體血肉中滋生的魔化植株,一旦成長成功,那麼即使那人修為再強,想要擺脫也將遭遇一場痛徹筋骨的劇痛洗禮,期間的損傷甚至可能直接致命。

要不是有著諸葛天策幫忙牽制,蘭瑾也不會選擇上手就直接使用這樣的招數。雖然歹毒,但是威力很強,唯一的不足就是一旦在施展之刻被發現而驅逐出體內,那就任何收效都沒有了,只會白白浪費自身施展時所消耗的勁力。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好在諸葛天策的纏鬥很是急促,根本不給對方任何時間去察覺別的方面。

被三道蔓藤纏在身上,那名國會強者已經是意識有些模糊,魔藤中的劇毒開始緩緩融入到他的渾身各處,蠶食著最後的力量。

「可惡,竟敢用這樣的卑鄙手段對我……就算是死,也至少也把你也帶走!」那人撕心裂肺地一聲咆哮,完全將自身後背對著了諸葛天策,不顧一切地沖向了蘭瑾,最後的力量全力爆發與雙掌之上猛然抬起一爆,四周的空間全部被封鎖住,根本無處可逃。

「本身就不多的剩餘力量都拿去封鎖空間,你真是找死。」

蘭瑾冷冷一哼,晃動的身影邊緣剝離出無數道淡綠色殘影,舞動在那塊狹窄的空間內很是靈動,對方接下來的幾記攻擊完全無法擊中。第一時間更新

與此同時,諸葛天策威力最大化的次元割裂轟然斬下,凌厲的衝擊將那具傷殘的身軀與身上的蔓藤一同絞碎成虛無,同時徹底擊穿了之前的那層空間鎖定,一切全部消散恢復常態。

「大長老,你的手段還是一樣的威勢無匹。」緩緩落下身影不再朦朧的蘭瑾朝著諸葛天策微微一笑。

諸葛天策搖了搖頭道:「哎,終究還是老了,比不過你們這些還在不斷成長,未來成就不可衡量的年輕人。當初,我覺得你的潛質不算出色,可是沒想到才兩年的時間,竟然能夠成長到這樣的地步,較之風韌也不遜色多少。第一時間更新」

「是嗎?我可是一直抱著要追上他的腳步之心,沒想到倒還真的達到了,只是不知道這樣能夠維持多久。」蘭瑾抬起手指按在自己櫻唇上低聲嘀咕,目光又轉向劍七她們的那一處戰團,不由哼道:「也罷,還是同樣去幫一把好了。」

諸葛天策點頭道「去吧,我這把老骨頭今夜也折騰夠了,先休息會兒好了。」

他的話音還未落下,蘭瑾的身影已經再次化為一道淺綠色流光伴隨著陣陣殘影飛掠滑翔,轉眼間直接橫身插入到最後的一處戰團之中。

對於突然而到的蘭瑾,並不知曉她底細的劍七眉頭輕皺,但是也已經心中清楚此人是友非敵,第一時間身形往側面微微一偏,放開縫隙讓其舞降,凌空的一指從對手招數的破綻里點出,尖銳盤旋的青色流光四周,隱隱間還能夠看到無數虛影柳葉紛飛。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那人第一時間反應過來的蘭瑾的這一指偷襲,甩手一揮將劍四的鋸齒長劍瞥向側面,而後五指合攏一鎖,竟然直接抓住了那抹青色流光,直接捏碎!

蘭瑾微微一驚,抽身一晃避開對方接下來的隨手一擊反擊,而還沒等她再次出手,劍七卻是從間隙中躥身而上,一柄寒光閃爍的長劍舞出冰冷狂風,縱橫的劍影直接蓋在了那人頭頂上空。

不錯,這個女的倒是很會找機會……還有創造機會!

