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咔吧一聲,手腕硬生生的被折斷,陳球反應半天才痛苦的叫出聲。

「誰給你的膽子,敢動我的人?」

南宮暉大驚失色,急忙走過來,「星辰,你冷靜點,是他們先來找麻煩的。」

穆星辰愣了你的看向南宮暉,「找麻煩的人到底是誰你心裡不清楚嗎?我好像跟你說過,想要相安無事就不要惹我,看來你是聽不懂。」

南宮暉動了動嘴角,想說什麼,最終卻沒有說出聲。

「他想要會守衛隊長的位子是你同意的?」穆星辰問。

南宮暉搖頭,「我沒有說過這樣的話。」

「那就是他擅自做主了?」

南宮暉一噎。

看著陳球被掰斷的手,南宮暉心裡有點打怵,現在的穆星辰他不敢惹,雖然至今為止他們算是一報還一報打成了平手,穆星辰死了老爸,南宮暉死了兒子,可是這種公平也只是在他的心裡,穆星辰怎麼想的他並不清楚。

穆星辰廢話不多說,牽起周孜月的手問:「他欺負你了?」

「他欺負了古寧叔叔。」

穆星辰看了一眼被古宗扶著的古寧,說:「陳球交給你了,他是第一個對我的決定表現出不滿的人,既然這麼不滿意,別活著了。」

陳球聽完大駭,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辰少爺。」

穆星辰看都沒有看他一眼,抱起周孜月就往外走,「古宗,你幫古寧處理好了之後告訴我。」

*

穆星辰能力在線,但也確實囂張,政府官職人員對於他的能力都表以讚賞,但是南宮家的長輩卻不太喜歡他這自作主張的勁頭,但其實他不被長輩喜歡的原因是因為他從不在長輩面前虛與委蛇,甚至一句好話、一個好臉色都沒有給過。

陳球一直都是南宮暉身邊的人,大家都知道,現在說是犯了錯就給處理了,連商量都不商量,這像什麼話?

南宮家的人一直想找穆星辰好好談談,可是他真的很忙,忙到每天一早出門要到半夜才回來,這些養尊處優慣了的老頭子們那裡能熬的了那麼晚?

陳球被帶走之後南宮暉一時間沒了主意,於是便找來了南宮家的那些叔伯,剛好今天穆星辰也在,想讓他們幫忙求求情。

穆星辰雖然態度冷淡,但也是隨叫隨到,給足了他們面子,只是,他走到哪都帶著這個孩子,各位叔伯有點不太喜歡。

「星辰,今天都是我們南宮家的自家人,這個孩子就別留在這了吧,讓她先出去。」

周孜月怪鬱悶的。

每次這些老頭子看見她都想讓她走,就好像誰稀罕看他們那一張張老臉似的,留在這還不如去跟古宗古寧一起折磨陳球呢,周孜月說:「哥哥,我去讓古宗叔叔來陪你。」

周孜月要走,也不能把他一個人扔在這狼窩裡面,陳球現在是階下囚,就算是長了翅膀也蹦不出什麼花來了,有沒有古宗都無所謂,折磨人嘛,她最會了。

穆星辰緊了緊她的手,周孜月小聲說:「他們不願意看我,我還不想看他們呢,一口一句外人,我不喜歡。」

穆星辰聽完看了她一眼,「好,別亂跑。」

「知道了,我去找古宗叔叔來。」

穆星辰輕輕點了點頭,看著周孜月甩著膀子走了出去。

一個上了年紀的叔伯,穆星辰也分不清他是誰,他開口說:「星辰,你是年輕人,回來當家作主我們都很歡迎,但是你不能把事情做的太絕,阿暉怎麼說也是你叔叔,你不能不尊重他,陳球在王宮這麼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所以呢?」

老頭子一噎,「所以,所以你還是把他放了吧。」

「那按照您的意思是,我之前做的所有調派,每個人都可以像陳球一樣不守規矩的反抗,軍隊,國防,高層,機關,所有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辦事,都用不著守規矩了是嗎?」

