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唰!

幾乎是毫無徵兆地,霧術牙左側地身邊忽然閃現出了雪壤地身影,對方地一劍當頭劈下!這一劍卻只是虛招,殉天長劍上藍光匯聚成一把橫貫天空的巨劍向著霧術牙所在砸去,勢如洶湧海濤一般的殺氣竟然將蒼狼城覆壓百里的陰霾都驅散開來。

太陽耀眼的光芒百年來第一次刺穿了雲靄,照徹在這一片土地上,許久沒有直面在陽光下的蒼狼城居民,在出於好奇仰望天空的霎那就蹲下身,用手捂住了自己的雙眼,無數人永遠地失去了光明。

那深藍光劍化成一道藍色的流星墜落下來,還沒有觸及到霧術牙,方圓數十里的民房就已經承受不住沛然的殺氣,如朽木一般從中間崩裂開來,屋內的居民來不及逃生就被混亂的磚瓦埋葬了起來。

但是。霧術牙卻彷彿早就看破了一切。他一手背在身後,彷彿只是隨意地一抬手,鏗地一聲,深紫色的光劍就封住了雪壤的劍勢!

「如果說在我突破光暗極壁之前,接下這一劍我就算沒有斃命,也會元氣大傷,可惜,雪壤,現在的我與你已經是天壤之別了!」

雪壤被這一擋之力。居然整個人都在空中彈飛了出去,他再也壓抑不住喉嚨里地鮮血。人在半空,就忍不住一張口,一口血霧從他口中噴了出來,殷紅地鮮血染紅了他的金絲衣袍。就連殉天劍的劍鋒之上,都沾染上了鮮紅地血珠!

「逆……羽……強……化!」從雪壤的身後驟然出現了四片巨大的白色羽翼,雖然顏色並不如四位大天使那般純凈卻也在天空之中無比耀眼,就在他喊出最後一個字時,身後的四片羽翼驟然粉碎,化成無數的耀眼光點滲透進雪壤的身體里。

「好,來得好。」霧術牙感受到了面前雪壤氣息的變化,反而更加興奮起來。

「再來!」包裹在一團銀光中的雪壤眼神裡帶著絕然,他忽然凝神。隨即身子再次消失在了半空。

話音剛落。在霧術牙地身邊忽然同時出現了四個雪壤!四個雪壤手裡地殉天劍或劈或砍或刺或挑。幾乎是同時擊向了霧術牙!各自的劍勢甚至是劍法套路都完全不同,將霧術牙的退路完全封死。

那四套劍招分別是九曜劍氣中的四套殺招,九曜滅魔,天誅絕滅,九曜輪迴以及日月連殺,這四套殺招聯手足以毀天滅地的力量就這樣聚集在了霧術牙周身不到五米的狹小空間里,九色光芒如同萬千蟒蛇在高空亂舞將霧術牙整個包裹了起來。

「唉……」一聲悠長的嘆息竟然從被劍芒包裹的霧術牙嘴裡發了出來。

雪壤的劍芒明明與霧術牙僅有咫尺,在霧術牙發出這一聲悠長的嘆息時竟然沒有命中他,甚至是說,根本就沒有傷到他絲毫,不然霧術牙發出的絕對是一聲慘叫了。

在霧術牙所在的那個地方,那個區域,那裡的時間忽然彷彿停擺了!

眼看雪壤分身化出的四大殺招分明威力駭人,速度也快得讓人肉眼都捕捉不到,可是劍鋒落下地時候,卻彷彿落入了一個漫長地時空之中,分明就是那麼快,卻怎麼也斬不到只有咫尺之遙的霧術牙身上……

