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嘖嘖……

玄墨似乎再也忍不住,兩步上前,懷裡還抱著唐瀟,一隻腳抬起來毫不猶豫地踹開門!

其姿勢乾淨利落,力度只大不小,一下子就把木板門踹到了對面的山壁之上,啪嗒一下砸成好幾塊碎片!

沒有了木板門的遮掩,裡面的場景一覽無餘!

白禾條件反射的用雙手捂住自己和蘇眉的眼睛,又忍不住從手指間開條縫出來看。

蘇眉直接把白禾的爪子掰下來,挑釁地吹了個口哨。 「嘿,雌性,好久不見~」蘇眉心情頗好的朝著幾具白花花的交纏身體之中,找到了江雨綺的存在,眉毛一挑向她打了個招呼。

同時還微微一笑。

「看來你過得很滋潤嘛!」

山洞裡的糜爛氣息,因為沒有了門的阻隔,隨著夜風吹過,已經散發出來。

那味道濃重得宸琅都想吐!更別說是其餘的幾個人了。

宸琅平生第一次慶幸,慶幸自己當年早已跟江雨綺劃清了界限,而不是變成這裡其中的一員。

他就算再怎麼清楚雌性身邊跟隨著多名雄性這個概念,也想不到居然還可以在釀釀醬醬的事情里,將其詮釋出來!

江雨綺彷彿帶領著五六名雄性,走向新世界。

然而這種新世界,宸琅是拒絕的!

山洞內的所有人,都因木板門的破開而驚慌,瞬間把動作停下來,還有一名新上位的男配,更是驚得把他自己的昂大之物從江雨綺身體里退出來。

那動作又惹來江雨綺的一聲嬌呼。

實力強橫的扶痕、弧昔和迦司,以及另一名男配,紛紛怒目而視!

任誰在這種時候被打擾,都不會有什麼好心情!

尤其是,綺綺已經快要帶他們步入美妙瞬間的時候。

然而這一切,放在玄墨眼中,便是罪大惡極!凌遲車裂都不足以這名該死的雌性對瀟瀟的傷害!

江雨綺也沒有想到,玄墨怎麼會在這個時候找上門來!

她的臉色嚇得煞白,身體忍不住發抖起來。

她連忙起身,隨手撿了一匹獸皮衣服披在自己身上,一張小臉如同苦瓜似的,挪動步子好像蝸牛這麼慢。

「師、師兄……」

江雨綺都起身了,其餘的獸人也紛紛隨手撿起距離自己比較近的獸皮,包裹住身上最重要的部位。

在這種情況下,誰還能好好穿衣服!

而江雨綺的一聲「師兄」,則是讓屋子裡的其他雄性動作一僵,臉上的表情也都變幻莫測,不知該不該上前教訓這個破壞他們好事的男人了。

願無深情共餘生 不過……師兄什麼的可以放一邊,這名雌性卻是不行!

所有的人把目光放在蘇眉身上,殺意頓現。

再次被男主男配合力通緝的蘇眉:「……」這種感覺好赤雞!

一戀成癡:江少的百變前妻 誰讓她好死不死地吹口哨挑釁女主了呢?

就在五人的注意力被轉移的一瞬間!玄墨出手了。

只見深藍色的光芒一瞬間亮起!隨後便是江雨綺被重重砸回石床上,甚至都來不及發出慘叫!

她吐出一口鮮血,渾身宛若骨頭全都被碾碎了一樣!

「就你這低賤的雌性也配叫本殿主師兄?」

玄墨的語氣里沒有任何掩飾,全然一副厭惡譏諷。

若非要幫瀟瀟拿回她的獸丹,讓瀟瀟回復容貌,剛才那一下,她就已經死了!

藍級巔峰的實力!

