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唐小芯舒舒服服躺著的時候,席錦琛突然就問她之前跟席秋怡爭吵真正原因。

想了一下,唐小芯反問他:「你妹都跟你說了什麼?」

席錦琛簡單說了一下席秋怡回家之後說的那些話,然後又對唐小芯說:「我不相信她說的。」

「我知道你不相信,那天我就知道了。」

聞言,席錦琛笑容更深了,骨節分明的手指,他撫上了她的光滑白皙的面容,唐小芯跟個撒嬌的貓一樣,臉扯了扯他掌心,雖然有些老繭,但還是覺得他掌心挺舒服的。

她緩緩解釋:「其實就是過去的一些事,也沒什麼的,韓正陽和我是同學,他喜歡唐可萱,然後接近我,那個時候可能是腦子壞掉了,居然會覺得韓正陽是喜歡我,這種誤會直到唐可萱把韓正陽帶回我家,介紹給我爸媽認識,才徹底結束。」

「然而,又是另外一個生活的開始,唐可萱就老是在我面前炫耀,不斷自以為我也喜歡韓正陽,唐可萱還不斷在韓正陽面前說我壞話,唐可萱有個手指受傷,或者擦傷,韓正陽都找我算賬。」

「漸漸地,這件事我爸媽以及外公他們都知道,還很擔心我,後來我外公就把我嫁給了你,由於沒見過面,我不太願意,現在呢,我是一百願意,能夠嫁給你,我也非常幸福。」

過去那個唐小芯即便是很喜歡韓正陽,對她來說,都不過是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因為她不是原來那個唐小芯。

學魔養成系統 「原來是這樣!」

唐小芯身體往裡頭挪動了一下,仰著頭望著他,「那我問你,當初你是不是不願意娶我?」

「我只知道你現在我是媳婦,也是我想要我媳婦,我喜歡的人。」

這是會說情話,低沉富有磁性又性感的聲音說這些話,真是讓人連骨頭都蘇了。

「你也是我喜歡的人,我想要我老公。」

說著,她蜻蜓點水般親了他面頰。

「給我生個孩子吧!」他已經不知道多少次與她說過了這話。「生一個女兒,一個跟你一樣的女兒,我一定會捧在手心裡疼她的。」

唐小芯的童年,以及跟丈母娘的感情不好,他之前就已經聽方鴻維說了。

他由衷心疼她。

現在他就想著試圖把她當成女兒一樣來寵。

不管以後是否有女兒,她永遠都是他『大女兒』。

「好!」

唐小芯雙手攀他頸部……

安靜的夜色,正在綻放著燦爛……

……

兩個幸福的小日子剛過了兩天,第三天的時候,杜美華和席秋怡從鄉下來了。

杜美華看見唐小芯和席錦琛的相處,兩個人的感情,看起來都比陶紅雲和席錦榮的感情還要好。

這不禁讓杜美華生氣了,自己待在家裡還得想盡辦法躲開席建立,偷偷帶著席秋怡跑到城裡來,而唐小芯和席錦琛兩個人過得這麼舒舒服服,心裡不平衡到極點了。

於是就存心要找唐小芯的麻煩,特地拿著唐小芯偷人的事說事。

還謾罵席錦琛,沒骨氣,連老婆都給他戴綠帽子了,還對老婆這麼好。

不管杜美華怎麼挑撥離間他們之間的感情,席錦琛始終都是站在唐小芯這邊。

這把杜美華氣得呀,拿起掃把就往席錦琛身上打去,后一想,她再怎麼不喜歡席錦琛,那好歹席錦琛還是她生的,於是就把目標轉移到了唐小芯身上。

而唐小芯剛開始就以為杜美華是要打席錦琛,所以注意力也是放在席錦琛身上,並沒有預料到杜美華會中途改打她了,瞬息間,她都還沒反應過來。

然而,啪的一聲。

唐小芯沒有感覺到疼痛,她直愣愣看著擋在她面前的席錦琛,杜美華那一掃把打在了他身上。

瞅著他濃眉漸漸一攏,肯定很疼了,要是杜美華對她發火,說幾句,那都沒什麼,還想對她動手,而且又還打了她的男人。唐小芯心中的怒火也隨時爆發,一邊將席錦琛推到自己身後護著,一邊大發雷霆指著杜美華鼻子,怒吼:「誰讓你打他了?你憑什麼打他?」

