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唉,別這樣嘛,我只不過是開個玩笑而已嘛。”林嶽微微一笑,露出了一口大白牙齒,看起來人畜無害的樣子。

不過,他現在的樣子在炎火眼裏已經顛覆了,所以,炎火果斷嘔吐起來:“我不認識你,我只認識一個有陽剛之氣,能奉獻菊花給我的林嶽,你這個娘炮哪裏來的!”


“我草,我只不過是開了一句玩笑而已,不要這麼大反應吧……”林嶽無語地看着炎火,說道。

“我不管,你給我滾,不然,我一定揍你一頓,別以爲你披着林嶽的外套,我就不敢打你!”炎火怒氣衝衝的看着林嶽,說道。

“……”林嶽看到炎火這個樣子,直接無言以對。

“好了,不鬧了好不好,我認錯,好不好,我真的知道錯了。”林嶽看着炎火那個樣子,也是無可奈何,看着炎火的眼睛,便是說道。

“老子不管你,要認錯,就去跟那小美女認錯去,她可是擔心你很久呢。”炎火突然嘿嘿一笑,說道。

柳仙兒頓時感到了不祥的預感。 “仙兒妹妹,你就原諒我吧,我知道錯了。”林嶽一臉掐笑地看着柳仙兒說道,雖然他不知道他的錯錯在哪裏,但是,林嶽爲了能夠找回兄弟之間的真摯情感,所以,沒有錯他也要掰出一個錯出來。

“你知道你錯在哪裏了嗎?”柳仙兒看着林嶽的掐媚樣,恨不得再一腳踹上去。


“我知道了,我知道我不應該裝娘炮,您大人有大量,宰相肚裏能撐船,您就原諒我吧。”林嶽笑眯眯地看着柳仙兒,溫柔的說道。

“呸!誰說是因爲這件事了?”柳仙兒呸了一聲,然後,雙手叉腰、一臉不滿地看着林嶽。

“那是因爲什麼事情?”林嶽撓着頭皮,一臉疑惑地問道。

“你自己心裏清楚!”柳仙兒哼哼地說道,身子揹着林嶽,看都不看林嶽一眼。

我自己心裏清楚?

林嶽疑惑地問道,我清楚什麼嘛……

“能不能給點提示捏……”林嶽笑眯眯地看着柳仙兒,雙手來回摩擦。

“不能!”柳仙兒直接否決了林嶽,不過,一會兒語氣便是變得緩和了一點,“提示還是可以滴,你記得你之前答應過我什麼嗎?”

柳仙兒一語說出,林嶽頓時恍然大悟,他知道柳仙兒要他認錯是什麼事情了,是自己拖了這麼長時間,纔回來,根本沒有將上青雲道派的事情放在心上。

“我知道我錯了,我不應該這麼遲纔回來,不應該這麼遲才決定去青雲道派,現在,我們就不多說什麼了,我們現在出發吧。”林嶽說着,便是控制着天嘯劍快速地飛了起來。

“快追!快追!”柳仙兒看着已經離自己越來越遠的林嶽,對着炎火說道。

“好咧!”炎火應了一聲之後,便是全速前進……

雖然路途遙遠,但是,林嶽和炎火的飛行速度,是非常地快的,特別是在全力以赴地加速的時候,速度已經快得差不多看不見裏面的身影了,不出兩個時辰他們便是來到了青雲道派的山門下。

“終於回來了。”柳仙兒看着這個雄偉的山門,呼吸着熟悉的空氣,一臉舒服。

“現在的青雲道派已經和之前截然不同了,我們行動,要處處小心一些,必須找到一些比較信得過的人。”林嶽拉着柳仙兒躲到了小樹林之中,然後,低聲說道,“你知道有哪些人,是你父親的親信嗎?”

“恩,上官叔叔、志雲叔叔、王鴻叔叔都是我爹的摯友,他們在派內,也屬於太上長老,可是,我們怎麼可能輕易看到他們呢。”柳仙兒也是已經清楚了這裏的情況,這裏,已經和之前的截然不同,所以,柳仙兒也是需要處處小心,她也知道這次行動的危險性,不過,爲了找到事情的真相,她真的是不怕死了,敢闖上這個危險的地方,這也算是勇氣可嘉了。

“上官叔叔?志雲叔叔?王鴻叔叔?他們是誰?”林嶽沒有聽說過這三號人物,疑惑地說道。

“上官叔叔全名上官城,是我們派內的五大太上長老之一,他神出鬼沒,現在,和志雲叔叔和王鴻叔叔在一起閉關,志雲叔叔全名嚴志龍,也是五大太上長老之一,王鴻叔叔也是五大太上長老的其中一個,他們之前,一直在一起修煉,現在,也一同閉關,所以,我們能夠找到他們的可能性,可能會非常的小。”柳仙兒說道。

