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哎……見狀,老烏龜忍不住感嘆:瞧瞧,在人世間呆得久了,他們妖族一個個也都學會了偷懶,再沒了一開始工作時的激情澎湃。

「那就抓鬮吧。」

既然沒人自願,那就只能碰運氣了。

說是碰運氣,其實也不全然。

要是有妖法力高強,想要在裡面玩些小手段也不是不可以的,只要在有記號的兩個鬮上留下自己的印記,就能順利避開,以免中招。

但其他人也不傻,誰會想不到這一點呢?

但所有人都動了手腳的話,最後的結果可就不一定了,還要看誰更能技高一籌,當然,這裡面的運氣成分也必不可少。

最終,經過一番暗地裡的較量之後,抓鬮的結果出來了。

出任務的竟然是鮑國和水仙花。

「竟然沒有宋紓?」

大伙兒不由得震驚了,要知道,宋紓剛來妖管局不久,論實力,她算是墊底的,沒成想這回竟然躲過去了,怎麼可能?

瞧見大伙兒震驚的眼神,倒弄得宋紓有些不好意思了,靦腆地笑了笑,這才開口解釋道,「之前家裡的長輩安排我去相親,相親對象正好是一隻錦鯉精。」

錦鯉精?!

聞言,大伙兒不由得瞭然,估計就是因為這樣,宋紓才從他身上沾了不少好運,這會兒才能躲過一回。

計輸一籌的鮑國忍不住感慨:……竟然還有這種騷操作?

「好了。」

老烏龜拍了拍手,最終下了結論,「結果既然已經下來了,那麼鮑國和水仙,你倆明天就去交流會那兒吧。」

鮑國和水仙花無奈地對視了一眼,只能點頭答應,「是。」

……

有妖因為這場交流會而無奈,自然也有妖因為這場交流會而興奮不已。

安暖就屬於後者。

要知道,自從她和晉雲凜之間捅破了那層窗戶紙后,氣氛就開始變得有些微妙了。

尤其是安暖這會兒還拿不準自己的心思,就更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晉雲凜了。

就連溫泉館的工作人員都感覺到其中的異樣,自動退避三舍,只要不是安暖他們主動叫人,就不會出現。

這下子,安暖連個可以討論的人都沒有了。

說起來也是怪了,現在市面上那麼多培訓班,怎麼就沒有一個和戀愛相關的培訓課程呢?要不然,她都能從中學習些經驗了,也不至於像現在這樣手足無措。

其實,期間有好幾次,安暖都想著要不直接找晉雲凜把事情說清楚,恢復成他們之前的相處模式得了,現在這氛圍也著實太尷尬了。

但每次她去找人,都恰好瞧見晉雲凜垂著頭長吁短嘆的憂傷背影,你說說,就這樣,她的話還怎麼能說得出口?

於是,一拖就拖到現在。

幸好之後就是修鍊交流會了。

安暖心頭不由得一松,她正好也能趁著這個機會,好好捋一捋自己的心思。

翌日。

幼妖培訓班的人準時集合。

大伙兒驅車前往他們這一次修鍊交流會的目的地——九寨山。 九寨山。

隸屬國家5A級風景區,是川南地界出了名的旅遊勝地。

以往每逢節假日,這兒的遊客都是絡繹不絕,觀光人數都是以千萬數起跳,結果這會兒一下車,卻發現只有他們一群妖。

「哇,想不到咱們幼妖培訓班的勢力竟然這麼大,都能包下一整個風景區?」就為了給他們提供一個交流會的場所,艾瑪!真是大手筆啊!

鼠妖左顧右盼著,忍不住嘖嘖稱嘆。

「噗嗤——」

鼠妖話音才剛落,後頭就傳來一聲憋笑。

「沒文化,就多讀點書,看點新聞也行啊。」

「電視上不都播出了嗎,九寨山之所以沒有遊客,是因為前段時候突發地震,為了安全起見,才封了山的。」可不是因為你們勞什子幼妖中心!別妄自尊大了!