老頭子沒來得及說話,穆星辰又說:「如果你們想讓這些部門全都變回我來之前的樣子,很容易,我一句話就能恢復原狀。」

以前的樣子那是危機重重,誰都處理不了,變回以前的那隻那不就等於再次把M國推進萬劫不復之地嗎? 南宮家的老頭被穆星辰說的沒了底氣,「我也不是這個意思。」

穆星辰不客氣的問:「那您是什麼意思,陳球不滿我的調配,私自找別人的麻煩,我在軍區總部做出調動的時候親口說過,誰敢不服從命令,欺凌他人,結果都是一樣,陳球他憑什麼是例外,如果他成了例外,是不是說明還會有第二個,第三個例外?我不在的這些年各位叔伯難道都是在例外中生存的?我真的很好奇這麼多年M國是怎麼做到屹立不倒的,到處都是凌亂不堪,是靠祖上的庇護嗎?」

所有人:「……」

祖上的庇護,他言下之意是,南宮暉一點用都沒有,都是靠先祖庇護才一直相安無事嗎?

「陳球要麼不放,要放的話,我就放手一切,讓所有事情回歸原狀。」

他們都已經年紀大了,一把年紀誰都不想後半輩子在亂世中生存。

掌御諸天時空 見他們沒人說話,穆星辰問:「各位叔伯還有什麼意見一起提出來吧。」

大家面面相窺,有人提到:「星辰,關於那個孩子……」

「小月的事我已經說過很多遍了,叔叔送給我的童養媳,我當然要好好養著,這件事不用再說了,麻煩各位叔伯幫我傳個話,如果誰想打她的主意,記得先把自己的後事料理好。」

這咄咄逼人的話簡直讓人沒辦法繼續往下說,但他們是長輩,他將來的婚姻也是南宮家的事,有人忍不住說:「星辰,這個孩子的年紀實在是太小了,如果你真的想要成家,她絕對不是最適合你的,再過兩年你就要繼位了,你難道要留一個孩子在身邊嗎,你難道就不怕成為外人的笑柄?」

穆星辰走到哪都把周孜月帶著,就是因為他知道周孜月一定會成為他們詬病的理由,就因為她的年紀太小,就算再過兩年,她也才十四歲,對他而言根本就是個孩子。

「星辰,如果你喜歡她,我們不反對你把她養大,但如果你想成家,我們這些叔伯一定會幫你物色一個配得上你的姑娘。」

古宗進門就聽見這樣的話,心裡頭咯噔一下。

好險,好在這會兒周孜月不在,她要是聽見這幫老傢伙說這話,還不得當場把他們全都撕碎了?