一抹驚喜在蘭瑾心中蕩漾而起,藉助著劍七連綿劍勢將對手纏住,她突然跺出一腳踏在地上,卻是沒有都沒有發生。第一時間更新緊接著,兩柄烏黑色短刃重新滑入掌心之中,她也是再度揮舞出一陣凌厲刀圍加入到了劍七的劍勢中。

二女雖然是第一次配合,但是彼此之間竟然出奇地默契,就算是別的劍侍,能夠與劍七招數相互配合最好的也差不多就是現在這般,行雲流水中沒有任何多餘的動作與間隙,劍與雙刀的呼應很是完美,將敵人圈在一個狹窄的範圍中根本挪動不了身形。

眼見劍七與蘭瑾也是斗得較為輕鬆,遠遠觀望的風韌不由微笑著點了點頭,又瞥了一眼望向銀月心那邊,她與風輕柔只是脫力,互相依靠著坐在地上喘著氣,並無大礙。至於霍曉璇,倒是過度透支,之刻被劍六讓她枕在腿上睡得很是香甜。

然而,風韌明白,這一場戰鬥並沒能如表面上已經出現這番逐漸增大的平靜般走向勝利的終點。在上空,雀虹央與辛巳座的戰鬥已經穿越到雲層之上,除去被映紅一片的夜空外,什麼都看不見。

「但願,那位前輩能夠擊潰她的對手。不過現在,似乎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去毀掉那個該死的萬葬光擊陣。」風韌輕聲嘀咕,搖晃著站起身來,被羽翼裹著的身軀稍微好轉了一些,右肩上的傷口也不再那麼疼痛。

身側,躺在地上的洛亥濤與李廷申似乎還是沒有恢復戰力,雖然還算清醒,可是無力繼續出手。第一時間更新

不過所幸留在塔下的僅剩凌千濤一群本應該不屬於國會這邊的強者,只是現在不知為什麼,風韌覺得那些人的眼中充斥著一股迷茫,渾身一動不動,就好像被被抽去了靈魂。在他迎面踏出了十餘步后,竟然無人有所反應。

「似乎有些不對勁。」諸葛天策的身形出現在了風韌身後,低聲提醒道。

風韌點了點頭:「我沒錯的話,他們這些人應該和李廷申以及他師傅一樣,是被擁有罕見精神屬性的賀穎給迷惑了神智,而現在似乎——不對!賀穎哪裡去了?」

在方尖塔下,赫然再無那位國會大長老的身影!

「莫非,是剛才趁機逃了?」諸葛天策隨口說道,他的注意力更多的還是放在那座方尖塔上,萬葬光擊陣這種東西,給他的忌憚感很是濃郁,必須破壞掉。

「如果是那樣,還算好的。至少,我們之後有的是時間去圍剿他。只怕……」風韌話還未說完,無意中望向夜空的眼神瞬時一變。

在被空中被映紅的雲層里,一道身影從中竄出飛速墜落,而緊隨其後的的是另外兩道身影,也是撕裂雲層直接落下。

「似乎,我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大長老,我們走!」

風韌一喝,背後十翼一顫拔空沖向那個發生變故的方位。隱約猜到了什麼的諸葛天策也是沒有遲疑,身軀懸浮而起緊隨其後。

夜空下,潰敗的雀虹央急速穩住下墜的身形,一抹鮮血從她乾裂的嘴角流下,而腦中還充斥著一陣陣尖針般的刺痛。抬頭望向不遠處躲在辛巳座身後的那道身影,她不由怒道:「使用這種卑鄙手段,真是沒有一點強者的尊嚴。」

辛巳座橫臂攔在在他身後的賀穎,獰笑道:「那種玩意除了束縛自己外,沒有半點用處。怎麼樣,突然間被精神風暴偷襲的滋味不好受吧?現在,你可否還能與我繼續戰下去?」

「身為凰魄一脈,對於你們這些邪道本是分內之事,義不容辭!」雀虹央口氣很硬,可是胸口的劇痛再告訴著她,剛才辛巳座趁著賀穎偷襲得手后的那一記重擊令她也是傷得不輕。本身可以略勝一籌,現在恐怕形勢要反過來了。

「哎,你們這些九大古族的傢伙,只會滿口空話,沽名釣譽。也罷,就讓我好心地幫你解脫好了。」辛巳座神色一變,抬手間一團黑霧湧現,很快就蔓延得遮住了大片夜空,其中嗡嗡鳴叫不止,成千上萬支岩石利箭攢射而出。

