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嗯?”

賈環奈何不得幾個大老婆,還奈何不得這個還沒入門的嗎?聽她補刀,頓時怒視相向。

薛寶琴忙閉口,露出笑臉。

結果就見林黛玉、史湘雲等人齊齊怒視賈環:“嗯?!”

怎麼還有閒雲道姑的事?

賈環有口說不清,支支吾吾不知該從何處辯解,就聽贏杏兒“噗嗤”一笑,道:“環郎,還是聽我說說古吧?”

賈環趕緊就坡下驢,道:“真是莫名其妙,那兩個小娘皮不知在想什麼,竟會貪斂三爺我的美色……

好了好了,別動手,別動手,咱們還是聽杏兒說古,聽杏兒說古!

怪好聽的……”

…… 三日後。

金陵城,馬府街,總督衙門。

黃國培面色狐疑不定的坐在主座上,下方兩排楠木交椅上,左面一排依次坐着江蘇巡撫、布政使、提刑按察使、金陵知府等江南官場大佬。

右面一排,則坐着十位以沈巖爲首的江南商會巨賈。

這等座次,若傳至京城,怕是會引起軒然大波。

鄙賤商賈,居然能與國朝從二品大員相對而坐。

簡直亂了綱常王法。

但在江南,這似是常事,無人爲之震驚動容。

可見沈巖等人的能量之強大。

當然,他們的面色依舊謙卑。

他們清楚的知道,他們能坐在這裏,並不是他們自身有多強大,而是銀子的強大……

是他們將江南官場衙門口裏,上至掌印堂官,下至看門衙役,全都用銀子餵飽的緣故。

但他們的命運,依舊掌握在這些真正大佬的手中……

兩江總督黃國培皺眉道:“三日來,沒有任何動靜,那位到底想做什麼?”

江蘇巡撫譚磊眯着眼,用尖啞的嗓音道:“也不是完全沒有動靜,金陵名菜名酒甚至還有名妓,不都流水一樣的傳至慈園了嗎?

那位侯爺本庶子出身,後來年少驟貴,又立下大功,頗得皇城陛下的寵愛。

在都中時,還有陛下管教約束着……

當然,

即使如此,他還是娶了兩個平妻,納了一房又一房的美妾。

如今來了江南,天高皇帝遠,又見江南富庶繁華,難免沉溺於享樂受用中……

這也是好事不是?”

沈巖苦笑道:“若真是如此,那真真是祖宗保佑!

只要他想要,這世間但凡有的,我等都必與他尋來。

什麼樣的山珍海味,珍饈佳餚,什麼樣的美人,都與他找來。

只要他不來尋我等商賈的麻煩。

可就怕不是這樣……”

江蘇布政使林儀坐於譚磊之下,淡淡的道:“若真有這個擔憂,爲何不趕緊收了錢莊生意,把銀子家當早些轉移。

難道等着那位派兵去抄家嗎?貪心不足,愚蠢!”

一席話說的沈巖等巨賈又驚又怒,偏又奈何不得,他們最高的地位,也就是與這些高官相對而坐罷了。

沈巖強忍怒意,苦澀道:“盤子着實太大,錢莊發行的銀票,更是週轉天下。

真若一朝收了買賣,其他所有生意都要受到影響。

那些手持銀票的人,豈肯善罷甘休?

他們定會將我等告上衙門,如此反而給了那位動手的理由。

到時候……”

譚磊聞言,三角眼一眯,道:“你們以爲,那位就是等你們自亂陣腳,然後再堂而皇之的動手?

與你為敵 嘶,還真有這個可能……

他有這麼高明?”

林儀淡淡道:“他比譚大人想象的還要高明。”

譚磊斜着眼看了林儀一眼,嘴角彎起一抹娘希匹。

這孫子忒他孃的能裝逼,因爲狀元出身,所以最喜歡說別人蠢,好似天下就他一個明白人一樣。

可你再聰明,不也是老子的屬官?