“這個我自然知道,這種事情,我們怎麼不能做出一點犧牲呢,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加油吧,我相信我們一定能夠成功的!記住,等一下我混進去以後,你千萬不能夠掉隊,一定要跟緊我,知不知道,不然,出什麼狀況,我不能夠保護得了你,雖然說這裏是你的地盤,但是,這裏現在已經是由古月來掌管了,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林嶽神色冷峻地說道,他現在,已經進入了一種緊張、振奮的狀態之中了,進入這座門派之後,一切都是未知數,只要林嶽頭腦保持冷靜,那麼,他就能夠第一時間做出判斷。

“走吧。”林嶽操縱着天嘯劍,站了上去,伸出了手,遞給柳仙兒,柳仙兒二話不說,便是拉着林嶽的手,站在了天嘯劍上。

林嶽控制着天嘯劍,然後,便是緩緩飛了起來,越過了那道高不可攀的圍牆,然後巡視了一圈四周,並沒有發現什麼異狀,然後,便是控制着天嘯劍降落在了地面上。


“大小姐,現在我們去哪裏?”林嶽低聲對着自己背後的柳仙兒問道。


“向左轉,直走。”柳仙兒看了看方向,說道。

“好。”林嶽點了點頭,然後往着自己的左手邊走去。

“哎哎哎,你走錯方向了,左邊!”柳仙兒看着林嶽向左轉,然後直直走去,連忙阻止道。

“這邊就是左邊啊。”林嶽停下腳步,轉過頭,看着柳仙兒,不禁有些迷惑了。

“這邊纔是左邊!笨蛋啊!”柳仙兒伸出右手,指着自己右手邊的方向說道。

“我……靠!”林嶽不禁爆了句粗口,他終於是知道柳仙兒爲什麼說自己錯了,原來,她根本連方向都不懂得辨別。

“大小姐,這邊是左邊,你指的那邊是右邊……”林嶽無語的說道,本來炎火還能來摻和一腳的,但是他因爲太累,已經躺在林嶽的肩上睡着了,所以,除了發出微微的呼嚕聲之外,便沒有發出其他聲音了。

“什麼嘛,明明這邊是左邊,你那邊是右邊!”柳仙兒分明不會辨別方向,繼續說道。

“大小姐,你吃飯的時候,拿筷子用的是什麼手?”林嶽沒有繼續跟柳仙兒在左邊這個話題上面扯,而是決定將這個路癡的腦袋給弄明白。

“右手啊。”柳仙兒毫不猶豫地說道。

“那麼,哪一個是右手呢?”林嶽笑眯眯地說道。

“左手、右手、右手、左手……”柳仙兒一邊划動着自己的手,一邊嘴裏喃喃道。

“這邊這個是右手!”柳仙兒果斷舉起右手,大聲說道。

“這不就得了,那麼,這個是右手,那麼,另外一個是什麼手?”林嶽看着差不多已經清楚了的柳仙兒,頓時是鬆了一口氣。

“是……是左手!”柳仙兒起先猶豫了一下,然後說道。

“沒錯,就是左手,那麼,我們應該走哪個方向呢?”林嶽笑眯眯地說道。

“這邊,右邊!”柳仙兒略微思考了一下之後,說道。

“恩,孺子可教也。”林嶽看着已經清楚方向的柳仙兒,頓時鬆了一口氣,他終於知道,爲什麼當老師的都非常費力了,“既然如此,那麼我們就往右出發吧!”

“好啊……”柳仙兒還沒有說完,一個不和諧的聲音卻是出現了。

“嘿嘿,仙兒師妹,你終於回來了?這是要去哪啊?師兄和你一塊去吧。”

只見古月漂浮在半空之中,腳下略微閃現一些黑氣,若隱若現的黑氣,就這樣漂浮在他的鞋底下,一臉笑眯眯的,但是,臉色已經蒼白,所以,他看起來非常地憔悴。

“我操,真是越不想看到什麼,就越是看到什麼,真是夠倒黴的。”林嶽看着半空之中的古月,一臉不爽。

“我靠,你以爲我很想看見你嗎?”古月耳朵靈敏得很,即使林嶽只是在下面低聲喃喃自語,但是,他還是聽見了。

“那麼,那就再見吧!”林嶽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了古月面前,一劍砍落,砍在了古月的肩膀上,本來以爲,古月的肩膀會瞬間被砍斷,但是,卻只是發出了一聲聲的咔嚓聲,一點傷口都沒有。