蘇眉肅然起敬。

「看見沒,這才是強者。」蘇眉小聲扯著白禾的衣袖,倚在門口嘀嘀咕咕。

白禾點點頭,一副「乖寶寶好好學習天天向上」的模樣。

江雨綺還不知自己已經被玄墨發現她並非是海絡,玄墨如此羞辱她,瞬間讓江雨綺的眼裡泛起淚花。 「師兄,綺……瀟瀟雖然犯了些小錯,你又怎麼能這麼對我!」

江雨綺咬著唇瓣,捂住自己方才受了傷的胸口處,那模樣好不可憐。

面對這個師兄,江雨綺可不敢隨意任性。

在記憶里,她穿越的這個身體是世間唯一的鮫人,在全族被滅以後,經過機緣巧合,拜在前任奉靈神殿的殿主門下,做了奉靈神殿的聖女。

而玄墨,則是她的師兄。

玄墨向來對海絡十分寵愛,因為鮫語的「海絡」之意,用獸語翻譯便是「唐瀟」。所以玄墨一直叫她「瀟瀟」。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從穿越的第一天起,玄墨對她的態度就變了。把她變相囚禁在一個屋子裡,她廢了好大的勁兒才從奉靈神殿逃了出來。

誰料兩年以後,再次遇上這位師兄,他竟然出手就把她打成重傷!

還說她低賤!

她可是世間唯一的一尾鮫人,何來低賤了?!

江雨綺心裡酸澀,大概也是玄墨身上的這種氣質,以及江雨綺穿越過來以後,玄墨對她的態度過於強硬。

所以在玄墨面前,江雨綺總是不自覺瑟縮。

聽起江雨綺的自稱,蘇眉愣了愣。這「瀟瀟」兩個字難道不是她所認識的瀟瀟嗎?怎麼會是江雨綺?

下意識的看向唐瀟,只見她眉頭一皺,玄墨又是一道藍光打向江雨綺。

而這一次的攻擊,卻被扶痕攔下。

江雨綺真是怕了玄墨,她的身體不由自主縮到扶痕懷裡,渾身冰冷。

沒等她安撫內心那股強烈的不安,玄墨如寒冰刺骨的聲音再一次傳來,打在她心頭上。

「你再說一遍,你叫什麼?」

江雨綺感覺渾身一冷,甚至連扶痕的懷抱都不安全了。

但是她實在想不通,明明她的師兄玄墨,對海絡這麼好,到了她這裡,怎麼就變成了病態的囚禁和固執孤傲的愛意呢?

沒錯,由江雨綺自己推理出來的。玄墨是由於太愛她了,所以不允許任何人佔有她,才將她一直囚禁著。

這時,江雨綺腦子裡的一個聲音,讓她把所有的疑惑都解開了。

【宿主,對方已發現你並非唐瀟,真正的唐瀟正在他懷裡】

這是江雨綺的系統!也是因為這個自稱編號是016的系統,把她帶到了這個世界,變成現在的身份。

女主懷有系統的事情蘇眉並不知道,但是此時016一開口,7351立即捕捉到了對方的存在。

【宿主,江雨綺同樣攜帶系統】

蘇眉有些發懵。

久等麻袋……

系統君你在說什麼?這個世界里不僅僅是兩個任務者,就連女主也帶著系統?!

好特么赤雞啊!

深知蘇眉的尿性,沒等蘇眉開口詢問,7351自己主動鑒定了對方的程序,大約幾秒鐘以後,它再次開口。

【能吃】

蘇眉:「……」歪歪歪,你這句話說的是不是有點隨我了?你的個性呢!

你牛逼哄哄的高冷范呢!

7351果然再次高冷起來,不過沒有發布任何的任務,看來這個「吃」與「不吃」,是由蘇眉來決定。 江雨綺因為系統016的提醒,瞬間變了個表情,把目光放在玄墨懷裡的那個雌性身上。

唐瀟自出現以後一直被玄墨抱在懷裡,她的臉微微側向玄墨胸膛,所以江雨綺再怎麼看也只能看到她的半邊臉。

江雨綺探頭想要看個究竟,偏偏對方就是不轉頭!而這個側臉,她總是覺得在哪裡見過。

玄墨已經找到了真正的唐瀟,難怪一來就對她下狠手!玄墨是想要幫真正的唐瀟拿回自己的一切吧!

可是她已經變成了海絡,假如要讓唐瀟恢復原狀的話,豈不是只能讓她去死了?

不,不可以的!