可就在這時,一道耀眼的九曜劍氣泛出九色豪光竟然從霧術牙的右肩穿刺出來。

毫無準備的霧術牙一咬牙沉身落在地上,驚訝道:「怎麼可能,你居然突破了我用天階力量創造出來的領域!」

「你的領域太小,我當然能夠用龐大的能量衝垮它。」空中的雪壤雖然面色慘白,臉上卻洋溢著勝利者的喜悅,「即便你是天階,我是地界,我依舊能夠傷你……」

「你……」霧術牙一時無言以對。「帝薩爾本來已經封印你的力量。而你用自己的生命力強行解封殉天劍,你也是自尋死路!」

就在這時,雪壤突然在空中做出了一個匪夷所思的舉動,雙手雙腳張開,身體向後仰倒朝著下方的地面落去。

「即便如此,我的生死,又豈是你能決定的?」雪壤在空中狂笑一聲,周身驟然發出耀眼的藍色光芒轉瞬就吞沒了他的身體。

「喂,小子,你現在知道打敗他的方法了吧……你最好能夠先破天階,不然的話,即便你是等位天階,也沒有絲毫的機會……」被藍色烈焰包裹的雪壤表情卻是十分地平靜,注視著遠處的天空淡淡地說:「還有,幫我好好照顧雪溯!」

藍芒落地,揚起漫天的磚瓦席捲大地,以雪壤落下的地點為中心狂飆起來…… 好吧,如果你是第一個理由,我沒意見。這一次竟然是伊露莉婭率先表態了。奎杜拉斯看到伊露莉婭同意了,隨後也表示了同意,羅伊普斯也同意了,最後又是赫拉斯卡了。

我不同意你遠征,這樣的內戰只會損耗你們高原人類的力量,我建議你用別的方法與完成高原的統一赫拉斯卡最後說道。

哦,別的方法?閣下難道是說談判桌嗎?明楓蔑視地看了赫拉斯卡一眼,輕笑道:閣下還真的是有愛心啊。眼前四名大天使可謂是三界最強的力量之一,可此時的他們在明楓面前卻好似是任人宰割的羔羊一般,無論是明楓身份,還是他身為巴菲尼索斯的身份,此時都感到一陣暗爽。

當然,在談判的過程中我們會給予你一定的幫助。羅伊普斯隨後說道。

好,天界希望高原保持中立對不對?明楓看著四位大天使說道。

四名大天使都點了點頭。

至少要兩不相幫,最好能夠幫天界是嗎?明楓冷笑了一下,他就是想看四位大天使尷尬的表情,特別是赫拉斯卡的。

其實你們不需要為我訓練軍隊,我聽說有一種封印叫做咫尺之永恆,是與眾神之契約相類似的一個空間封印,能夠禁錮一個空間的狀態,是不是這樣?明楓似笑非笑地說道:這樣吧,我要你們幫助我完成高原統一大業,再發動咫尺之永恆,我就保證高原處於中立地位

這不可能!明楓的話被一聲嬌喝打斷了。咫尺之永恆會消耗我們太多的力量,你讓我們還拿什麼來抵抗魔族?帝薩爾,你的狼子野心,我難道看不出來嗎?

請伊露莉婭大人賜教。明楓裝作謙卑地向著伊露莉婭問道。

我們的實力削弱之後,你就可以安穩地在高原做王了,甚至可以藐視天界的存在了。

那麼請問伊露莉婭大人。明楓正色,厲聲反問道:如果我是巴菲尼索斯,身為高原創始之時的守護者,我該不該在高原做王?如果我是帝薩爾,高原劍客一脈皆出我門下,我在高原受萬眾愛戴,我該不該在高原做王?如果我是明楓,我為匡複父輩國土,暴霜露,斬荊棘,九死一生換得數萬頃土地,數十萬大軍,百萬人歸心,我又該不該在高原做王?在明楓一連串的反問之下,連伊露莉婭一時都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了。

