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單說屋外,馬歸元領着自己的兒子找了處僻靜的地方站好,“看着點那個房間,別讓其他人打擾。”

“知道了,爹。”馬維本警覺的看着門口,不過身體卻沒有移動。

“我給你講一講我是如何尋找石強的吧。”

“聆聽爹爹教誨。”馬維本繼續注視着門口,卻把耳朵留了出來。

“找石強這個人,關鍵在於他使用的厭勝之術。既然有反噬的效果,那麼王家大公子和二公子身上發生的事情,都必然在石強身上發生。 農家努力生活 那麼這個人,就一定是個瘸子,這是其一;其二就是王家現在開始衰敗,那麼下巫術的這個人也絕對好不到哪兒去,因此這個人還要很落魄;王家大小姐行爲不檢點,也一定會跟此人有莫大的關聯,作爲一個男人,能做出不檢點事情的地方,就只能剩下青樓這種地方了,此爲其三。綜合以上三點,我只需要帶你在有青樓以及暗娼的地方,尋找一個落魄的瘸子,就絕對能找到下厭勝之術的這個人。”馬歸元分析的頭頭是道。

“爹爹高明,孩兒受教了。”維本聽得是心服口服外帶佩服。

忽然,春花發瘋了一樣從屋內跑了出來,馬家父子對視了一眼,都感覺到事態的嚴重性。就在馬家父子二人準備操傢伙的時候,對方的一句話,好懸沒把倆人給氣樂咯。

“我不識字啊,快給我看看,這上面都寫的是什麼?”春花手裏舉着通靈紙,臉上寫滿了焦急二字,衝着馬家父子喊道。

這爺倆現在真的是哭笑不得了,馬歸元千算萬算,也沒算到春花居然不識字,所以才能鬧出這樣的笑話來。

爺兒倆對視一眼,“走吧,咱還得回去。”馬歸元無奈的對維本說道,於是倆人一前一後的回到了屋內。

進入屋內後,維本接過春花手中的通靈紙,開始大聲的唸了出來:“春花,你是個好女人,如果沒有蘭芝的話,今生我一定娶你爲妻,現在我雖然走了,可還是放心不下你,乖乖的,聽馬神仙的話,(貌似死人什麼都能知道,可惜就是死了)下輩子有緣的話,我一定會娶你做我的老婆,石強。”

隨着維本的話音結束,魂魄狀態下的石強衝着春花點了點頭,意思是維本所言屬實,因爲石強太瞭解春花多疑的性格了。

春花跪在石強的面前,失聲痛哭起來,石強雖然摸不到春花,可依舊用手撫摸着對方的臉頰,隨後魂魄越來越淡,慢慢的消失在衆人的眼前。

這真是“迴魂仙夢幻境中,幽夢一簾此時濃,化魂方知人世好,唯許來世結緣中!”

待續 看到馬歸元的本事,也知曉了石強的遺願,春花不再繼續胡鬧下去,開始乖乖的處理起石強的後事,馬歸元則安排自己的兒子回去,自己則留下來幫春花一把。(想歪的全部面壁唱《離歌》)

處理石強後事的細節姑且不提,再來說說王家。

自打石強毀掉詛咒後,王家馬上就開始轉運了。畢竟當初是厭勝之術造成王家的厄運連連,詛咒失效後,王家馬上就從厄運裏擺脫出來,也可以說王家預支未來的厄運到當下,恩,這樣解釋也是行得通的,呵呵,這地方算是個坑吧!

