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哇靠,系統這麼叼的嗎?一個金色卡片的獎勵就這麼厲害。

【宿主不要驚訝,這是基本操作。】

【金色卡片的獎勵為神級獎勵到世界級獎勵隨機挑選。】

【四靈之白虎屬於半世界級獎勵。】

【這並不是金色卡片的極限。】

【而且金色卡片之上還有數種卡片,請宿主一一探索。】

【系統說過:系統的獎勵只有你想不到,沒有系統做不到。】

【請宿主更加努力的收集圖鑑吧!】

金色之上還有嗎?下一級一定是彩色吧。

真是期待啊,也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獎勵在等着我。 江南曦知道自己接下來的話,會傷害夜靜軒,可是事情緊急,她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她問道:「阿軒,你媽媽呢?」

夜靜軒的聲音一緊:「嫂子,我媽在別墅里呢,剛才還和我吵了一架。怎麼了?」

江南曦說道:「你哥不見了!你媽媽最近有沒有見過什麼人,或者和什麼人聯繫過?」

夜靜軒也緊張了起來:「嫂子,我用我的性命起誓,我媽這幾天一直沒有外出,沒有見過任何人。而且我還把她的手機收了,她也沒有和任何人聯繫過!」

他說得鄭重,讓江南曦不能不相信他。

如果不是劉敏華,還有誰這麼想阻撓他們的婚事呢?

這邊江小狼也正在和高子羨打電話。

高子羨接到江小狼的電話,那是相當興奮的。

「喂,小狼,你們什麼時候到酒店?我和媽媽已經到了,我會在酒店大門口迎接你們的……」

「你住嘴!」

江小狼不等他說完,就冷冷打斷他的話。

他冷聲問道:「你媽媽現在在哪兒?」

高子羨被江小狼的冰冷嚇了一大跳,卻還是老實回答:「她在接待賓客。我媽媽現在變得可溫柔,可好了……」

江小狼再次打斷他的話:「已經有賓客到酒店了嗎?有多少人?」

高子羨說:「已經有很多人到了,我也數不過來。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我怎麼感覺你不是很高興呢?你爸爸媽媽訂婚,你不高興嗎?為什麼啊?不會因為我媽媽吧?我媽媽已經變好了,真的。她還對舅舅說,她祝福舅舅呢……」

江小狼實在聽不下去了,直接掛了電話。

他對江南曦說:「媽咪,高子羨說,她媽媽已經到了酒店,已經有賓客到了!」

夜非說:「是的,今天公司發出去好幾百張請柬,今天安城有頭有臉的人,都會到場。大嫂,要不我們先去酒店等?大哥說他會到,就肯定會到的!」

江南晨卻攔住,說道:「不行!夜北梟不出現,南曦去了,就會成為安城的笑柄。除非夜北梟親自來,否則,南曦哪兒也不能去!」

喬伊也支持江南晨:「大哥說的對,南曦,今天去的人,都不是一般的人,而且肯定會有記者。夜北梟不在,他們都會針對你,你應付不了的!你絕對不能去!」

夜非有些急了:「大哥說了,他肯定會去!如果大哥去了,大嫂不去,那大哥就丟臉丟大了!」

江南晨冷聲道:「就算是夜北梟丟臉,我也不能讓南曦被人嘲笑!」

兩邊吵得不可開交,讓江南曦頭大。

她一遍遍撥打夜北梟的電話,那邊始終關機。

她現在已經可以確定,夜北梟出事了。可是她卻不知道去哪兒找他!

她的心從來沒有這麼慌亂過,手心裡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汗涔涔的。

就在這時,她的手機響了起來,來電顯示,正是夜北梟。

她的心狂跳起來,連忙接起,顫聲問道:「阿梟,是你嗎?你在哪兒?」

電話里傳來夜北梟的聲音,他的聲音透著絲絲的疲憊:「南曦,是我。對不起,沒能去接你。你先去酒店好不好?替我安撫下賓客,我很快就會到!我們的典禮,無論如何都要完成!」

「阿梟,我可以去,你告訴我你在哪兒?發生什麼事了……」

可是話筒里卻傳來嘟嘟的忙音。 「五年前的那個夜晚,黑影兒闖進府來,中了父親的機關,本可被活捉的,誰知那賊人卻劫持了我逃出府去,走出好遠才放了我。我一個人慌亂地朝回跑,天黑卻迷了路,一不留神掉進了河道里,也不知順著河漂了多遠,等我醒來已在一個陌生的地方。

是養父母救了我,我病了半個多月,也是他們一直照顧著我。他們本來有個女兒的,跟我一般大,可是卻病死了,他們便把我當成了親生女兒。我於心不忍,也是為了報恩,便一直留在他們身邊。