四名大天使彼此看了一下,又用眼神交流了一下。在明楓與他們中間是長達十分鐘的冗長沉默,整個高原之巔上只有寒風刮過松柏的聲音和雪花簌簌落下的輕響。

你們不必擔心人類會騷擾天界的清靜,咫尺之永恆封印落成之後,我們高原上的人類也將永遠失去前往天界和魔界的途徑。明楓解釋道。高原將作為天魔兩界的緩衝地帶而永遠存在。

那符文族的人豈不是再也不能回到天界了?赫拉斯卡皺眉道。這樣是不是太殘忍了。

明楓搖了搖頭說:以前符文族也蔑視被欺壓的歲月已一去不返了,我的未婚妻,我最好的助手也是符文族,我會在高原上建立一個平等對待符文族的國家,他們不需要返回天界了。

雖然我不願意浪費自己的力量,但是我更不願意三界因此燃起戰火。奎杜拉斯嘆了一聲隨後說道:我支持釋放咫尺之永恆。

好吧,本著維護愛與友誼,庇護那些無辜的人,我也願意釋放咫尺之永恆。羅伊普斯柔美的臉上掠過一絲哀傷,說道。

雖然明楓對於這些大天使沒有太多的好感,但是這兩位大天使在大是大非上的深明大義博得了他許多的好感。

以戰止戰,本不是我的心愿,好吧。赫拉斯卡冷峻的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卻是一聲深深的嘆息帶了出來。如果這樣能夠讓三界免於戰火,我也願意釋放咫尺之永恆。他看向身後的最後一名大天使,伊露莉婭說道:只是這咫尺之永恆封印發動需要的力量實在巨大,伊露莉婭你怎麼看呢?

伊露莉婭伸出右手撫了撫自己垂下的堇色長發,中指捲起一截髮梢,扣在中指上隨後又鬆開,對著赫拉斯卡淡淡地笑了一下,大天使不愧是天界最高的受造物,普通的天使都已經是容顏雕刻到極致了,彷彿是唯美的雕像,何況是大天使中唯一的女性天使,即使是這樣淡淡的一笑,也足以用傾國傾城來形容了。

在這莫測高深的一笑里,伊露莉婭隨後說道:如果我失去了自己的羽衣,誰來保守神之奧秘呢,難道你們希望整個三界都知道造物主的秘密嗎?

話音剛落,另外三名大天使都變了臉色,彷彿這個秘密是整個天界的軟肋一般,紛紛緘默起來。而明楓在聽到伊露莉婭那句如果我失去了自己的羽衣這句話之後,也是大吃一驚,這些大天使做出的犧牲竟然是自己的羽衣!天使的靈力大多數凝聚在羽衣上,失去羽衣就意味著喪失大部分的力量,這是多麼巨大的犧牲啊。

這樣吧,伊露莉婭,你不需要煉化你的羽衣了,就我們三位大天使的羽衣就可以了。赫拉斯卡折衷道:我們三個大天使的力量,在高原上也是無可匹敵的存在了,想要突破我們發動的咫尺之永恆,實力也要達到半神巔峰,高原上沒有這樣的人存在。保留下伊露莉婭你的羽衣也是為天界和三界的穩定著想。

伊露莉婭滿意地點了點頭。我也是這樣想的。

赫拉斯卡看著身邊的羅伊普斯和奎杜拉斯兩位大天使說,我們煉化自己的羽翼還需要一段時間,不如讓伊露莉婭帶他去完成那件事情,我們也好安心地離開。

伊露莉婭默默點頭,赫拉斯卡,我一定會把這件事情辦妥的。必定不會使高原上的人類發生內戰。

赫拉斯卡看了羅伊普斯和奎杜拉斯一眼,仰頭長嘯一聲,身後驀然出現了八片純白的羽翼,翼展開來,將近百米,幾乎遮蔽了整個天空,與那八片巨大的羽翼相比,身材魁梧的赫拉斯卡竟然顯得無比的渺小。

隨後一聲輕嘯從羅伊普斯口中發出,八片與赫拉斯卡相似的羽翼也展了開來,隨後又是八片純白羽翼展開,整個天空都被純白色的羽毛遮蔽了起來,彷彿有歌聲從縹緲的天闕傳來,縈繞在天宇之上。

三名大天使同時閉上眼睛,表情莊重而聖潔,雙手合十放在身前。明楓不得不欽佩於這些大天使實在是三界中最完美的受造物,甚至連默默念出的咒語都彷彿是最優美的音律飛揚在天空中。!~!

.. 明楓呵呵一笑,自己先脫去了外套,這才翼朔雪柔聲道:「好了,朔雪,我替你寬衣吧!」

聞著淡淡的幽香,翼朔雪輕褪外袍,露出裡面潔白的褻衣,豐潤的性感身體凹凸有致地浮現了出來,即便明楓已經人事,依舊被引得只咽口水,在翼朔雪身後輕輕抱住,溫柔地道:「朔雪,你……。你真美!」畢竟上一次跟若絮雖然瘋狂得很,卻是被春,葯催,情,並非自然流露,神志也不太清楚,哪裡有這一夜的甜蜜溫馨?