石強死後第一天,欺負王家的縣令被監察御史參了一本,結果就是罷官革職,收押在大牢內,搞不好就是個秋後問斬的結局。

石強死後第二天,王家的大小姐經過多年的努力,終於成功勾搭了一個高帥富,本地鹽商家的大公子,倆人眉來眼去,情投意合,,慾火焚身後,就沒羞沒臊的在一起了。

而且也不知道這個高帥富是腦袋被門擠了,還是被驢踢了,倆人認識沒多久,就託人找王家提親來了,給王老爺美的啊,大鼻涕泡都出來,自己這個不爭氣的女兒可算是有人要了,什麼彩禮錢之類的都是浮雲,只要你肯要,我倒貼些彩禮錢都行啊。

寫到這裏,我想起做婚慶執賓的一個小故事了。那次我是負責執賓師兼司儀,也就是俗話說的待客加主持人,由於用的車隊都是從我的婚慶公司找的,所以跟車隊的司機都很熟悉,在接親的途中大家不停的開着各種玩笑。

等新娘下來的時候,領隊司機和其他的小夥伴們都驚呆了。那新娘貌似跟所有這些司機都是“好朋友”,當時那尷尬勁兒就別提了。

本來出婚車是爲了賺點油錢的,這回可倒好,油錢沒省下來,這羣司機還得一人隨了一份子錢,而且新郎領着新娘團拜(拜謝衆人)的時候,我眼角看到這羣司機全部舉杯,頗有《黑道風雲二十年》裏,黃老邪娶毛琴的場景,一舉杯,基本全場男性都是連襟的樣子。

笑過以後,咱們書接正文。

石強死後第三天,朝廷內部發生宮變,倒不是說皇帝被刺殺了之類的,而是爲了某一個事情,兩個派系互不相讓,皇帝一怒之下連貶數人。

石強死後第四天,王家的二公子作爲候補官員上任,可憐這娃病病歪歪的就被人趕鴨子上架去了。

石強死後第五天,六扇門抓住一個江洋大盜,從這江洋大盜的口中,挖出了重要的線索,繼而一舉搗毀了一個在全國各地販售假古董的團伙,涉案人員均被六扇門控制住。

石強死後第六天,王老爺家錢莊的損失被追討回來,雖然只是總價值的百分之八十,可那也是不幸中的萬幸啊。

石強死後第七天,王老爺不但官復原職,還連升三級,一個月後就可以回京上任了。

短短七天之內,王家可以說是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也可以說一掃這幾年來的黴運,開始時來運轉了。

而這七天,正好是馬歸元幫着春花料理石強後事的空擋,你說說這厭勝之術有多逆天。

等馬歸元領着春花來到王家的時候,前來拜見王老爺的人那是絡繹不絕,從剛來時候的門可羅雀到現如今的門庭若市,真是天壤之別。至於接待他的王管家也換爲另一副嘴臉。

“馬神仙回來啦,一切都還順利。”

“託福,一切都還順利,王老爺在嗎?”

“我家老爺馬上就要進京赴任去了,因此前來恭賀的人太多了,今天恐怕是不能跟馬神仙相見了。當今,我主英明神武,不被小人左右,而且知人善用,不計前嫌,因此重新啓用了我家老爺,現在我家老爺已經從原來翰林院的侍詔升爲翰林院的侍講了,而且我家老爺也交代了,這事兒多虧了馬神仙了,見到您以後,讓我記得當初的約定。看你身後這個姑娘,想來就是那個人的家屬吧,雖說我們府上也不缺打雜的丫鬟,但既然是約定,我就給她安排個輕巧的地方吧。”王管家還真是小人得志,說起話來有夠尖酸刻薄的。

“不必了,我只是詢問一下當初埋葬蘭芝的地方在哪兒,至於我身後的這個姑娘,我自己有能力給她安排一個好的去處。”馬歸元強壓心中的怒火,打算詢問出蘭芝埋葬的地點。

“這個我還真說不好,當初那個女人是上吊死的,太特麼晦氣了,她家還沒人出來收屍體,於是我就安排下人把她的屍體卷吧卷吧,給扔到東山的亂葬崗了。這麼多年了,想來屍體早就被狼吃了。”王管家說話是一點口德都不留了,怎麼火上澆油怎麼說,至少在他看來,馬歸元不過是個神棍罷了,即使得罪你,你又能奈我何?

