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哥哥怎麼那麼壞,為什麼她的家人都要做出傷害姐姐的事情?

她以後還怎麼面對顧家人?怎麼面對姐姐和顧擎天啊?

這一刻,喬席兒的心無比混亂,她也無比痛苦,她不知道該怎麼辦,唯有先離開……

……

而另一邊,當靳子桐看到了U盤上的內容后,整個人都無比憤怒和悔恨,她痛恨自己竟然跟仇人合作差點害死了厲默川,也恨不得殺死段瀟南那個陰狠毒辣的偽君子。

想到靳子塵臨死前的痛苦和不甘,她內心的怒火就熊熊燃燒了起來。

看到靳子桐眼底的仇恨,高靖宇緊緊地抱住了她,「梓桐,段瀟南已經被警方控制了,他遲早會受到法律的制裁,你別再做什麼傻事……」

聽了高靖宇的話,靳子桐緩緩放開了緊握的手,「靖宇,忘了我吧,我不值得你這麼對我!」

「你胡說什麼?」高靖宇也有些生氣了,這麼多年來他一直都在默默的付出,可是靳子桐卻一而再再而三地想推開他,「梓桐,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我們還有美好的未來等著我們,我愛你,我不會放棄你的。」

「呵……」靳子桐冷笑了一聲,「你這又是何苦呢?你明知道我跟你在一起只是在利用你,為什麼還要犯賤的湊上來讓我利用?你看清楚了嗎?我就是那種是非不分,還被很多人上過的女人,你跟我這樣的女人在一起,你家人會同意嗎?」

聽到靳子桐在貶低自己,高靖宇緊握著拳頭,臉色無比難看,「那是我的事情跟我家人無關,今後你跟我結婚生活又不是跟我家人結婚!」

靳子桐冷笑了一聲,「可我浪蕩慣了,我不可能只有你一個男人,你能接受我跟你在一起的時候還跟其他男人上|床嗎?如果你能接受,那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你有錢有顏值關鍵還對我這麼死心塌地的,我自然是想嫁給你……」