金陵知府張楚沉聲道:“諸位大人,那位也並非毫無動作。金陵遊擊將軍兼金陵兵備道韓楚,原是他的部下,忠心不二。

如今奪了兩江總兵劉昌邦大人的軍權,署理兩江大營。

韓楚卻將兩江大營八千兵馬,全部帶上了城外的江心島上,做苦力。

就下官所知,那座江心島在二年前,就被賈家所買。”

林儀淡淡道:“軍中將領,驅使丘八做苦力,吃空餉兵血,古往今來見之不鮮。

張大人亦是科甲進士出身,緣何連這種事都要大驚小怪,沒的辱沒了身份。”

張楚抽了抽嘴角,道:“大人,若只是如此,下官自然不會多言。然而,就下官所知,那位韓楚韓將軍,是用這種方法去蕪存菁。

但凡不能堅持勞力的,就說明是缺少操練之人,不堪重要,便會從戰兵降爲輔兵。

若是連輔兵都不能擔任的,就開除軍籍。

如此下來,只需半月,必能得到一支可用之軍。”

黃培國等大佬聞言登時一驚,捏着頜下黃鬚,道:“竟有此事?”

他們作爲江南大佬,太清楚兩江大營那羣少爺兵是什麼貨色了。

欺負百姓或許還能湊湊手,可當戰兵,那簡直就是笑話……

不過他們並不覺得這樣不好,太平盛世,要那麼多強兵做什麼?

強兵就該去九邊,和騷韃子拼命。

我真的不想當醫生了 內陸腹地,養些樣子貨做做門面就可以了。

若真要練出一隻強兵,那……

黃國培和譚磊雖不對付,這會兒子也要同心協力,一定要將這件事通報都中,不可小覷。

否則,這江南怕就不是他們的江南了……

黃國培沉聲道:“張大人,依你所見,兩江大營能練出多少精兵?”

張楚想了想,道:“就觀察,至少能練出五百精兵。”

“多少?”

黃國培一下揪斷了根鬍鬚,卻也顧不得疼,趕問道。

張楚再想了想,確定道:“下官派人扮成漁夫,在江心島周圍打望,看到兩江大營八成以上的士兵都不合格。

挖泥道只挖了半天,就退出了一半,再挖一天,又退出一成,到了今天,已然不足千數。

所以,下官以爲,最後能有五百精兵,便是幸事。”

妾本情凉 黃培國聞言,無語的看着張楚。

區區五百精兵,他都差點嚇的上奏朝廷。

真若讓他上書上去,

怕得到的不是嘉贊,而是質疑了。

因爲他兩江總督的督標營,都有八百人。

兩江總督,名義上是要督管兩江境內所有軍政。

卻被區區五百精兵嚇的夜不能寐,不是無能庸官是什麼?

也不怪黃國培無知,不曉得若以五百精兵爲骨幹中堅,足以拉起一支萬人大軍。

可尋常太平官,誰知道這些?

不止是他,譚磊聽聞只練出了五百兵,三角眼也怒氣衝衝的瞪了張楚一眼。

腦子有包的傢伙,唬人一跳!

正想發作,不過黃國培沒有給他機會。

因爲金陵知府是他夾帶裏的人……

黃國培站起身,對沈巖等人道:“如今看來,這位寧侯來意未必就不善。前兒他不是也收了你們送的大禮了嗎?

你們方纔也說了,但凡這世上有的,都願意弄來送給他。

既然如此,就先這般做吧。”

沈巖忙道:“大人,那寧侯從都中長安氣勢洶洶而來,斷不會只是爲了享樂受用,萬不可大意……”

“你懂什麼?”

黃國培皺眉道:“那位哪裏是氣勢洶洶而來?他是在都中氣勢洶洶的將幾個勳貴大臣子弟打個半死,連吳貴妃的親弟都打成了廢人,事情鬧的太大,壓不住了,才被陛下趕出京城。

其中雖然還有些其他事,卻和你們無關。

你們好生孝敬着些,總有你們的好。

不然,你們還想怎樣?

讓本官派人去抓他?

荒謬!”