馬歸元雖然木訥,但脾氣也不是好得不得了,聽聞王管家說完後,氣的他一跺腳,登時踩碎了地面的一大塊兒地磚,“你有膽再說一遍試試?”

“馬神仙,不要生氣,我願意留在王府裏工作,謝謝您。”說話的不是旁人,正是同馬歸元一同前來的春花。

“嘿嘿,嘿嘿!”王管家衝着春花yin笑了幾聲,然後看着馬歸元,那意思在明顯不過了,看到沒,人家姑娘都選擇來我這裏了,你一個人還能怎麼蹦躂?

馬歸元知道春花此舉太過古怪,當下掐指一算,隨後眉頭緊皺的問道:“你可想好了?”

“我想好了,謝謝馬神仙,不過小女子還有一事相求。”

“但說無妨。”

“每年的清明,請幫我給他燒些紙錢,上幾注清香。”

“也罷,天意難違啊。”馬歸元嘆了口氣,看了春花一眼,隨後轉身就要離去。

“這是我家老爺賞你的。”王管家很無恥的將裝銀子的袋口打開,朝馬歸元扔了過去,銀子如同下雨一般落了下來。

馬歸元看都沒看,邊走邊喊道:“春花,都留給你了。”

“以後還望王管家多多照顧。”春花將地上的銀兩悉數撿起後,遞給王管家說道。

“好說,好說。”王管家接過銀子的時候,還不忘在春花的手背上掐上一把。

色膽包天的王管家當然不會知道,王家馬上就要大難臨頭了。

待續 先說馬歸元,離開王家以後,找到了蘭芝的父母家,道明來意,並準備替蘭芝超度後,對方的父母那是相當的配合,畢竟人的名兒,樹的影兒,馬歸元在當地還是很有名氣的,也就是王管家那樣的狗腿子纔會小瞧馬歸元,

要了幾件蘭芝生前的物件兒,然後利用上面殘留的念想,馬歸元用尋魂術將蘭芝的魂魄從地府裏面找了上來,

因爲蘭芝是上吊死的,因此靈魂不能重新投胎做人,甚至連畜生道都進不去,只能在地府裏面強制工作若干年,纔有機會重新進入六道輪迴,估計這也是石強爲什麼選擇用自殺的形式結束自己的生命,畢竟他所愛的女人還在地府受罪,自己這樣做很有可能在地府與蘭芝相見,真是生不能同牀,死了以後,在地府爭取能在一起,太尼瑪癡情了,

尋來蘭芝的魂魄後,在蘭芝的指引下,馬歸元很輕易的就找到了當初埋葬蘭芝的地點,

王管家雖然是挺壞的,指使下人找個地方給蘭芝的屍體扔咯,可偏偏安排的那兩個下人都是熱心腸,本來蘭芝死得就挺慘的,死後還要暴屍荒野,這也太沒人性了,於是兩個下人一商量,偷偷的在東山挖了個坑,將蘭芝的屍體埋在坑中了,埋葬後,還給立了個墳,其中一人還在墳頭壘了一堆石頭作爲記號,

因此馬歸元沒費多大工夫就找到了埋葬蘭芝的地點,在徵得蘭芝魂魄的同意以後,馬歸元將蘭芝的屍體火化並與石強的骨灰埋葬在一起,

石強與蘭芝的遭遇讓我想到了仙劍奇俠傳一里面的一首詩,拿出來跟大家分享一下“自古英雄出少年,似水紅顏惹人憐,今生情盡空悲切,來世再續未了緣。.”此處需要掌聲,

當馬歸元返回鎮上的時候,卻聽聞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兒,大到什麼程度呢,東廠和六扇門都派人過來找尋答案,類似美國的fbi和cia,又或者是國家安全局外加公安部,兩方同時派人進駐到小鎮上,來查詢事件的始末,動靜夠大的了吧,