說這話的是人修中的一員。

就在安暖她們到達沒多久后,這屆交流會的人修們也紛紛到場了,聽見鼠妖這話,忍不住開口,話里話外還透著隱隱的譏諷。

聞言,鼠妖面色不由得微微發青……要不是為了完成實習期的任務目標,他至於忙得不可開交,甚至連新聞都沒時間看嗎?

偏偏這會兒還被人修抓住了痛腳,只能認了下來!

「咦?你們是安暖和明珠!」

人修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兩個身穿僧衣的和尚了,面上五官俊秀,頭上六點戒疤,手上還挽了一串檀香佛珠,一大一小,打扮得如出一轍。

一口道出安暖她們身份的就是其中的小和尚。

估計才八九歲的年紀,長得白嫩討喜,渾身靈秀,一雙如點漆般的眸子更是透徹乾淨。

「你認識我們?」明珠忍不住好奇地開口問道。

心頭那叫一個美滋滋!想不到啊,她們的大名都已經傳到了人修那邊,果然,作為一隻優秀的妖,光芒是怎麼也遮掩不住的。

「對啊,」小和尚點點頭,喜不自禁地開口,「我師兄每天都要追你們的吃播,說是要畫餅充饑……嗚嗚……」

話還沒說完,他就被旁邊另一個十七八歲的和尚給捂住了嘴,狠瞪了小傢伙一眼,大和尚才鬆了手,不好意思地朝她們雙手合十,「阿彌陀佛,兩位施主,別聽瀾清胡說。」

小和尚,法號瀾清。

根正苗紅的佛家弟子一枚,據說是這一代佛性最高的一個,也是因為這樣,才會小小年紀就來了這交流會。

「所以說……你沒看我們的直播?」

安暖笑眯眯地開口,微眯著眼的腹黑樣子竟有幾分晉雲凜的影子,沒等大和尚開口,又補上一句,「對了,我聽說你們出家人不打誑語是吧?」

「……」頓了幾秒,大和尚這才緩緩點頭,「自然,我們出家人不打誑語。在下瀾聽,兩位的吃播,瀾聽是看了的,但怎麼會是畫餅充饑呢?分明是敬佩仰慕!」

安暖:「……」

咦?現在的和尚都變得這麼油嘴滑舌了嗎?

……

「看來大家相處得很不錯啊。」

眼瞧著人都來得差不多了,躲在最前面的主持人才慢悠悠地露了面,笑著開口,「歡迎各位,來到第十三屆修鍊交流會。」

「作為這一次交流會的評委及主持人,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明明只是個配角,水仙花卻一如既往地盛裝打扮,衣著華麗,容貌精美,讓人一看就挪不開眼,「我是水仙,和旁邊的鮑國共屬於妖管局,旁邊兩位則是人修聯盟的任修和韓韶一。」

如果說妖管局是負責管理人類社會中的妖精,那人修聯盟就是負責統籌社會中的人類修鍊者,二者地位相當,身上的擔子都不輕鬆。

這回能派出四名人員來,也算是對這個交流會的重視。

「話先說在前頭,我們這次的交流會,是以交流為主要目的,絕不允許出現任何傷人性命的事,如有發生,我們定不輕饒!」

清穿之福晉躺贏了 一打頭,水仙花就給他們落了個下馬威。

話音剛落,他身上的實力就瞬間迸發,強大的威壓讓底下的幼妖和人修俱是心頭一緊,原本有的幾分小心思也一散而去。

瞧見自己的舉措達到了震懾的效果,水仙花的面色又變了回來,輕笑出聲,「當然,除此以外,我們也會依據你們的表現進行評分,分值最高者,即可獲得這次交流會的最高獎酬,回生丹。」

「回生丹」三個字一出,底下眾人立刻又變得蠢蠢欲動起來,眼底都泛著光,偏偏水仙花這隻妖不著調地很,在大伙兒的興頭正高的時候,又笑吟吟地給他們澆了一瓢冷水,「不過,先不急。」

「大家應該還沒來得及吃午飯吧。先吃完午飯,然後再好好欣賞一下九寨山的風景,畢竟咱們好不容易來一趟,正好趁著人少的時候好好玩一玩,機會難得,可不要錯過啊!」

「等大家遊玩得差不多了,明天,咱們的交流會再正式開始。」

……

什麼鬼?

