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唔?”師母有些意外的看了韓宇一眼,放下手裏的花鋤兩步走到韓宇的近前,伸手一把揪住韓宇的衣領,將韓宇提到自己的眼前喝問道:“小兔崽子,你喊誰師母?”

就像是看到一個絕色美女在大庭廣衆之下挖鼻孔順便隨手將鼻屎彈出去一樣,韓宇等人被師母那一聲小兔崽子給驚呆了。見韓宇不說話,師母很是不滿的搖晃了一下揪着韓宇衣領的胳膊,惡聲惡氣的問道:“你耳朵裏塞驢毛了?沒聽到老孃在問你話?”

“師,師父,這,這真是我師母嗎?”韓宇扭頭去問將臣。而將臣這時卻十分沒義氣的搖頭說道:“誰是你師父?你別瞎說。”

“哼!”師母隨手將韓宇扔在一旁,指着將臣喝道:“你個不要臉的殭屍,想要佔老孃便宜,瞎了你的狗眼……”

巴拉巴拉……

看着將臣被訓得跟三孫子似的樣,韓宇有些看不過去的低聲對林珂叮囑道:“林珂,你以後可千萬不能變成這樣。”

“唔?小兔崽子,你說什麼?背後說人是非,你個有人生沒人養的混賬玩意!”

父母一直是韓宇的逆鱗,在聽到眼前這個毒舌女人辱罵自己父母的時候,先前將臣的叮囑頓時就被韓宇給忘光光了。韓宇一把抓住了毒舌女人揪着自己衣領的手腕,冷聲說道:“我是個有人生沒人養的混賬玩意,那你又算是個什麼東西?”

“唔?你敢跟我頂嘴?”

“你以爲你是個什麼東西?我憑什麼不敢跟你頂嘴?你以爲我是那個對你千依百順的將臣嗎?你這個潑婦!不識好歹的臭娘們!內分泌失調的變態!”

“你,你……”毒舌女人被韓宇的話給驚得連續後退了數步,手指着韓宇說不出一句整話來。而韓宇也回過神來,想起了將臣先前的叮囑。不過現在後悔也晚了,倒不如趁這機會說個痛快。

“你什麼你?話都說不利索還想要學人罵街?我呸!說你是潑婦說錯了?那個女人會像你一樣老孃、小兔崽子掛嘴邊?說你不識好歹說錯了?你看看我師父將臣,他在我們面前從容不迫,總是一副高人做派,可你再看看他現在,就跟個三孫子似的。你以爲他是怕你?錯!他是因爲愛你,打心眼裏的愛你,所以他纔會讓着你,寵着你,任你對他呼來喝去。他要是不在乎你,管你說的什麼屁話,聽得不高興早就一巴掌扇過去了,還容你在這裏囂張?”

原本將臣聽到韓宇說自己像個三孫子的時候,眉毛都立起來,看的不遠處的菲尼克斯心中一陣暗喜,但在聽到後面的話以後,眉毛又舒展了,看着韓宇的樣子也跟找到了知音似的,讓菲尼克斯的心裏好不失望。

“他是你找來故意氣我的嗎?”毒舌女人盯着將臣問道。

不等將臣開口,韓宇搶先說道:“你別想轉移話題!現在想起來找我師父幫你說話了,早幹嘛去了?我告訴你,我師父要是幫你,那隻能說明他還是愛你的,可這也恰恰可以說明,你就是個不識好歹的女人!”

毒舌女人氣惱的瞪着韓宇,將臣站在一旁看看韓宇,又看看自己的夢中情人,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選擇。現場的氣氛很尷尬,誰也不知道該如何打破眼下僵持的局面,忽然就聽菲尼克斯慘叫一聲,衆人回頭望去,就見菲尼克斯一臉的悲憤,一手捂着屁股一手指着寧平罵道:“你這個卑鄙小人,竟然偷襲。”