這事兒就發生在王家的府邸,死的也都是該府邸裏的人,一共死了十九口人,從王老爺到王管家,除了那個赴任的二公子外,餘下的族人全部被毒殺身亡,唯獨一個外人,是府內一個剛進來的廚娘,

看到這裏,相信很多讀者都會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沒錯,春花先是**了王管家,隨後進入後廚當了廚娘,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毒殺了王老爺一家十八口,

要說這王老爺還真是倒黴催的,非要在上任之前看到自己的女兒完婚不可,由於王家最近行情大漲,因此結婚的場面辦的是相當的氣派,鄉紳名流全部到場,那是要多體面有多體面,

結果當晚,包括王老爺的姑爺在內的十八口族人,被春花在所飲的酒中下了劇毒,第二天一早,包括春花在內的十九人全部歸西,

由於這屬於滅門慘案,而且朝廷此時正是黨爭不斷的時刻,太特麼敏感了,幾個派系均認爲是對方搞的鬼,因此在此事上大做文章,都希望藉此機會,一舉除掉對方,皇帝也非常震怒,畢竟這件事兒影響那是相當的不好,於是就先後派出東廠和六扇門兩個機構的精英去搞清楚事情真相,

不過這也印證了一點:福兮禍所伏,禍兮福所倚,出處是《塞翁失馬》,也就是說壞事兒可以引出好的結果,好事兒也可能引發壞的結果,

王老爺因爲納妾,導致一對戀人不得不分開,最終女的死了,男的爲了報仇而給王老爺家下了厭勝之術,這是第一個因果;隨後馬歸元出手相助,幫助王老爺極其家人擺脫巫術,成功轉運,而下巫術的人卻因此命喪黃泉,這是第二個因果;當馬歸元回到王家,希望對方兌現承諾的時候,被王管家當衆奚落,而被石強救助的春花卻投靠了王家,最終讓王家滅族,這是第三個因果,

如果非要細分的話,單單是這一個故事裏,就存在着上百種的因果關係,我寫的是紀實小說,不是因果論文,因此那些特別細心的讀者朋友,可以沒事兒自己推導推導,能推導出九十九種以上因果關係的,可以直接聯繫我,因爲這種人都是邏輯學的高手,

最搞笑的就是東廠爲了證明自己的能力,將王府內的一衆人等全部押回去嚴加拷問,終於有人忍受不了酷刑而屈打成招;而六扇門那邊更有意思,找到了那個當初侵吞王家產業的縣令,這個縣令更完蛋,僅僅是嚇唬了一番,就同意指出那些由六扇門安排的大盜,說是那些大盜曾經找過自己一起做這件事情,自己沒同意,因此這些大盜就在當初約定的日期自己動手了,於是六扇門也很體面的交了差,

至於真相如何,這兩邊的勢力都不在乎,畢竟交了差嘛,不過最有趣的還是上奏的那個刑部官員,關於這個案件,刑部官吏的奏章是這樣的:王家僕人勾結江洋大盜,在王翰林嫁女當日,由大盜裝作僕人在酒內投毒,致使王翰林一家十八口慘遭毒手,過程恰好被一廚娘發現,該廚娘後被大盜滅口,現已由東廠與六扇門聯合破案,還望我主定奪,

皇帝看完奏章後,當即批覆“所有參與破案人員,賞銀若干,放假三天。”

真相是什麼已經不重要了,皇帝認可的事情,就是真相,因此很多案卷看看即可,不必當真,因爲,你永遠都不知道當時的利益鬥爭,你永遠也不可能知道每一個故事的後面,都有着怎樣不爲人知的事情

