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哈,我怎麼會跑呢!”

蜃化作我的模樣,顯得有點虛弱,就像是之前被抽乾力量的我一樣,我看着蜃被嚇得不敢在跑,冷哼道:“不要以爲你躲起來,我便找不到你,現在我擁有了蚩尤的意志,這空靈界的一切都在我掌握之中,便是你這個蜃境也只能阻擋我一時!”

“不會,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跑!”

蜃渾身打一個哆嗦,他知道我說的沒錯,掌握了蚩尤的意志,便等於掌握了空靈界的一切,只要我煉化了蚩尤的意志,想找到他並不難。

“不會最好!”

說完我便不在理會蜃,而是開始控制體內的珠子停止旋轉,可體內龐大的蚩尤意志在珠子停止旋轉的剎那便瘋狂的擁入我的意識海中。

“嗡!”

一陣轟鳴過後,我便感覺到自己已經陷入一個奇異的世界中,我身體中的元神和這道意志彷彿久逢甘露一般,瞬間就融合在一起。

一股龐大的戰意充斥在的我心中,我立馬明白過來這道意志是蚩尤當年的一道戰意,這道意志吃蚩尤龐大的戰鬥意念所化,其中更是包含了蚩尤所有戰鬥的技巧以及心得。

不僅僅如此,這道意志讓我的修爲再次的瘋狂提升,第四重,第五重,第六重,第七重,第八重初期,中期,後期,巔峯,一直衝到神王境第八重的巔峯才停下來。

“喝!”

我睜開雙眼一聲冷喝,整個空靈界都顫抖起來,我感覺到自己空前的強大,一種睥睨蒼穹的感覺由心而升,我發現自己的心智也已經變了。

現在就算面對魔祖我也不會有一絲一毫的膽怯,而是滿滿的求戰之意。

“蜃!”

我看着四周已經消失的蜃,出聲召喚,那蜃下一秒便出現在我的眼中,只是他居然還化作我的模樣,我不解的道:“你爲何還化作我的模樣?”

“想化作其他的樣子也已經不可能!”蜃已經看出我此時的強大,無奈的道:“我們一生只有一次化形機會,以前我一直沒有化形,直到你出現我才模擬你的樣子幻化而出,也就是說從此以後,我都只能是這幅模樣!”

“草!”

聞言我心裏大大的不爽,這要是讓老子的女人們看見了,萬一誤認爲是我,發生點不堪入目的事,老子豈不是要帶綠帽子了?

蜃見到我的臉黑了下來,忙道:“你放心,我不會做錯那般事情,我是一個正經的蜃,絕不會每天想着男娼女盜!”

“尼瑪的!”

聞言我臉更黑,那你的意思是老子便每天就想這些事?蜃說完也立刻明白過自己的病語,隨即尷尬的看着我嘿嘿直笑。

“好了,你現在已經近乎自由了,說吧,你是繼續留在空靈界,還是想離開這裏!”

“當然是離開這裏!”

蜃聞言想都沒想的道:“在這裏我已經帶了無數的日子,而且除了那些死靈,我連生命的跡象都發現不到,鬼才想呆在這!”

聽聞蜃的決定,我便讓他化作一個手環纏繞在我的手臂上,我可不想讓人看到它,更重要的是,我是想讓他成爲我的殺手鐗,它佈置的環境強大異常,以後交戰的時候可以做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環境消失之後,我便感受到了鳳九兒的氣息,當我出現在她面前的時候,她依舊在修煉中,只不過我卻從她的氣勢中感受到了正在不停的攀升,看樣子她也已經得到了鳳族的傳承。

“你回來了。”

鳳霸天出現在我的身後,我早已知道鳳霸天趕來,因爲我觸動了他佈置的結界,我聞言點點頭道:“她需要多久才能醒來?”

“不知道!”

鳳霸天走到我跟前,看着閉目修煉的鳳九兒道:“九兒的資質很好,她已經領悟了鳳魂眼,甚至她已經觸摸到浴火重生的邊緣!”

“嗯,既然這樣,便讓她留在這裏修煉吧,等她實力提升了在離開。”我說完便看向鳳霸天,道:“蚩尤的意志我已經尋到,也已經煉化,若你們想離開,我現在便可以讓你們走出這裏。”

“嗯,我已經感受到這個世界的束縛之力正在減退。”

鳳霸天聞言沒有絲毫的驚訝,看着我道:“你在外面遇到了強大的敵人?”

“以前是,不過現在應該不算了。”

我眼中充斥着濃厚的戰意,除非魔祖親來,否則來一個老子便殺一個,來一雙便殺一雙!鳳霸天見到我身上散發的氣勢才眼裏漏出震驚。

“既然如此,我們便都在這裏陪伴九兒吧!”