“我不是故意的。”寧平一臉平靜的解釋道。 男女相處,從來就沒有平等的時候,不是東風壓西風,就是北風壓南風。將臣很強悍,但在心儀的姑娘玄女面前,就乖得跟只貓似的。哦,不對,應該說是跟只老鼠似的,玄女纔是貓。讓東不敢往西,讓坐着不敢站着……久而久之,玄女已經習慣了對將臣呼來喚去,而將臣似乎也被培養出了受虐的傾向。但在今天,韓宇這個膽大包天的傢伙卻當面指責了玄女,這讓玄女有點下不來臺,但人就是有點賤骨,好說好道的不聽,非要橫眉豎目反而會有所寬容。

wWW ◆ttKan ◆¢O

從來沒有被頂撞過的玄女在生氣之餘,竟然還有一點高興。只是讓玄女主動示好,卻又有點難爲了玄女,就在衆人尷尬不知該如何化解這種僵持的氣氛時,一個意外出現了。站在人羣中的寧平控制着青雲劍輕輕的捅了菲尼克斯的屁股,惹得衆人輕笑不已。當然也有人是笑不出來的,菲尼克斯跟瓊斯一臉不忿的瞪着寧平,而寧平卻無辜的表示,自己不是故意的。

爲了表示歉意,韓夢馨出手替菲尼克斯倒黴的屁股治療了一下。看到韓夢馨的光明能量,玄女的眼睛一亮,看了將臣一眼後問道:“這些人是怎麼回事?”

“他們幾個是我收的徒弟,剩下的是他的同伴。”將臣連忙答道,最後的時候指了指韓宇。玄女臉色不渝的看了看韓宇,對將臣說道:“你收他做徒弟?”

“是啊,他的底子不錯,稍微調教一下,一定會有大出息的。”

“哼!就你也能教出有大出息的人?”玄女不屑的說道。

將臣還沒有答話,韓宇看不過去的插嘴說道:“少瞧不起人,我的師父在本事上還是很厲害的。”

“哼!你懂什麼? 億萬繼承者:祕寵寶貝婚後愛 你知道他是什麼身份嗎?他是殭屍王,他的實力那是天生就有的,你想要從他那變強,最好的辦法就是被他咬上一口,然後變成他的後裔,成爲次一等的殭屍。”玄女不屑的說道。

“胡說!就算先天條件好,但要是沒有後天的努力,那再好的先天條件也會浪費。你少用有色眼光看人,那是看不準的。”韓宇不相信的說道。

“哼,好心當成驢肝肺,你要是學白費力氣那就去學吧。”玄女輕哼一聲,不再理睬韓宇,轉而看着韓夢馨說道:“小姑娘,你叫什麼名字?”

“姐姐,我叫韓夢馨,是他的妹妹。”韓夢馨嘴甜的答道。只是玄女一聽韓夢馨是韓宇的妹妹,眉頭不由一皺,不過隨即舒展開來,柔聲問道:“想不想跟我學點本事?”

“唔……”韓夢馨聞言看了看韓宇,就見韓宇正在衝自己點頭,便對玄女說道:“謝謝姐姐,如果姐姐不嫌棄我笨手笨腳的,那我願意跟着姐姐學本事。”

“好,好。好好學,咱們爭取超過你哥哥,到時候把你哥哥打的滿地找牙。對了,你們兩個也跟着一起學。”玄女很高興的點點頭,隨便對林珂跟喬嫣兒說道。林珂跟喬嫣兒對望一眼,喬嫣兒搖頭說道:“我就免了吧,我還要研究機械,恐怕沒有那麼多的時間……”

“學了我的本事,可以青春永駐,貌美無雙……”

“研究機械的事情可以暫時放在一邊,眼下還是學點自保的本領纔是最主要的。”喬嫣兒立馬改口道。

“你呢,你……唔?我怎麼感覺你有點眼熟呢?”玄女說服了喬嫣兒後又看向林珂,不過在仔細端詳了林珂之後,忽然納悶的說道。一旁的將臣見狀連忙說道:“玄女你也覺得像是吧,我第一眼看到她的時候還以爲是你呢。”

“哼!”玄女輕哼一聲,沒有搭理將臣,只是盯着林珂瞧了半天,最後搖頭說道:“算了,想不起來在哪見過,我就問你學不學吧?”

“學,可以多一點自保的能力,也可以讓韓宇他們輕鬆一點。”林珂微笑着答道。

“……你跟這個混小子是什麼關係?”玄女聞言問道。

野蠻嬌妻:殘王的特工寵妃 林珂聞言臉色微微一紅,低頭答道:“他是我的未婚夫。”

玄女:“……”

見將臣收了徒弟,玄女也跟着收了徒弟,這樣一來,沒有人要的就剩下菲爾德跟石八方兩個了。韓宇見狀就想要求將臣也將菲爾德跟石八方收下,卻聽玄女張嘴說道:“將臣,我想請你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你儘管說。”將臣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答道。

“把這個韓宇跟寧平給我,我要親自教授他們。”

“哦,沒問題。”將臣毫不猶豫的答道。

韓宇無語的看着將臣,爲了討好女人連考慮一下都沒有就把自己的徒弟給一腳踢開啦?或許是被韓宇的目光看的有點不好意思,將臣低聲對韓宇說道:“韓宇你不要擔心,比起我來,玄女其實更加適合擔任你跟寧平的老師。”

“……我跟我的同伴,不是貨物。”韓宇沉聲答道,說完轉身就走。

不料還沒走出兩步,玄女已經攔住了韓宇的去路,“你要去哪?”