就在案件終結以後,馬歸元通過各種渠道尋得春花的屍體,火化後依舊與石強葬在一處,

“石強、春花和蘭芝真可憐。” 緋色豪門:高冷總裁私寵妻 鄧翠翠聽完故事後首先感慨道,

“原來當年鬧得沸沸揚揚的王府滅族慘案,居然是這樣子。”毛除魔也感覺這個故事很好,很吸引人,

“你們都講了,那我講一個我親眼看到的故事吧。”鄧翠翠聽完毛馬兩家的孩子講述完畢後,覺得來而不往非禮也,因此準備講述一宗她親身經歷過的故事,

待續 “你們倆玩過碟仙嗎?”鄧翠翠沒有上來就開始講故事,而是沒頭沒腦的來了這麼一句。

“我爹不讓我碰,說我們修行之人玩碟仙,搞不好會請來惹不起的主兒,要是那樣會很麻煩的。”馬維本一本正經的回答着鄧翠翠的問題。

“我爹說的跟馬師叔說的一樣。”毛除魔無奈的回答道。

“他們三個師兄弟怎麼說話都如出一轍啊。”鄧翠翠聽完這兩個人的回答後,發現她爹也是如此說的。

惑亂風塵 “難道是跟碟仙有關嗎?”除魔馬上就聯想到這次的故事一定會跟碟仙有關聯。

“還是除魔聰明。”鄧翠翠誇獎道。

“真的啊,那趕緊講一講,我對這個很感興趣的。”維本發現要講的故事是碟仙后,也顯露出濃厚的興趣。

“你們倆等下,我去將當時所用的東西給你們倆找來。”鄧翠翠說做就做,當下就準備去尋找當時請碟仙的工具。

“那就一起去好了。”除魔提議道,馬維本也沒有反對,於是一行三人就動身趕往庫房。

由於涼亭和庫房都在後山,相距不遠,這幾個孩子一會兒的工夫就來到了庫房。

畢竟這地方不是一般人能來的,因此庫房的大門並沒有上鎖,幾個孩子很順利的就進入到庫房內。

隨後幾個人在庫房內一頓翻啊,終於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內,找到一個寫着好多字的圓形木板,也就是乩板,外加一個青花瓷的小碟。

“找到了,咱們拿回去研究研究。”鄧翠翠雖說是個女孩子,但一直以來接觸的都是這些靈異的東東,因此練就了她的膽量,別說是手中的碟仙物件兒,就是一般的冤魂,都不會讓丫感到害怕。

“師叔不會怪罪下來吧?”維本小心翼翼的問道,“怕什麼,他還能把你吃了啊?”衛道一語道破天機。

“沒事兒的,我爹最喜歡你們了,誰讓他生了個閨女呢,你們倆就跟他親生兒子一樣。”鄧翠翠的話要是讓她爹聽到,估計能給氣吐血咯,挑明說鄧自名重男輕女嘛。

於是這仨孩子偷偷摸摸的拎着那塊圓形的木板,揣着青花瓷的小碟子回到了涼亭。

回到涼亭後,鄧翠翠安排維本將那塊圓形木板放在石桌上面,然後幾個孩子開始觀察這個木板。

這是一塊略微發黃的圓形木板,最中央的位置,寫着一個繁體的靈字,最外面一圈一圈的寫着密密麻麻的小字。

第一圈的小字是十天干和十二地支,也就是,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以及子、醜、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當然,那是古代乩(念激)板的寫法,現代的乩板基本都是由阿拉伯數字取代原來的天干和地支了。

第二圈的小字是方位和數字,分別是東、南、西、北、中、上、下、左、右以及從零到十的數字。

從第三到第二十七圈,寫的就是不規律的字了,每個一圈的字都再增加,越往外字越多,畢竟圓周大了。

寫到這裏,我來簡單的說說碟仙:碟仙還特麼是我們老祖宗發明的東東,最初叫扶乩之術,是古代巫師的一種道具,類似西方女巫的水晶球。

作用就是爲了讓陽間的人能夠與去世的親人溝通,初期是以沙子爲底盤,拿個破樹枝綁在簸箕上面,一晃動就能寫出不同的字了,後期才演變爲用碟子在乩板上面找各種字,可能是人多玩起來有趣吧。