只不過,古月肩膀上的衣服,卻是全部破開,林嶽看見了古月的手,林嶽的瞳孔,頓時迅速收縮成一個小點。

林嶽此刻,非常非常的想要逃跑,但是,古月是不可能讓他得逞的,一拳便是擊在林嶽的小腹處,林嶽小腹處剛剛大病初癒,現在又受到如此打擊,林嶽一口腥甜的鮮血流淌而出,林嶽下意識地,用手中的天嘯劍來進行格擋,但是,他卻發現,自己的力量,卻是在源源不斷地流失着。

發現自己這個情況,林嶽自然是不可置信的,即使他不願意相信,但是,他還是不得不相信,因爲,他的力量,已經完全消失了,他的體內,已經連一丁點天元都沒有了,連最珍貴的紫源,也是消失得一乾二淨。

林嶽已經沒有力量支撐他飛行了,所以,林嶽便是直接摔了下去。

“哎喲……”柳仙兒及時接住了林嶽,但是林嶽摔下來的時候的衝擊力實在是太強大了,柳仙兒也是擋不住,和林嶽摔在了一起。

林嶽摔下地面之後,馬上站了起來,驚訝地看着古月:“獸爪!你怎麼會有獸爪?”

“呵呵,你已經看見了嗎?我也沒有必要藏着掖着,我就告訴你吧,這是魔獸之祖天麟給予我的強大武器,所有的人,在我的獸爪之下,也就只有顫抖的份!”

古月說完,毫無拘束地笑了起來。 魔獸之祖!

再次聽到這個詞語,林嶽便是知道,古月肯定跟魔族有勾搭,因爲,天麟就是和魔族有着勾搭,不然,他怎麼可能出現在這個大陸上,還在被封印着呢,就是魔族的人出手,將他救出來,不然,還沒有一點可能將他救出來。

可以說,有可能禍害大陸的根源所在,便是在魔族身上。

而天麟,此刻已經被林嶽捉住,並且交給了滄老、言老、林老這三個在他看來很有能力的老人,現在,應該已經被妥善地處理了吧。所以,天麟這邊的事情,林嶽便是放了放。

可是,現在,再次聽到天麟的名字,林嶽便知道,大陸上,恐怕有很多人跟魔族有所聯繫,就連古月,也是一樣,魔族已經在慢慢地滲透進入了大陸之中。

魔族,這是一個古老的種族,在人類出現的時候,他們也已經存在於世上了,不過,到底是人類先出現還是魔族先出現,這個就沒有人仔細地估摸過,反正,魔族和人類是並存的。

魔族和人類的理念,向來是不和的,所以,在相處之間,經常會出現小摩擦,而這些小摩擦越來越大,漸漸地變成了大摩擦,然後,變成了民族之間的大矛盾,然後,互相看不順眼,於是,開始互掐起來,逐漸演變成了一場民族大戰爭。

人類擁有很大的優勢,擁有許多魔族並未擁有的東西,人類,是懂得創造的生物,而魔族,卻只懂得肆意地破壞、毀滅,人類處於的優勢,使得每一次的戰爭,都是人類所獲勝,本來,人魔平分的大陸,漸漸因爲人類的崛起,而逐漸全部成爲了人類的地盤,要不是那時候的魔族族長和人類簽訂了一個永不踏入大陸的條約,恐怕,魔族從此就已經從這個世界上灰飛煙滅了。

而魔族,在那次戰役之後,便是永遠地消失在了人類的視線之中,據說,是被趕出了大陸,趕到了一個遠離大陸的小島上面,他們就是在哪個小島上面生活的了,生活至今,他們卻是開始蠢蠢欲動,開始想要對人類動手動腳了。

這段故事,是每個人類,幾乎都是知道的,所以,每個人類,對待魔族,都是非常憎惡的,他們的潛意識裏,魔族都是該死的。

“嘿嘿,既然你知道我這條手臂是魔獸之祖贈送給我的,那麼,你就沒有必要再繼續活下來了,因爲,你知道的實在是太多了,這樣,很不好哦,只要你乖乖地聽話,那麼,我就會讓你死得痛痛快快!”