。 顏崢坐在沙發上,壓迫的目光瞥向內心已經蠢蠢欲動的南溫淑,眼神晦暗不明。

他語調帶着點威脅,「嘖,讓我看看你的容影帝在你的心中價值多少錢。」

南溫淑求生欲爆表,搖頭如搗蒜,連連擺了擺手,「老公你說錯了,容城不是我的,他是粉絲的,是大家的,你才是我一個人的。」

「而且這個錢最後可是進了你閨女的口袋啊,佔便宜的又不是容城,老公你別冤枉好人。」

哪怕語氣沒刻意帶着撒嬌求饒,一句話也輕易的讓顏崢的心泛起漣漪。

他聽得竟覺得有點道理,主動拿出手機對準顏知許的收款碼掃下去,爽快的轉賬。

顏崢收回手機,「阿許,下次給你媽帶張簽名照,這錢就當是你的零花錢。」

「微信到賬,150000元!」

聽到微信系統提示到賬的聲音,顏知許點頭輕應一聲,「嗯。」

她拿起放在茶几上的手機,目光帶着點戲謔的掃過南溫淑,隨即勾了勾唇角。

御夫有術啊,精明的老爸三兩下就被傻白甜的老媽給糊弄住了。

果然是被愛情的濾鏡糊了眼睛。

「我上樓休息去了。」

顏知許提起沙發上的迷彩背包,踱步略過顏崢。

擦身而過時眼裏流露出一絲波瀾,腳步未停徑直上樓。

「……」

察覺到她的視線,顏崢心裏感覺有點微妙,眉頭緊鎖。

他側過頭望向臉上喜滋滋,眉眼間滿是愉悅的南溫淑,喉間溢出一聲意味不明的低笑。

起身,走向她。

顏崢一把將人打橫抱起來,跨步走向台階。

「呀——」

突然被抱起來,南溫淑嚇得伸出雙手緊緊環住他的脖子,帶着點嬌嗔,「你幹嘛呢,嚇死我了你知不知道?」

顏崢挑眉,「嚇到夫人是我的錯,但是我的錢不是那麼好花的,你要努力償還才行。」

聽到這話,南溫淑不用想都知道償還的方式是什麼。

氣惱的開口,「不是,這錢是你自己心甘情願掏的啊,關我什麼事?」

顏崢沒理會她的吵鬧,穩穩噹噹的抱着人來到居住的樓層。

走到房間門口,一腳暴力的踹開門,進屋后反鎖門。

——

傍晚,六點半。

顏堇脩放學回來,王媽做好飯菜端上桌,一家人坐在餐桌上吃飯。

吃完碗裏的菜,抬起頭來準備夾菜時目光不經意間瞥到打哈欠,滿臉疲勞的南溫淑。

他眼裏帶着疑惑,「媽,你今天是去當賊了?看起來精疲力竭,沒精打採的。」

話音一落,餐桌上的氣氛有點寂靜,詭異的讓人的心頭感到稍稍不安。

南溫淑捏著筷子的力道加重,不自然的出聲,聲音有點干啞,「額……你小子別胡說八道。」

察覺到老婆害羞,顏崢看向坐在面前的人,「不想吃飯就滾去樓上做學業,你都高二了,別每天弔兒郎當沒個正行。」

????

為什麼說得好好的卻突然扯到了學習上?

顏堇脩被瞪了一眼,低下頭,扒拉碗裏的白米飯,低聲開口,「莫名其妙。」

就是問了個問題而已怎麼還被颳了一眼?他連內心有疑惑都不能出聲詢問了?

顏知許用公筷夾起幾根芹菜還有肉放進顏堇脩的碗裏,「小老弟,少說話多吃飯。」

。 溫惜第一次見陳伽,他站在何荷身邊,溫惜就覺得,他似乎看上去,很不一樣。

並不是男生留長一點頭髮就顯得怪異陰柔。他絲毫不陰柔,五官鋒利冷峻,並不女像,溫惜之前就他聽說,他這個人,不大好說話,很嚴格。後來熟悉了之後,她還跟陳伽打趣,問陳伽什麼時候去拍個偶像劇,保管一些女生就算沖着他的臉,都會看完全集。

陳伽只是笑了笑。

燒烤店很大。

陳伽包下全場,但是只有十來個人。

雖然人不多,但是點了很多東西。

店老闆忙前忙后的,忙着烤肉忙着溫酒。

溫惜喝了一口酒,酒水溫熱,並不辣。

老闆娘上了幾道素菜,笑着對溫惜說,「這是自家釀製的果酒,度數只有8度,有點甜,溫熱了最好喝了。」

溫惜覺得味道不錯,點着頭。

來的女演員一共就三個,都是喝這個。

剩下的幾個男的喝的是白酒燒酒,味道辛辣。

有兩個男演員已經喝醉了趴在桌子上,在這一桌,幾乎沒有什麼很出名氣的演員,所以來這裏也沒有經紀人跟着,也沒有被公司管的很嚴格。

這一次一部電影爆冷衝出來,超出所有人的預料。

屋子裏面很暖和。

陳伽端著酒走出去,只穿着一件薄薄的黑色毛衣。

毛衣是高領的,到他的喉結處。

溫惜走出去。

就看見陳伽一個人站在院子裏面。

他的背影清瘦,影子被薄薄的月光跟院子裏面的一盞昏亮的拉長了。外面很冷,陳伽的周圍彷彿是有白霧,溫惜走過去,來到了陳伽身邊站着。

這裏很寂靜。

靜的可以聽到外面的冷風吹過樹木的聲音。

陳伽似乎是感覺不到冷一樣,他側身,舉起酒杯。

溫惜也舉起了,兩個人酒杯相撞。

溫惜仰起頭喝了一口。

剛剛走出來沒幾分鐘,酒已經涼了,涼了之後的酒水似乎沒有這麼甜,劃過喉嚨的時候,溫惜微微閉上眼睛,涼了的酒水,像是一把鈍刀,並不鋒利,帶着酒香,不醉人。

陳伽說道,「你有想過,這部電影的票房最後會落點多少嗎?」

也不知道是不是剛剛那一口涼酒的緣故。

溫惜覺得喉嚨有些沙啞了。

酒水雖然涼,但是划入喉嚨后,帶着一股子回暖的甜辣。

「這部電影要上映之前,我的經紀人曾經跟我說,只要這部電影最後票房過5億,我後面即使不依靠動嵐傳媒,資源也會不錯。」

陳伽笑了笑,「其實我想過。」

他的唇瓣很薄,有種天生的薄情。

「我這部電影,是我大學的時候構思的一個框架。不過,當時也只是一個框架,閃現在我腦海中第一個畫面上是,一個女人,頭髮被雨水打濕了,貼在臉上,她的臉很白很漂亮,狼狽脆弱但是又堅強。那一雙眼睛裏面帶着光,她堅韌如野草。這就是女主的形象,這個故事我初次寫完,是大二的時候。後來我畢業了,也跟在幾個大導演身邊拍了幾部戲。 丹陽從沒聞過這樣腥的味道,板車上的帆布被掀開的一瞬,她差點兒直接被熏個跟頭。