翼朔雪身體輕顫,火熱無比,感受著明楓寬厚的胸膛,羞澀中帶著甜蜜,她渾。圓緊翹的美。臀忽然感到一股異樣,似乎有什麼東西隔著衣服在她的美。臀。縫隙間動彈,先是疑惑,但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原因,俏臉緋紅,情不自禁地扭動著美。臀,誰知這樣一來,反而讓那火熱的東西更是堅挺。

明楓心神蕩漾,一隻手摸上了翼朔雪撐衣欲裂的豐滿美。乳,說不出的激動,雖然還隔著衣物,但觸感卻依舊柔嫩豐滿,軟中帶韌,晃動時如水似波,就像兩團乳白色的羊脂球,手指觸碰到那櫻紅一點,翼朔雪「噢」地輕吟一聲,身子已經癱軟。下來,身不由己地夢囈道:「不……不要……!」料想翼朔雪以前在明楓身邊的時候定是用了易容之術,才將這對豐滿的玉兔藏得如此巧妙,以至於今夜之前,明楓都不曾知道。

明楓抱起翼朔雪,柔聲道:「寶貝兒,咱們歇息吧!」鑽進香鸞春榻,將衣物一件一件地扔出來。

房間里的燭火搖曳,似乎也害羞起來。

「明楓……你……。吹滅燈火……。!」翼朔雪不禁呼吸急促,妙音發。顫。明楓一揮手,剛才還燈火通明的房間轉瞬只剩下一盞孤燈,屋子暗了許多,但是燈籠微光照耀,卻更是多了靜怡旖旎之感。

明楓低下身,柔聲道:「寶貝兒,不要怕,有我在呢。」

翼朔雪又是害羞又是好笑,輕聲道:「就是因為你在,我……我才怕呢……。呀,明楓,你……。噢……。!」銷魂蝕骨的美妙顫音輕輕響起。

羅馬尼亞雄鷹 「寶貝兒,這是什麼啊?又軟又大,又香又嫩……。!」明楓淫褻的聲音從羅帳中傳出來。

「明……明楓……。啊……。噢……。你……。你小聲點……。!」翼朔雪緊張而興奮,聲音羞澀無比:「你不怕……不怕別人聽到……聽到啊……!」

「嘻嘻,真是大啊,算了啦,這麼晚,不會有人聽到的啦。」明楓的呼吸也開始急促起來。

「啊……。不許你說……。就是……啊。不許你說!」翼朔雪努起嘴,卻也在明楓的挑逗下微微放得開了。

明楓輕聲道:「不說就不說,不過這裡就像又香又軟的兩個大白包子,我……我嘗一口……。!」

接下來又是翼朔雪那讓人銷魂奪魄的勾魂呻吟。

「明楓,你……。你輕一些……你頂……頂著……啊……。!」翼朔雪聲音輕弱。

「寶貝兒,這裡怎麼毛茸茸的,咦,好多啊……好茂盛……好滑……。!」

「不要……不許你說……」翼朔雪也不是懵懂少女,但在這個時候,也確實沒有經過男女之事,此時反而有了點虛心的求學精神,對於明楓下。體急劇的變化,很想弄明白其中的原因。