“老子不學了。”

“哼!我要教你又豈是你說不學就不學的?想走可以,打贏我我就放你走。”

“……我不打女人,除非那個女人自己欠收拾。”韓宇皺眉答道。說着就打算繞過玄女下山。只是經過玄女的時候,玄女卻輕聲說道:“你就不擔心我會教你妹妹還有你的戀人什麼本事嗎?”

韓宇站住了,回頭看了玄女一眼,問道:“跟你學了以後能打贏將臣嗎?”

“不能,你就是練上百年也不會是將臣的對手,他是與天地一級的存在。”玄女很乾脆的答道。

“那我跟你學個什麼勁?”

“跟我學,我可以保證這個世上能夠贏你的對手不會超過十個。”玄女一臉自信的答道。

“……韓宇拜見師孃。”韓宇想了想,對玄女抱拳行禮道。

玄女受了韓宇這一禮,隨後看向寧平,就見寧平跟韓宇一樣,行禮說道:“寧平見過師父。”

“師孃,要讓我可以達到你說的那種程度需要多長時間?”韓宇開口問道。

“六十年。”

“……拜拜了您吶師孃。”韓宇聞言立馬頭也不回的轉身就走。

“你給我站住!”玄女見狀怒道。

“師孃還有什麼教誨?”韓宇轉身問道。

玄女走到韓宇近前,伸手一揪韓宇的衣領,將身高將近一米八的韓宇給拖到自己的眼前,瞪着韓宇問道:“你嫌時間長?”

韓宇白眼一翻,開口答道:“這還用問嗎?師孃,六十年啊,我都變成糟老頭了還冒個屁險呀?”

“說話不要那麼髒。”玄女皺了皺眉,問韓宇道:“那你又有多少時間可以留在這裏?”

“兩個月,最多兩個月,兩個月以後,異獸跟金獅子海盜團之間的戰鬥也差不多決定勝負了。”

“唔?你跟人有過節?”玄女好奇的問道。

“當然,那兩個就是來抓捕我跟我的同伴的。”韓宇指了指菲尼克斯跟瓊斯答道。

“……他們跟你有什麼過節?”

見玄女問起,韓宇便將三眼族的事情跟玄女一說。玄女聽完以後眉頭皺了起來,不滿的看了將臣一眼。跟將臣的事不關已高高掛起不同,玄女有着正義感很強的性格。嫉惡如仇的性格讓玄女現在看韓宇也比剛纔要順眼了一些。不過她不會讓將臣把菲尼克斯跟瓊斯趕走,只是把菲爾德跟石八方也收爲了徒弟。對於這個結果韓宇當然是樂見其成的。他算是看出來了,眼前這個玄女並不簡單,並不只是性格強悍,手上的工夫也不弱。

“將臣,韓宇這些人就交給我來教導,那兩個海盜就由你來教導好了。等兩個月以後,咱們來比比看誰教導的徒弟更厲害。”玄女看着將臣說道。

“好啊。其實就算咱們不管,他們也是要比上一場的。對了玄女,我覺得我有件事必須要提醒你。”將臣滿口答應下來後提醒玄女道。

“你說。”

“這個韓宇的身上有着一股不同尋常的力量,你教導他的時候要留意。”

“……好,我記住了,你還有什麼事沒有?沒有就出去吧,接下來的事情不歡迎你看。”玄女聽後點了點頭,對將臣下了逐客令。將臣倒也老實,玄女讓他走他立馬就走了,絲毫不拖泥帶水。

見將臣帶走了菲尼克斯跟瓊斯,韓宇的眉頭皺了起來。玄女見狀說道:“不用擔心,跟着將臣的那兩個海盜不會是你們的對手。”

“……你怎麼看出來的?”韓宇好奇的問道。

“直覺。”

“且~”

“砰!”