她沒聽錯吧?

掏了掏耳朵,安暖忍不住詫異道……難不成這就是傳說中的公費出遊? 嘖嘖。

想不到現在的人類開始大搞反貪倡廉了,他們妖族一個個的倒變得墮落起來了,果然世事變遷,滄海桑田啊……

安暖正感慨著,旁邊的明珠輕敲了敲她的肩膀,「去吃飯嗎?」

錯嫁邪魅總裁 「吃!」

一轉首,安暖斬釘截鐵地點頭,「當然吃!」反正她覺悟又不高,墮落就墮落一下唄。

景區這會兒已經封了。

他們用不著擔心被人看到,於是一群人御劍的御劍、凌空飛起的凌空飛起,一派翩翩仙姿的模樣。

不過等大伙兒坐落到民宿里,看著飯桌上的青稞酒、牛羊肉時,那股翩然風姿瞬間就消失得差不多了,一雙雙眼直發光,哎呦,好香啊!

說到這兒,不得不提一句,華國是個非常具有包容性的國家,在這裡,分佈著眾多擁有不同語言、不同風俗的民族,而九寨山附近的居民則大多都是藏民。

他們的飲食特色,就非常別具一格。

習慣大口吃肉、大碗喝酒,這樣的飲食特點似乎和他們血液中天生的豪邁爽朗一脈相承。

尤其是他們做的烤全羊,味道更是說不出的地道!

不肥不瘦的烤羊處理好后,架起來用炭火慢慢細烤,等外面焦黃了,裡面還是細嫩的,一邊烤一邊往上面刷上秘制的烤料油。

步步驚婚:總裁的心尖前妻 等烤得差不多了,用刀切開,結果刀尖才剛碰到那層金黃油亮的表皮,立馬就能聽見油脂迸發出的咔滋脆響!

切下來的嫩口羊肉還沒送到嘴裡,那股濃烈而獨特的香氣就霸道地先鑽進鼻翼,沒有絲毫的羊膻味,反倒是誘人至極。

等你忍不住一口咬上去,口感更是了不得。

外皮略帶一分焦脆,內里肥而不膩,一抿就脫骨,配上特製的孜然辣椒,讓人直呼過癮!

就連家裡是飯店世家的明珠都吃得停不下嘴,更何況是其他人。

「幸虧我們這一撥幼妖里沒有牛羊妖,」一邊吃,明珠還一邊忍不住感嘆,「要不然,這麼好吃的美味他們就只能錯過了。」

一般來說,他們妖族都沒有忌口這一說,但是對於自己的原型種類他們還是頗為顧忌。

像明珠他們家經營的飯店,裡面就絕對不會出現豬肉。

也因為這個原因,不少外界人士都暗戳戳地猜測他們這家連鎖飯店的大BOSS很有可能是個回民或者是信奉***教,倒也誤打誤撞地給他們家蒙上了一層神秘面紗。

不過話又說回來……「那倆和尚吃什麼呢?」 穿書女配男主的小冤家 安暖忍不住好奇地轉過頭去。

是單列一桌,還是就擺兩三個素菜在他們面前?

沒辦法,當和尚就是顧忌多,還要講究什麼五根清凈、六竅通明,半點葷腥都不能沾,想想都覺得可憐。

正準備找人,安暖的衣袖就被人輕扯了一下,「安暖姐姐,你有青稞酒嗎?分我一小杯吧。」

低頭一看。

嘿!