明楓蒙在棉被裡,貼著翼朔雪的耳朵一本正經地道:「等一下,你就知道它的厲害了。」又是一陣呻吟聲后,明楓低聲道:「寶貝兒,來,摸摸它……!」

「不要……!」翼朔雪驚呼起來,隨後又「啊」地叫了起來,顯然是明楓強制性地讓她觸碰到了自己的玩意。

「好……好大……」翼朔雪聲音顫抖,猶如蚊蟻,呼吸更是急促無比。

「不大不硬怎麼叫槍啊?怎麼能夠攻城略地啊?」

「攻城略地?」

「是啊!」明楓虛心地道:「待會兒要讓它到這裡……對……就是這裡……咦……怎麼這麼多水啊…!」

翼朔雪嚶嚀一聲,顯然是嬌羞無限。

明楓今夜如此直白,一來是跟風碎等一幫狐朋狗黨學了不少解數,技癢難耐,二來就是為了培養翼朔雪的歡。愛開放度。

翼朔雪在這方面是一塊白紙,染黑就黑,染紅就紅的。

「它……。它那麼大……能……。能進去……進去嗎?我……。我怕……。!」翼朔雪緊張無比,內心雖然期盼,但是這樣巨大的東西要進入自己窄小的秘。處,那真是有些怕人。

「不礙事的!」明楓故意露骨地道:「能進去的,我們試一試就知道了。」

「啊……你……你輕些……憐惜我……溫柔些……喔……。疼……。疼……。!」翼朔雪不禁發出痛苦的顫音。

明楓很內斂地道:「要不,我們……不做了……!」

「那……那你慢些……。輕些……!」翼朔雪紅著臉說道。

「啊……慢些……。慢些……它進……。進來了……。!」

明楓興奮的聲音從錦被中傳出來:「啊……好緊……。好舒服……!」

「你……你不許說……。喔……」

一時間,肉體撞擊的聲音緩緩響起,明楓百般憐愛,千分柔情,春。情泛濫,猶如黃河之水泛濫,一發不可收拾。

當窗外已經出現了黎明的曙光時,兩具肉體才相擁而眠,翼朔雪聞著明楓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味,安心地將頭埋在他的臂彎里,終於沉沉地睡了過去。

與此同時,蒼狼城,已經是一片斷壁殘垣。

藍芒落地,揚起漫天的磚瓦席捲大地,以雪壤落下的地點為中心狂飆起來……

霧術牙舉起袖子擋在面前,在周身形成一個半球形的黑色氣罩,其餘的凡人則沒有那麼走運了,只要被藍光觸及到一點都瞬間被蒸發殆盡,磚石結構的房屋更是如沙雕土壘一般紛紛粉碎,足見殉天劍客引爆自身殺氣產生的威力有多麼巨大。

霧術牙右腳向後一步,身體已經凌空躍起,躲開了覆蓋而來的藍色浪潮,「雪壤你的確是一個強者,你有資格讓這個城市做你的殉葬。」他緩緩地伸出自己的雙手,戴在手中的九枚古銅色戒指一齊閃爍出了幽幽的青光。「作為你最大的對手,這是我贈送給你的祭禮!」

青色的光芒彷彿從空間中剝離出無數的原子,不斷聚合后竟然以肉眼能夠看見的速度迅速向著他攤開的雙手中聚集,凝固成一柄長劍的形狀,「錚」地一聲輕響,青光收斂,展現在霧術牙手中的是一柄造型古樸的寬刃長劍,劍身微微發白,深深的血槽似乎是因為飲血過多而帶著一抹朱紅,霧術牙一隻手將長劍舉過頭頂,紫黑色的光芒灼眼如烈日。

瞬間,光華瀰漫覆蓋了下去,同一刻——

無聲的,猶如鏡片碎裂一樣,蒼狼城所在的整個空間碎裂了。

牆壁、樹木、驚慌的居民、空氣、昏暗的陽光……在這一刻,蒼狼城大小範圍的空間的一切都完全碎裂了。

鬥愛成歡 無數的平民絕望地跑出房屋,驚慌地喊叫著,一塊塊碎片,周圍的空間變成一個個碎片,而這刻所有的碎片被捲入了空間裂縫亂流中。

此刻,霧術牙身處在空間裂縫的亂流中,這空間裂縫內一片黑暗,唯有一些亂流能量有淡淡的顏色。

在黑暗的空間中,他凌空而立,空間亂流不傷他絲毫。

碎裂的空間正在以一種極為迅速的速度恢復著,僅僅一會兒,那和蒼狼城一般大小的黑色空間裂縫便完全被恢復了。破碎凌亂的空間碎片崩裂開來,發出玻璃一般的輕響,隨後又完好如初地閉合起來,實在讓人匪夷所思。