我見過這種最初期的扶乩之術,一個女人,穿得花裏胡哨的,臉上還塗抹各種顏料,在一塊沙地上,光着腳,手中拿着拴着樹枝的簸箕,一跳起來跟特麼觸電似的,一顫一顫的,嘴裏還唸唸有詞,我聽那音調好像是“鞋兒破,帽兒破”之類的,唱的那叫一難聽。

等丫跳累了,沙子上面也寫了不少鬼畫符似的東東了,這時候,那個巫婆就開始給你分析啦,說這是你家哪個哪個祖先說的,讓你如何如何,你得去哪家店鋪買什麼。

說白了,就是讓你去指定的地方買東西,本來在普通店鋪值一百的物件兒,你要去巫婆指定的地方來買,收你一千元都算少的,畢竟人家跟這店鋪利益掛鉤。

後來碟仙這東西傳到西方去了,據說風靡整個米國和歐洲大陸,因爲西方人沒碟,於是就改用筆來代替,所以碟仙和筆仙,從本質上來說,都特麼是一回事兒。

這幾個孩子觀察完乩板以後,除魔又把懷中的青花瓷小碟拿了出來,放到繁體字靈的位置上,隨後這幾個孩子又看了一會兒。

“這也沒什麼啊?”維本首先說道,“是啊,真沒什麼可看的。”除魔附和道,“你們別急啊,這就跟我們用的靈符一樣,任何人都可以寫,但他們寫的能有效嗎?”

看到毛馬二人點頭後,鄧翠翠繼續說道:“只有請神以後,赦過筆墨紙硯水,然後按照程序寫出來的符纔會有效,對吧。”

看到毛馬二人沒有說話,鄧翠翠當做二人默許了。“碟仙也是這個道理,我們剛剛看的乩板不過是輔助工具罷了,就跟開壇求符裏的筆墨紙硯一樣,沒請來碟仙之前,那就是塊普普通通的木頭板,碟子也沒什麼奇特的,可我們一旦請來了碟仙,就不同了。”

“還是鄧師妹解釋的全面。”除魔還真會說話,哄起女孩子來,那是一套一套的。

反觀維本就是傻呵呵的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那次的事情很兇險,要不是我爹爹發現的及時,估計參與的那幾個師兄,都有性命之憂的。”鄧翠翠此刻擡出了她爹,意圖很明顯,我爹也不你們的爹差。

這絕對是年輕人的一種攀比心態,你爹好,我爹更好,因爲在每個孩子的心中,自己的父親都是英雄,都是偶像,可以說都是無所不能的,因此讀者裏面當爹的朋友,一定要給孩子樹立一個良好的榜樣,切記!切記!

待續 那是鄧翠翠十三歲那年,茅山的弟子請來了不得了的碟仙,鄧自名無奈之下,親自動手收拾掉那個碟仙兒的故事

本來請碟仙在茅山並未被列入禁止實施的術法裏面,就是因爲這次的事件,才導致碟仙這種扶乩之術成爲茅山的禁術之一。

其實說白了,當時並不怨那四個小道士,畢竟是個人就都具備好奇之心的。

事件的起因是某個小道士在新年伊始,去給山下的某大戶人家祈福,恰巧看到該戶人家的桌子上放有碟仙的物件兒,在祈福結束後,這小道士就對這物件兒問長問短的。

這家主人也看出來這小道士對碟仙的物件兒情有獨鍾,於是給過工錢以後,就將碟仙這一套物件兒賞給他了。給這小道士樂壞了,你想想,一個十四、五歲的小孩兒,每天在山上清心寡慾的練功、打坐,也沒什麼可玩的,更沒什麼事情可做,這次可算遇到一新鮮玩意兒,而且對方還免費送給他了,他能不美得大鼻涕泡都流出來嘛?

