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哧!

神光如虹,十幾道身影一起動了,異域的諸強要進混沌中的古界。

這讓王明、張百忍等人都變色,他們這裡可是只有一個大長老孔雲龍,情況十分糟糕,怎麼抵擋?

可以看到,黑暗深淵前影影綽綽,不下百人,都是老一輩的高手,全都強的離譜,而現在不過動了十幾人而已,還有更多待出手。

嘩!

大戰老很果斷,十分的乾脆,祭出昔年的鐵血戰旗,向著那十幾人打去,利用無上法旗要將他們擊殺。

「你敢!」對面,老者中的領軍人物一聲大喝,他祭出了一隻壺,發出蒙蒙光輝,壓制了大宇宙。

煉仙壺,絕對算是一件偉大的兵器,號稱專為煉死仙人而鑄成的,此時發威,截斷乾坤,擋住仙王血旗。

轟!

那裡發生大碰撞!

十幾位老者避開,但依舊被餘波震的大口吐血,一個個臉色蒼白,眼神怨毒,盯著大長老孔雲龍。

哧!

有人不管這些,極速而行,向著混沌中飛去。

「嗯,不好,距離太遠,所受界壁阻力太大了!」突然,一名老者驚叫。

因為,他的速度變慢了,道行被壓制,渾身難受,行動十分不便。

異域的生靈闖入這一界后,有諸多不便。

在這片天地沒有徹底被壓制前。他們將會被排斥。

因為,他們所修的大道完全不同,所祭的是另一片世界的天地,與這裡相衝。故此被壓制著。

噗!

有人吐血,因為不想被壓制,強行動用最強祖術對抗,結果接連咳出四大口鮮血。

不過,他們還是接近了。來到了混沌中,想要進入那片封印的古界內。

因為,距離不是特別的遙遠,可以承受,咬牙堅持到了目的地。

「這血有點特別,我們收上一些!」有人小聲道,盯著黑色石碑上的血水,目露精光。

對於他們來說,這片封印的古界附近的任何一件東西都值得探索,若有可能。他們很希望將所有東西都搬走。

尤其是這塊十萬丈高的黑色巨碑,如果能運走,能撼動,他們毫不猶豫的會帶回去,也許梵天、猶太能看出究竟。

「小心一點,我們被排斥,別觸發危機。」有人道。

洛摩之所以能撼動此碑,因為,他哪怕只是殘魂,也遠勝過這些人也不知道多少倍。此外洛摩英靈長存大赤天邊疆,漸漸被接受了。或許可以說是被同化,有了跟這片世界相似的氣機。

轟!

突然,危機爆發。有人剛觸動一縷血,收進銅鼎中,就讓此黑色碑體爆動了。

這血像是有生命,不容褻瀆,不可放進器皿中,不然那是對它的侮辱!

那血一下子燃燒了起來。光芒擴散,一下子將那個人淹沒了,瞬息讓他化成一個火炬,在那裡大叫,掙扎。

「啊……」

景象十分慘烈,僅僅片刻間,他半截身體成為焦炭,另外半截軀體則成為劫灰,根本就防不住,更無法撲滅。

「天啊!」另外的生靈都驚悚,這是什麼血,碰都不可碰,觸之必死!

轟隆!

讓他們害怕的事情還在後面,黑色的碑體搖動,血雨灑落,哧哧作響,這些人的臉色煞白,全都驚呆了。

所有人都祭出兵器,有牛角、有獸爪,有金屬法器等,一同對抗,可是根本就無用,那些血雨落下后,這些器物就跟紙糊似的,全都破爛了。

就如同鐵水落在雪地上,熾熱溶化冰雪,騰起陣陣白霧。

「啊……」

成片的慘叫聲發出,足足有十幾名老者全部被血雨淋到,想躲避都來不及,而後慘叫著,滿地打滾。

此時,他們不是頂級高手,如同凡人被人擊穿了軀體,痛不欲生,他們渾身都冒煙,被腐蝕著,被收割生命。

這血雨對他們來說是致命的,根本就擋不住!

哧!

最後這十幾人全被點燃了,化成火光,灰飛煙滅,那凄厲的慘叫聲讓觀看到這一幕的人都頭皮發麻。

這可是異域修行數十萬年的可怕人物,就這麼死了!