霧術牙看了一眼原先蒼狼城的地方,此刻蒼狼城的舊址卻是一片荒蕪的沙地,連一片磚瓦都看不到,碩大的城池就這麼消失不見了,甚至是因為四十萬咒術師亡靈的詛咒而經久不散的陰霾也瞬間蒸發,就好像這個空間里從來沒有存在過這座光榮而罪惡的城市一般。

霧術牙微微頷首道:「這座蒼狼城終於被我從高原被抹殺了,我的龍庭之恥,也終於得到了一個合理的報答了。」他又抬起頭看向西側天空中一抹幽幽的淡藍,此時漸次發出淡淡的幽光,似乎是一顆暗星,低聲說:「死神封印在吸收了雪壤,熾雲盪他們的力量之後,果然增強了許多,雖然被我殺戮的這些普通人,力量微不足道,但也多少有一點用的。」霧術牙深吸了一口氣,「殺戮吧,瘋狂地去殺戮吧,為了一個不再受到羈絆的高原。」

雲龍谷門派一夕被滅的噩耗在一周之內遍布了整個高原,隨後雲龍谷倖存的兩位長老出面指證明楓猜測雲龍谷謀害裂戒術士安東尼而痛下殺手,面對這樣的指責,復國軍當然要出面闢謠,明楓殿下一直在銀河要塞接見西夷的使者,根本沒有機會去雲龍谷。

就在雲龍谷長老與復國軍官方唇槍舌劍之時,又傳來了其他幾個噩耗,龍庭遊俠盟主斯芬尼克被刺殺,首徒拉馬克同樣指證兇手是劍魔明楓,並稱看到明楓用龍息劍殺死了斯芬尼克;隨後又傳來北野劍派掌門龍殤遇刺身亡的消息,同樣龍若羽等北野劍派長老也指證明楓是兇手……

一時間除了霧雲霜以外,各大勢力的眾多高手紛紛隕落,唯獨復國軍高手依舊,實力絲毫無損。此時復國軍官方的辯解也顯得越來越無力了,現實正在把所有人帶向一個事實——就是雲龍谷長老所說的,明楓想要一統高原,所以他需要剷除一切與他不和,甚至是有可能與他不和的勢力。霧雲霜作為絕世強者為什麼沒有被殺害,原因解釋起來十分地簡單,因為他是明楓的師傅。 「這些雜碎的質詢能不能消停一點?」看著面前一份一份送過來的情報,羅候星使黑巾蒙住的臉,臉色變得越來越像醬紫色的豬肝了。「每天都有這麼多……這麼多……這麼多……」他敲打著一堆又一堆白色的文件紙在情報所里歇斯底里地喊了起來,好在復國軍的情報所建在綠華城府邸的地下室里,周圍又被毅暉,北宮幽兩個九級幻術師布置下了隔音結界,這才沒有把羅候星使的破鑼嗓傳出去。

其實羅候星使做這個情報官實在是自尋煩惱,大家都知道,他在鎩羽盟做情報的時候就得到了羽戾天口授的稱號「八卦星使」,待到他當上復國軍的情報官,整合了復國軍與鎩羽盟,天殺樓的情報資源之後,更加變本加厲地挖掘一些八卦新聞,復國軍勢力內自不必說,復國軍勢力外方圓三百里風吹草動總會第一時間被寫成文件送到羅候星使的地下室里。

「這些誹謗殿下的人都應該拖出去割掉舌頭,然後把耳朵打個洞穿起來,吊在城門上示眾!」別人不知道,復國軍內部的人哪個不知道,出事那些天,明楓哪天不在銀河要塞裡面,外面的一切都是誹謗,徹頭徹尾的誹謗。

但是翼朔雪時常叮囑羅候,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就算掌握了他們誹謗的證據也不要隨便抓人,以免造成恐慌。而楊青楓更是用了兩個稀奇古怪的名詞來形容羅候星使的職務以及他所領導的機構:國家安全局和安全局長。羅候倒是很樂意接受這個稱號。

「一周以後殿下就要回來登基了,可不允許出任何的岔子!」羅候吐掉嘴裡嚼著的煙草,陰鬱地說道。

高原歷256年,十月,秋。

雅比斯復國軍境內,綠華城。整座城市都沉浸在一片歡欣之中,街道旁邊的商鋪都掛上了雅比斯的十字火楓旗幟,道路兩旁是移植來的楓樹,正值深秋,整座綠華城都彷彿燃燒著無盡的烈火,將歡愉的氣氛傳遞到天與山嵐的盡頭。