「想要老朽的命,可沒那麼容易!」

雀虹央一喝,無數絢麗火光從她周身躍騰而起,凝聚成七柄長劍懸浮在身前,一一飛掠射出,灼熱的勁力正面刺中在黑霧之中,將隱藏在裡面的利箭盡數震碎。

可是就是同一時間,一股不祥的預感從她心中浮現,和之前的情況有所類似。

電光石火間,雀虹央急忙撇頭望向側面,抬起的一指點出數道火光,似乎真的在飛竄中焚燒到了什麼無形的勁力,噗噗作響。

遠處,賀穎有些臉色蒼白,他最後勁力凝聚出的一次精神風暴威力已經弱上了太多,沒想到竟然會被雀虹央這樣就化解了。

然而,余勢的波動尚未消散,一個冰冷的聲音突然緊貼在雀虹央身側響起:「剛才那一擊,只是騙你的。」

雀虹央一驚,急忙扭身一掌轟出,卻是被辛巳座抬手鎖在手腕上,惡狠狠的一拳瞬時轟擊在她已經起伏不止的胸膛正中。

嘭!

身形再度潰敗墜落,雀虹央很是不甘,可是腦中的刺痛與渾身衰退的勁力卻是在宣告著這一次的落敗。

「好了,去死吧。」辛巳座猙獰一喝,抬手間便又是一股兇悍勁力轟出,呼嘯的黑霧暗影在夜空中化為一支巨劍,轟然刺下。

雀虹央還欲反抗,可是奈何已經無力催動,只能眼睜睜地望著那柄巨劍落下。

叮!

一層空間波動突然間浮現在她的身軀上方,緊緊鎖住了那柄巨劍。

諸葛天策一手托著那層屏障死死支撐著,沉聲一喝,破碎的空間勁力化為一陣風暴席捲爆發,在割裂中將巨劍截截斬碎。

辛巳座眼見有人插手,不由輕蔑笑道:「哼,那就把你們一同抹殺算了。本身,還想再多玩一會兒的。」

說罷,他雙掌一翻,無數柄之前那樣的利劍劍尖朝下,懸浮在空中,雖說尺寸小了很多,可是凌厲氣息整體而言卻又暴漲數倍。

另一邊,諸葛天策接過雀虹央將她輕輕放在地上,正欲回身再去抵抗辛巳座接下來的攻勢,卻是看到一道身影孤身而上,泛起氤氳流光的羽翼全力展開,一個人攔在了無數利劍之下。

「那就從你開始。」辛巳座一眼就認出了來人,揮手一招,所有利劍頓時下墜。

風韌望著上空的森冷寒光,僅僅是抬起了自己的左手,掌中一圈很是稀薄的波動驚起,進而幻化成圈圈泛著淡色光芒的符文在上空盤旋,一股凌駕於所有屬性之上的神秘力量,悄然從中瀰漫。

「給我——破!」 ?晃眼之間,整片夜空在風韌探出的手掌下變得朦朧無比,逐漸匯聚而泛起無數圈氤氳漣漪,時不時躍騰出數抹七彩流光。在一切的一切之中,運轉著的是數不清的奇異符文,點點銀光閃爍,憑空營造出的力度雖然輕微,但是無堅不摧。

辛巳座揮下的利劍氣勢如虹,攻勢如雨,可是任何一柄只要刺在風韌製造出的波動下,僅僅是剎那之間,整柄利劍化為粉塵,不再存在,就如同徹底被抹除,從未出現過一樣。

「這……怎麼可能,我的七品上等武學竟然……」辛巳座臉上的震驚比之前雀虹央現身之刻更加濃郁,他完全不敢相信重傷情況下的風韌竟然還有著這樣一手,不由余光瞥向四處,夜空顫慄,大地彷彿也在這異變中微微震動。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此刻,他心中已有答案。

「天地異變……莫非是,八品武學?」

聽到了辛巳座細語的風韌輕聲應道:「猜對了。」

話音落時,他掌中爆發的力量瘋狂增強,更加濃郁也更加迷離的淡色波動在飛旋的符文下舞動於夜空之下,隱隱間似乎還有一股神聖的氣息驟然蔓延。

氤氳的顫抖逐漸上升,主動蠶食上方源源不絕的劍陣,利劍破碎時的黑霧也是被瞬時吞噬,沒有絲毫殘留。

八品武學,森羅萬象!