她的男人,她都捨不得打那麼一下,結果杜美華就一掃把打過來,那掃把都快打斷了。

特馬的,她非跟杜美華拼了不可。

面對急眼,臉紅,脖子紅,額間冒青筋的唐小芯,那恐怖驚駭的架勢,杜美華也一下子懵了,隨之而來,有莫名的心虛,「我……他是我兒子,我要打他,那也是天經地義的。」

「他是你兒子沒錯,可他也是我老公,是我男人,你打他就是不對。」唐小芯天生就是護犢子的勁全部爆發。

不顧席錦琛的勸說,她上去就沖杜美華撲了過去,突如其來的力度,直接讓杜美華沒站穩,幸好不遠處就是一面牆壁,不然杜美華後腦勺肯定是破了個血洞。

唐小芯跟發瘋吃的人獅子一樣,逮著了杜美華,一頓胡亂揮打,又是揪住杜美華的頭髮,又是踢腳……

要說撒潑就沒人比杜美華更撒潑了,但是,相比較唐小芯的力氣,杜美華就完全不是對手,要說兇猛,那也是唐小芯厲害一點。

一直處於下風的杜美華,直喊:「救命,快把唐小芯給我拉開,她瘋了……」

席秋怡看呆了,反應過來時候,迅速上前,剛碰到唐小芯,就被唐小芯一個反手揮打動作,直接把她給打懵了,加上杜美華又退著唐小芯,唐小芯會時不時往後退一步,這一退,就把席秋怡撞飛在地上。

席錦琛深眸隱藏的擔心與生氣,當然,他主要是擔心小芯,他媽打人那勁那麼足,小芯自然也不是她對手。

他上前不敢太用力把唐小芯拉開,還一邊勸她:「鬆手,小芯算了!」

唐小芯紅著眼瞪著他,「不行,不能就這麼算了。」即便是他是覺得無所謂,可她就是心疼他。

而這時杜美華趁機胡亂打了唐小芯一巴掌。

——————-

PS:今天更新一萬二,還喜歡不?喜歡留言,愛你們,么么噠!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這把席錦琛看得心疼壞了,原本他是覺得她們兩個人打架都不好,現在那一點猶豫消失了。

他不再出聲勸唐小芯了,就連握住唐小芯手臂的手,那一點力度也鬆了。

唐小芯發狠起來也是很恐怖的,陰戾瞪著,大力連忙甩了杜美華幾個耳光。

面對他媽被打的畫面,他也做不到無動於衷,換是其他人這麼對他媽,那他肯定是二話不說一拳頭揮上去了,就因為是她,席錦琛內心深處還是縱容一些。

但,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他還是勸了唐小芯,將唐小芯帶遠離杜美華身邊。

「別再打了!」

看到唐小芯為了他自己,而跟他媽打架,如此狼狽不堪的她,還是第一次見到,看到她臉上的紅印子,以及凌亂得跟瘋婆子一樣的頭髮,衣服的扣子都不見幾顆。

席錦琛的目光漸漸一沉,高深莫測,心裡頭五味雜陳。

「我帶你回去擦藥。」語氣里滿滿都是心疼。

唐小芯視線在對視他深眸時,莫名爆炸的情緒漸漸恢復平靜,任由他牽著她的手。

席錦琛走兩步,就回頭看了一眼杜美華,再讓席秋怡扶她起來去擦藥。

偏偏杜美華就不幹了,哭天喊地,「我都是作什麼孽呀!打架連兒子都不幫我,就會顧著去看別人的傷,都不管我這個當媽的死活,我活著還有什麼意義呀!」

面對這樣的情況席秋怡是束手無策,可說到底也不想去勸,願意自然就是給唐小芯添堵。

唐小芯平靜的心中又生出火苗,甩開席錦琛的手,轉身走到杜美華面前,蹲下,與坐在地上大哭的杜美華平行對視,眼神極其犀利與陰冷,無形中冷厲與威懾在她身上迸發出,「好呀!你還要鬧,那我就奉陪到底,來呀——」

最後一聲吶喊,直接把杜美華給震驚到,身體感覺到了無比的恐懼,不自覺瑟縮著肩膀,想要遠離唐小芯。

「你不就是看不上我嗎?怎麼?你心裡頭還看得上夏雨菲嗎?可惜了,夏雨菲現在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跑哪去了,你想要她當你兒媳婦,還是下輩子!」

「……」我就算是看不上你,那也看不上夏雨菲,我就是鬧到你們翻天覆地。

當然,這話杜美華不敢對唐小芯說。

要是一說,絕對是一頓挨揍。

唐小芯終於見杜美華安靜了,她才滿意站起來,朝席錦琛走去。

見狀,席錦琛握緊了她的小手,對於杜美華的行為,他心裡是不屑和不耐煩,但他不會主動去說破了。

杜美華就坐在地上,看著他們兩個漸走漸遠,也不敢嗷叫。

席秋怡上去扶她起來,「媽,我帶你擦藥吧!」

席錦琛都已經走了,現在也只能是這樣了,不然她嗷嗷假哭,那也白浪費力氣。

……

唐小芯看著他緊鎖眉頭,一邊給自己擦藥,也不知道怎麼了,連她一句話都不敢說,最後是他一不小心把自己擦疼了,便倒抽了一口冷氣,「疼!」

「知道疼了,那你還跟我媽打架?」

唐小芯嘟著嘴不滿埋怨起他來,「我這不是為了你好,你是我男人,她雖然是你媽,但她也不能打你,而且還是當著我面打你,她不心疼你,我心疼,這件事要是讓爺爺知道了,爺爺也非把你媽趕回娘家住上一個月。」