於是,這小道士千恩萬謝的謝過這家主人後,將乩板和碟子妥善裝好,風風火火的就回到山上。

當天夜裏,這小道士就跟自己的幾個同門師兄弟開始研究起碟仙的物件兒,研究來研究去,這幾個娃娃就準備試一試,看看能否請來碟仙。

剛剛我文章裏也說過,如果是普通人玩碟仙,十有**不會成功,除非選對了時辰,也就是陰氣較重的時刻,而且這幾個玩的人裏面,要有陰性體質的人存在,再加上玩碟仙的這幾個人有一定的基礎,不是第一次玩,以上這幾點可以說是缺一不可。

但這次不同啊,這次的幾個人都是道士,別管年紀大小,好歹人家就是主修這方面的。這就有些類似玩遊戲的普通玩家,業餘玩家以及職業玩家一樣,沒玩過碟仙的,或者不經常玩的,就屬於普通玩家,經常玩,但不拿這個當主業的算是業餘玩家,至於這羣小道士,個頂個的職業玩家啊。

雖然這羣小道士也是第一次接觸碟仙這個新鮮物件兒,可畢竟人家的底子在那放着呢,知曉如何請神,更懂得收斂陽氣,能夠算得出什麼陰時陽時,也就是五鼠遁日起時法,這些都是普通玩家和業餘玩家無法比擬的。

爲了保證能夠一次成功,這幾個小道士可以說是分工明確,一個小道士留在房間內計算最佳的時間,還有兩個小道士開始在後山尋找陰氣重的地點,餘下的那個,也是帶回來碟仙的小道士,則繼續研究手中的物件兒。

折騰了一個多時辰後,該算的,該找的,該準備的,都ok了,隨後這四個小道士就來到了剛剛找到的那個陰氣比較重的地方,四下觀察了一番,發現周圍沒有閒雜人等,於是,這幾個小道士就準備開始請碟仙咯。

由於是配角,名字我是沒記住,但也不能總是小道士a,小道士b這樣的稱呼,再小也是個角色啊。於是,我就從讀者羣裏徵集了四個讀者的名字,給這四個小道士安上,那是相當的好聽,大家聽好了啊,這四個小道士的名字分別是:超超、回憶、褲襠、衛生紙!合起來一念就是超超在回憶褲襠裏面的衛生紙,太有喜感了,哈哈!

當下褲襠就將碟仙的物件兒都擺放整齊,回憶開始在四周點燃蠟燭,當然按照先天八卦的方位,分別在當下陰氣最重的地方點燃幾根白色的蠟燭,衛生紙將碟子放到乩板的中央,超超看一切準備就緒,開始招呼其他三人準備請碟仙。

星際音樂大師 四個人按東南西北坐好,左手都掐作劍指,右手的食指放在碟子上面,只是觸碰到,並未發力,然後四個人同時開始請碟仙。

由於請神術是茅山最基礎的功課,這四個人很輕鬆的就請來了碟仙。

口訣如下:“天蒼蒼,地蒼蒼,衆仙兒在何方,茅山弟子超超/回憶/褲襠/衛生紙,今夜願以幾根清燭叩請三山五嶽,五湖四海,普天之下,諸位仙家,驚天動地,呼風喚雨,叩請諸天仙家降臨坐鎮,十方世界,上下虛空,無所不在,無處不列,歸於此碟,聽吾號令,恭請諸天仙家速速降臨來也。今夜叩請諸位仙家降臨坐鎮,有問必答,所言非虛,助吾等得償所願,凡人超超/回憶/褲襠/衛生紙再三拜請叩求。”

在這裏再簡單介紹一下請來的碟仙兒,說仙兒是爲了好聽,真正請來的是什麼,完全是因人而異。

有的人陽氣重,能請來的完全就是山神,土地等周圍的仙界小仙兒;有的人體質弱,陰氣重,請來的就有可能是冤魂惡鬼;還有的人天性狡詐,請仙兒的過程中不能心無雜念,而是顧慮太多,結果請來個廁姑,也不是不可能的。