半年前養父病逝,一個月前養母也沒了,我處理完一切事情,這才起身回京。其實,我到長安已有三日了,去了楊府,門口的僕人不認得我,根本進不去,我便每天在街上閑逛,沒想到今天碰到了安王……」

楊蓮依偎在楊貴妃懷中,楚楚可憐,慢慢講著她這五年來的遭遇。

「聖人,衛國公求見!」

「快讓他進來!」

「臣楊國忠見過聖人、貴妃娘娘,」楊國忠抬頭一看,安王也在,趕緊又道:「見過安王殿下!不知聖人喚微臣前來所謂何事?……」

「父親!」不及楊國忠說完,楊蓮已撲上前去,緊緊摟著楊國忠的脖子泣不成聲:「我是蓮兒啊!父親……我回來了!」

楊國忠顯然沒料到會有這一出,原本蠟黃的臉變得蒼白,一雙賊溜溜的小眼睛愣愣地看向自己的堂妹。

楊貴妃微微點點頭,抽泣著說不出話來。

「已經幫你證實了,她就是你的女兒,楊蓮,哈哈,是安王找到的,你要好好謝安王!」皇上說道。

一起在宮中用過了晚膳,夜幕也已降臨。轆轆的馬車聲回蕩在空曠的街道上,和著周邊數百名護衛的腳步聲,震撼著那光滑的青石板路面。四面絲綢裝裹、鑲金嵌寶的馬車內,兩人沉默不語,讓人很難看出這是一對父女。

「快點!」楊國忠催促道,平時這路貌似沒這麼長,此刻怎麼走了這許久,他偷偷看了一眼對面這個突然回來的女兒,心中忐忑不安。

「是的,相公!」車夫答道,馬車已加快了速度。

終於,馬車停了。楊蓮透過車簾的縫隙看去,面前的府邸富麗堂皇,硃紅色的大門,頂端懸著黑色金絲楠木匾額,上面龍飛鳳舞地題著「衛國公府」幾個大字,在燈籠的照耀下霸氣莊嚴。

「到了。」楊國忠輕聲對楊蓮說,然後在眾護衛的簇擁下徑直走進府去。

「什麼,阿郎帶回來一個女人?你沒看錯?」江氏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皮膚白皙,頭上的步搖晶瑩耀目,滿身綢緞完美的包裹著她豐滿的身段,顯得雍容華貴。

「是的,人已經進府了。」梧桐怯怯地說。

這讓江氏很不高興,雖知道楊國忠好色成性,可這麼明目張胆的帶女人回府,也太不顧及自己的身份了,可是她又無可奈何。

身邊的楊蘭看看母親,想安慰幾句,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一個小丫頭低頭進來,對梧桐耳語了幾句,梧桐瞬間臉色都變了:「娘子,您猜相公帶回來的女子是誰?」

「誰?」江氏看向梧桐,厲聲道,她可沒這個心情去猜。

「楊蓮!」梧桐說出這兩個字來便不敢抬頭了,作為江氏的貼身丫鬟,她知道母女兩人的脾氣和手段。

「什麼?」江氏母女兩個異口同聲。

「怎麼可能,那個小賤人都失蹤五年了,怎麼還沒死?居然這個時候回來了!」楊蘭看看梧桐,又望向自己的母親,清秀的臉蛋因為生氣變得通紅。

「娘子,十三娘求見!」門口一個小丫頭輕聲道。

「阿娘!」不等江氏開口,楊蓮已衝過門口的丫頭們跑進房來,一把抱住江氏的腿大哭起來:「阿娘,蓮兒回來了,蓮兒每時每刻都在想著您,今日總算見著您了。阿娘!」

江氏被這突然的一抱嚇壞了,趕緊拉起面前的女子,想分開她,可楊蓮緊抓著她的衣袖正哭得動情,竟一時擺脫不了。

江氏看向那張淌滿淚珠的臉,這一看瞬間嚇得花容失色:「你,你……」她捂住嘴,輕咳一聲,讓自己鎮定起來:「真的是蓮兒,我的乖女兒,這麼多年你去哪兒了?我和你父親派人到處找你,一直都沒有你的音訊,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阿娘一直都在想你,做夢都想,天可憐見,你總算回來了!……」

她也悲痛地喊道,說著說著自己都感覺表現的太假了,於是說不下去了,使勁擠了擠眼淚,終究沒成功。她緩緩地抬起衣袖遮在臉前,假裝拭著淚水,掩飾著滿臉的慌亂。

「姐姐!」旁邊的楊蘭激動又悲痛地喊道。

楊蓮分開江氏,看向旁邊那位美麗的女子,這少女十六七歲年紀,一張俊俏的鵝蛋臉,兩頰暈紅,眉目如畫,秀髮烏黑,洋溢著一股青春的氣息,一身黃色綢質長裙更是顯得飄飄欲仙。