聞言,席錦琛嘴角一勾,夾雜著一抹溫柔與寵溺,「我都已經習慣了。」在他們家,他父母最偏心席錦榮,從小到大都是如此。

「你習慣,我不習慣。」唐小芯薄怒低低說道。

「我知道你護著我,我也很高興,但是能不能有個要求?」

「你說!」

「下次別在我面前和我媽打架。」他會覺得很為難,即便是他想幫著她,他也不能對自己媽動手。

「我知道。」她又怎麼會不懂他呢,她打的那個人畢竟是他親媽,他本人還在場,要是這件事傳了出去,對他在特殊隊的形象也不好。

可那個時候她也是太過於生氣了。

所以才會失去理智打了杜美華。

不過現在打都已經打了,大不了下次,她不打就是了。

即便是唐小芯只說了簡單的三個字,席錦琛也是知道她會接下來怎麼做的,就不再多話了。

「你臉上還都有淤青,我先去給你煮個雞蛋敷一下,你待在這裡。」

「嗯!」

等席錦琛一走,唐小芯整個人倒於床上不動,胳膊開始酸痛了。

另外一邊,席秋怡找不到傷葯,只能去問席麗瓊,又再加上席麗瓊和丁彩琴在外頭都聽到了裡面有動靜,頓時她們兩個人心裡都不,唐小芯和杜美華打架了。

席麗瓊回房間給席秋怡找了紅花油,萬金油給席秋怡。

席秋怡接了,還連一句謝謝的話都沒說,轉身就回丁彩琴她們三人睡的房間里去。

剛好這一幕讓出來水煮雞蛋的席錦琛看見了。

「堂哥!」席麗瓊跟他打招呼。「秋怡的性格一直都是這樣,我不會見怪的。」

席錦琛不由感慨,要是秋怡有麗瓊一半懂事就好了,唉,可惜不是。

席麗瓊見他沒說什麼,就說自己要出去忙了。

席麗瓊一走,席錦琛就往杜美華和席秋怡所待的房間走去。

杜美華一看見他,立即甩臉色給他看,哼聲道:「還來做什麼呀!你剛才不是對我見死不救嗎? 強葷:豪門俏寡婦 席錦琛,你有沒有良心呀?當心下雨天,雷會劈到你頭上,連自己的媽都不管,還任由唐小芯打我。」

席錦琛一聲不吭,等杜美華對他的一頓埋怨完了,他才平靜冷道:「你說小芯不對,那請問媽你做對了嗎?你是長輩,沒錯,我們都要尊敬你,但是,你平白無故說小芯偷人的事,那是你身為長輩該說的嗎?這件事之前我都已經說過了,沒有的事,你偏偏還聽信了秋怡的話,還一而再再而三說,小芯能不生氣嗎?」

「我怎麼胡說了?這還是唐小芯親生妹妹親口說的。」席秋怡為了自己解釋。

「小芯跟她家裡人的關係本來就不好,尤其是她跟她妹妹的關係更不好,她說的話,能信嗎?」席錦琛威懾冷道。 「誰知道唐小芯跟她家的人關係怎麼樣呀!我只知道這話就是她親妹妹說的。」光是這一點,那就足夠了。