鳳霸天見到我已經如此強大,便對我說,我聞言點點頭道:“十年後,我來這裏接你們!”

“好!”

鳳霸天說完,我便已經消失了蹤跡,待在出現的時候徑直出現在了鳳城廢墟的上空,我已經可以任意的開闢通道進出空靈界。

“蜃,出來吧!”

蜃聞言便化作我的模樣,看着那跟我一模一樣的臉,我還是覺得彆扭,便對蜃道:“你能不能用幻境遮掩一下你這張臉?”

“呃!”

蜃聞言一愣,但立馬點點頭道:“這個倒是沒問題!”

下一秒我便看到蜃的臉已經被一道幻境所遮住,實力只要不高於蜃便無法看出他的本來樣貌,就算高出那麼一點都不行。

“這樣可以了吧?”

“嗯!”

我滿意的點點頭,便帶着蜃開始遊歷起這妖界,我並未用縮地成寸的神通,只是普通的飛行也可以說一步一萬里也不爲過。

我此時已經來到了龍皇城,這龍皇城此時除了一些普通的妖族,龍皇一族早已消失無蹤,見狀我心中冷笑,道:“龍無極,本想放你一馬,卻沒有想到你如此不知天時,跑去投靠那外域強者,正好,殺了你爲狼豪報仇,也算了了我的一個承諾!”

“轟轟轟轟!”

我毫不憐憫的對着龍皇城就是一擊,我若全力一擊便是整個妖界也無法承受,蒼穹都會爲之破碎,別說區區一個龍皇城。

無數的慘叫聲響起,龍皇城瞬息便成爲廢墟,我雖然毀去了龍皇城,卻並未殺死裏面的妖族,這裏的妖族不下千萬,我還沒有那麼毒辣。

“對了,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

“張亮!”

在我毀了龍城後便直接離去,下一刻出現的便是羽皇城,我的神識一掃驚訝的發現羽皇孔翔居然就在城中。

可我並不想和他在浪費口舌,同樣的一擊,羽皇城瞬息變成廢墟,而羽皇孔翔更是被我直接弄死,剩下千萬的妖族不知所以的看着廢墟呆愣。

妖界四大妖皇從此已經名存實亡,待鳳九兒修煉歸來,她將是名副其實的妖界神王,而不再是曾經的妖皇。

“嘖嘖,這傢伙看來得罪你不輕啊,直接就幹掉,連個求饒的機會都沒有!”蜃在我手臂上驚歎着,我看都不看的道:“所以,你應該慶幸,在空靈界你並未對我有實質性的傷害,要不然,你已經先他一步了!”

“呃!”

蜃被我的話說的立馬閉上了嘴巴,我則是帶着他直接回了魔皇城,我一出現在魔皇城,便發現除了鹿川,其餘的人都不在城內。 “鹿川,發生了何事?”

鹿川本在魔皇城的鹿川府邸焦急的等待着什麼,可突然聽到我的聲音嚇了一跳,那隨即便驚喜起來,然後便快速的出現在我眼前。

“魔皇,你回來了!轉輪王,古鼠,小九姑娘已經帶着諸多神王迎戰域外強者去了,現在他們應該都在宇宙中!”

鹿川看到我那一霎眼神中帶着驚喜,雖說在他心裏我並不是衆多人中最強者,可我確實衆人的中心,也是一個象徵,只要我還在,他們便不會失去信念。

“什麼時候的事?”

我聞言看着鹿川,心裏倒是並未有多少擔心,小九的實力已經恢復當年的巔峯,除非魔祖親自回來,否則那些域外強者別想討得好處。

“已經一個月有餘!”

鹿川此話一出,我心中一驚,因爲我不知道在鳳族禁地呆了多久,但聽到小九等人已經去了一個月有餘還不曾回來,恐怕事情發生了一些意想不到的變故。

想到這裏,我已經消失在原地,沒有和鹿川多說,便徑直的衝破蒼穹到達宇宙之中,可宇宙浩瀚無窮,想要找到小九等人,實在太難。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開始往宇宙深處飛去,這一路上我卻發現無數的星空被打碎,更是發現了十八位神王中的兩個已經身死道消!

“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心中開始焦急起來,連續施展縮地成寸,不知道走了多遠,終於我的神識探到了生命的氣息,下一刻,我便已經出現在哪有生命氣息的位置。

小九,轉輪王,古鼠,其餘十六位神王此時都在這裏,甚至就連五大殭屍王此時都在這裏,只不過除了小九,轉輪王,古鼠,那木,其餘的人都是身受重傷。

“相公?”

“魔皇?”

“小友?”

衆人也發現了我,待他們看到我的時候眼中都露出驚喜,我落在衆人面前,凝重的看着受傷的衆人道:“發生了什麼事?”