「你是蘭妹妹?」楊蓮悲喜交加。

江氏伸來雙臂,將兩個女兒擁抱在懷裡,母女三人哭哭笑笑好不熱鬧。

不知情的丫頭們默默地立在房內不敢出聲,生怕干擾到主子們久別重逢的喜悅。只有梧桐冷眼旁觀著這一出悲情的畫面,五年了,這個楊蓮這時候回來,是何目的?

「奴婢奼紫,她叫嫣紅,今後由我們兩個伺候娘子,今日娘子回來的急,先收拾了這間屋子娘子住著,等娘子的閨房收拾好了再搬過去。」一個小丫頭輕聲說道,和旁邊的丫頭一起向楊蓮行了個禮。

「這兩個丫頭雖是江氏派來伺候你的,實則是監視你罷了。」花無忌不停搖著羽扇。

「奼紫嫣紅,好名字!」楊蓮望向兩個伶俐的丫頭:「我累了,要睡了,你們下去吧!」

「是。」奼紫嫣紅退出房去,拉上房門。

「哼!」楊蓮嘴角露出一絲微笑,這笑容讓人不寒而慄。

「第一步很順利,好戲才剛剛開始!」花無忌看向楊蓮:「早些歇息吧!」

楊蓮躺在床上,可是睡意全無。楊府的夜格外黑,格外靜,讓人好似懸浮在浩瀚無垠的星空中,漂泊在一望無際的海面上。

同樣睡不著的還有江氏母女,梧桐望向夫人:「時候不早了,娘子和十四娘早些歇息吧。」

「阿娘,她真的是那個小賤人嗎?」楊蘭似乎還有些懷疑。

「是的,沒錯!」江氏嘆了口氣:「她跟當年城南外桃花坳的那個狐狸精長得多像啊!」

「娘子,您說她會不會是知道了當年的事情?」

「她那時還小,怎麼可能知道!」

「那個廚娘會不會多嘴?」梧桐擔心地問道:「她雖是后廚洗碗的婆子,可也是楊蓮的奶娘,楊蓮在她家住了一年多,還經常去她家玩……」

「知道了又怎樣?那狐狸精是得瘟疫死的,你只是讓人送去了一些疫症病人用過的衣物罷了,與我何干?」江氏瞪著梧桐,滿臉奸笑。

梧桐驚恐地低下頭,不敢言語。

「阿娘,她如果不知情,那就不是回來報仇的。但她一定是回來參加選妃的,要不然不可能這麼巧。」楊蘭擔心的就是這個。

這次安王選妃,早已公告天下,說了是公平競選,實際只是堵天下人之口罷了,聰明點的人都知道,最終安王妃的人選只有兩個,一個是御史魏方進的侄女黃媛,另一個就是楊國忠家的千金,也就是她,楊蘭。而她的勝算要更大些,因為有楊貴妃在,怎會讓楊家輸。

可是在這個節骨眼,楊蓮卻突然回來了,她自七歲多就和安王交好,直到五年前失蹤,和安王一直青梅竹馬。想到這,楊蘭很生氣,誰能想到當初那個膽小如鼠的窩囊廢皇子能被楊貴妃看上,之後又得聖人歡喜。 午時一刻,頭頂上的太陽被雲朵遮住半邊,只露出了半張笑臉出來。

林梓陌到鷹幫泡完天池溫泉水回到元府時,老太君的身邊的大丫鬟梅紅,正等在軒園正房門口裏,看到林梓陌和平兒從院門走進來,連忙上了上來。

「奴婢見過少奶奶,老太君讓少奶奶到安平院去一趟。」

梅紅一臉恭敬的對着林梓陌行了個禮,然後低着頭開口說道。

林梓陌聽了眼前丫鬟的話,眉頭不由微微皺起,她自從那天凌晨把老太君施針救過來后,便沒有再見過她老人家了,現在馬上要吃中午飯了,叫她去安平院究竟有什麼事呢?

「知道了,你先回去,我換身衣服就過去。」

林梓陌看着眼前的丫鬟,淡淡的開口說道。

「是,少奶奶。」

lixiangguo

稻花一動不動的躲在枝幹交差的凹陷處,她所在的位置距離地面少說也有十來米,除非找她的人上樹,否則,很難發現她。

Previous article

就算想配槓桿,一般交易所肯定不會給你配太多的。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