江雨綺往扶痕的懷裡縮了縮,又鼓足自己的勇氣,說出一句讓人摸不著頭腦的話。

「我承認自己不是唐瀟,但這條命,我是無論如何不能給你!」

說完,她暗自咬牙憤憤看著玄墨懷裡的那個雌性。

屋子裡所有人都因為江雨綺這句話而疑惑,蘇眉則是猜到一些什麼隱藏劇情。這句話的真意,大約也只有江雨綺、玄墨與唐瀟三人才清楚了。

並不想玩猜謎遊戲,蘇眉悄咪咪上前幾步,準備戳戳玄墨懷裡的唐瀟問問是怎麼回事。

只是她才剛剛走到玄墨身邊,便聽得反派大人一句,「呵,這可由不得你!」

緊接著,又把唐瀟遞到蘇眉懷裡,「照顧好她。」

蘇眉愣了愣,點點頭的時間,順帶看了眼幾乎要癱倒在地的虛弱唐瀟,一把接住唐瀟摟到自己懷裡,整個人有些蒙圈。

喵喵喵?

兩年沒見,瀟瀟怎麼就虛弱成這樣了!

蘇眉見識不少,尤其是她自己也經歷過這樣的情況,這分明是生命力流失過多,若是在不做點什麼,恐怕瀟瀟就會死去!

做點什麼?

玄墨這麼愛瀟瀟,難道不會為她續命嗎?不,他現在也正在做著一件事……

難道說,必須要讓瀟瀟和江雨綺的靈魂調換過來?因為,瀟瀟才是真正的海絡?

一下子想通了真相的蘇眉,被這赤雞的隱藏劇情砸暈了腦子。

回神過來,玄墨已經跑出了山洞之外。

欸?反派大人你跑什麼!

隨後,便是江雨綺身邊的五名雄性追了出去。

蘇眉:「……」勞資看到一群赤膊漢子追著一個花美男。

這場景本就是嚴肅,可是蘇眉怎麼看都是邪惡的畫面。

本寶寶一定是看了太多啪啪啪了,需要一卡車的去污粉!

所有思緒不過眨眼之間。下一秒,山洞之外便傳來一陣轟鳴,帶著莫名的震動。

看來是已經打鬥起來了。

蘇眉這才想到,山洞內空間狹小,所以反派大人才會跑到屋子外與眾人廝殺。

蘇眉耿直了脖子往外面瞧,除了草叢和樹什麼也看不到。

「瀟瀟,我們……」出去外面瞧瞧唄?

這時,蘇眉才發現唐瀟正與江雨綺面對面。

江雨綺腦子裡恍惚一陣,隨即想起眼前的雌性,可不就是兩年前在飛羽城,驢族雌性污衊宸琅之時,她在人群里見到的那一名雌性?!

「是你。」

江雨綺愣了半天,心底沒由來一陣害怕,這才發覺,這一切太過巧合! 為什麼她才穿越,就變成了奉靈神殿的聖女,世界上唯一的一尾鮫人,擁有舉世無雙的容貌和強大的血脈,以及雄厚的實力。

為什麼在這個世界里她還會遇上與自己前世一模一樣的雌性。

為什麼016說玄墨找到了真正的唐瀟,而並非是她。

她以為自己的穿越是魂穿!其實是連同身體一起穿越過來了。而這身體,則是因為016不知用了什麼方法,讓她與唐瀟交換了所有,包括她的身份!

而現在……

她只要與唐瀟互換靈魂,把身體調換過來,就可以了?

不,不行!

獸世里的雄性與雌性數量想差巨大,況且她的身體沒有任何實力,甚至也沒有容貌,如果說把身體換回去,那會產生什麼樣的後果,她也說不準!

不可以換!

江雨綺往後退了一步,看著唐瀟的眼神充滿瞭然。

唐瀟知道江雨綺有所誤會,但是她的態度早已表明,所以唐瀟並不打算解釋什麼。

「帛舒,我們出去看看吧。」

「好。」蘇眉早就想瞧瞧外面已經廝殺到什麼程度,聽到唐瀟的回話,她迫不及待地將人扶出山洞。

……

016這個系統,正是從他們位面控制中心跑出來的殘次品。

lixiangguo

蔡溪民和杜大可的比斗很快開始。蔡溪民率先出擊,在活人傀儡的配合下,手段詭譎莫測,最擅長出其不意,經常讓人防不勝防;而杜大可為人穩重,鬥法亦四平八穩,步步為營,雖然沒什麼驚艷之處,卻是蔡溪民這種奇詭之風的剋星,儘管吃力,還是勉強守住了對方一波接一波的攻擊。

Previous article

「給我話筒!」王鵬一見是自己的歌,如同打了雞血一般,拚命地將話筒抓到懷裡。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