正好是瀾清這個小和尚!

安暖忍不住勾唇,語氣調侃,「你小子還敢偷酒喝?小心破戒被逮住,罰你抄佛經哦!」

之前有了溫泉強吻這一遭事,安暖現在是半點兒酒都不敢沾了,這會兒整片桌子一眼望去,就她杯子里的酒還滿滿當當的,估計就是因為這樣,才會被瀾清給盯上了。

「沒事,我們現在要求沒有那麼嚴格的,」小傢伙機靈地很,也不知道從哪兒掏出來個瓜皮帽,往腦袋上一蓋,正好擋住頭頂上的六點戒疤,朝安暖憨笑兩聲,「嘿嘿,這樣就看不見了,我也不算破戒了。」

安暖:「……」

這樣自欺欺人真的好么?

旁邊的明珠撞了撞安暖的胳膊,低聲道,「給他吧,沒事的。現在的和尚還俗結婚都不算什麼大事,更何況只是喝點酒吃點肉罷了。」

更何況,這倆還不是一般的和尚,算是靈道修行者,更不能以常理論之。

聞言,安暖忍不住詫異,抬眼往斜對面的大和尚瀾聽看了一眼。果然瞧見他也戴了頂同款瓜皮帽,正在那兒美滋滋地啃著羊腿呢!

安暖的三觀再一次被強組,「現在和尚的待遇這麼好了嗎?」不限制吃喝,還能還俗結婚?

「當然了,有些好的寺廟,人家還按月給發工資呢!」擦了擦嘴上的油漬,明珠還補充了一句。

這麼棒?!

安暖忍不住目露精光。

「別想了,你去不了的。」抿了一口青稞酒,小和尚瀾清烏黑的眸子像是能看透安暖的想法一樣,徑直搖頭。

「為什麼?」

「你有佛性慧根嗎?」

安暖搖頭。

「你有大學本科畢業證嗎?」

安暖再度搖頭。

「那不就得了,」小和尚一臉真誠地開口,「你瞧,你連最基礎的兩個條件都滿足不了,還怎麼進寺廟呢?」

安暖瞬間無言以待:「……」

敢情現在當個和尚都要有大學本科畢業證了嗎?

蒼天啊!這個世道對他們這些沒文化的妖實在是太殘忍了! 蒼天啊!

這個世道對他們這些沒文化的妖實在是太殘忍了!

算了算了……既然沒法在文憑上掙出個前途來,至少這次交流會上,她一定要好好發揮!

安暖的主意打得是挺不錯的,可惜,等到第二天交流會才剛剛開始,她就徹底傻在了原地……

這場修鍊交流會說來也很簡單,主要分為兩個部分。

第一部分是文試。

就是由四名考官隨機抽題,底下誰有答案就可以去搶回答問題的旗幟,搶到旗幟即可作答。

答對計一分,答錯扣一分,最後統計總分。

算是一個非常簡潔明了的模式。

安暖本來還信心滿滿,結果一聽這些問題和答案,瞬間就呆住了……這都什麼情況?!

問題一:「如果孤身遇到厲鬼,該怎麼處理?」

安暖:我去……這還能怎麼處理?不要慫,上前一步就是干啊!

結果她還沒來得及開口,人修那邊一個道士搶了先,率先一步奪下回答問題的旗幟,不急不慢地回答道,「先用定身咒封之,再用雷破咒一舉擊潰。」

人修聯盟的韓韶一讚許地點點頭,「回答正確,計一分。」

安暖:「……」

*

緊接著,問題二:「如果在修鍊過程中,不慎走火入魔,應該怎麼辦?」

安暖:嘿!這還不簡單?關鍵時刻,來上一顆寧心丸啊!

lixiangguo

他轉身將童阮阮帶走!

Previous article

「你可真的是太厲害了,竟然還能坐著睡覺!」歐陽玖臉色不解的回了一句,然後起身就要走出帳篷。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