無需細想,如果這十幾人能闖入三十三天,絕對會造成災難性後果,諸多長生世家的長老出動才有可能平掉。

這十幾人是一股不可想象的恐怖戰力!

可是,他們卻在此地全滅,沒有剩下一人,都死個乾淨,地面只留下少許骨頭渣子,焚燒的很徹底。

後方,很長時間都無人說話。

此時,就是煉仙壺也被收走了,裹屍布也自動回歸,雙方沒有再交手,剛才那一幕影響太大了,鎮住了所有人。

「他們被這方天地排斥,連武器都被壓制了,在那裡放不開手腳,加之那石碑太可怕了,觸及它,走向了末路!」黑暗深淵畔,有人低語,進行反思。

落得這個下場,還有人敢去嗎?

「我等不能動身,因為我們被壓制的太厲害,多半會枉死,可讓一些後輩前往。」

「對面的人阻擊怎麼辦?」

黑暗深淵畔,那些老者在商量。

「我們還是得走上一趟,帶上煉仙壺!」領軍的老者做出決斷,要以這件無上法器對抗天地的壓制。(未完待續。) 與此同時,黑暗深淵中走出一些年輕人,其中包過金子銘,一個個十分強大,他們也未真正離去,一直在等!

「不行,我們也得動,這片封印的古界有古怪,當中的東西不能旁落。若是被他們得到很不妙。」小胖子張百忍說道。

「你們都退後!」大長老孔雲龍開口,讓他們遠離這裡。

只要距離足夠遠,異域的人就沒有辦法,因為他們不能深入大赤天。被會排斥,還無法真正跨界呢。

「大長老,我們和你一起去,這種古怪的地方或許有特別法則等,對高手不利。」王明開口。

他可不是第一次經歷這種事。去過很多密地,不少地方有特別的法則限制,越是高手越會受壓迫,吃大虧。

「咻!」

對面,黑暗深淵前那些人已經動了,異域再次出動了十幾名老者,帶上了金子銘等一些年輕人。

很明顯,他們也有顧慮,擔心那裡壓制強者,故此帶上年輕人。必要時刻也許能讓他們更加深入那片古界。

大長老略微遲疑,而後也帶上了一些年輕人,如王明、天玄天子、張百忍、戚顧道人等,迅速前往。

嗡!

前方,神輝灑落,混沌氣翻騰,那是煉仙壺在動,十分可怕!

「大長老給你!」在路上,王明見到那一幕後,將太上神劍遞給了大長老孔雲龍。讓他可以如虎添翼。

既有裹屍布,又有太上神劍,攻防一體,哪怕對面有十幾名老者也無懼。

到了近前。此碑漆黑如墨,一動不動,只是當異域的人攻擊那道混沌大裂縫,想讓封印的古界重見天日時,這巨碑再次出現異常。

而且。這一次比剛才還可怕。傾盆大雨落下,全都是紅色的,那是血液,帶著滔天的殺氣。

這血液是從石碑上的裂縫中湧出的,那是被莫洛擊開的!

黑色的石碑像是有生命,居然可以淌血。

所有人都變色,特別是異域的人馬,當即臉就白了,剛才的恐怖景象有目共睹,誰不怕死?

嗡!

煉仙壺動了。發出神光,它果然號稱舉世無雙的寶壺,在這裡轉動,將所有的血雨都擋住了,並且壺嘴張開,嘗試煉化!

人們吃驚,這壺太厲害了,不愧為專門煉仙的東西,面對這妖異的石碑。可怕的血液,並不在乎,直接對付。

不過,這血液有點特別。懸在煉仙壺外,不進去,難以被吸收,在那裡發光。跟它僵持著。

「什麼,煉仙壺都收不進去嗎?」

「因為,受界壁壓制。它大受影響,多半是這個原因!」

異域的人心顫。

哧!

後方大長老他們也到了,這血雨突然倒卷,向他這裡飛來。

而且,煉仙壺那裡的血雨也飛來,全部集中向大長老他們這裡。

「這是……」他們發獃,唯恐大危機降臨。

然而,讓所有人都驚訝的事情發生了,血雨灑落,直接沒入仙王裹屍布內!