韓宇捂着腦袋蹲在地上,玄女收回手慢條斯理的對韓宇說道:“我現在是你的師父,尊師重道這種事不用我提醒你了吧?”

“……小心眼的女人。”韓宇嘴裏嘟噥道。

“你剛纔說什麼?”

“我說,師孃真是一個胸懷寬廣的女人啊。”韓宇故意大聲叫道。

“……不要貧嘴。你們跟我來,既然決定當你們的師父,那我就會告訴你們爲師的身份,也免得你們不知道誰是你們的師父。”玄女皺了皺,將韓夢馨等人聚集到一起後說道。

聽到玄女準備自報家門,韓宇等人立刻來了興趣,都知道玄女不簡單,但卻都不清楚玄女的來歷。

衆人圍着玄女席地而坐,把玄女如同衆星拱月一般的圍在中間,就聽玄女緩緩的說道:“你們相信這世上有神仙的存在嗎?”

韓宇開口答道:“以前不信,不過經歷得多了,自然而然也就信了。難道師孃也是一位神仙?”

“不過是個落魄神仙而已,可以說當初如果沒有將臣出手相救,爲師我估計也早就煙消雲散了。”

“那師孃你沒有以身相許?”

“……爲師是神仙,而將臣是殭屍王,自古正邪不兩立……”

“拉倒吧師孃,現在都什麼年代了,誰還計較這個呀?關鍵還是看你心裏對將臣有沒有感覺?”韓宇擺手說道。

對於韓宇的話,玄女輕輕搖頭,不打算繼續就這個話題說下去,轉而掃視了一下衆人,緩緩的說道:“爲師本來的身份告訴你們也沒有意義,你們只要記住爲師的名字就可以了。現在我來爲你們安排一下接下來兩個月的功課。時間太短,也教不了你們一些新的東西,就讓我先看看你們原來的本事,然後替你們糾正改良一下好了。”

菲爾德聞言開口說道:“那我跟喬嫣兒是不用看了,我擅長的是槍械,喬嫣兒擅長的是機械,這兩類東西想必師父也不擅長。”

聽了菲爾德的話,玄女搖頭說道:“那倒未必,雖然你說的那些我的確不懂,但我知道身體纔是做事的本錢這句話。你跟喬嫣兒的體質是最差勁的,我會交給你們一套煉體術,只要以後你們堅持練習,會讓你們無病無災的活到九十九。”

“如此謝謝師父了。”菲爾德想了想,對玄女道謝道。

玄女擺擺手,示意菲爾德坐下以後,看了看衆人後說道:“寧平跟石八方修習的是武技,對着我也沒有太好的建議,畢竟我擅長的體術不見得適合你們男子,不過我會帶你們去我藏書的地方,那裏面的書籍都是跟武技有關的,你們可以隨意翻閱,但不許帶出任何一本。”

“是,謝謝師父。”寧平跟石八方對望一眼,喜出望外的答道。

“至於你們三個,都是身懷異能的人,有關這方面我倒是可以給你們一些建議。雖說我擅長的是仙術,但跟你們異能屬於同根同源,應該不成問題。”玄女看了看剩下韓宇、韓夢馨、林珂三人說道。

“以後兩個月就要麻煩師父費心了。”

……

玄女很厲害,雖不能說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但她的安排的確是針對韓宇等人的實際情況來制定的。菲爾德跟喬嫣兒在練習煉體術,寧平跟石八方則一頭扎進書海之中不能自拔,林珂跟韓夢馨也在玄女的指導下開始了自己的修煉,就剩下韓宇跟玄女對面而坐,兩人大眼瞪小眼。

看到同伴都在忙碌,韓宇忍不住問道:“師父,咱們什麼時候開始?”

“彆着急,我要先弄明白你體內那股力量是怎麼回事?然後才能對症下藥,給你制訂修煉的計劃。”玄女慢條斯理的答道。

韓宇聞言想了想,低聲對玄女說道:“師父,既然拜你爲師,那咱們也就不是外人,我覺得有些事情還是要跟你說清楚比較好。只是師父你能替我保密嗎?”

“唔?你這個大嘴巴還能有小祕密?說來聽聽。”玄女聞言感興趣的看着韓宇說道。

韓宇翻了翻白眼,低聲說道:“我已經領悟到了領域的力量,只是因爲不能很好的控制那種力量,所以暫時不敢使用,我體內的那股力量會不會就是我領悟的領域力量?”