小九此時倘然成爲衆人的領袖,聞言嘆了口氣道:“你走後,那域外強者突然帶人殺來,我便帶着衆人迎戰,直接打到宇宙之中,本來是沒有任何懸念的,因爲我一人都足以消滅他們,可誰知道,一進入星空,便發生了意外!”

“什麼意外?”

我聞言心一驚,我知道小九要說出一些讓我頭疼的事情,小九看着我道:“來到星空中,我突然被十多個神祕的強者包圍,他們的實力最差的都已經達到八重巔峯,更有兩人甚至已經達到第九重初期!”

有錢大魔王 “雖說他們人數佔優,但實力的差距放在這裏,他們想殺我也不容易,但若是讓我抓到機會,殺死他們並不難!”

小九說到這裏,看了我一眼道:“可我被他們拖住了,轉輪王,古鼠,他們便受到了敵人的攻擊,他們中達到第六重的強者太多了,所以大家只能勉強的抵擋!”

我看着衆人只是受傷,知道其中定是另有隱情,小九接下來便解了我心中的疑惑,道:“那些攻擊我的神王,不知道從哪裏來,可他們在看到我實力如此強,明顯出乎他們的意料之中,在我殺了其中一個神王后,他們沒有任何猶豫便撤退了!”

“那,那些域外強者呢?”

小九聞言道:“他們見到那九個神王一跑,便立馬的跑了,不過,縱使是這樣,我也追殺了幾位神王!”

聞言我的心並沒有絲毫的放鬆,我看了小九一眼,抓住她的手,一股股純淨的力量進入她的體內,我早已看穿她力量消耗過巨。

“你先休息一下吧!”

我對小九說完,小九點點頭便徑直去休息,我看着轉輪王和古鼠,還有那木,道:“現在事情越來越混亂,恐怕已經不僅僅是妖界的事情,我如果沒猜錯的話,那九名神王應該是神界來的!”

“神界!”

古鼠和那木聞言眼中都帶着不解,唯有轉輪王像是明白了什麼一樣,我點點頭道:“你們可還記得,我們曾經遇到過的那個神王,但卻被他逃了!”

“難道是他請來的人?”

古鼠驚訝的道,我則點點頭道:“不出意外的話,應該就是神界的神王,只是沒想到這傢伙倒是有點能力,一下子請出來這麼多的強者!”

“大王,我們現在要提前做好準備了,神界一旦參與進來,我們這點實力根本就不夠看!”轉輪王嚴肅的表情也帶着凝重,聞言我搖搖頭道:“事情可能沒有我們想的那麼糟糕,我相信那個神界的傢伙請出來這麼多的神王定是付出巨大的代價的。”

“連神王境九重的都請出來了,付出絕對不會是他能連續承受的,加上他們已經見識到了我們的強大,絕不會貿然的再來!”

“有道理!”

幾人聞言都點點頭,我則接着道:“不過,這也給我們了一個提醒,那便是神界決對不會只是一家獨大,肯定是很多勢力互相制衡!”

“大王的意思是?”

轉輪王聞言一動的看着我,我則笑道:“這些域外強者能跟神界的勢力聯手,難道我們就不可以嗎?”

“這......”

幾人聞言除了那木以外,古鼠和轉輪王心中都有顧慮,見狀我笑道:“我明白你們的顧慮,神界我們早晚要接觸,所以我們壓根不必擔心他們會有什麼企圖,更何況,他們一旦與魔祖的手下交上手,到時候雙方打出了火,我們在悄然退出這個戰圈.......”

我後面的話沒有說完,但是古鼠和轉輪王聞言眼睛都亮了起來,就連不善言語的那木都不由的脫口道:“坐收漁翁之利,秒!”

“這件事情還有待詳細的佈置,畢竟神界的人和魔祖也不是傻子,若要不精心的佈置一番,容易偷雞不成蝕把米!”

“嗯!”

我說完他們三人點點頭,我便不在多說,讓衆人都快速的恢復傷勢,至於死去的兩位神王,我也只能爲他們嘆息了。

宇宙中無時間,小九醒來的時候,我就在她身旁。

“你醒了!”

“嗯!”

小九看着我笑着點點頭,我看着她微笑道:“紫翼蜂王恢復記憶了嗎?”

“嗯!”

小九點點頭道:“我去了之後,便爲她煉化體內吸收的力量,更是親手爲她解開了那體內的封印,她此時正陷入修煉之中!”

“那你和她說了魔祖的事情嗎?”

“沒有!”

小九聞言搖搖頭看着我道:“相公,我希望不論她如何選擇,你都不要爲難與她,畢竟魔祖曾經是她的主子,想要她和曾經的主子對抗,確實很爲難!”

“那你不恨她奴役你近千年?”