「快點快點,那邊的旗幟怎麼還沒有掛好?」管家指揮著新聘請來的三十多個僕人忙碌著,「這些新的僕人就是不會做事,手腳這麼笨!」

從一周之前,明楓宣布要回綠華城登基的消息以後,綠華城的僕人們就沒有再清閑過。

綠華城府邸最豪華的會客廳——鏡廳,三十面水晶鏡子折射出七彩的光芒投映在大廳的每一個人臉上,此時的鏡廳里,滿滿地站滿了人,各種穿著,各種膚色,各種發色,各種眼眸的賓客都靜默地等待著那一個時刻的到來。

所有的人都知道,這是一個歷史性的時刻,所以他們才來到了這裡。這不是一個舊王朝的復興,而是一個全新王朝的誕生。

水晶燈在一剎那被點亮了,燈光經過鏡面的折射將整座鏡廳映照得如同白晝一般,在這輝煌的燈火中,一名銀髮的少年順著樓梯緩緩地走了下來,他的身上披著赤色的絨制披風,裡面襯著的是用金絲綉成楓葉形狀的長袍,他的左手握著鑲嵌著紅寶石的權杖,右手卻抓著一柄赤色的三尺長劍,他在舉手投足之間散發出來的殺氣足以令人不寒而慄,但是他的臉上卻帶著使人如沐春風的笑容,紅與白,文與武,殺與生就這樣矛盾地聚集在同一個少年的身上。

他緩步走到大廳平台的最中間,看著台下那些他或是熟悉,或是陌生的臉,微微笑了一下,說道:「今天是高原歷256年,十月二十八日,這是一個值得萬世銘記的日子,因為……」他停頓了一秒鐘隨後高高地舉起了左手的權杖,大聲喊道:「神聖雅比斯帝國,匡複了!」

所有的人對於這個新的稱呼遲疑了一下,只有少數政治嗅覺異常靈敏的人感覺到了這個稱呼之下掩藏的巨大的野心,隨後整個鏡廳里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但我們已不再是當初那箇舊王朝了,因為十字火楓旗已經替代了原本的神聖十字旗,這個全新的帝國,我將她命名為火楓帝國!」明楓的聲音通過殺氣,清晰地傳入了每一個人的耳膜。

隨後一名身穿白袍的基洛魯修士雙手捧著一隻純金的王冠緩步走上了平台,明楓知道,白袍修士在基洛魯崇天教中的地位崇高,是修士中最高的等級,那名修士向著明楓單膝跪地行禮,用流利的通用語說道:「您的王權來自於萬有之神,您是王國也必將永世昌盛。請允許我以崇天教白袍修士的名義,代替大主教保羅為您加冕。」

明楓微微頷首,那名修士就站了起來,走到明楓的身邊,直起身想要將王冠戴到明楓的頭上,那名白袍修士也見過基洛魯公國中一些公爵的加冕,他們總是會把頭低下來一點,好讓修士不用費多大的力氣就能恰巧將冠冕戴到他們的頭上,可是這一次,明楓卻是紋絲不動。

於是尷尬的一幕出現了,白袍修士高舉著雙手,卻只是將王冠放到明楓的鼻子下面,就在修士要踮起腳尖去把王冠放下去時,一隻有力的大手卻抓住了那隻純金王冠,隨後穩穩地將它放在了自己銀白色的頭髮上,正好壓住了垂下的髮絲。

面對這樣尷尬的一幕,白袍修士先是一驚,隨後很快恢復了鎮定,退後一步,再次單膝跪地行禮道:「大主教給明楓陛下的封號是,聖楓帝!」

lixiangguo

鄭新雨的得意之色溢於言表。「我真謝謝陸華和李鑫,要是沒有他們兩個,我和我爸媽還不可能分開行動。就是因為有他們的幫助,那麼一大片的密林,就都由我們來搜查。這一片就是我的地方。」

Previous article

那雙眼睛,似乎在尋找著什麼。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