古宗走過來,站在穆星辰身後,「少爺。」

穆星辰淡淡的看向南宮暉,好看的嘴角微微撩起,「謝謝各位叔伯的好意,但小月是叔叔送我的,他覺得我們很合適。」

從大廳出來,穆星辰臉色不佳,古宗憋著話想說,看著他的臉色,古宗沒敢吱聲。

「剛才的話不要讓小月知道。」

聞言,古宗連連點頭,他當然知道後果,打死他也不會說的,「可是少爺,他們有這樣的心思,我怕這件事只能是瞞得了一時。」

他們當著他的面都敢說這樣的事,當然不會這麼輕易的善罷甘休,這件事瞞得一時是一時,往後若是她真知道了,鬧起來也只能算他們自己不識時務。

穆星辰嘆了口氣,「你覺得那丫頭知道了會做什麼?」

古宗冷不丁的哼了一聲,像是在笑,又像是想象了她會做的事之後有些驚悚,「都是您的家人,少爺還是想辦法勸勸吧。」

是啊,都是南宮家的人,弄死誰都不太好看。

穆星辰預料的跟他一樣,但是他也沒辦法。

「她人呢?」

「回院子了,說是要去幫古寧。」

穆星辰回到院子卻沒有看到她的人,古寧已經回了房間,穆星辰找了一圈,最後找到古寧這,古寧茫然的說:「她沒來,我讓人把陳球先關起來了,想等你們回來之後再處理。」

「又跑哪去了。」穆星辰蹙眉想了想,突然問:「你剛才說把陳球關在哪了?」

*

後院有個池塘,很深,也很臟。

這個院子已經十六年沒人仔細打理了,知道穆星辰要回來,南宮暉才叫人馬馬虎虎的整理了一下前院和房間,至於後院,根本就沒人管。

古家軍的人這些人一直受到陳球的欺壓,對他早就心生不滿,如今是少爺帶回來的小孩說要收拾他,他們當然要全力以赴的幫這個孩子折騰。

池塘上橫跨一個木樑,也不知道以前是幹什麼用的,周孜月也不想問,陳球被綁著,繩子繞過木樑被人用力拉扯,整個人沒在髒水里的陳球浮出水面。

嗆了幾口惡臭的水,陳球使勁的咳嗽,「你殺了我吧。」

周孜月站在一旁,躲那髒水老遠,她搖頭說:「人家還小呢,怎麼能殺人呢,那太可怕了,我只是在這待著無聊想找點樂子,剛好你就來了,我覺得你這張臭嘴跟這一池子的臭水更配哦。」

拉著繩子和一旁看熱鬧的古家人都在笑,有人問:「小月小姐,還要不要下?」

「下下下,這次讓他在裡頭多待會。」

「好嘞。」

報告,妻主已逃 繩子一松,噗通一聲,陳球再次掉進了池塘里,漂浮的青苔被他撲騰的全都劃去了一邊,那水又臟又臭,周孜月站的老遠都能聞到。

誰讓他這張嘴那麼臭,他說古家軍的人是狗,他還說南宮辰只是命大,一個早就該死的人再給古家軍做後盾,如今他回來不過是苟延殘喘,想坐上國王的位子,要看看他命夠不夠硬。

如此挑釁穆星辰的命,周孜月怎麼能輕易放過他,穆星辰要是晚來一分鐘,他陳球就已經死在了南宮暉的面前,她倒要看看在她手裡到底誰才是苟延殘喘!

見水裡沒什麼動靜了,周孜月說:「拽起來晒晒太陽。」

陳球想著就這麼把他淹死好了,可就在他感覺自己快要不行了的時候,又被拎起來了。

陳球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渾身惡臭他自己都快吐了。

「把繩子綁好,給他晾一晾。」

繩子綁在一旁的大樹上,另一頭像吊著鹹魚似的還散發著惡臭,陳球瞪著女孩,「你最好殺了我,否則我一定會要你的命。」

古家軍的人聽到這樣威脅,喝道:「你還是先管好你自己吧,就你現在這樣的還想要誰的命,現王都不管你了,你以為自己是誰啊,還敢大言不慚。」

周孜月咯咯一笑,輕盈的笑聲隨著風飄到陳球的耳朵里,「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不會給你要我命的機會的。」