風韌背後的十片凝形羽翼,此刻徹底展開了最大的幅度,每一片表面都被一層淡淡的乳白色流光所籠罩,波動出的質感與真實的羽毛也差不了多少,流轉的圈圈光芒將他渾身上下都全部包裹著,整個人看上去仿若從神界降臨的聖天使一般,雖無威嚴,但也令人望之生畏。

「怎麼可能?這小子,什麼時候恢復成極致之光屬性了?」諸葛天策望著空中那道身影不由一驚,他再清楚不過這招森羅萬象代表著什麼,那可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使用暗屬性發動的武學。

而一旁,雀虹央也是暗暗詫異,她雖然早已察覺到了風韌身上擁有著暗屬性的波動,可是萬萬沒想到這個人身上竟然還同時存在著光屬性,而且還是極致之光。由於她自身是凰魄一脈的正統血脈,與生俱來的便是光與火雙屬性,而此刻從那道身影中,可以清晰地察覺到一絲淡淡的壓迫感。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本能上的威壓!

一抹淡淡的微笑挽上了風韌的嘴角,當他雙眼睜開之刻,瞳孔邊緣處被一圈淡色金光所覆蓋,再無以往的深邃漆黑。

「森羅萬象,給我全部化解了!」

手掌抬起的幅度微微加大,飛旋的數圈淡銀色符文速度暴漲,似乎結成了陣型將所有的利劍全部圍在正中,封鎖式的氤氳流光連辛巳座也是籠罩。

霎時間,所有流光與符文轟然爆裂,無數絢麗光暈瀰漫天際,數不清的空間漣漪幻化而成,而後在相互感應中匯聚成一片,將所有的圍攻之物盡數絞碎在合圍之下。

夜空如同焰火般的絢麗才堪堪開始,風韌身形迅速上升,一頭竄入層層光暈之中,左手一揮,焚寂涅炎在席捲的赤焰下再次出鞘。

翻滾的流光與漣漪中,辛巳座的身影卻是出奇的毫髮無傷,但是卻神色大變,望見風韌劍勢降臨之時,眼中湧出了一抹飲恨,但是也有著一抹懼怕。

森羅萬象,並沒有任何直接性的攻擊力,僅僅是將對方的招數分化成元素最初的構成粒子進行剝離,徹底化解……而後,連同著對手體內的力量一同暫時禁錮!

由於風韌著實還是與辛巳座的修為相差太多,他的這一擊森羅萬象僅僅只能禁錮對方的部分修為,而且時間極為有限。

但是,這樣對於常人而言不過一兩招的間隙,已經綽綽有餘。

劍出,氣吞山河,狂涌的赤焰與劍芒匯聚於一點之上,爆發出的是足以貫穿一切的灼熱凌厲之勁。

焚寂滅絕!

兩道身影迅疾穿插而過,一抹鮮血從換身之位飛濺。在辛巳座的右臂肘部,一道焦黑的劍痕深可見骨。

然而,風韌持劍的左臂也是顫抖不止,握住劍柄的五指上通紅一片,還有些焦黑,焚寂涅炎的狂暴反噬之力開始緩緩侵入到他經脈之中。

「既然如此,不用便是了。我的招數,可不止這點。」

風韌輕聲一笑,焚寂涅炎送回藏兵決懷中,扭身同時右臂晃動,一圈金色圓虹帶著凌厲劍意破空斬落

皇龍劍罡,疾!

「小子,別太過分!」

辛巳座一喝,左掌撥指一刺,電射而出的漆黑射線從皇龍劍罡正中擊穿,將其斬裂兩截,尖銳的余勢徑直刺向風韌的胸膛。第一時間更新

雙眼微微一眯,風韌泛著淡金色的瞳孔中忽然浮現出了三枚顏色各異的細小紋路,與此同時,他攤起手來擋在身前,一個半球體的淡藍色護罩驟然浮現,上面流轉的纖細光芒如同海洋漲落潮時的波濤般不斷交替。

大海紋章,絕對防禦。

嘭!