就如同那久旱的沙漠被清泉澆灌,得到了最好的滋養,這塊破爛的布片發光,燦爛,晶瑩,一下子神聖了起來。

「仙血!」大長老震顫,聲音都有些發抖了。

甚至,他猜測,這很有可能是仙王的血!

「阻止它,這血對那破布有極大的好處!」異域的一位老者低吼,想要干擾。

「不行,時間有限,我們得先進這片封印的古界,不然就錯過了!」有人反對。

下一刻,他們動用煉仙壺攻擊那混沌裂縫,畢竟被洛摩擊出一道縫隙,現在可以較容易一些開啟了。

況且,現在動用的是異域最強兵器之一煉仙壺!

數次碰撞,轟的一聲,一股蒼涼、久遠的氣息鋪天蓋地而出,那封印多年的古界被打開了一道更大的縫隙,可以進去了!

刺目的光發出,裡面的氣息神聖無比。

同時,一聲禽鳴發出,其音動九天,那是一隻幼禽,但是已經可以展翅擊天,能翱翔於長空上。

「真凰!」有人大叫,在這古界中,居然有一頭仙禽幼鳥,想來它是在這裡孵化出的。

哧!

下一刻,人們又驚悚了,因為那混沌大裂縫中,在向外流血,鮮紅的刺目,光束衝天。

「天啊,這是仙血,當年這裡發生了什麼,怎麼剛一開啟此界,就嚮往流淌仙的血,到底死了多少強者?」

所有人都震撼了,睜大了眼睛,盯著前方。

那是怎樣的一個古地,怎麼才一開啟就流出了仙的血,殷紅中帶著赤霞,如同血鑽與珊瑚滾落出來。

那種氣息,讓人驚悚,簡直要殺生魂,斬掉所有生機。

這是仙的血,那種力量太霸道了!

王明以前見到過仙的血液,不過都是以一兩滴來論的,最為重要的是他所見到的都是經過煉化的,血中的殺道之力被化解了,只留下了於人有益的長生藥性。

真正的仙之血怎麼可能會是平和的,它若是不處理,任其濺起,哪怕是一滴,也足以將教主等擊穿。

這種血液之力太霸道了,毫無疑問,若是落在要害部位,可以直接讓人魂斷於此,不會有任何的懸念。

「衝進去!」異域的人大叫,催動煉仙壺,就要闖進去,因為這片封印的古界內藏著太多的秘密。

「闖!」大長老孔雲龍也在低喝,他出手了,手持太上神劍,並催動仙王裹屍布,向前急沖而去。

高達十萬丈的黑色巨碑矗立在混沌中,此時微微顫動,有一道大裂縫,透出的波動與古界共鳴。

混沌翻騰,此地不平靜,藏在混沌中一個紀元的古界終於要得見天日了!

赤霞滔滔,火光灼灼,一頭神禽俯衝向混沌大裂縫。它在吐息,噴出的是屬於不死真鳳一脈的火焰,毀滅生機。

最為重要的是,它引動了地上的仙之真血,讓它們跟著暴動起來,形成一股殷紅的血浪,拍擊向前。

這相當的恐怖,在場的生靈中可沒有長生者,真要被血花斬中的話,必死無疑!

是那頭鳳凰。一頭不算徹底成年的禽鳥。它十分的凌厲,拍打一對鳳凰神翅,鼓盪起不死神焰,席捲此地。

那些流淌的仙血,被它鼓盪起來后,如同受刺激的遠古巨獸般,發出了最為危險的氣息。

這頭神鳥很可怕,雖然沒有成年,但是攻擊意識特彆強。針對入侵者展開攻擊。

隱約間可見。這片封印的古界應該很廣闊,眾人沒有料到,才到邊緣處就遇到了一隻可怕的鳳凰神鳥。

噗!

血水濺起,向著外面打來。虛空直接破碎。

lixiangguo

無痕閣是連王府最北邊的幽靜院落,適合休養,蘇沐派了高手保護,平常沒有得到允許,沒有任何人可以靠近。

Previous article

咿呀!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