言外之意就是,她會殺了他,別急。

周孜月問古家軍的人,「這裡有弓箭嗎?小孩子能拿起來的那種。」

「有,少爺小時候就會拉弓,我記得庫房裡有一張弓。」

*

穆星辰到處都找不到周孜月,古寧和古宗也在幫忙找人,找了一圈回來才發現院子里的人好像少了幾個,經過庫房聽見裡面有什麼動靜,古宗走進去,看到有人翻箱倒櫃的。

「你在幹什麼?」

找弓的人嚇了一跳,回頭,立馬站直了身子,「少主,找弓。」

「找弓幹什麼?」

「小月小姐在後院,她說想要一張弓,我記得少爺小時候有一張弓放在這,就過來找找。」

聞言,古宗蹙眉,「她在後院?」

穆星辰就在門口,古宗轉身從庫房出來正想告訴他,卻發現人不見了。

古寧說:「去後院了,我們也過去看看吧。」

轟隆一聲,不知道什麼東西塌了,古寧朝著庫房裡看了一眼,就見裡面的人被倒塌的東西砸了下頭,手裡多出了一張弓和一桶箭。

「古旭,一會把這收拾乾淨了。」

古旭揉著腦袋走出來,點頭笑著,「行,一會我回來收拾。」

古寧覺得奇怪,「你笑什麼?」

「老大,少主,你們去後院看看吧,小月小姐可會玩了。」

*

穆星辰疾步走到後院,一股惡臭熏的他忍不住皺眉。

看著掛在池塘上面渾身濕透滴著水、散發著惡臭的人,穆星辰都沒敢認,剛才還是囂張跋扈的陳球,這會兒變成了「糞球」,她可真會傷人自尊。

古寧和古宗跟過來,古寧看到這一幕簡直不敢相信,以前都是陳球侮辱他們,現在卻……

古旭樂呵呵的走過來,手裡拿著弓箭,「小月小姐,你要的弓箭,你會用嗎?」

周孜月拿過動拉了拉弓弦,「之前上學的時候體育課上學過一點,不是很會,馬馬虎虎。」

周孜月看了一眼穆星辰,笑了笑,「哥哥你回來啦,他們有沒有為難你?」

穆星辰走過來看了一眼被吊在那的陳球,「你在幹什麼?」

「玩啊,我好無聊,古寧叔叔說他身上有傷暫時先不處理他,我就想著反正把他關著也是關著,就帶出來給他洗洗澡。」

看著那越洗越臭的人,穆星辰問:「他對你做什麼了?」

聞言,周孜月拉弓的動作稍稍一頓,隨後笑道:「沒有啊,我就是無聊。」

「他是說了什麼讓你不高興了?」

周孜月沒吭聲。

古寧默默的看了一眼古宗,「少爺為什麼這麼問?」

「因為她就算再無聊也不會吃飽了撐的對一個沒有得罪過她的人下手。」說著,古宗看向古寧,「他說了什麼,還是做了什麼?」

古寧動了動嘴角,難以啟齒的說:「說了一些難聽的話,但不是針對她,是說古家軍和少爺。」

古宗默默的點了點頭,「難怪,看來這個陳球是活不了了。」

說古家軍也就算了,敢在哪丫頭面前說少爺的壞話,還不如自行了斷來的痛快。

仔細想想,剛才在大廳周孜月沒有動手大概是個巧合,她可不是一個懂得分時間地點的人,怕是他們進去的及時,不然她就要在南宮暉面前斬人了。想到這,古宗不禁在心裡打了個哆嗦,就她這脾氣,要是被她知道那幫老傢伙想著給少爺找老婆,她還不得掀了這王宮?

周孜月手裡的箭已經搭在了弦上,用力,再用力,錚的一聲,箭從陳球的腿邊劃過,擦破了他的褲腿和一點皮,並不是很准。

周孜月齜了齜牙,「這弓不好使。」

這弓可是穆星辰的父親特意找人給他做的,精準程度比一般弓箭好很多,穆星辰說:「是你太久不練了。」

周孜月再次抽出一支箭搭在弦上,每次拉的都是滿弓,這要是射在身上,不死也得穿透了。

手一松……

「靠!」

又射偏了,周孜月喃罵一聲,再次拿箭。

lixiangguo

“其他村沒有,但是他們這裏有。”荀明忠羨慕地說道,“他們要是想安電話,家家都安得起。你沒聽他剛纔說的耗子藥廠嗎?這個廠就是他們辦的,一年能賺二三十萬。最近搞了個牧場,就在後山,光承包費一手就給了十萬。聽說他們還在深圳搞了個廠子,那個廠子賺得更多!”

Previous article

姐嚇到拽英文了哈哈哈……」Amanda笑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