說罷,一甩袖而去,回了內衙。

譚磊等一干大佬,也紛紛面色矜驕的離去了。

唯有金陵知府張楚,面色凝重的對沈巖道:“沈會首,不可大意。正如你所言,那位氣勢洶洶而來,絕不會只爲了享福受用。

神京都中的錢莊他都抄了一遍,干係多少王府大臣,誰都拿他沒法子。

所以,他真要動手,你們沒有一絲反抗餘地的。”

沈巖等巨賈聞言,紛紛面色煞白。

沈巖苦澀道:“我等鄙賤商賈,自然無法抗衡權貴。可是……禍從天降,總要給我們留下一條活路吧?”

張楚嘆息一聲,道:“如今能做的,就是你們儘快自查自家錢莊,以前到底有沒有做過一些傷天害理之事。

若是有,儘快彌補。

然後……

按照黃大人所言,多往慈園孝敬些。”

說罷,張楚也搖搖頭,揹負雙手,面色沉重的離開了。

江南來了這樣一位滾刀肉,讓一干重臣毫無辦法,真真是頭疼之極。

只盼他能早點頑耍夠,快點回京纔是正理。

等官員都離開後,沈巖等人一個個面色凝重。

一老者搖頭嘆息,對沈巖道:“會首,如今之計,也只能按照張大人說的辦了。”

另一個年輕些的中年鉅商氣憤不已道:“每年淌海水般的金銀灑出去,流到他們夾帶裏,如今竟只出這麼個主意,讓我們等死!!”

“文成,不可胡言!”

沈巖輕喝了聲後,來回踱起步來。

能在富甲天下的江南爲商會會首,沈巖當然不簡單,威望極重。

被他一喝,那位發憤埋怨的中年人登時不敢再多言。

其他人也都等着沈巖拿主意。

沈巖忽地頓住腳步,原本隱隱燥意的眼神變得堅毅,道:“張大人給出的主意還是妥當的,咱們江南錢莊,不比都中那羣粗坯們混帳。

他們沒什麼經營經濟手段,只靠那等下作的手法搜刮些銀子,能成什麼事?

咱們這些人家……

雖然也難免有這樣的事,但在鄉j之地,卻沒那麼多民怨。

縱然有人借了印子錢,一時還不上,賣兒賣女,但逼死人的事,還是極少發生的。

回去後,就打發下面的人,尋出這些事,免去他們的息錢。

想法子,贖回他們的兒女……”

之前名喚文成的中年人奇道:“會首,爲何只免息錢,直接全免了不就完事了?”

“糊塗!”

沈巖喝了聲,道:“若是這般,借貸銀子的人,誰還會還錢?不用那位來抄家,我等錢莊自己都會破產!”

瞪完此人後,他又道:“各家有什麼珍藏奇品,也都不要藏着,全都送往慈園。

那位雖然霸道嚴厲,手段狠辣,但據說對家中內眷寵溺非常。

我派去都中的人打探到,那位家眷均好詩詞。

誰家姑娘有這方面才能,不防也送去慈園,與賈家誥命做個伴……”

衆人聞言,面色登時古怪起來。

這怕,不只是作伴那麼簡單吧。

不過,在家族大業面前,也顧不得這麼多了!

……

太平門外,慈園。

林黛玉等人坐在一處湖心島軒閣上,面色古怪的看着臺階下,跟在小吉祥身後,與香菱站在一起的那個女子。

和香菱長的竟有七八分像,但相比於香菱的嬌憨懵懂,此女只能用兩個字來形容:

妖嬈!

只站在那裏,就好似有一股股天然媚意散發……

lixiangguo

“明子說的是,”文祥看了眼正要開口反駁的老虎,他沉聲道:“老虎,我們接觸的時間不長,我知道你是個忠肝義膽的漢子,可是這樣下去真的不是辦法,別忘了這是亂世,前幾天還遇上過軍隊路過,要是被他們抓了去……”

Previous article

羅意凡能猜到母親的心思,他走過去,一把將葉悠寒拉回宿舍里,再次重複問題,「媽媽,你到底是來幹什麼的?!」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