鬱悶,在這還得科普一下,廁姑又叫三姑,還叫紫姑或者七姑,掌管廁所,也就是俗稱的廁仙兒,至於廁仙兒的來歷說法不一,最多的說法就是唐朝武則天時期,一個被大老婆害死在廁所內的小妾,上天念其可憐,就冊封她爲廁仙兒;當然可信度最高的應該是《封神榜》裏趙公明的三個師妹,在最後封神的時候,被封爲三姑,掌管廁所。

不管對方是如何成爲的廁仙兒,至少得罪廁仙兒的下場,就是去廁所的時候,要麼手機掉坑裏,要麼錢包掉坑裏,最輕的懲罰是讓你粑粑拉褲襠裏,或者沒有手紙,就剩下一本銅板的彩圖雜誌,如果你認爲這些懲罰都不嚴重的話,下次你去蹲大號,給你丫剩的可能就是砂紙咯,所以做人還是低調一些的好。

閒言少敘,書接正文。剛剛提到的都是普通玩家能夠請來的仙家,這次這四個小道士,超超、回憶、褲襠、衛生紙都是有點靈力的,哈哈,爲嘛我一看到這幾個人的名字連在一起就想笑呢。

合四人之力共同請來的東東是什麼?誰也不清楚,但就在四人唸完請仙咒以後,就見乩板中央的碟子,開始劇烈的晃動起來,四個人你瞅瞅我,我瞧瞧你,都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

待續 “褲襠,你丫別亂動.”超超首先懷疑是褲襠在使壞,畢竟這幾個師兄弟當中,褲襠屬於看上去就是壞人那夥的長相。

“我次奧,你這是賊喊捉賊啊,我什麼時候動了。”褲襠糾結的回覆道,可手指依舊放在碟子上面,因爲請來仙家後,貿然的將手指拿開,那可是大不敬,仙家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行啦,行啦,你們倆別在一起就吵架,我先聲明,我絕對沒有動,你呢?”回憶先是勸架,隨後將自己撇乾淨,最後將矛頭指向衛生紙。

“天地良心,剛剛誰要是動了,誰天打五雷轟。”衛生紙貌似也沒有動,否則不可能許下如此狠毒的誓言,要知道天打五雷轟對於一個道士來說,那就相當於滅頂之災一樣,能許下這種毒誓,那真的是急了。

這四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雖然是冬天,卻個個一腦門子汗,因爲大家彼此心理都清楚,要不是咱們動的話,那就只有一個可能——真的請來仙家西了。

“你們在幹什麼呢?” 從諸天萬界歸來 十三歲的鄧翠翠不知何時從草叢裏鑽了出來。

“小師妹,你看着就好,不要過來。”回憶反應最快,如果這事兒被小師妹捅到師傅那裏,他們幾個人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小師妹,要不你過來跟師哥們一起玩啊?”超超絕對的壞人,擺明了要將鄧翠翠拉下水。

“小師妹,別聽超超的,你看他長那猥瑣的樣子,一看就不是好人。”說話的是比超超更加猥瑣的褲襠。

“好啦,都別說了,小師妹,你看幾位師哥給你玩個有意思的遊戲。”衛生巾採用的依然是引誘的套路。

“好啊,好啊,你們玩,我在一邊看着。”鄧翠翠倒也沒有多心,剛剛她是去後山找他爹,貌似鄧自名一頭紮在庫房裏面尋找着什麼,找到鄧自名後,鄧自名讓鄧翠翠自己先回去,等找到自己要找的東西后,他再回去。結果,在鄧翠翠返回的途中,看到此處有燭火閃爍,就順着微弱的火光找了過來。

“那咱們就開始唄。”衛生紙年紀最大,這師兄弟裏,他算是大師兄,因此開口詢問大家。

“那我先問。”超超都快要等不及了,自己好不容易下山要回來這個物件兒,一定要自己先問纔好。

lixiangguo

「是。」

Previous article

同時,各大影視公司也是開始挖人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