頭暈的感覺還沒過去,肚子里已翻江倒海。

但就在彎腰欲嘔的瞬間,一個針腳粗糙的小布袋被塞到她的口鼻前。

一種清新濃郁的艾草香氣,霎時充盈了五臟六腑,也讓丹陽又重新活過來。

抬眼間,卻見韓青嵐正目不斜視的與趕車大漢寒暄,連個眼神兒都沒往她這兒瞟。

「哈哈哈,老哥真是說笑了。若我真有那麼大的好買賣,豈能不想著您?且等我去看看,回來再與你細說。」

又拉了兩句家常,大漢才與韓青嵐辭別,臨走前不忘用蒲扇般的大手猛拍了把,還似麵條兒般的「豆芽菜」。

「小兄弟第一次來幫忙?等習慣這味道就好啦,日後你都聞不出自己身上有,哈哈哈。」

說不出是鼓勵還是打擊的一句話后,大漢熱情的也塞給丹陽一小塊有些乾癟的東西,邊轉身擺手離去,邊囑咐道:

「若那小香包不好用,就使者老薑熏熏,一會兒就好啦。」

丹陽看了眼肩頭若隱若現的巴掌印兒,又看了眼手中黃白枯到好似一碰就能碎的姜塊兒,一陣哭笑不得。

她愣神時,韓青嵐已驗看好兩個不知裝什麼的大木桶並重新蓋好,邊為板車套馬,邊轉頭招呼道:

「哎,走了。你想坐前面,還是後面?」

看丹陽瞪著手心發獃,他綁好最後的繩結,兩步走到她身邊,伸頭一看忍不住呵呵笑道:

「也難怪,你自小錦衣玉食的,五穀不分也是正常。那是調料中的一味,嗯,或者說成殿下著了風寒后喝的薑湯中的主料您回更有印象?」

韓青嵐的戲謔被丹陽一記冷眼給瞪到瞬間結束,他眼珠一轉立時高舉著雙手痞笑討饒,外加轉移話題道:

「您大人大量。咱們眼下可以出發了吧?一會兒只怕趕不及了。」

丹陽有一肚子的問題,但也知道這會兒不是問的時候。起碼,等馬車上路再說吧。

二話不說,她一步上前,一掀衣擺就穩穩跳坐到了車轅上。

回頭望了一眼明顯吃驚的某人,她一揚下巴,發令道:

「走吧。小爺是沒坐過板車,但好歹也長眼睛了。」

心氣一激,那說話的強調,眼神以及活靈活現的挑釁加不服輸的模樣。還別說,可真比之前照葫蘆畫瓢裝市井小販時入木三分多了。

韓青嵐心底失笑,卻也十分配合演了起來。

「嘶,得嘞嘿您吶,坐穩咱們這就走著。」

只一轉身,原本還有兩分正氣神色的青年頓時成了地道的車把式與掮客。

丹陽是第一次見韓青嵐這樣的「變臉」,也在這一瞬突然想明白了,對方是怎麼在被她舅舅身邊高手窮追不捨下還能從容脫身的。

她搖頭苦笑,心底卻實在好奇一個怎麼說也算世家子的公子哥,怎麼就成了她眼前看到的這副模樣。不過,除了個人的好奇心,她實在還有太多需要問和弄清的。

車輪轆轆轉眼已行出四五裡外,將熱鬧卻也破落的東城拋在身後。

丹陽眼見著景色漸漸變得熟悉起來,心知大概是正往淮陽王使者下榻處去。

她心下一定,也就有了餘裕來問其他。

「你常去,呃,那兒?」

丹陽雖想細問一番,可一開口卻又不知該從何問起,索性就想到哪兒就問到那兒了。

不過,一開口時才發現,好像就算是想問,因不熟悉的太多連形容都是件麻煩事。

韓青嵐一邊熟練的駕著馬車穿梭在慢慢人潮如織的大街上,聽到這話,竟還有功夫側頭看了身邊人一眼,才戲謔的笑回道:

「你說東街寺?還是剛剛換衣服的地方?」

lixiangguo

她就像是一個邀功的小朋友。

Previous article

「蕭梅花比我們家樂樂還大一歲呢。」蕭遠山冷聲道。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