古月臉上一個邪笑,便是不懷好意地看着林嶽。

林嶽頓時感到一個不好,如今,他體內一點力量都沒有,又怎麼可能是古月的對手呢?而且,古月本來就強過他,現在他又出現了這種狀況,力量全部都丟失了,根本不可能是古月的對手,只要古月微微一用力,恐怕,林嶽便是死翹翹了。

林嶽不禁緊了緊手中的天嘯劍,在最後的生命時刻,恐怕,就只有自己這把天嘯劍能夠陪伴着自己吧。

而就在林嶽就要等死的時候,炎火卻是轉醒了,他一睜開眼,便是化爲一道紅光,朝着古月飛了過去,炎火的速度非常地快,古月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炎火的一口火焰,便是噴在了古月的右臂上,頓時,那隻獸爪瞬間燃燒了起來,古月根本沒有想到過,林嶽居然會有這一手,炎火的火焰,那可不是尋常的火焰,至於是什麼火焰,也就只有炎火自己一個人知道,反正,這火焰並不尋常。

火焰在獸爪上燃燒,古月無論怎麼努力,都是不能夠撲滅這團火焰,火焰一直在他的獸爪上熊熊燃燒着,而且,越燒越旺盛,林嶽看着在半空之中痛苦喊叫着的古月,嘴角微微翹起一個無人察覺的弧度,炎火的火焰,他可是知道的,要想撲滅它,除非是沒有東西燒了,不然,肯定不可能撲滅它。

所以可以這麼說,古月的這條手臂,恐怕是廢了。

古月痛苦的嘶喊着,他突然下定決心,左手高高舉起,一個手刀砍落,血光迸現,一條被燒得焦黑的手臂,便是直接掉在了地上。

古月趕緊上斷臂傷口處的穴位上快速地點了幾下,噴涌而出的鮮血,瞬間止住了,沒有一滴流出來。

“這些,都是你逼我的!”古月摸着斷臂,惡狠狠地看着林嶽,看樣子,他是必須要將林嶽至之於死地了。

“我逼你怎樣,我不逼你又怎樣?你咬我啊?”林嶽看着古月已經斷了一臂,非常開心。

“你死定了!”

“你妹才死定了!”

“你居然敢罵我妹?”

“我還想問候你祖上女性十八代呢!”

“草!你給我死吧!”古月已經忍不住了,馬上暴走,一隻血淋淋的手臂,再次從斷臂處生長出來,然後,古月沒有絲毫停留,直接朝着林嶽衝了過去。

林嶽看到古月突然生出了一隻手臂,先是被嚇了一跳,然後,便是開始在腦海之中想計策起來,腦細胞快速地運轉,無數地腦細胞被絞殺在腦海之中,林嶽把一個個沒有任何可能的可能都扼殺在了腦海,每一個可能,都是被林嶽在想出來的下一秒後,完全扼殺,因爲,他發現,他根本不可能閃避過古月這一招。

林嶽也想開了,現在他就像是一個無助的孩子一樣,只能愣愣的站在原地,等待着死亡的來臨,林嶽便是定定地站在原地,手中緊緊地握着天嘯劍,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古月那雙半血紅的雙眼,臉上沒有絲毫死亡的恐懼,只是帶着淡淡的微笑。

“讓開!”

就在古月就要一爪穿過林嶽的心臟的時候,柳仙兒卻是擋在了林嶽的面前,這頓時是讓林嶽和古月頓時一愣。

林嶽和古月同時喊出來,林嶽更是有了下一步的動作,將柳仙兒攔腰抱起,然後,向一旁閃去。

血光迸現!

林嶽知道,他已經晚了,古月在那一刻同樣也是收回了手,但是,還是有兩根手指刺進了柳仙兒的胸口之中,他馬上收了回來,指尖上,還留着柳仙兒的鮮血。

柳仙兒胸前,如同綻放了一朵美麗漂亮妖豔的紅花一樣,鮮血不停地直流,雖然已經避開了心臟害處,但是,也是受了不小的傷。

“你怎麼那麼傻?居然擋在我的面前?”林嶽抱着柳仙兒,不敢置信地問道。

“我知道你、一定會來救、救我的,雖然你還是、晚了一步、但你還算是救了我一命,這次也是我救了你一命,上次我踹你下去差點摔死的事情,就扯平了……咳咳……”柳仙兒有一句沒一句地說道。

“擦,你還想着那件事啊?我都沒有說要怪你,你怎麼那麼傻呢?”林嶽眼含淚水,看着柳仙兒胸口前的血花,他覺得,自己原來是那麼的渺小,雖然他曾經間接性地拯救了大陸,但是,他卻不認爲,他就是一個救世主,可他也沒有想過,自己居然會是一個這麼無能爲力的人。

“不是我傻,是因爲,我一直覺、得內心愧、疚過不去,不然你以爲本、小姐會救你麼……”柳仙兒的氣息越來越虛弱,胸口的鮮血,已經滲透了整件衣服,柳仙兒儼然已成爲一個血人。



lixiangguo

顧東萬料不到與惜年弟子的相遇竟然來得如此突然,以至於心裡一點準備都沒有,神情恍惚,下意識地伸。」

Previous article

雙手發力,將追魂刀擲入了血劍之中,泣無淚的靈魂之力侵入血劍中,在血紅色的世界中找到一道骷髏印記。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