“你領悟了領域?你是怎麼領悟的?”玄女十分驚訝的看着韓宇問道。

“就是在一次遭遇危險的時候,我在稀裏糊塗的情況下就領域了,結果自己被困在領域裏差點沒出來,也正是因爲被困在領域裏的緣故,我被同伴帶到三眼族去求醫,然後纔跟金獅子海盜團對上了。”韓宇撓撓頭答道。

“海盜的事情我不管,那是你們人類的事情,多行不義必自斃,你們人類遲早會因爲你們的惡行遭到報應。如果你真的領悟了領域……你能帶我去你的領域看看嗎?”

“這個……我自己是可以進出領域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帶別人進去,而且我也不知道帶別人進去以後自己還能不能出來?”

聽到這話,玄女也沉默了。韓宇不瞭解領域的可怕,但玄女卻是異常的清楚。想了想後玄女對韓宇說道:“這個好辦,你等我一會。”說完玄女邁步向山下走去。

“師父,你去哪?”

“我一會就回來。”

一會過後,玄女回來了,順便還帶回了將臣。將臣一臉的高興,從認識玄女到今天,玄女還是頭一回請自己幫忙。看着將臣滿臉高興的樣子,韓宇不放心的問道:“師父,他成嗎?”

“韓宇,不要小瞧人,我可是很厲害的。”將臣一聽這話當時就急了,瞪着韓宇輕喝道。玄女示意將臣稍安勿躁,隨後對韓宇解釋道:“不用擔心,帶着將臣是很有必要的,他有一門種族天賦是破開空間,如果我們真的被困在領域裏了,那依靠將臣我們還可以回來。”

“這樣啊,那好吧,那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越快越好。”

“……我有個問題,我們都走了,萬一我的同伴遭到襲擊怎麼辦?”韓宇開口問道。

“這你不用擔心,由將臣教導的兩個海盜已經跑了。”

“跑了?不好,我的勇氣號。”韓宇聞言一愣,隨即着急的叫道。

將臣見狀安慰道:“不要着急,他們兩個是被自己的同伴接走的,你的星船沒有事。”

“那也不行,那兩個傢伙一定是回去叫人去了。我們要是都走了,那我的同伴萬一遭到襲擊……”

“不用擔心,我手下的那些玩具會保護好你的同伴的。走吧,趕緊走吧。”

在將臣的催促下,韓宇打開了自己的領域大門,帶着將臣跟玄女來到了自己的領域之內。剛一進入,領域裏的火麒麟就跑了過來。一見將臣跟玄女這倆不速之客,當即就要發起攻擊。好在韓宇及時阻止了火麒麟的妄動。

將臣跟玄女很是吃驚的看着出現的火麒麟,韓宇不清楚,但是他們這對活了都不知道多久的傢伙卻清楚,每一個被領悟的領域內都會誕生一個守護領域的神獸,只有降服了領域內的神獸,領悟了領域的人才能自由使用領域內的力量。換句話說,守護領域的神獸強弱,就代表着這個領域的強弱。

“你果然是炎魔轉世。”將臣看着韓宇說道。

聽到將臣對韓宇說的話,玄女卻不同意的說道:“韓宇怎麼可能是炎魔轉世,我看應該是火神轉世纔對,你看看守護這個領域的神獸,炎魔可以讓火麒麟爲其效勞嗎?”

對於玄女的話,將臣沒有反駁,只是笑了笑後問韓宇道:“韓宇,以你現在的能力,能對付這個火麒麟嗎?”

“不能,它太強了,動起手來的話一巴掌就能拍死我。”韓宇搖頭答道。

“呵呵呵……我想也是。不過你也不要灰心,這裏是這個火麒麟的世界,但也同樣是你的世界。它可以借用這個世界的力量,其實你也同樣可以。就像是一個房間,你是房東,火麒麟是房客,你把房間租給了火麒麟,而你這個房東因爲沒有鑰匙,所以不能動用這個房間裏的一切,而擁有鑰匙的火麒麟則可以支配這個房間的一切。”

“也就是說,我只要能拿回火麒麟支配這個房間的鑰匙,這個房間就可以由我來支配?”