漆黑射線無功而返,雖然在淡藍色護罩上擊裂出了數道裂痕,可是終究破不開它的防禦。

辛巳座見狀又是低聲一哼,縱身而上,雙手捏成爪狀。

可是,風韌也是如此迎面而上,速度幾乎快上對方一倍!

天空紋章,極限迅疾。

剎那之間,他飄逸的身影從辛巳座狠辣的攻勢下輕鬆避開,晃身到了起身後,左拳握緊高高抬起,全力轟下之刻,整片空間為之一顫。

大地紋章,力撼蒼穹!

轟!

下一刻,一道黑影以一個幾乎無法被肉眼識別的速度墜落地面,整座北庭皇城前的廣場在這一記撞擊下顫慄不止,原先的深坑再度擴大,已經深不見底。

懸浮於夜空之中,風韌渾身流轉的氤氳光芒終於淡去不少,十片羽翼模糊了很多。

「永恆自由翼,解放之力。沒想到,竟然還有如此調節的能力。托你的福,似乎我的兩種屬性可以自由變換使用了。」

他淺淺一笑,托起的掌心中,一團烈焰輕輕躍動,火光在金色與漆黑間閃爍變換。

但是,那抹微笑很快就在風韌臉上凝固,他目光神瞬時掃下下方,凝重之色重新在眼中浮現。

辛巳座的氣息……沒有消失?而且,更強了?

不好!

風韌正欲迴避,可是突然間從深坑中拔空竄出的那道漆黑射線實在是太快了,赫然從他身上劃過,連同背後的羽翼也是斬下半截。

虛幻的破碎羽毛飄舞在夜空中,截口處冒著詭異的黑霧。

身形潰敗翻滾著從空中墜落,風韌想要全力穩住,卻是發現根本辦不到,力量重新浮現出一股衰退,連同著再次被擊中的傷勢將原先留下的暗傷全部撕裂爆發。

「小子,你竟然逼得我使出了最後的底牌,不得不稱讚一番。可是,這樣的後果便是,你將好好體驗一番生不如死的感覺。」

隨著森冷的聲音從深坑中傳出,辛巳座傷痕纍纍的身影也是從中竄出,渾身上下縈繞著幾圈很是詭異的暗灰色霧氣,他的臉色也是呈現出一抹暗青色,很是嚇人。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與此同時,沉寂了許久的方尖塔突然間通體冒出了道道亮色流光,流經過它修長的結構逐漸匯聚在塔尖之上,一圈充斥著毀滅性氣息的波動在塔尖周邊浮現凝聚,狂暴的力量飛速暴漲。

「你竟然又發動了萬葬光擊陣?」

諸葛天策一驚,與雀虹央不約而同一起竄出,兩股磅礴勁力赫然轟響那座閃閃發光的高塔。

「這可不行。」

辛巳座一橫,抬手一招,一圈霧氣化為蛇形橫在塔前,在勁力的衝擊下立即破碎,但是剩餘的攻勢已經無法破開方尖塔本身由運轉法陣製造的防禦,毫髮無傷。

而雀虹央似乎看出了點端倪,一邊與諸葛天策相互配合著再次纏鬥上辛巳座,一邊輕哼道:「我沒錯的話,你現在的力量,是源於本身用於萬葬光擊陣下一擊發動的能源,那些這一次戰爭中亡者的怨氣吧?」

辛巳座毫不隱瞞:「不錯。為了以防萬一,我特意留下了一部分自己吞噬使用,沒想到還真的用上了!」

最後幾個字一出口,他雙臂爆發的勁力也是雄渾數倍,硬生生將諸葛天策與雀虹央兩大強者一同轟退。

各自噴出一大口鮮血,諸葛天策與雀虹央互相交換了一個眼色,同時流露出一股不屈的鬥志,再次躍出展開激斗。而且,一抹深寒劍光也由遠而近,也是進入到了這最後的戰團中,赫然是劍七持劍殺到。

lixiangguo

若是惹了盟軍,盟軍絕對敢殺死任何一個勢力的成員,畢竟盟軍勢力擺在這裡。

Previous article

秦觀笑道:「怎麼不是?你取出造化神器,使我們人族又多了一位永恆大賢,這是無量功德,人類必將銘記於你。」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