聞言我不解的看着小九,小九聞言依然是笑着搖搖頭道:“我若要是心裏恨她,豈會幫助她恢復記憶?”

“哈哈,沒想到你心胸這麼寬容!”

聞言我搖着頭笑道,小九則順勢往我懷裏一倒道:“她又不是有意的,何況她並沒有直接殺死我,想必就是因爲記憶中的熟悉感,要不然當年我便死了。”

“嗯,你說的倒也有道理,你們兩個同時轉生,前世更是好朋友,雖說最後不得不敵對,但也並非死於對方之手,確實沒有什麼理由相恨。”

我點點頭摟着小九的細腰,這時衆人都紛紛醒過來,見狀都默不作聲,在轉輪王的示意下,衆人便紛紛的離開,往妖界而去。

“老婆,我已經提升到了神王境八重巔峯,直差一步便步入第九重!”這時我緩緩的說道,小九聞言驚訝的看着我,她還沒有探視我的修爲,這時聞言才探視了一下,發現我並未說假話。 “誰?”

我和小九正在柔情蜜意之時,突然我感受到宇宙中有一股力量的波動,一聲冷喝,身影已經一閃消失在原地。

“轟!”

我這一擊雖說沒有用全力,但對方能夠直接接下可見也非一般神王,下一秒一個黑袍裹身的人出現在宇宙中。

“哼,居然能夠抵擋老子一擊,說出你的來意吧。”

日月同輝 我冷冷的看着黑袍人,黑袍人聞言由於面上蒙着面紗,我也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聽他甕聲甕氣的道:“我是誰不重要,總之不是你的敵人。”

“呵,笑話,偷聽老子的談話,你跟我說不是敵人就不是敵人?”聞言我嗤笑一聲,然後也不在廢話,大手一張迅速抓向黑袍人。

“且慢!”

黑袍人見我說動手就動手,語氣中終於有了波動,看着我和已經出現在我身邊的小九道:“兩位難道不想知道圍攻你們的十位神王是何人嗎?”

“不就是哪斬天神王派來的麼!”

聞言我嗤之以鼻的說出,黑袍人聞言僅露出的眼睛閃過一絲驚訝,見狀我笑道:“很驚訝?”

“你怎麼知道的?”

黑袍人忍不住發問,我輕笑道:“老子並沒有和其他的神王有過交集,只遇到過一個自稱是斬天神王麾下的神王,如果不是他還能有誰?”

“呵呵,閣下倒是好記性!”

黑袍人恭維了我一句,我卻毫不在意的道:“說吧,如果你給不出一個讓我滿意的理由,今天你也別想走了!”

黑袍人聞言眼中精芒一閃,道:“你確實有殺我的能力,可你難道真想背腹受敵?你已經得罪了斬天神王,若是在殺了我,得罪我身後的勢力,以你現在的實力,還是無法抗衡!”

“少給老子危言聳聽!”

聞言我眼神漏出寒芒,看着黑袍人道:“最後跟你說一遍,你若說不出來什麼有價值的消息,今天你便留在這吧!”

“你!”

黑袍人見到我眼中的寒芒嚇了一跳,他本以爲他的話可以嚇倒我,卻沒有想到我連一絲一毫的顧忌都沒有。

我看到黑袍人遲遲不說話,身上的氣勢立馬升騰,大有隨時出手擊斃他的意思,黑袍人見狀終於耐不住壓力。

“我是震天神王坐下護法神王,奉命監視斬天神王的動向!”黑袍人看着我一點點的說了起來,道:“斬天神王派出十位神王剛好被我發現,我見他們居然破開界封來到這宇宙之中,更是徑直的來到這裏,親眼看到他們圍攻這位姑娘!”

黑袍人說着看向了小九,然後接着道:“我便把這裏的消息傳回了神界,震天神王命我觀察你們,若是我被你們發現,便讓我告訴你們一個消息!”

“什麼消息?”

聞言我盯着黑袍人,只不過我的眼神依舊很是寒冷,黑袍人鎮定一下道:“神界和修羅界的互相狩獵遊戲即將開始,斬天神王將會派不少手下進去修羅界歷練提升修爲,震天神王讓我告訴你,若你願意,可去修羅界玩一玩!”

“呵呵!”

聞言我輕笑了起來,我看着黑袍人語氣比之前還要冰冷的道:“媽的,當老子是傻子嗎?斬天神王隨便就能派出這麼多頂尖的神王,老子去跟他硬碰硬?”

lixiangguo

“嗯~,終於忙完了,大家都回去補個覺吧!”李敬業伸着懶腰打了個哈欠,剛纔強打的精神立刻垮了下來,臉上的倦意再也掩飾不住,有氣無力的說道。

Previous article

“哦。”辛月娘應了一聲,隨後一臉興奮的說道:“小子,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