「你就是唯恐天下不亂。」席錦琛面龐冷峻,冷冽喝斥她。

「我就是了,那又怎樣?唐小芯她自己過好日子,明明都有能力給我找工作,偏偏對我她百般刁難,還打我,難道她這樣就是對的嗎?」席秋怡氣呼呼說。

席錦琛實在很不喜歡席秋怡的態度,就好像理所當然別就該幫她一樣,「小芯的一切都是靠自己的努力所得到的,你自己有本事,那就靠你自己,不要靠別人。」

「我……」她要是有本事的話,那還用得著來這邊呀!繼而又是不甘心,憤憤而小聲嘀咕:「那她還不是有人幫她,要是沒人幫她,她什麼都不是。」

席錦琛冰冷道:「如果你有這個能耐,那你也可以找人幫你,沒有能耐就回鄉下去,別待在這裡。」做任何事情如果沒有盡心儘力,那是不可能會成功的。

「不要!」席秋怡反應非常大,「媽,你看看他,我不要會鄉下去,要我這裡工作。」

「她就是不喜歡家裡,才跑到城裡來工作,你讓她回去做什麼?」杜美華不滿說席錦琛。 眷眷柔情 「我礙眼了,難道你妹妹也礙你們的眼嗎?」

「留在這裡可以!」席錦琛主要是不想跟杜美華起爭執,「只要秋怡找到工作之前,都不住在這裡,也不需要小芯幫任何的忙,我隨她,她愛在城裡待多久,那就待多久。」

杜美華一下子沒說話,她很清楚城裡的吃住都貴,要是萬一秋怡一個月沒找到事做,那花的錢可就有點多了。

想著自個自己要出這麼多錢,杜美華頓時就捨不得,沉思了一下,又想著將問題推到席錦琛身上去,「我養你這麼多年,難道你妹妹就不能幫忙解決嗎?那我養你有什麼用呀!」只差就沒對席錦琛說『廢物』兩個字了。

「是秋怡執意要留下來,那她的事,她自己說了算,我插什麼手!我有沒有用,以後才知道。」對於以後養老的問題,最少這一塊他會回報於杜美華。

杜美華看他面容冷峻,眉宇間透著銳利,她心裡實在很不喜歡席錦琛這個兒子,甚至心裡還是有點害怕,而錦榮性格和面相柔和多了,也比較聽她的話。

而她有這些撒潑的行為,那也是打心裡覺得席錦琛是自己生的,席錦琛就算是不耐煩或者不喜歡她這個當媽的,那也不敢對她做什麼。

所以,她才敢對席錦琛說各種挑釁或者尖酸刻薄的話。

「那好,我帶秋怡我特殊隊住,秋怡什麼時候找到工作了,我們再什麼時候走。」

「特殊隊不是家裡,不是你們能夠隨隨便便進入。」

「難道我不是我們家屬嗎?」杜美華反問。

席錦琛冰冷板著臉,「……」

「哼,這個問題我之前就已經問了特殊隊里的人,隨隊的家屬都可以住,雖然我們不是專門隨隊的,可也還是你家裡人,那就可以住。」

「我隨時都可能要執行任務,我沒空管你們。」冷厲的話里,擺明透著拒絕她們去特殊隊。

「我又不要你管,我們自己管好我們自己就行了。」

「長期住,不可以。」明著拒絕杜美華。

杜美華要剛張嘴說話,席錦琛陰戾冷道:「我說了,不可以就是不可以。」

看著席錦琛渾身迸發出陰冷凜冽的氣息,杜美華沒控住內心的恐懼滋生,咽了咽口水,不敢再多一句。

就連席秋怡都害怕他,忍不住往杜美華身邊挨近。

席錦琛冷厲雙眸掃了她們一眼,清冷走了出去。

過了半晌。

席秋怡深呼吸,心有膽怯,「媽,你說哥他也太不近人情了。」

「他就是一個冷血東西,你管他做什麼。」杜美華深呼吸,壓了壓內心的膽怯。

席秋怡突然轉移話題:「媽我一定要在這裡工作,你一定要給我想想辦法,我不想回去,媽你看看麗瓊在這邊過得多好呀!身上穿的衣服那都是在鄉下沒見過的,鞋子也是如此,多好看呀!」她也想穿這麼好看的衣服。

女孩子那一點小心思,杜美華怎麼會不懂呢,就連她這種婦女,還不得喜歡穿好看的新衣服,誰願意穿縫縫補補破了幾個洞的衣服呀!

不過呢,城裡確實是比家裡好很多。

什麼都是有。

讓秋怡留在這裡發展,說不定還可以找到一個本地人嫁了呢!那以後的好日子可不愁了。

杜美華安慰拍了拍她的手背,「你留下來的事,我再想想辦法。」

「嗯!我就知道媽對我最好了。」

「媽就你這麼一個女兒,當然會對你好一點,不過呀,你以後要是有了出息,可不要跟你大哥一樣。」

「媽你放心,我以後有出息了,我一定會好好孝敬你的。」

「嗯!」

……

「你怎麼去了這麼久?」

唐小芯在席錦琛給她敷臉上巴掌紅印的時候,問他。

席錦琛也老實交代,將他和杜美華對話都告訴她。

lixiangguo

平時兩人相處的時候,宋唯晴多數稱呼霍驍為少將。

Previous article

「哼!你這賤人,挺能躲的嘛!」大手的主人發出一聲冷哼,將慕蓮猛然一甩,強大的力量,竟將慕蓮的身軀拋到了兩人高的空中,然後重重的砸落在地上。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