“沒錯。”將臣點頭答道。

“你說的純屬廢話。眼下的問題關鍵就是我沒有本事從火麒麟的手裏搶到鑰匙。”韓宇白了將臣一眼後說道。

將臣聞言笑了笑,小聲說道:“雖然你沒有本事拿到鑰匙,但這個房間從本質上還是屬於你的,你不能光明正大的使用,但卻可以偷偷摸摸的用。”

“怎麼用?”韓宇連忙問道。

“呵呵……”將臣笑而不語。

韓宇見狀卻不給將臣趁機跟自己提條件的機會,扭頭對玄女說道:“師父,有人想要敲詐你的徒弟。”

“喂,我多咋說要敲詐你了?玄女你別聽他胡說。”將臣連忙捂住韓宇的嘴對玄女解釋道。玄女輕哼一聲,沒有理會將臣。

“小子,你夠狠,我記住你了。”將臣鬱悶的瞪着韓宇說道。

韓宇撇了撇嘴,低聲答道:“想要追人家就自己去想辦法去,想靠別人幫忙是追不到心儀的姑娘的。不過將臣,我就不明白你看上她哪點了?”

“你不懂。”將臣輕輕搖頭答道。 韓宇的確不懂將臣到底看上玄女哪一點了,反正韓宇要找伴侶是絕對不會找玄女這樣的。這種女強人太強勢了,當知己、當哥們都沒問題,但是娶回家過日子……那還是免了吧。或許將臣就好這一口吧,反正韓宇是不太喜歡娶個強人老婆,活得太憋屈。當然嘍,蘿蔔青菜、各有所愛,韓宇不會因爲不喜歡吃肥豬肉就不許別人去吃,這種事情韓宇只會保持沉默。而且眼下的情況,韓宇也沒有工夫去管將臣跟玄女的孽緣。

在接受了將臣偷偷摸摸利用領域力量的建議以後,韓宇就開始了被火麒麟追殺的日子。也不知玄女跟將臣在韓宇的身上動了什麼手腳,韓宇原本可以隨時離開這裏的能力被封住了,能夠自如出入這裏的只有將臣。而在韓宇被火麒麟給攆得到處跑的時候,將臣跟玄女卻開始在領域內東遊西逛了起來,也不知道這兩傢伙在這裏找什麼,又或者是什麼也不找,反正這兩傢伙目前是不管韓宇死活的。

“等會,休息,休息一會再跑。”韓宇累得筋疲力盡,擺手對追在他屁股後面的火麒麟說道。可火麒麟卻沒有理會韓宇要求暫停的想法,見韓宇聽了下來,當即吐出一個火球,直奔韓宇的屁股燒了過去。韓宇無法,只能繼續邁動已經快要邁不動的雙腿,繼續奔跑。不是韓宇不想飛行,實在是火麒麟這混蛋不給韓宇飛行的機會,只要一見韓宇飛起來,速度比韓宇快的火麒麟立馬就是一個撲擊,直接將韓宇給拍在地上,久而久之,韓宇只好利用自己的雙腿不斷的奔跑。

身上的衣服已經破破爛爛,就只剩下一條內褲還是基本完整,萬幸這裏不是外界,要不然非被別人以有傷風化的罪名給扔臭雞蛋。

跑了有多久?韓宇已經快要記不起來了,就知道自己只要有停下的意思,火麒麟的火球就會毫不客氣的落在身上。當然這樣跑也不是沒有好處,此時的韓宇彷彿生命得到了昇華,已經快要感覺不到什麼叫疲勞了,兩條腿機械的朝前邁着,而身後永遠跟着一隻不緊不慢小跑着火麒麟。

“喂,這樣能管用嗎?”在一座山頭上,玄女有些不放心的問將臣道。

將臣聞言立刻保證道:“絕對有用,這裏充滿了火焰的能量,韓宇的力量屬性雖然屬於火,但是因爲出身人類,所以他的體內還有其他能量屬性的存在,我們現在讓他做的,就是利用運動讓他無時無刻不再釋放火焰能量,同時也在無時無刻不再吸收火焰能量。隨着體內能量的釋放與吸收,他體內的其他能量屬性正在不斷的減少,等他的體內只剩下火焰能量的時候,他的實力就會有一個質得飛躍,只是不知道到時候他能不能打贏那隻火麒麟?”

lixiangguo

所有的人全部都下去了,只有左歌一個人在宮殿中,連城總感覺左歌是買氣什麼,《『ωáń《『書《『ロ巴,ww≠£nsh◇▲m連城覺得自己這一次醒過來好像有些事情變了,與以前不一樣了。

Previous article

另一路華北日軍是日軍磯谷師團主力,那更是兇悍,曹福林師一觸即潰,退到臨邑以西地區去了。日軍直逼堤李橋。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